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洞中人(求推荐票,求收藏)

作品:《异宝秘藏

    风雪愈大,侧风更剧。这风吹的,点着一根烟不抽,坚持不到一分钟就能给吹没咯。雪也变大了,山峰侧面的积雪,有时候一团一团的被吹下来,直接对着赵三他们就打过来。大团的雪团打在了身上,还真是让人非常难以承受。

    这种天气下,人躲在石洞里头,还真不太可能有人回来找他们的麻烦的。

    这地方有问题,这次赵三都不得不承认。就上头一米左右的距离,就是个山崖上的小平台,不大,连着贴山的小路。路就一米宽,但就上头这一块,大概有个三米多的宽度。这地方,有个水泥浇筑出来的小屋,类似地震盆的那种建筑。一面直接靠着山壁,另外三面则是水泥浇筑的。

    看得出来活比较糙,水泥加少了沙子加多了。这门房一样的小屋显得有些质量不行。屋子也很小,人在里头都不一定能躺下,差不多就是个淋浴房大小。这屋子肯定是躲不了人的,看见这个,赵三就信了这里头山壁上开了山洞了。

    开了个山洞,但是不敢往里头挖太深。刘老实他们也不是专业的,这一个不小心山洞挖的深了,那是可能会塌的。以为你担心山洞挖深了会塌,所以没挖深。没挖深人又不好住,而且风往里头灌的太狠了,洞头人实在是扛不住。所以就在外头加造了一个这样的小屋。

    一切合情合理~

    这时候赵三都顾不上危险了,危险是肯定的人!人抓不住更危险,谁知道能搞出什么事儿来。抓人虽然也可能有危险,但只要计划的好也不怕那许多。大伙就在门口这一片晃悠,居然硬是没出啥问题。风雪的声音足够大,屋里人根本没听见就外头的地方已经有人来了。

    当然,门不打开,没人能确定里面是不是真的一定就有人。虽然到了这儿,只要鼻子不瞎,按烧牛粪的味道都明显非常。这屋子和山洞用的是炉子,排烟的管子就在水泥和山壁的接缝处。

    赵三他们把绳子也给连上了,首长把毡布也给点上了,浇上了汽油,瞬间这火就起来了,首长过去就要抬脚踢门。就这个时候,山崖下头有人大喊“别动!住手!”

    喊的有些慢了,赵三和刘大龙虽然一起转头往下看了眼,可首长这边已经刹不住脚了,一脚就把门踢开了,下意识的顺手就把那冒着黑烟的布给扔了进去。毡布本身不知道制作的时候混了什么材料进去,反正烧起来烟那叫一个大。

    “拉绳子!”赵三往下看了一眼,立马决定拉绳子,瞬间这门就被死死拉住了。

    局势有些混乱,但大概情况是这样的。山下他们上来的地方,乌日塔那顺举着枪正对着卫馨琴呢~卫馨琴举手靠在山壁上,非常的老实。但看样子似乎有些没缓过来。

    赵三和刘大龙扯住了门,门缝里头黑烟往外头冒。那毡布效果相当好,可以肯定里头一定混了些涤纶材料的边角料进去,也许还有棉花,其他的工业废料之类的。可以确定是黑心毡无遗了~不过这东西反正也不贴身穿。质量差点能挡挡风雪就也无所谓了。

    “把人放了,把门打开!不然我开枪了!”乌日塔那顺大喊。

    “艹,姓顺的你疯了!”刘大龙脱口而出了一句,连人家姓都说错了,乌日塔那顺,平时叫顺子。刘大龙就记得顺子了,这脑子一时着急没拐过弯来,把人家给当成姓顺的了。

    “乌日塔那顺同志,你在干什么?里头的是犯罪分子!是……”中年首长开始喊话。

    “别废话,给我放人,不然我杀了她!”乌日塔那顺表情狰狞非常。

    “还问什么?还没看出来吗?艹,这个顺子和他们是一伙的!”赵三大喊。

    “艹,其其格是你姘头!”刘大龙也反应了过来。

    “快放人,把我妈放咯。”乌日塔那顺压根没听见赵三他们说什么,他的情绪也是相当的激动。

    赵三一愣,转头看向了刘大龙“他说啥?他妈?其其格是他妈?”赵三有些愣神。

    边上的部队首长倒是很有决断,他退后了半步直接就道“放开绳子让人出来!保证人没事儿再说!”

    刘大龙早松手了,就赵三死命拉着,里头确实有人在开门,不过力气不如赵三。

    这时候一放手,门瞬间就开了,然后一股浓浓的黑烟直接从那屋里出来,烧着的毡布也被一下甩了出来。毡布上火焰还在不断的烧着。两个战士一人一边举起了枪对着屋门,刘大龙举着猎枪对着山下的顺子那边。

    其实刘大龙这举枪没什么意义,虽然距离不远,可猎枪的精度真的靠不住。而且这一枪过去说不定就打中卫馨琴了,他这次枪里装的可是鹿弹,一枪就是一大片。这个距离过去,这说不定会牵连到卫馨琴。

    赵三就没抬枪,他盯着破屋子呢。就这个时候,屋里一个人出来了,赵三看见他的瞬间就倒吸了一口冷气“嘶~”他瞬间明白了顺子之前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出来的,出来的是琴德木尼,那个装聋作哑的老太太。这会儿看着腰板也直,精神头也好,完全就看不出半点老态啊!

    乌日塔那顺刚才喊的是把他妈放了,这,乌日塔那顺是她儿子?她没死?那其其格呢?赵三突然道“死的是其其格?”

    “当然是她。”假阿巴还说话了,无比标准的普通话,连一点口音都听不出来。标准的够当播音员了,音色非常的少女。透着一股子诡异,他看着其他人,道“你们要的东西都在屋里,放我们走,到安全的地方我们会放了那小丫头的。”

    “妈没事儿吧~”乌日塔那顺大喊。

    “慌什么慌!”假阿巴还对着下头的乌日塔那顺骂了一句,这个时候这琴德木尼冷静从容,似乎一点都紧张都没有,还真有几分阿巴还的气质。之前也是如此,赵三拉着门,除了开始感觉有两个重点的力气,到后面就是很均匀的力量。似乎就是拉着门,根本没有加多大的力气,外头放手门才能拉开。

    这种时候如此的表现,这琴德木尼真有几分阿巴还的气魄啊~赵三突然明白了,为什么她能骗到这么多的人。甚至他有种奇怪的感觉,从头到尾被唬弄的最惨的那个,不会是刘老实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