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5章 药罐子是夏守成 2

作品:《我跟天庭抢红包

    伏羲琴一出,万籁俱静。

    幸好萧七可以控制,不是无差别攻击。

    半魔老人,炎谷乞,黑鸦皇母和兀自挣扎不休的夏寒阳同时浑身剧震,瞬间呆愣了一下。

    高手相争,原本只在眨眼间。

    虚空中,青佘一声娇喝,生命权杖猛地一顿,口中念出古老的符咒,圣坛上,光芒直冲天际。

    巨大的法阵终于围拢到半魔老人身上,将他死死的束缚住。

    同时,炎谷乞和黑烟皇母的脚下,密密麻麻生出无数细小的生物,转眼间就把两个人包裹的严严实实。

    外表上看,就像石化了一样。

    这种诡异的法门看的萧七都心惊胆战,浑身直起鸡皮疙瘩。

    不过他也没闲着,直接甩出捆仙索,将夏寒阳捆了个结结实实,同时放出噬魂虱,毫不留情的种在他身上。

    又把五行元素招出体外,在夏寒阳身体周围化成五行封印。

    做完这一刻,总算长出了一口气,直接瘫坐在地面。

    之前硬跟半魔老人拼了一记,替青佘挡了一击,体内多少还是受到了震撼,受了点轻微内伤。

    重新化成人形的敖战闪身来到近前,用力扶起他,关切的问道:“小七,没大碍吧?”

    “呼,没事,小意思。七爷挨打的本事,你又不是不知道。”

    两个人说话间,青佘落到地面,跟着乌蛇族女王缓缓来到近前。

    四周的乌蛇战士也都重新围在后面,神情诡异。

    青佘来到萧七面前,仔细打量了他一眼,突然妩媚一笑:“原来你的本来面目是这样的,这张脸帅气的多。”

    “姐姐,别胡说。”

    乌蛇女王看样子是个不苟言笑的女人,美则美矣,就是太古板了。

    冲着萧七轻轻一点头,娇声说道:“多谢萧公子,听说你是圣女夏寒烟的儿子?夏守成的外孙?”

    “对,夏寒烟是我老妈。外孙之类的身份就算了,七爷不稀罕。”

    “果然。或许这也是天意吧。”乌蛇女王喃喃自语了一句。

    旁边的青佘疑惑的看着妹妹说:“青鸳,你说什么呢?”

    “姐姐,知道我为什么这么生气你跟那个药罐子发生这么一件孽缘么?”乌蛇女王脸上神情相当诡异。

    “为什么?”青佘疑惑的问道。

    “因为,那个药罐子,就是夏守成。”

    “什么?”

    “啥玩意儿?”

    萧七和青佘同时脱口惊呼。

    “青鸳,你说那个药罐子是夏守成?他不是失踪了么?怎么会在我们乌蛇族?”青佘一脸震惊。

    她稀里糊涂的跟药罐子发生了一段不可言说的孽缘,甚至都不知道药罐子到底是谁。

    那段稀里糊涂的经历,至今也让她迷惑不已。

    但是,关系发生了,孩子居然都怀了,她的心也莫名其妙的被牵扯着,很诡异,难以解释。

    此刻听到那个人是夏守成,瞬间失了方寸。

    萧七也有些愕然,巴谷城剧变那一夜,夏守成失踪,下落不明。

    甚至连夏寒若动用了圣堂的力量,都没找到他。

    没想到,居然是在乌蛇族,还成了什么药罐子。

    听青佘描述的,那不就是植物人么?

    乌蛇女王轻轻叹了口气说:“夏守成被人打成重伤,生机尽绝,被酒神夏末送到乌蛇族来。他是奔着大荒狂医来的。”

    “哦,难怪,大荒狂医之前消失了一段时间。”

    “对,就是在治疗夏守成。可是他费尽了心力,也只是没让他死而已,苟延残喘成了活死人。那天,你意外去找大荒狂医,他刚刚动用秘法,试图让夏守成体内激发生气。中途离开的时候,被你闯了进去。”

    青佘一听,面色大变:“你是说,我是中了某种迷药么?”

    “对,夏守成体内被下了欢淫草,结果你碰巧误入其中,迷了心智,竟然做出那种匪夷所思的事情。”

    听完乌蛇女王的话,青佘俏脸通红,满是羞恼的神色。

    难怪自己鬼迷心窍,居然对一个药罐子产生欲望之情,竟然是被欢淫草给迷了神智。

    那东西是大荒里有名的迷情草,能催发人体的本源生气。

    这时,萧七神情凝重的说:“我大概知道夏寒阳他们几个来的目的了。或许,她们是知道了一点信息,知道夏守成没死,所以来这里想把他弄出去。无论如何,找到他,可以挟持他回巴谷城,逼迫我爸妈来做点文章。”

    乌蛇女王深吸了一口气,看了看被封印住的几个人,眼中杀机一闪,冷声说道:“我大荒的规矩,战俘由打败他的人处置。虽然这次得你之助,但是规矩不能破。半魔老人和黑鸦皇母这母女俩,归我们乌蛇族。那个夏寒阳,你自己处置。”

    “呵呵,我对他们半点兴趣都没有。”

    萧七一脸无所谓,随手撸掉夏寒阳的纳戒,接着看向青佘:“美女,我终究还是帮你取出了圣器,咱们之前的约定还算吧,能不能救救云瑶?”

    青佘眨了眨眼,突然笑道:“今晚,你就在乌蛇族休息一下吧。明天我们再讨论这件事。现在,乌蛇族需要先处理内务。”

    说完,扭头看着乌蛇女王,轻轻一笑:“是么?妹妹。”

    “哼,念你护族有功,先跟我回祖祠。”

    乌蛇女王手中权杖一顿,接着对敖战说:“敖护法,麻烦带萧先生去精舍休息疗伤。近卫,将半魔老人等押去魔井关起来,开启最强封印。”

    “是,女王。”

    四周护卫轰然应喏。

    敖战拍了拍萧七的胳膊,低声说:“走吧,先带你去休息。放心,你的事肯定没问题。不过,夏寒阳你要怎么处置?”

    “先留着,让他吃几天苦头。等弄清楚了巴谷城惨案的细节,到时候再决定怎么处置他。”

    “那好,跟我来吧。”

    说完,敖战拎起被封印的夏寒阳,带着萧七大步离开了圣坛。

    ......

    ......

    乌蛇族精舍,坐落在族中风景最优美的地方。

    那是一片古木参天的丛林。

    林子里的树木都是那种超级巨大的植物,一棵树足有十几人合抱的程度,而所谓的精舍,也都是建在树上的树屋。

    进了树屋里,萧七又大开眼界了。

    从外面看,感觉树屋古朴简陋,颜色朴实无华,可是进了里面,真感觉富丽堂皇,充满异域风情。

    树屋里面清一色的木制品,颜色以青绿为主,少数带点淡黄。

    而且到处都有种清新的植物味道,闻着让人心旷神怡。

    敖战送萧七进了精舍,立刻匆匆离开,说是去跟乌蛇女王交代一些事情。

    看他的神情,萧七心中一阵温暖。

    这个大块头,始终还是自己的兄弟。

    恐怕他是去找乌蛇女王辞行去了。

    兄弟重逢,让这让萧七紧张压抑的心情舒缓了不少,只是骤然知道了夏守成的下落,心里还是慢慢变得相当复杂。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