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1章 天下奇物

作品:《大魔王娇养指南

    大魔王娇养指南正文卷第401章天下奇物我最喜欢吃巷口王叔做的蜜枣儿发糕,那天我在他家找不到人,只看见门窗都被砸坏,发糕上沾着的全都是黑血。”

    “见过那样的人间炼狱,我就立誓,定要卫王血债血偿。”刺耳的削挫声一下接一下,很有节奏,“高旬城,我赶不及。以后对卫人的战斗,我都不想再缺席。”

    说起惨绝人寰的往事,贺小鸢的神情和声音一样平静,静得像一潭深水。她的动作依旧流畅而稳定,不受一点干扰。

    燕三郎知道,这是由于复仇的怒火在她胸中已经翻滚了太多次,她反复品味、反复坚定,沉淀下来的就成了信念。

    接下去的活计非常精细,贺小鸢全神贯注,不再与他们说话。

    燕三郎抱着白猫踱了出去。

    太阳升起不久,透过枝叶洒下一地金辉。冬日的清晨无事可做,多数村民还没起身,村口只有两三个孩童嬉戏打闹。也不知谁家的鸡跑出来了,在雪地上刨食儿吃。

    猫儿跳到地面,在干净的雪里打了两个滚儿,暖热的鼻头不小心触到冰凉的雪粉,立刻打了个喷嚏。

    恰好一个雪球砸过来,眼看要落到猫咪头上,却被燕三郎先接在手里。

    深山里的村庄闭塞,但不曾被战火波及,于是享有宝贵的安宁。

    “想什么?”白猫跳到篱笆上,踩着猫步,优雅地与他并肩而行。

    “没什么。”燕三郎眉头舒展,不再多虑。

    他一向不为别人的事烦心,今回也不该例外才是。

    他突然站定,从颈上扯出项链:“任务完成了。”

    木铃铛又在闪光了,上头的“娑罗界”三个字缓慢消失。

    这说明什么?卫军的确放过了娑罗木。昨晚韩昭就答应了贺小鸢,任务直到今晨才完成,显然是韩昭另外指定了旗楼的木料,并且严禁砍伐娑罗木。

    此事终于尘埃落定,娑罗界真正安全了。

    普通人看不见的光芒飞向千岁,她随后就发出了欢喜的赞叹:“这么多!”

    这回是个蓝色任务,给出的报酬相当非常丰厚,并且燕三郎信守承诺,这次报酬一丁点儿也不留,全部归她所有。千岁召出琉璃灯,喜孜孜地喊燕三郎来看:“喏、喏!”

    经过他和她的不懈努力,原本绿豆大的灯焰,现在比板栗大了,并且火焰变成了漂亮的绯红,就是朝阳的颜色。

    燕三郎伸出食指轻轻拨焰芯,火焰不满地跳动,发出“嗤”地一下,但其实入手温凉,没有一点灼热感。

    千岁没好气道:“喂,不要戏弄它!”红莲业火不烧坏他,只是因为她不能伤害木铃铛的主人。

    “它最终会是什么样子?”

    琉璃灯的转变人眼难见,但是日积月累,的确在一点一点蜕变。这件古怪的宝物,有没有终极形态呢?

    “我也不清楚。”白猫跳过一丛枯枝,“我拿到它的时候,它都快成破烂了。”

    “这次任务比原先几个还要简单些,为何给出的报酬这样丰厚?”

    “事件重大,牵扯太多,给出的报酬也必定丰厚。要知道,我们刚刚拯救了一个世界,尽管它还不完善。”

    她推了推他肩膀:“当救世主的感觉怎么样?”

    “还行。”

    白猫跳到树上,弓起背嚯嚯磨爪。这是它每天早晨的必修课。

    燕三郎在边上瞧着,心里一动:前几天猫咪跑出去玩耍,距离他好像有三十多丈远了。

    是他的错觉,还是阿修罗的活动范围悄悄扩大了?

    不过随着任务的完成和琉璃灯的修补,她的力量逐渐恢复,这似乎也在情理之中?

    就在此时,空中传来振翅声,有只小猫头鹰落在三尺开外的树梢上,嘴里还叼着东西。

    咦,还有这么憨的货,是不把它放在眼里吗?猫儿乐了,绕了个弯,悄悄从它背后扑击。

    小猫头鹰吓了一跳,扑翅飞起,嘴里叼的东西就掉在地上。

    那是几个果子,长相有些古怪。燕三郎拣起来,摊在手心里端详。

    这是几个双生果。

    所谓双生果,即是并蒂而生的果实,两两成对。其中一果是金色,另一果是黑色,都只有西瓜子大小。

    燕三郎轻轻“咦”了一声:“居然是苦乐果?”

    “什么东西?”猫儿跳到他肩膀上,也看见了颜色特殊的果子,“哦,这是娑罗树的果实吗?”

    “是。”这东西的名讳见诸纸面,燕三郎没料到自己能亲眼目睹。

    娑罗树每三百年就会结出一种特殊的果实,称苦乐果,乃是天下奇物之一。此果必是双生果,一果曰乐,味甜;一果曰苦,味辛。

    一人吃双生果,效应相抵,什么事也不会发生。

    可是苦果和乐果若是由两人分食,那么吃掉苦果的人或者忧思沉郁,或者痛哭流涕,将体会至苦心境;吃掉乐果的人正相反,心神迷醉、飘然自得,体会世间大欢喜。

    “娑罗树的果实本不易得,这附近的娑罗树恐怕又只有一棵,怎么会有猫头鹰衔来苦乐果?”

    猫儿嗅了嗅果实,没有气味。

    “显而易见,这是娑罗树的谢礼。”她毫不客气道,“我们拯救了一个世界,它好歹有所回报吧?这玩意儿挺新奇的,扔去暗市大概可以卖个不错的价格?”

    燕三郎好奇的是:“怎么会有人吃这种东西?”

    “吃苦果的人要享受双倍痛苦;吃乐果的人,要享受双倍的快乐。”猫儿眯了眯眼,“说不定有人想试试大欢喜的滋味?”

    “可是,人如果只择食乐果,没人吃掉苦果,那么这人也感受不到任何愉悦。”

    苦和乐,原本就是相生相成,没有苦哪有乐?

    猫儿想都不想就道:“这很容易解决哪,找人替你吃苦,你就能安享欢乐了。”

    燕三郎耸了耸肩,这东西,收起待用吧。

    ……

    贺小鸢很有效率,次日清晨就完成了委托。

    摆在燕三郎和曲云河面前的,是两只黝黑镶金边的牌子,比巴掌略小些,纹路精美,上书“大卫武备”几个金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