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圣山宝格木(求推荐票)

作品:《异宝秘藏

    赵三和刘大龙都有些愣神,这事儿怎么找他们呢?而且布日固德这个家伙给他们的印象一向是不太靠谱的,干活他都嫌累,完全就是个少爷兵。什么时候这么积极了?真觉得自己乌鸦嘴害死了战友?

    赵三摇了摇头拒绝“连长不会同意的,私自行动违反规定。你真有什么想法,不如和连长说一声。”

    “说什么说,他们这么可能……”布日固德眼珠子有些发红,看起来相当的激动,整张脸都憋的通红,跟快缺氧了似的。

    “那我们就管不着了。走吧~”刘大龙直接推开了布日固德,和赵三一起走人。

    不是不讲义气,在部队最重要的是规矩。而且出了这么大的事,上面这么可能没有个处理章程?私下自己乱来,破坏了上头的计划咋办?而且这事情相当的不对头,固然专家的解释是说的通的。但赵三还是觉得有些诡异。根据他家书里的说法,这种诡异的事情,一般都是比较危险的,能不参合还是不要参合的好。

    赵三和刘大龙没管布日固德,结果第二天就听说出事了。布日固德不见了,一通的找,发现他私人物品都没了。连长气的脸都黑了。之前的事故还没解决呢!布日固德又丢了,这么冷的天,草原上还是很危险的。重点是交通工具没少,马也没少。那家伙这么不见的?草原上雪都没化呢!他能上哪儿去?

    连长立马发动了所有人开始在周围寻找,牧民们也帮忙找人。找了两天都没什么收获,只能停下了漫无目的的搜索。布日固德的事儿,只能定义成了失踪。上报以后得看上头怎么处理,找到人还是找不到人。严重了按逃兵算,上军事法庭都有可能。

    之前才出了事故,现在又丢了个布日固德。连队的气氛确实很不好,连长也算是有办法,人闲着容易多想,那就干活!一个地方塌了,还有其他工地呢!让工程师们确定了其他几个打井地的安全,赵三他们就被安排去了其他工地帮忙。

    因为之前的事故,接下来干活更加的注意了安全问题,工作的速度也慢了不少。

    不紧不慢的干了两个月,温度回升了不少,开始在零上几度波动着,晚上偶尔会降到零下,早上草原上会有霜不过积雪化的差不多了。露出了下面枯黄的草场~一眼看去,太阳下的草原一片的金黄,远处的湖泡好像小镜子般反射着天空的湛蓝。草原的壮丽让人沉醉,偶尔天上有鹰飞过,一声的鹰呖合着奔马的蹄声,这是草原的牧歌。

    赵三他们打井的活儿已经干的差不多了。就剩一两口井还要安装汲水设备。

    之前出事故的黑坑已经填上。具体的赵三他们没参与,都是老兵和当地的牧民动的手。但连里有流言,说是用了牧民们的老办法,请了旗里的一个老喇嘛来弄了一阵仪式。赵三好奇过,但没去看。不但是他,连里的战士们,下意识的都会绕过那个地方。那个大坑里长眠着四个他们的战友,大伙可能是害怕路过的时候会想起当时的场景吧。

    布日固德还是没有消息,不知道是死还是活。连长没说过他,也没有人提起他。好像从一开始就没有这个人一样,刘大龙倒是和私下和赵三说过,布日固德可能是当了逃兵死在了草原上了。也可能是单枪匹马的想去解开深坑的迷,然后也死了。

    赵三也觉得差不多,在草原上待了也有几个月了,他太明白自然的残酷了。不是一群人聚集在一起,就是老牧民单独在草原上生活一个不小心都会失去性命。

    严酷的天气,匮乏的物资,还有饿红了眼的野兽。在这附近的草原和山林里,狼、熊都有,独自遇上了,凶多吉少。

    打井结束了,工程兵们开始挖灌溉沟。苏木的人需要趁着无霜期种点东西,这里交通不是特别便利,从外头这运蔬菜什么的,成本有些高了。另外就是草场也需要灌溉~前几年才引进了一批牧草,比较精贵需要更多水来灌溉照顾。之前几年就是灌溉不好,牧草的表现并不尽如人意。

    畜牧业的重点就在养草,好草出好肉。对于牧民来说,这是头等大事。

    但赵三和刘大龙没去挖沟,他们班有个新任务,他们得去宝格达山的林场执行一次突发任务。那里原本有建设兵团在搞建设,建设兵团撤销后,就成了地方管理的国有林场。最近似乎有人在林场盗伐树木,林场方面报到了苏木,苏木人手不足就请了连里出人去帮忙。

    这个活落到了赵三他们班头上。宝格达山可不一般,宝格达是蒙语意思就是圣山,巴尔虎草原上的传说里,这是铁木真迎娶孛尔帖的地方,每年都会有高僧带着牧民来这里祈福。

    赵三他们在接到命令的第二天就整理好了装备,在郭班长的带领下出发了。

    “同志们,我们这次的任务非常重要!宝格达是蒙古同胞心目中的圣山,苏木的领导同志说了。每年七月他们都要在哪儿举行庆典!方圆几百里的牧民都会去。咱们不能让盗伐分子给蒙族同胞们的圣山给剃了秃瓢了!要不然到时候牧民兄弟们一看,我们祖先就跟秃头山边上结婚啊?这多不好!你们说对不对!”几个月过去,大伙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新的指导员都已经派来了,除了布日固德其他牺牲的同志都被评定成了烈士。

    郭班长风趣的给大伙说起了这次任务的重要性。下面刘大龙搭茬道“班长你放心,咱们3班出手,这几个剃头匠跑不了!”刘大龙兴奋,修了几个月的地球了,总算有个像样的任务了,他的功夫可还没机会施展呢!他觉得自己已经练的挺不错的了。

    “就是,班长你放心,指定给他们抓住!”刘大龙一说其他几个战士也来劲了。最近虽然在干活,可军事训练隔三差五的也练,都没放下。大伙都挺有信心的。

    郭班长皱了皱眉头“别放松警惕,说不定对方手里也有猎枪什么的。到时候都听命令,不许擅自行动!”

    行军一天,傍晚,赵三他们赶到了宝格达林场。林场没多少人,但房子不少。原来的兵团人也不少,有个大院子,两排的营房。这么大的地方,就三个护林员还有七八条狗,连人带狗一个一间都住不过来。狗不是什么有名的品种,都是串串,但精气神看着都是好狗。

    郭班长和林场的几个护林员客套了几句,就先让战士们安顿好。平房腾出了一间给他们当营地,赵三他们班一共八个人,之前牺牲了一个。就剩下七个人了。三个老兵四个新兵,打地铺一间房间足够住下了。铺盖都是自己带的,林场这边房子是有,可被子褥子就没有了。

    三个护林员一个是汉人,另外两个都是蒙族同胞,其中一个年纪大的汉语都说的不太熟练。

    另外一个蒙族大汉叫巴彦,是这几个护林员的头。招待大伙吃了一顿手把羊肉,他就说明起了情况。

    他们也才回林场一个来月,最冷的时候他们也不在这住。当时发现林场房间好像有人来过,不过他们没在意。草原上牧民路过这避个风雪不算什么大事儿。但之后巡查林场,他们发现不少树木被砍了。看断口就是最近的事儿。

    这两天陆续又有发现有树木被盗伐,三个人带着狗找了两天,还在附近几条路上守株待兔过。都没发现,因为林场比较大,人手不足这才向苏木求援的。

    发现来的是军人,他们心里更有底了。脸上愁绪都不见了,巴彦更是直接道“要是附近牧民要用木头,砍一两棵也是有的。这次是有规模的盗伐,已经砍了二十多棵木头了。主要是松和山榆~桦树也有几棵。”

    郭班长点了点头“以你们的经验看,对方能有多少人?”

    “有牲口,四五个人足够了,可能还要少。我们发现过牛粪~还有烟头。”巴彦解释了下。

    “那明天我们去现场看看,许永红,你留下看守。”郭班长点了个新兵的名字,这是和赵三他们一批的新兵,也是东北的来自大城市铁岭,是个非典型性的东北人话不多挺闷的。

    巴彦也连忙对边上的蒙族老人说了几句蒙语,然后才道“我让乌恩大叔也留下,他腿脚不太方便。”

    郭班长点了点头“那咱们早点休息明天一早出发。”

    定下了计划,大伙就洗漱休息。早上走了一天了晚上热水一泡脚,躺下没一会儿就睡着了。第二天整队出发,在巴彦和另外一个姓白的汉人护林员带领下,兵分两路去查看状况。盗伐的家伙没有选一个地方动手,而是这里砍一点那里砍一点的砍了好几个地方。

    赵三和刘大龙还有一个老兵跟着巴彦,队长带着另外的人跟着那个白护林员。

    巴彦带着两条狗走在最前头,赵三他们这队的老兵二十多水岁,脸上有个八字形的疤,听说是之前干工程的时候被炸药崩飞的碎石划的。人挺好的,外号就叫老八,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疤来的。但喊他他都答应从来没生气过。

    老八这时候走在最后头殿后,赵三和刘大龙跟在巴彦身后,赵三边走就边询问“巴彦同志,这盗伐的事儿在咱们林场多吗?”

    “好几年,就碰上这一次。咱们草原上的人都知道,这是宝格达,没人会跑这砍这么多树的。要是这要用木头,一两根的别处也有。”巴彦也有些纳闷。dxa连着这一片,也不是缺木头的啊?虽然他们这片林场是建设兵团弄的,树是比较多。可砍林场的木头,这被抓了严重性是不一样的。

    他跟着补充了一句“应该是汉人干的,蒙族不会砍这么多宝格达的木头。”

    刘大龙一听有些不乐意了“巴彦同志,这话你说的就太绝对了。这么就不会呢?人和人不一样,打战那会儿我党内部还出过叛徒呢!你们蒙族人也不少,就不能出两个不信邪的?圣山敌不过人民币,市场经济,发生什么都不奇怪。”

    “别胡说!”赵三推了刘大龙一下,这是能胡说八道的事儿吗?是什么人到时候逮住了不就清楚了?

    巴彦脸色也有些难看,但他也知道自己之前的话说的有些过分了,当下不言不语蒙头带路。速度都更快了几分~赵三他们体力是不错,可跟着也有些吃力。

    到了中午该吃饭的时候,巴彦露了一手。他的狗不知道从哪儿叼了只兔子来,巴彦就地取材,弄了点山野菜和浆果。用行军锅弄两个兔子汤,泡上硬邦邦的干粮吃的那叫一个美。一顿饭吃的大伙关系都融洽了许多,早上那点小口角都扔到了九霄云外去。都是心胸宽广的老爷们,没人记仇好几天的。

    吃完了继续走,一会儿就到了之前盗伐过的地方,就在一片混交林边缘,几个树桩子很显眼,地上还有很多枝叶散落。大伙都蹲下看了看,老兵道“这树有多少年了?”

    “十多年了,都是好木头啊!”巴彦有些伤心,树木要长到成材需要的念头不短,就这么砍了确实可惜。特别是有的树木还在生长期,很快就能长的更大。

    “斧头砍的。”刘大龙小声嘀咕了一下,这个不用他说,大伙都看得出来。用锯子锯不是这样的断口!

    赵三瞄了几眼,摇头道“是新手,下手不准!”

    巴彦点头道“我们也是这么判断的,应该是新手。”

    老八琢磨了下道“这有五棵树,要搬走不容易,拖拽的痕迹也有。附近有没有车辙有查看过吗?”

    “牛车。”巴彦点了点头“按说牛车应该离着不远,可附近没什么人家。就几个牧民,我们都去问过没什么问题。”

    “五棵树?五种不同的树?其他地方也一样?”赵三脸色有些古怪。

    “额,这个没主意。有什么问题?”巴彦有些奇怪的看了眼赵三。

    赵三摇头道“没什么,就是奇怪怎么不砍一样的,砍一样的比较好卖吧?”

    巴彦摇了摇头,转头继续和老八说他们的调查情况。赵三退到了边上,刘大龙走了过来“这么?有什么问题?”

    “好像有些不对劲,有地图吗?”赵三小声问刘大龙。

    刘大龙摇了摇头“我哪有,林场可能有吧?这么?有妖精啊?你能对付吗?是你爷爷见过的那种吗?”

    “你能不能别提我爷爷见过妖精的事儿?”赵三有些无奈,这隔三差五就提一次是什么意思?他们家家传的遇妖精啊?

    刘大龙撇了撇嘴,小声嘀咕说“你自己和我们说的你爷爷是让妖精吃了的……”

    赵三叹了口气,随口吓唬刘虎和刘大龙的结果他们记的挺扎实。就这个时候,那边巴彦的一条狗在书桩子边上疯狂的刨地,赵三一愣,下意识的就道“看,好像有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