第3章 夏夜流萤(求收藏,求推荐票)

作品:《异宝秘藏

    夏天的日头很毒,赵三跟着刘大龙一路在屋檐的阴影里头躲着太阳走。边走边骂刘发财~骂刘发财这是一个很增进友谊的活动。村里同龄的人不多,年纪相差不大的也就龙虎豹三个了。刘大龙虽然大赵三和刘虎两岁,可也只能带着两个小弟玩儿。

    去了刘大龙家,赵三找铺地上的凉席上睡了个觉。之前几天刘大龙家墙上才刮了大白,鼻子里头能闻见一股有些清新的气味。不知不觉得,赵三就睡着了。刘大龙自己找了地方看从刘虎哪儿缴获来的书。

    按说这种时候睡觉这是一个比较危险的行为,单纯的年纪遇见了多少可能的危险啊?也不知道是人心坏了,还是世道变了。

    伴着蝉鸣入谁,也被蝉鸣吵醒。赵三醒来的时候,外头阳光都柔和了起来。时间已经到了傍晚时分,昼长夜短的夏日白天到了7点钟外头都是亮亮堂堂的。看日头判断时间,这是村里人都掌握的技巧。赵三觉得这会儿估摸这得有4点了。

    他转头看了看,刘大龙躺躺椅上睡的正熟呢。刘虎那弄来的那本封面暴露的书正在他肚子的地方摆着。

    “龙哥,龙哥。”赵三喊了两声。刘大龙这才醒过来,看着有些艰难的废了不小的力气才躺椅上站了起来。

    “天还亮着呢?”刘大龙嘟囔了一句。今天晚上得抓田鸡摇知了,这一晚上可有的忙活呢~下午再不补一补,晚上就没精神了。

    赵三揉了揉肚子“咱们晚上吃啥?”

    “去虎子家吃呗。我奶奶去破鞋岭那边吃酒去了。”刘大龙说明了下情况,他奶奶不在没人做饭了。虽然村里孩子做饭他们是会的。可他们懒呀~抓了田鸡知了什么的他们不怕麻烦,连收拾带做最后还要刷锅洗碗的他们不怕。可吃正顿,煮个面都懒得伸手。

    赵三也是无奈了“村长闺女嫁破鞋岭去了,咱们村基本上全村都吃酒去了。虎子家不也没人嘛~”

    “艹,忘这个了,还是去看看吧~他家可能有什么剩菜剩饭留下。”刘大龙挠了挠头,这没饭吃就有些难受。虽然饿一顿也没啥,可问题是今天他饿两顿了啊!午饭他还没吃你~加上晚饭就两顿了。这饿着多难受啊~

    这村子基本上的人都姓刘,村长也是村里有名望的老人,整村都是亲戚。村长不但是年纪比较大,有威望。辈份也是挺高的~他女儿今年二十出头,刘虎和刘大龙见了都得叫姑婆。

    这种席面,全村出动一点都不奇怪。刘大龙和赵三今天在村里晃的时候就没遇见什么人,就是因为这个。不单是去吃酒,还得帮忙呢~

    刘大龙起来顺手把那本书藏一个柜子顶上去了,然后从水缸里头舀了瓢水喝了一口,剩下的直接扑到了脸上。伸手抹了一把,刘大龙看着就精神多了。这是山上引下来的泉水,透心的凉爽一扑人就爽快了。

    赵三连忙过去也来了一瓢,喝凉水也不闹肚子,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就是这个道理。野泉水就这么直接喝,换个外地人来肯定适应不了。蹲几个小时厕所出不来也是正常的。

    洗了把脸才睡醒的那种疏离感也就没了,赵三和刘大龙又出了门,顺手把门一带也用不着锁。家里没钱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压根没外人来。至于村里人,乡里乡亲的压根也不会防备。一路招猫惹狗的到了刘虎家。进屋就看见刘虎正坐桌子边上吃饭呢~

    坐姿非常的诡异,长条的板凳,刘虎整个腚都在外头悬着,用大腿的部分坐在板凳上。吃的是大米粥还有咸菜馒头~还有碗梅干菜小鱼干~

    刘大龙进门就道“好啊,吃饭也不喊我们一声。”

    “不喊你们不也来了。”刘虎嘴里有东西,说话含含糊糊的。边说边翻了个白眼。

    刘大龙和赵三也压根不客气,直接就找碗筷过来坐下,先从桌子中间的锅里舀了一碗粥,然后就拿馒头掰开了往里头夹咸菜还有鱼干。刘虎爸妈好像已经料到了赵三和刘大龙会来吃饭,粥做了大半锅。三个人把馒头和咸菜都扫的差不多了剩下的粥还有两碗的量呢。

    吃完也不收拾,直接就扔桌上。这一个动作,就看出来了三个人的关系是相当好的,压根就没拿自己当外人。

    吃完了刘大龙直接那手背一抹嘴,顺手在裤子上蹭了两下,才开口道“早知道我也吃酒去了。”

    “喝粥也行。”赵三可不挑,他也没钱给人家包红包,吃酒他肯定是不能去的。刘大龙要是也去吃酒了,他连饭辙都找不着了。

    刘虎点了点头“就是,我就不爱去。烦的要死~”

    刘大龙瞄了刘虎的后腚一眼“你去的了吗?”

    几个人笑闹了一阵子,然后开始准备东西,网兜就跟厨房那边放着。拿了两个网兜过来,然后是找大灯。电瓶刘虎家就有,找了个电线接上了电灯头旋上了灯泡。用一根竹竿捆上,然后绕两圈电线就缠在了竹竿上头。大电瓶原本是电鱼用的,相当大个得背着才行。这是赵三抓知了的装备。

    刘虎和刘大龙的装备简单点,一个小电瓶的手电,手提的那种,和网兜一起拿着。抓田鸡这东西,手电光一照,田鸡就不动了。到时候另外一只手过去一抓一个准。

    刘虎家就一套抓田鸡的装备,拿上了几个人又绕回去了刘大龙家,把刘大龙家那个抓田鸡的装备也拿上了。然后才准备出门开工~

    亏了离着也不远,从刘虎家到刘大龙家一共也没几步路,很快东西也拿上了。天这时候都还没完全黑,几个人也不着急。虽然准备好了,可离着抓田鸡和知了的时间还早呢。这么也得等天全黑了,并且气温低点的时候才好动手。

    山里的孩子,对于这动物的习性也是相当了解的。特别是这些个能吃的动物习性~

    要是跟平地上,怎么也得等到晚上10点以后才好动手,但山里天凉的快。差不多天全黑,在等个一小时就差不多了。

    三个人一起晃晃悠悠到了村口的位置也就差不多天全黑了,村里小卖部都关门了,想必也是吃酒去了。村里吃酒去的人还没回来~村长闺女嫁的那家也挺有钱的。家里三个人都在特区打工呢~赚钱不少。村长姑爷更是倒腾点电子表什么的。赚的不少。按着附近村里的规矩,有钱人结婚都会请唱戏的。这肯定得热闹到挺晚的时候才会回来。

    刘大龙摸了包烟出来,也不晓得什么牌子的。包装皱巴巴的,里头也就剩下没几根烟了,烟都皱巴巴的了。他给刘虎递了一根,然后两人点了根火柴凑一块点着了烟。也没给赵三分,赵三会抽不过不抽。这抽了烟他容易晕乎~

    而且他们几个的状况,香烟也是奢侈品,赵三不爱抽你给他烟浪费烟干嘛?

    “有点早了~”刘虎吐了口烟,赵三在边上闻着皱了皱眉头,这质量很一般啊?闻着就有些冲,果然,刘虎转头就道“这什么烟啊?不好抽~”

    “有就不错了,还挑。我爸留下的烟,放着有些潮了。嘬着费力~”刘大龙用力的吸了口,看着就吸的挺用力的。可烟没烧多少~看来嘬着是挺费力的。

    赵三在村口路边的大石头上坐下,这电瓶背着还挺沉的,傻站着可累。往石头上一坐,看着刘虎和刘大龙闲聊。内容主要是在学校打架的事儿~刘虎在他们初中那混的是很不错的。打架冲锋也是一号人物~刘大龙相比起来安分多了,是个不惹事也没啥人敢惹的人物。他的块头敢招惹他的人也不多。

    赵三纯粹就是小透明,要不是刘虎在学校照着他,估计就是被霸凌的那一波里头了。等刘大龙和刘虎抽完了烟,感觉好像气温又低了点了。刘大龙才道“一会儿咱们去水库后头那,沿着水库边上找。那一片肯定多!”

    刘虎也到“对,水库边上那片树,老三你去那摇知了。肯定多~之前我在哪儿看见好多知了壳~”

    吃知了这个事儿,各地有不同的路数。有些地方喜欢从地里挖知了,就是还没褪壳出来不会飞的那种,北方叫知了猴儿,整个的油炸火烤都行。赵三他们这儿不一样,不喜欢吃这种没脱壳的~他们直接抓飞知了。会吵吵的那种~抓住了直接掐头去尾,留下躯干位置里头那一小团白肉。沾点粉过油了再炒,味道美滋滋~

    而且这么吃有个好处,看着就是个小肉丸子,心理关容易过。不像是炸知了猴,看着就是个虫子模样的。一般人下不了这个口。

    而且捉起来也省力,抓知了猴不是要去挖,就是得顺着树找才从地里爬出来准备褪壳的。抓飞知了就简单了,打个大灯也行,烧个火堆也可以,然后摇晃树踹树都行。

    能通路的地方更方便,特别是那种河边种了柳树的。直接开个摩托车过去,开着前灯挨个摇晃,一段河堤下来就能得半斤知了肉。

    听见活都给自己安排好了,赵三点了点头,然后才道“那边真有啊?刘发财为啥不去呢?”

    赵三觉得有些奇怪,刘发财这个人多奸啊~村子周围抓的差不多了,要是小水库那边多,他为什么不去呢?

    “胆子小呗~他们说那边闹鬼!”刘大龙不在乎的摆了摆手。

    刘虎也是一脸的不屑,砍人他都敢,鬼有啥好怕的。刘虎是典型的混不吝,滚刀肉。要说刘大龙还有一丝的犹豫,那刘虎是真的一点不带怂的。当下他就道“老三你怕啊?”

    “啊?没啊~我就问问,那走呗。也差不多了。”赵三一脸的淡定,要说别的他说不定还有些怂,可要说那水库,他一点不带怕的。他老子以前经常晚上出去溜达,回来就说去水库边了。还说他爷爷也喜欢在水库边上走。

    他爷爷赵三是没什么记忆了,死的太早。可他老子赵三还是记得的,那酒鬼没事儿都去水库边上晃悠,那有啥好怕的?

    赵三一举捆电灯的竹竿,带头往前走。刘虎也有些意外,赵三难得这么干脆了,他连忙和刘大龙一起也是几步赶上了赵三。一边往水库那边去一边说着晚上抓了东西回去怎么做。是椒盐还是葱爆或者五香啥的。几句一说,士气也是越来越足,几个人走路都带上了风。

    乡间小路,流水潺潺,流萤飞舞。树影摇曳之间,透着点夏日夜晚特有的凉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