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向阳泉水

作品:《异宝秘藏

    黑土地的冬天,天气能一下降到零下三四十度去。这种气温下,土地冻的能比石头还硬。而且不穿棉衣再裹上件军大衣,把皮帽、手套都带齐了,那出门走不了几步就得冻僵,晚上站岗冻伤是常有的事。这季节根本就不是干活的时候。

    赵三和刘元龙一起,跟着连队和大部队汇合。他们是工程兵部队,修铁路那是之前,其实基建的活儿都能来点。有一个师的规模。驻地就在冰城的市郊,冬天没办法干活,部队就驻扎整备。上头要研究下面的工作计划。下面基层官兵平时只要保持一定的军事训练就没啥事儿了。像赵三和刘元龙这样的小兵相对就挺闲的。

    休整了一个多月,天气已经冷的不行了,一周就下两场雪,一场三天,一场四天。积雪积的有大腿深,光是清扫路面去处屋顶积雪就废了老大的功夫,别说部队还得去支援附近的老百姓了。可说是累坏了。接下来几天军事训练都取消了。大部分的人都没啥力气了,就赵三他们还挺精神的。

    赵三和刘元龙都是南方人,这辈子没见过大雪。开始几天还挺兴奋的,跟着几个早习惯了气候的东北兵四处晃悠。这两天又是溜冰又是滑雪的,堆雪人,打雪仗,甚至还自己弄了冰灯。除了每天玩的时候不小心打出溜滑摔的有些疼外,确实相当的开心。

    但赵三和刘大龙也不小了,玩了两天也觉得有些腻味了。开始是有新鲜感,但冷和累是可观存在的。赵三和刘大龙终究不适应气候,玩了两天就有些打蔫了。他们这都算好的,他们班和他们同期的还有一个山城兵,比他们还来的严重。水土不服家感冒~在卫生院住了两天才退烧。

    最近这段时间,类似的情况还不少。各班都有不少人病了,退烧了就把人赶回了回来在自己班观察,这两天又有些反复。

    这都算好的,最近最大的问题是炊事班人手严重不足,这本身炊事班就有生病的战士。现在班各脸都有不少病号,他们还得给这么多病号弄病号饭,人手就更加不足了,只能调人去帮忙。这个活儿就落到了最近比较活跃的赵三和刘大龙头上。天天没事儿四处玩雪,不给他们安排活儿给谁安排?

    到了炊事班一报道,炊事班的班长就给他们安排了任务,主要就是负责采买和洗菜,活也不重就是洗菜有些冷。洗菜不舒服但采买是好活,虽然规章严格,去哪买东西什么价都是定死的捞不到油水。可能进城,对于很多士兵来说,这就是个美差了。要不是刘大龙会骑摩托,这个活都落不到他们身上。

    开始还不太习惯,等连着干了一个多月,赵三和刘大龙对冰城就算挺熟悉了。有时候买菜,他们就故意早走骑着改装的三轮摩托,晃悠一圈再回来。

    之前都没什么特别的情况,但最近几天,赵三觉得驻地气氛怪怪的,进出岗哨查的都严了不少。

    他们这一个师没满编,驻扎的也比较分散,大概就在冰城周围。就赵三他们驻地,大概有两个团的规模。前些天还有一个团接到紧急命令开拔走了。听老兵说,冬天开拔的情况不是太多。可能是有紧急抢修或是抢险啥的。大冬天的干这个活是很累的,还好没落到他们头上。老兵说话间语气都是庆幸。

    赵三本来也这么觉得,可到了12月25号这天,晚上所有人被集中到了大操场上,最前头放着个电视机,边上有个拿着大喇叭的士兵在实时播报。

    赵三和刘元龙在后头,都看不清前头放什么。但这个动静,他们都感觉到好像是有大事儿了,大喇叭的声音他们也听不太清。喊话的人口音重,听不太明白。但很快,从前头慢慢的往后面来,士兵们小声的嘀咕了起来。

    “苏`联解体了?真的假的?”“新闻联播说的!”……

    赵三有些发愣,他发现周围的人好像都是这个表情,震惊里头带着点茫然。之后又有部队领导讲话,大部分都是做好准备什么的~赵三都没认真听。这好像是大事儿,又好像离他有些远。

    晚上回去住处,就有老兵分析局势。说什么社会主义阵营以后咱们国家说了算了。老大哥倒了,以后咱们就是大哥了~以后西方就盯着咱们下手了。第三次世界大战可能要爆发之类的。

    赵三和刘大龙听的一愣一愣的。感觉有些不对劲,但他们也不太懂这些,听着人家吹呗。结果一晚上过去,第二天太阳照常升起,好像也并没有什么大变化。一样是出操训练连强度都没加,也不像老兵说的有加强训练,练习射击啥的。

    赵三和刘大龙还是得去买菜,路上刘大龙就和赵三嘀咕“老三?你说不会真的要打战吧?咱们和谁打?八国联军?”

    “你傻啊?八国联军是清朝的。我估计打不起来。”赵三摇了摇头,虽然没啥见识可感觉气氛上不是特别紧张。

    刘大龙点了点头“打起来也不该咱们上,咱们是修路的。我爸说了,当兵当兵,凡事小心。出头不行,一枪送命。子弹可不长眼睛,挨上一下就完了。”

    “瞧你那个觉悟!保家卫国,人人有责好不好~我们可是军人。”赵三心里也觉得刘大龙他爸说的对,但嘴上还是鄙视了刘大龙一下。

    一会儿的功夫,三轮摩托到了市集上。平时买菜不用大老远进城去,附近就有附近村子里百姓自发组织的集市。就在城郊的地方,已经是个固定的市场了。平时炊事班要采购的东西,都是固定在这人购买的。

    “海大哥,老三样,都来20斤!”刘大龙停住了车子,赵三就对着那端着碳炉暖手的老板喊了一声。老板有三十来岁了,看着挺壮实的。

    “嫂子没在啊?”刘大龙看见老板过来,也招呼了一声。

    “在家看孩子呢~”老板回答了一句,跟着就往三轮摩托的后斗上搬东西。一个大筐子,他单手就提上去了。

    刘大龙往后斗看了眼,纳闷道“海哥,多了啊!”

    “是多了,都给你们了。下回我就不来了。”对方点了根烟。

    “哟,希尔顿~海哥您发了?”刘大龙平时也好来一口,不过在部队烟不好弄。而且他也比较穷,就是出来买菜的时候,能从菜贩子手里混两根。没什么瘾,主要就是要个范儿。

    叫海哥的有些肉疼,可听见对方都报烟牌子了,还是掏了一根给刘大龙,跟着道“朋友送的,我那朋友是个能人。现在不是毛子那边机会多嘛~说是带我去倒腾皮货去。养家糊口不容易啊~光靠买菜,能攒几个钱。现在不是都说嘛!改革开放,市场经济了,研究导弹的都不如卖茶叶蛋的了。和你们当兵吃皇粮的不能比啊~”

    海哥嘴里这么说的,可眉飞色舞之间,带着几分的得意。显然对于自己未来的生活他是抱着很大信心和期待的。赵三也识趣连忙道“海哥你肯定发财!”

    刘元龙则是有些可惜“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海哥你。我还想和你学两手呢!”

    这个海哥可不太一般,是个练家子,手上有功夫。听人说,之前他和几个菜霸打架,一个对四个拿刀的,空手都给放翻了。家传的八卦游龙掌!厉害非常,说的就和武侠小说里头的高手似的。

    赵三宝觉得这里头加工吹嘘的成分不小,大龙却很信这一套。缠着海哥要学,都让海哥应付了过去,说学了没啥用。他练了好多年了,还不是卖菜。

    这次刘元龙再提起,海哥犹豫了下,才道“你真要学一会儿回来打这过,我回去把老头子抄的拳谱给你拿来。照着练就行,没他们说的这么玄乎,就是个普通的拳谱。练得出来练不出来就看你自己了。”

    刘大龙这下高兴了,千恩万谢还说要拜师,也都让海哥拒绝了,说是现在不兴这一套了。抓紧回去帮忙催催让炊事班把之前的菜钱结了就行。刘大龙和赵三这两个帮忙的,连钱都不让他们过手,可见干这个采买的活儿,他们是真沾不着什么好处的。

    又买了点东西,把这次需要采办的东西弄齐了,赵三和刘大龙就往回走。到了海哥的摊子上,刘大龙拿到了自己心心念念的拳谱。也不叫什么八卦游龙掌,就八卦掌三个字写在封皮上头。这功夫就连名字,都被那些传话的给包装过了一遍。赵三是真不信能根据这个练成什么高手。

    刘大龙却很上心拿到了秘籍一刻不愿意耽误,让赵三骑车,自己就在后头冒着寒风看拳谱。这些日子天天买菜,赵三倒是顺便把骑摩托给学会了。

    平平安安的就过了元旦,来到了92年~老兵说的战争没有要来的意思。反而是民间的倒爷们开始了狂欢!无数的人北上,在一个巨大国家的尸体上享受最后的盛宴。就好像一块臭肉,吸引着无数的苍蝇。

    过了公历新年,然后就是农历新年,军营里农历新年很有气氛,大伙唱歌、表演、吃饺子。就好像一个大家庭一样!赵三也非常享受这种感觉,他一个孤儿,这几年过年基本都是刘虎和刘大龙从家里弄点好菜送来给他吃的。去人家家里过年,他也觉得怪怪的。倒是在部队里,他难的感觉到了温暖。

    过了年,赵三和刘大龙也不用去炊事班帮忙了。一个是年前存下的东西还多,部队自己也搞生产,有养猪养鸡什么的。都还没吃完呢~第二个是过了这么些天,大部分的病号都恢复了健康了。炊事班那边也不缺人手了。自然也用不到赵三和刘大龙去帮忙了。

    过完农历新年才一个月,天还极冷的时候。赵三和刘大龙他们团接到了开拔的命令。这次是知道去哪儿的,他们得乘火车西去,然后换汽车继续往西去进内蒙。要去的地方在xa更西的地方,

    路上耽搁了好几天,他们这才到了hbe,跟着队伍就分开了。赵三他们连,还得连着坐了好几天的车子,这才能到了一个叫乌布尔宝力格苏木的地方。苏木是一种行政区位划分,大概比村大点比市小点。相当于乡镇吧~

    乌布尔宝力格是蒙语,意思是“向阳泉水”。

    赵三他们的任务这次不是来建铁路的,而是来挖沟打井的。工程兵部队,讲究的就是多面手不管是修铁路还是打井基建,他们都能来,反正士兵们主要是干体力活。技术上的事儿,有专门的技术兵会负责。

    几辆绿皮大解放拉着人和设备往乌布尔宝力格苏木去,赵三他们原来修铁路的两个班在一辆车上,另外还有十来个别的班的战士。郭班长是好些年的老兵了,对其他班的战士也熟悉。车子在草原上开了没多久,他就拍手道

    “同志们,以后很长时间,咱们就得在一个地方努力奋斗了。咱们工程兵,建设工地就是我们的战场。铁锹、榔头就是我们的武器。来,六班的布日固德同志,你是gz的。和我们说说你家乡的情况吧!”

    郭班长对着坐在后斗边上的一个很方正的年轻男子露出了个有些尴尬的笑容,不知道是不是先入为主,赵三觉得他看着还真挺像蒙族同胞的。

    “就是~布日固德,唠一个。可稀罕听你唠了。别跟个死蝲蛄似的!平时不是挺能唠的吗?”就在布日固德边上,一个有些瘦小的东北兵用肩膀撞了布日固德一下,两个人似乎挺熟悉的。

    “布日固德同志还不好意思了,来,同志们给他呱唧呱唧!”郭班长连拉歌的手段都使出来了。大伙很配合的拍掌带节奏。喊着“布日固德来一个!”

    布日固德这才无奈的举起了手,道“那什么~我老家是锡林格勒盟的。再说了,恩们从小就在京城长大的,你让我咋介绍我老家?恩们也头回)来!”

    “哈哈哈!”所有人都是一阵的欢笑,这一嘴标准的京城话,还是南城的。不仔细听你都听不明白,那叫一个含糊。多说一个字都累,显然人家正经的是第一次来。

    郭班长也有点尴尬,光知道对方叫布日固德是蒙族的,没想到还有这个操作。不过郭班长反应挺快的,连忙道“哈哈哈!大家都是第一次来,咱们这算陪战友回老家了!来,大伙一起唱个歌。团结就是力量!我起头,团结就是力量~预备,起!”

    “团结就是力量……”大伙有些懵,可郭班长起了头,大伙跟着也就唱了。

    赵三离着近,听见那布日固德小声嘀咕了句“丫的有病,爷们老家离着十万八千里呢~”

    锡林格勒盟离着这边好像是不近,赵三挠了挠头,跟着大伙一起唱起了歌。

    “这力量是铁,这力量是钢,比铁还硬比钢还强……”歌声在枯黄的草原上飘荡。

    跟着其他的车也跟着一块唱起了歌,赵三满脸的笑容,边上的刘大龙抱着背包,背包里有他那本最喜欢的拳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