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取宝之禁(求推荐票,求收藏)

作品:《异宝秘藏

    赵三没来得及说完如何给找香槐取那个瘤子,刘大龙他们就回来了。他只能给赵香槐使了个眼色,然后暗示道“你只要帮我们把仙牌请了,后面亏待不了你。”喇叭他们这时候正好进门,听见就以为是谈价钱,没觉得有什么问题。

    赵香槐连忙表示自己肯定尽力。这已经不是骗钱的问题了,这是她性命攸关的大事儿。赵香槐接下来的表现,连喇叭和算盘都有些吃惊。有礼有范儿,上贡先点香,受贡不经手。而且她连动作步伐都变了,说话语气更是奇怪,带着点娃娃音,诡异的让人发毛。看人的眼神更是眼波流转,弯里带勾。瞧得喇叭和算盘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一套完事儿,赵三他们告辞出了门约好了第二日早上再来请仙牌,出门没走多远,喇叭连忙就问“刚才怎么回事儿?那女的鬼附身了?”也不怪喇叭会迷糊,赵香槐能在村里成个明白人,也是有点真能耐的。干仙家这一行,除去那些真说不明白的是真是假的。但凡装模作样这一支的,附体这一下你学的像了,那就八九不离十了。至少靠这个温饱问题不大了。

    赵香槐在这方面就特别有天赋,她演技不错。要层次感有层次感,要细节有细节的。要不说学演技要解放天性呢~能不要脸你才有最基础的表演能力。赵香槐就是很好的例子~她的胡家仙附体,让原本最不信他的喇叭都有些迷惑了。

    赵三瞟了他一眼,当下就道“我说什么来着?你自己不信的,现在知道了吧?人家不是没能耐,是真要能耐的活儿费的功夫也大。能骗的为什么不骗?你连真假都分不清,凭什么要人家拿真功夫出来?”

    喇叭这下就明白了,说的再多都不如这一句来的通透,当下就道“明白了!这和我们赌钱一样嘛~几个人合伙做牌也是赢钱,直接出老千也是赢钱。那干嘛找人分钱啊?还得练配合啥的,耽误工夫。出老千人家也看不出来,那费什么力。”

    “我艹,之前你们赢我一百二那次,你们出老千!”刘虎在边上一下就炸了,抡拳头就要过来动手。打赌玩赖,这是人能干出来的事儿?

    几个人连忙拦着刘虎,喇叭也是连忙摆手“真没有,上次是你临时说要赌的,谁能提前知道还有准备啊?”

    “行了!喇叭,你和算盘留下看着点。我们去城里休息,明天早上再过来。”赵三喝住了刘虎跟着吩咐喇叭和算盘今天晚上他们两个在这人看着赵香槐。

    喇叭一愣,他是直肠子的个性,脾气暴也藏不住事儿,赵三一说他就立马提出了疑问“凭什么?我们在这看着你们休息?我不干!”

    “你不干?人可收了钱的,东西给出来是不是真的我能看出来。可人家干不干事儿我可确定不了。她这破房子,拿了钱她偷偷跑了,这地方人家是地头蛇咱们上哪儿找她去?再说了,晚上再有她的姘头过来,她怎么干活?你们就在这儿盯着,一个是不让她跑,一个是别让人来打扰。还有!晚上屋里什么动静,明天得告诉我。这可是你们老大海龙的事儿,办砸了我可不管!”喇叭和算盘拿海龙吓唬赵三,赵三反手也拿海龙威胁他们!

    喇叭和算盘拿海龙威胁赵三,赵三完全不怕他!但轮到赵三拿海龙威胁喇叭和算盘的时候,喇叭和算盘两个人可不敢不怕。两个人再不愿意也只能咬牙认了,他们一答应赵三和刘虎还有刘大龙立马转头就走。

    他们才走远了些,喇叭立马就道“算盘,不对头吧?你说他们是不是已经把东西拿走了?”

    “他敢!就算搭上了那个什么孔大老板,他们也跑不了,刘老虎那家伙爹妈在哪咱们都知道。他们不怕死啊!拿了,回去也得乖乖吐出来!”算盘倒是对海龙有自信的很。在他看来,就刘虎他们县那是海龙起家的地方,绝对不怕赵三他们搞鬼。

    赵三他们出了亮鱼沟,刘虎立马就道“老三,怎么回事儿?那女的有什么问题?”

    赵三点了点头“别说话,不能说!说了怕出事儿。你们分头准备,龙哥!”赵三招了招手,刘大龙侧头过来,赵三连忙给他吩咐了几句。刘大龙点了点头,说了句小心自己转头就先走。

    刘虎一脸的好奇,赵三又招手喊他过来,也是一阵的耳语。刘虎脸上表情相当的疑惑,赵三吩咐他找几个东西。可这些东西都不是什么难找的玩意儿。也都是些普通的物件,要找也不算难,重要的是彼此都不挨着啊?

    “行了,去吧~有用。咱们路口那个凉亭哪儿碰头。”赵三对着刘虎点了点头。

    刘虎犹豫了下,转头往村里去。带路来的新兵还在村里呢~刘虎得去找他,一个是找东西还得他帮忙,另外一个也是告诉对方他们完事儿了,老施那边刘虎过去塞点钱也算是看望过了。

    赵三不敢开口,怕的就是赵香槐那个妹妹,赵香槐的是鼻中神。他妹妹那是耳报神,他要是随便开口,对方可能就会听见!取宝这种事儿,那是一点大意都不行的。

    他家留下的那三本更老的笔记里头,记着取宝的禁忌。三条禁忌不宣于口,不见三光,不假人手。

    赵三之前只是犹豫,有些不信又不敢不信。所以说话云山雾罩的,被逼急了也透露些消息。现在他是真的信了,决定按着书上的说法行事。这一次,肯定不能透露一点信息。就是刘大龙他都瞒着!

    赵三自己沿着土路走到了山下,在路边的小木亭子里头等了一阵子。先是刘大龙回来了,手里拿着个小包,道“花了不少钱~东西没问题。”

    赵三满意的点了点头,大概又过了小半小时,刘虎也回来,他身边还跟着那个新兵。看见赵三他们新兵又是一阵的闲话,赵三应付了对方一下,声称他们要赶车,让对方给海子带个好。新兵听见人家有事儿,客气了两句也就点头走了。

    跟着刘虎才从口袋里头拿了个玻璃小瓶过来,道“老三,你要这个干吗?还挺不好弄的,沾我一手。”

    “你怎么说的?”赵三看了他一眼。

    “就说大明白吩咐的呗!刚才那小子还笑话我半天~”刘虎有些嫌弃的把瓶子递了过来。

    赵三笑了笑,这下就攒齐了,他伸手从腰上取了块瓦片下来,一直都是夹在裤腰带上的。这瓦片,是他从赵香槐家墙头拿的~

    “掰点柳枝来~”赵三转头对刘大龙道。

    跟着,他打开了刘大龙给的小包,一打开发现是一卷头发,数量不小。起码是过了肩膀的长头发一下剪短了的。赵三找了柳枝过来,赵三这里开始烧头发,然后是用刘虎找来的小瓶子里的童子尿把头发灰和开。

    再用柳枝加热瓦片,等瓦片上都彻底干了,才小心的把剩下的粉末用黄纸包好。

    他需要的东西,准备完毕了。接下来就是看他家里记的东西,到底靠谱不靠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