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怪异的盗伐(求推荐票)

作品:《异宝秘藏

    赵三一喊,所有人都看了过去,那边巴彦的狗还在拼命挖地。巴彦连忙过去把狗赶开了,从腰上拿了个小锄子下来几下一刨,挖出了一个东西来。拿在手上撇去泥土,看了一眼巴彦就把东西扔地上了。撇了下赵三嘴里道“还以为是什么呢!就一木牌牌!”语气里头带着点不屑。新兵蛋子一点点东西就大惊小怪!他大概是这么觉得的。

    赵三连忙过去把东西捡了起来,一看也是皱起了眉头,确实就是一个普通的木牌,方方正正的上头什么都没有。他才把东西捡起来边上刘大龙就凑了上来探头看“老三,什么东西啊?有没有什么古怪的?”

    刘大龙显得很好奇,自打见过了金背蛤蟆和紫马他对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就有很强的好奇心。缠着赵三让他说赵弘德遇见妖精的事儿,赵三都没这么搭理过他。

    赵三摇了摇头“没什么特别的。你自己看~”他顺手就把木牌塞进了刘大龙手里。

    刘大龙跟个宝贝似的接过正反翻着仔细观察起了这东西到底有什么特别的。其他老八也走过去看到底是什么东西。就赵三到了巴彦身边,开口问说“巴彦同志,那木头牌是什么木头做的?”

    巴彦一愣,犹豫了下摇头道“我没看出来……”他是看林场的不是研究木材的,对这个不在行。

    “是槐木的。”那边刘大龙说话了。

    赵三一愣,转头道“你认识?”

    “我之前学什么手艺你忘了?偏门的木头不认识,贵的没见过,常见的这些还是知道的。槐木我都不知道弄坏多少块了。”刘大龙有些得意,他学的是根雕,认识木头还真算是基本功。虽然刘大龙没学出个什么名堂来,可木头是什么样的木头他还是能认出来的。

    赵三叹了口气,其他人都没注意,就是刘大龙表情有些严肃好像木头扎手似的连忙给扔回了那坑里。

    一行人继续走,半个小时候后来到了另外一处被盗伐的现场。赵三再次仔细观察了下这个地方,还是五棵不同的木头被砍了。巴彦道“差不多还有几个地方,咱们这过去太远了,他们哪条路应该能走全。咱们回去吧!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了。”

    老八点了点头,赵三看过了大概,这会儿正蹲边上在一个砍过的树墩旁扒拉地面,土层很松这一会儿挖开了一个坑,他皱了皱眉头,停顿了下又用脚把边上的泥土给盖上了。刘大龙突然在他边上蹲下,小声道“你埋什么呢?”

    赵三起身拍了拍手“回去说。”

    刘大龙犹豫了下,眼里有些担心,这时候那边老八喊“刘大龙,赵三宝。集合回去了!”

    赵三对着刘大龙摇了摇头,两个人跟上了老八和巴彦。顺着来路返回,到林场驻地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了。另一组人还没回来,老八就让大伙先一起准备晚饭。赵三和刘大龙一起洗菜,洗菜的时候刘大龙趁机就道“老三,到底什么情况?今天你看着可不太对头。”

    “不是我不对头,是丢木头这个事情不对头。”赵三叹了口气。

    刘大龙一愣“这么不对头?妖精干的?”

    “你别什么事儿都妖精妖精的行不行?哪来这么多的妖精啊?”赵三有些郁闷,他以前和刘大龙也说过不少的他从家里那几本书上看来的东西,虽然说得不详细,可概念应该有的吧?这家伙怎么就记得一个妖精了?

    “那能是啥啊?你今天在林子里埋的什么呢?不是人干的吧?”刘大龙一脸的不信。

    “怎么就不能是人干的呢?”赵三挑了挑眉毛,跟着道“至于我埋的东西,那不是我埋的,本来就在下头。我就是挖开看看,然后把土填上了。”

    “下头什么东西?”刘大龙一脸的好奇。

    “一盒火柴,没什么特别的。”赵三笑了笑。

    “这……这啥意思?”刘大龙一脸的懵逼。

    赵三摇了摇头“一会儿再说吧~现在说了也没用。”

    “藏着掖着干嘛?和我有什么不好说的!”刘大龙有些不耐烦的道。

    赵三笑了笑“怕你忍不住瞎说,这种事儿说出去你觉得班长能信?”

    “额,这个,这个倒也是。可不说的话?万一……”刘大龙脸色有些难看。

    赵三笑了笑“没事儿,不是什么邪门的东西。”

    刘大龙这才放心了点,但表情还是有些纠结,就这个时候郭班长他们回来了。几个人一进院子,就先看见了院子里井边上在洗菜的赵三和刘大龙。

    “三宝、大龙,你们回来了啊?他娘的,这剃头匠真是够坏的,给我来点水,刚在山上摔了一跤。”郭班长过来就让赵三和刘大龙给打个水,他身上确实有不少的尘土。

    刘大龙管偷伐树木的家伙叫剃头匠的这个说法,倒是挺深入人心的,郭班长这时候也这么喊。

    赵三和刘大龙连忙给他打了个水,郭班长一边洗手洗脸,一边道“这砍树就砍树,这里砍一点那里砍一点的,这是要把宝格达剃成个癞痢头啊!”

    刘大龙连忙道“我们这也是一个地方就砍五棵,砍了两个地方。班长你们那边也是啊?他还都砍不一样的,这不是有病吗?班长这里头会不会于什么古怪啊?”

    郭班长一愣,点了点头“好像也是五棵。古怪嘛?这个,好像是有些奇怪啊。算了,一会儿开个会有什么想法就说,我估计他们这几天晚上还得来,咱们看看想办法打他个埋伏!萝卜洗干净点别带泥啊~‘咔嚓’,还挺甜挺脆的!”郭班长顺手拿了个萝卜啃了一口。跟着就走了~

    刘大龙连忙要问赵三,结果赵三眯着眼睛看着他,刘大龙一愣神露出了有些尴尬的笑容。赵三才说了怕他忍不住瞎说,结果这家伙就忍不住了,亏了没告诉他更多,要不然这家伙不得都倒出来啊?

    赵三笑了笑,摇头继续洗萝卜。干完活儿送菜去厨房,然后一行人吃完了晚饭,郭班长才道“开会开会,今天大概情况咱们也看过了。”

    巴彦连忙道“是~再砍下去怕是要出事儿。今天砍几棵明天砍几棵的,这真得出大事。”

    “有地图吗?咱们可能可以从地图上看出来他们砍树的方向。应该是从近往远砍吧?”刘大龙开口提出了自己的想法,会这么说那是基于赵三之前说过地图的事儿。他还特别找了个理由,免得赵三说他大嘴巴。不过没啥用,他确实憋不住事。

    过班长一愣,连忙道“有道理,巴彦同志,有地图吗、拿来咱们看看!”

    赵三在边上无奈的叹了口气,他这个大哥啊~有事是得瞒着他点。什么都藏不住啊!他本来的计划,是自己偷偷看地图的。这要是事情如他所想那样,郭班长他们看了地图,肯定会发现不对头的地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