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阿巴还说“大元界”

作品:《异宝秘藏

    其其格转头在秦德木尼耳边小声的嘀咕了两句,琴德木尼阿巴还点头道“好久前了吧?也是大雪天的,有这么个人。一个小年轻,说话怪有意思的。其其格,那孩子找咱们什么事儿啊?”

    老太太说话还是犹如少女般的清脆,但这一犹豫却仿佛老人记忆减退的状态,看起来确实是年纪大了。

    赵三看了眼边上毡壁上挂着的弓刀,开口道“那年我们在附近单兵,突然地陷了一个大坑……”

    “莽古思。”其其格叹了口气。

    边上乌日塔那顺当时就是一个哆嗦,他连忙就道“别瞎说啊!那东西吓唬小孩的!”

    “你们说什么呢?不是说狼群……你们骗我?”卫馨琴开始还是一脸的茫然,跟着就反应过来了,赵三和刘大龙这两个家伙之前没说实话啊?

    刘大龙“咳咳”咳嗽了两声,连忙一拽卫馨琴“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都到这儿了,还有什么能瞒你的。”

    “现在问题是你们之前骗我了!”卫馨琴盯着刘大龙,这说瞎话女人是最忍不了的。偏偏只要是个男人,下意识的说瞎话几乎和本能一样。混社会越久这毛病越严重。赵三他们这个已经算是比较善意的了!

    其其格摇头道“来是来过这么一个人,求了阿巴还好几天,阿巴还没告诉他。让他走了,阿巴还说了,那孩子身上带着股灰气告诉他了肯定要出事儿的。”

    赵三叹了口气“你们倒是没告诉他,也出事儿了。”

    其其格一愣,就这个时候,琴德木尼老太太突然开口道“啊~我想起来了,那个小虫子的事儿我想起来了。”

    所有人都是一愣,布日固德的事情很重要。但这个小红虫子的事儿也一样让他们很关心。赵三感觉吧~这两个玩意儿都危险的很,都惹不起。相比起来呢~感觉莽古思破坏性更大,小红虫子嘛~对普通人来说更致命。要是那个繁殖能力也是真的,那对普通人而言危险性就更加可怕了。

    卫馨琴皱了下眉,没说什么。琴德木尼老太太这个时候露出了一个思索的表情,道“这都是我爷爷告诉我的。大元那些年,有个西边的使者告诉我家先祖的。我是监国王子拖雷的后人,雪别台王子这一支的末裔。这个事情,就是那个使者告诉雪别台的孙子的。”

    “拖雷?这么算,郭靖是你祖先的干伯伯啊?”卫馨琴小声嘀咕了一句。刘大龙也在边上点头“是这个关系!”

    刘大龙和赵三一起看棉衣、棉裤那会儿,也老弄两本盗版武侠小说看。这家伙运气不好,可能和这个有关系。

    琴德木尼好像压根没听见他们说的话,接着用哄小孩一般的语气说起了一个有些诡异的故事。

    有四个巨大的岛浮在无边之海上,那海无边无际,被称为“苦海”。

    “苦海无边,回头是岸。是这个意思不?这老太太是不是劝我们走人啊?”冉三好小声的冲着赵三这边嘀咕。

    故事还在继续,那个使者在来大元进贡的路上遇见了一个奇怪的人。这个人有的画技出神入化,而虽然在且精通法术。能让枯木逢春,能让风雨平息。

    这个人告诉了他苦海的事情,苦海上那四个巨岛的人都在岛上生活,传说跨国了苦海,彼岸是神奇的世界。那里有四时不败的不死花服下那花就能延寿救病;有身带九彩的白鹿披着它的皮就能直腾天际;有通天的巨木结世界一切花实。

    但苦海广阔,海中有负岛之鲸,背驮千万鲛人。有异人渡苦海,曾见巨鹰食鳗,鳗生六腮八眼长过千丈。异人纵横四岛方知其非龙也。

    又有毒海浊流,无物不化。异人飞渡毒海,见有六日行空,海沸如汤,气腾万里。

    大伙都更听故事似的就这么听着。阿巴还说到六日行空,然后又不说话了。看表情好像睡着了~

    “老三,老三。她是不是给自己说睡着了?”刘大龙小声的询问赵三,琴德木尼老太太刚才说话那语气,那真是挺慢悠悠的。和她说的故事内容很搭,几句话的功夫,画面好像在眼前一样。无边无际的“苦海”之上,各种奇异的危险和惊人的风光,以及彼岸那满是希望和欲望之地。有着无穷的吸引力让你去渡过危险无比的苦海。

    但也得承认,她那个语速慢悠悠的,把自己说睡着的可能性还是存在的。赵三看着琴德木尼阿巴还,心里琢磨着那个故事到底和红虫子有什么关系?反正赵三没看出来这里头有什么特别的地方。至于琴德木尼阿巴还的故事嘛~也就是个故事而已。

    边上的卫馨琴不屑的道“把各种神话故事揉一块说就算新故事了?抄都不能抄的人看不出来?哼!”

    “咳咳~”亲德木尼阿巴还突然咳嗽了两声,跟着道“哦,红虫子。这个红虫子啊~应该就是那位使者留下的。是那个大元界的奇人留下的。”

    “大元界?什么玩意儿?”卫馨琴第一个表现了不屑。

    老太太这下也不知道是听见了还是咋地“我没说吗?哦,就是那个苦海和四个巨岛所在的地方。这是那个使者说的~”

    “我一个字都不信~”卫馨琴撇了撇嘴。

    就听那老太太道“那个使者回程的路上病死了,就葬在了你们说的地方附近。他路上遇见的那个人奇人曾经过来,给他的坟墓施加的保护。你们一定是触怒了亡魂,那些红虫子是奇人留下守护使者墓地的东西。”

    “……”大部分的人都用无语的表情看着其其格和琴德木尼阿巴还。

    只有乌日塔那顺一脸的认真和严肃“原来是这样,那就是只要别忘牛屎山那附近去就没事儿了呗?知道了,我们本来去那边也少,以后肯定也不去。”

    赵三他们惊奇无比的转头“这个你信了?”

    “为什么不信?阿巴还说的有道理啊?”乌日塔那顺一脸的奇怪。

    赵三表情很是惊悚,草原上的生态这么神奇的吗?这都行,这买卖太好干了啊?他都想入行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