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鼻中神 苏摩酒(求推荐票,收藏)

作品:《异宝秘藏

    算盘心里嘀咕了会儿,想来想去好像还真想不出别的可能了。海龙手底下几十个小弟是有的,不说各个能效死力,忠心办事儿的人还是有的。就说他和喇叭,一般的事情他们就能办好了。为什么这次要找赵三还让他们跟着?应该也只有对方比较懂行这一个可能了。

    算盘只能点头,心里记下了所有细节,回去以后也好汇报。赵三则是对赵寡妇道“你们这一支仙家赐仙牌,都有什么讲究?”

    赵香槐正想说没什么讲究,但眼里看见了赵三的眼神,她一下反应了过来点头就道“那可多了,那小姑娘的年纪,生辰八字,出生在哪儿?父母的名字,这些东西都是越详细越好的。仙家虽然厉害,可也没见过她模样。不能找错了人。有照片最好。”

    “你家神仙还带迷路的啊?”算盘嘟囔了一句。

    赵香槐都没理他,编瞎话她是越编越顺嘴。赵香槐感觉自己就跟被打通了任督二脉似的,她自己都鄙视以前的自己。就她以前那个路数,也就骗骗村里人。这个懂行的年轻人才是高手,跟着人家学点手段,她以后也能飞黄腾达!赵香槐继续道“晚上我得连夜上贡,请仙牌是大法事,仙家要费大力气的。不是真有缘分,一般不给送。”

    赵三点了点头“明白,算盘~留下够回家的钱。剩下的去找三尺三寸红纸包了。红包上插公鸡尾巴毛三根拿来。”

    算盘一愣,对面赵香槐直挑大拇哥“您是懂行的!”她心里暗喜,又是学了一招。这种细节地方的讲究,那看着才是最唬人的。

    算盘也迷糊了,就这个套路,感觉好像是很讲究啊?到了这个地步,他不信也得信了。海龙说了,让他盯住人别让人跑了。不管找到什么东西,都抢过来带回去就行。他这时候也不好拦着赵三啊,这拦出了问题那就是他们的责任了。算盘有些郁闷的点了点头,扭头往外走。他心里也觉得海龙怕是发癔症了,这种东西怎么能信呢?

    他一出门,赵香槐就跟屁股着了火似的跳了起来,几步到了门口的地方顺着门缝往外看。瞧着门外三个人说了几句话,然后刘大龙也跟着算盘还有才缓过来些的喇叭一起走了,她这才连忙回来长吐了口气。挤出了一脸的笑容道“大兄弟?讲究人,大姐亏不了你!这一次,咱们二一添作五。他给我多少,都有一半是你的。”

    赵香槐是把赵三当成托了,她倒是也大方,直接开出了一半的提成。

    赵三哼了一声“也就是这几个棒槌,要不然进屋就知道你这供的是空庙。香堂不整理整理,你能骗到谁?”

    “嘿嘿,那啥,这不是日子不好过嘛~村里人,给的钱都不够我自己花的呢。”赵香槐哭穷道。

    赵三摇了摇头“你这路数不是正经遇过仙家的吧?跟谁学的?”

    “跟我妹妹,她可是真的灵光的。就是可惜,年前闺女丢了她找去了。”赵香槐倒是也不隐瞒,真人面前不说假话,人家明显比她还懂行,她有什么好装的不如痛快点,还能得个好印象,学点门道去忽悠别人。

    赵三这时候很突然的开口问道“你妹妹也长了个瘤子吧?耳朵那?”

    “诶?你认识我妹妹?”赵香槐一下就惊了。难道这是她妹妹的朋友?知道她不好过,给带了生意来?

    赵三心下大定,这下没跑了。是那个东西,只是可惜了。赵香槐他妹妹身上那件宝贝,他没法取了。赵三摇头道“不认识,不过你麻烦大了!你这瘤子不是什么好东西。你假托仙家骗人,这是仙家给你的报应。你自己想想,是不是长了这个瘤子,你就忍不住找男人了?”

    “啊?这个……”赵香槐脸色有些发红,虽然脸皮厚,可一个寡妇门前是非多,被人抓了现行还点出来了多少有些臊得慌。但她很快发现了不对劲,摇头道“不是啊,这个我10来岁就有了,那时候没这么大。倒是这些年越长越大了。”

    “是啊!本来这就是个胡家仙的印记,有这个你有机会真和仙家结缘的。你自己不珍惜,你妹妹也有她就是真和仙家结缘了的。你没等仙家找你就借了仙家名字招摇撞骗,你说能不出事儿吗?你自己想,是不是你弄上这个差事,才开始招惹外头的男人来的?胡家仙的桃花煞,你迟早死这上头!”赵三把前因后果都给说了个详细。

    他爷爷留下的笔记本里头,走江湖的门道可也不少。点、诈、欺、势,千门四决赵三也都明白~如今用起来果然唬住了赵香炉。点是点到为止,不能说太详细,要留空间给对方自己补充,诈就是诈术这个没什么好解释的,运用看个人悟性。欺就是气势要足,掌握主动,内里门道也多。势就是以势压人,和欺相辅相成。

    赵香槐一个本来就不太安分的寡妇,会招人是自然的事情。以前穷,天天憋着吃饱肚子,哪有功夫想别的?赶上了仙家衣食能满足一部分了,然后又有了理由和人交流。出状况的几率自然就大了。赵三这是推理加唬弄,直接就把这个神婆骗子给吓唬住了。

    赵香槐确实也慌了,先入为主,她本来就觉得这个年轻人是个懂行的。现在人家又都说中了,赵香槐一下就惊懵了。连忙“噗通”就跪下了。她是信这些的,因为她那个妹妹是真有神异~村里大事小事,她不出门都能知道。赵三一说,她就慌了,跪地就道“救命救命,您说我这个怎么办啊?”

    “病根就在这瘤子上,去了就好。”赵三给了个建议。

    “不行不行!”赵香槐脸都白了“动不了啊!碰一碰都疼的厉害,我去医院看过的。人家医生一碰疼的死去活来的。医生说连着什么神经了,他们也不敢乱动。”

    赵三心里更有底了,这就没错了。绝对是那个东西!这是稀罕无比的东西,他爷爷也没见过,倒是更老的那几本书里有记载。

    这是“鼻中神乾闼婆”嗜嗅香气,可制苏摩酒,服之无疾。传说这是天帝的乐神,下届脱逃化作的肉荚。躲满60年,就能脱形褪去投胎转世,托世的必定是女子,而且精通乐理能为大家。传说中秦青、韩娥都是乐神转世。

    自释教东传,此物就有了乾闼婆的称呼。赵三初看时,根本不信有这种东西。现在见了真的,内心也是既惊且恐。

    他冷静了下,仔细回想确定了那书中所记的东西自己没记错。才点头道“仙家的报应医生自然解不开,我知道解法。只是……”

    “您说您说,说什么我都听你的。”赵香槐连忙表示自己的诚心。

    赵三这才微微点头,但还是不敢大意故意做出了思索状,好一会儿才道“仙家的招牌今天这是最后一次,以后你不许用了。然后,这次你得配合我。外头那些不是好人……”

    “明白。明白,您说,我都听您的。只要能去了我这个瘤子,说什么都行。”赵香槐连连点头,她可不傻,她长的也算不错。如今徐娘半老,风韵犹存。只要去了鼻子着瘤,换个地方还能再嫁人。嫁汉嫁汉,穿衣吃饭。要能嫁个老实人,仙家不仙家的她才懒得供呢!放屋里头,还怪渗人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