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当年流火(求推荐票,求收藏)

作品:《异宝秘藏

    八七年,广播里说着dxa大火的消息,村口刘发财刚超生了个二小子。特别找村口刘虎那个三叔公刘小宝给取了个名字,叫刘燚,说是命里炉中火,东北木中火,时辰是天上火,生做地上火。取这个名字正好!

    刘小宝自己有个狗名字,结果倒是文化人了一把,就这倒霉名字以后刘发财家二小子考学以后,老师有的为难,叫错名字的肯定不只一两个。属于给同学们学习生字机会加强底蕴的类型。但不能不承认,有个生僻字的名字,在学生时代是个加强记忆点的所在。

    你取个名字叫狗屎,总归多少年后他乡遇同学,人家遇见你的时候,喊出你名字的几率要高一些。

    这年赵三和刘虎初一才过,刘虎因为考了一百分,被他爸打的在床上爬了两天。总分一百~

    赵三也没好多少,不过他酒鬼老爹也死了,正在吃百家饭的状态,人家连他吃饱没吃饱都不太在乎。学习成绩咋样更是没人管。过了暑假,他们就得生初二了。

    这个年纪正是闲不得的时候,皮的能往鸡屁股里头塞二踢脚说的他们现在的状态。刘虎更是个捣乱积极分子,养好了腚后的伤势,这家伙就积极的走上了淘气的第一线。

    腚上两个痦子的传说就来自这个时候。刘虎被他得请了一顿竹笋炒肉之后,刘大龙和赵三一起去探望他来着。当是时,刘虎正俯卧席上,晾腚看书。很有几分大贤不拘小节的意思。要是他看的书封皮不是个暴露的女人,名字不是叫《xx奸仇》那就更好了。

    刘虎他爸殴打刘虎的时候使用的武器是根电线,赶寸的是这电线上头打了结。结果抽的时候比较下死力气,刘虎也是年轻力壮恢复能力强。电线抽的地方已经恢复了。但电线结的位置还没有~这就得说刘虎他爸的工作了~刘虎他爸是个木匠,下手真的有点数,很巧妙的电线结居然都抽在了很小的一个范围内。

    淤血结在一起,看着就跟个痦子似的。最厉害的地方在于,他是两边抽的。两边居然都抽出了一个痦子来。这一手绝对的庙,俯手说一句“无他,唯手熟耳~”那背后不知道藏着多少刘虎的血泪。

    看见刘虎这骚气不无比的架势,刘大龙都赞叹了一声“你这俩痦子长的真对称!”

    “艹,什么痦子啊?看清楚了,我家老子抽出来的痂!都落了就好了~”刘虎晾着腚一点不好意思的样子都没有。光屁月殳)看黄色小说而腚不拱,于人前不改色,刘虎也可谓大丈夫了。

    赵三点了点头“你这算破相吧?”

    “艹,找抽呢?”刘虎瞪了赵三一眼。别看玩的还挺不错的,可他真没少抽赵三。抽赵三有个好处,后遗症少。其他人都有父母打了就上门。抽赵三没有这个风险!不过打归打,赵三也真还手。刘虎吃亏也是有的~但关系不差,刘虎吃亏了也不会告家长。大家江湖中人,不打不成兄弟~

    刘大龙翻了个白眼,顺手在刘虎腚上拍了一下,打的刘虎一抽。刘大龙这才道“你能动不能动?晚上逮田鸡,抓知了去。”

    到了夏天,山里孩子可玩的那就多了。那磨尖了车条勾黄鳝,带着电瓶大灯去抓青蛙,灯一照然后晃悠树,那知了也是呼啦哗啦的往下掉。就三个半大小子,要是没人管一晚上祸害的东西可是多了去了。知了抓个几斤,青蛙逮个百石只就跟玩似的。

    刘虎一听来劲了,这几天在床上趴的他都闲出屁来了。连忙就道“什么时候?哪儿集合?”

    “晚上村口榕树边上~你行吗?别掉链子?”刘大龙有些怀疑的看着刘虎。

    “有什么不行的!轻伤不下火线!再说了,我本来也没啥事儿,不装厉害点我老子还得抽我。”刘虎解释了一句,表示自己其实是在诈伤~跟着他看向了赵三“他行吗?不是怕田鸡吗?”

    赵三翻了个白眼,不是刘虎这家伙下三滥,拿扒皮的田鸡吓唬他,他能怕青蛙?那玩意儿拔了皮在面前一跳一跳的,想起来他都浑身发烫,膈应的一个不行。赵三表情当时就更吃了苍蝇屎似的皱了起来。

    刘大龙一摆手“咱们抓,他跟边上摇知了。”

    “那成~”刘虎一下就笑了,跟着道“抓了咱们去老三家吃。一会儿楼下拿几瓶啤酒。”

    这几个家伙把赵三家当秘密基地使了,反正他家没人~晚上去弄个辣炒田鸡腿,再来个油爆知了肉,小啤酒一喝可不要太美!

    赵三对青蛙腿没啥兴趣,可想起油爆知了来,也忍不住口水往下流。正式长身体的时候,所谓半大小子吃垮老子,说的就是这个年纪。三个人里数赵三馋。他吃百家饭的,在人家家里吃饭哪能放开了吃啊!这两年还好点,基本是村里出钱,让他在刘虎家搭伙~

    也因为搭伙的关系,刘虎这两年也不太和赵三动手。之前要抽赵三,主要是因为赵三不帮他唬弄他爹,而且在他爹给他种痦子的时候赵三在边上给递了电线。刘虎看得分明,给电线打结加强威力的就是赵三这个混蛋。

    几个人闲聊了几句,刘大龙就带着赵三先去准备东西了。临走的时候刘大龙顺手就把刘虎那本书给拿走了“受伤了看这个书不好。”

    刘虎在后头乱叫,刘大龙带着赵三下了楼。从刘虎家楼下顺了几瓶啤酒就往刘大龙家去。他爸妈打工去了,家里就一个奶奶看着他。刘大龙奶奶年纪挺大的身体还不太,也看不住他。

    路上赵三就问“龙哥,咱们晚上去哪儿抓啊?”

    “后头水库哪儿,村里附近都让刘发财他们抓完了。这个混蛋,超生了抓田鸡卖交罚款呢!村子附近都让他抓绝种了。生儿子没腚眼的混蛋。”

    刘大龙骂了一句。

    刘发财也是村里老混混了,相当的不是东西,赵三吃百家饭轮到他家的时候,只给剩饭开水一泡就咸菜。赵三一走就把肉和菜拿出来。刘大龙一说,赵三也是跟着咬牙切齿的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