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0章 酒醉萧七,一曲琴音动 4

作品:《我跟天庭抢红包

    且不说可言达失之桑榆,收之东隅,也算性福一把。

    就说他下了高台,立马又有人上台试音。

    接下来的时间里,一连七八个人上台,乱七八糟的奏出不少乐曲,可惜,没一个能引出美人萧音。

    甚至,后上来的这些人,连十二仙姬都没能打动。

    半个多小时过去了,一直没人能成功,易三娘不由笑道:“琴小妹不动心,并非各位弹奏的不好,只是未能深入她的心里而已。”

    接着,看着琴师罗烈说:“罗大师要不要再去试试。”

    “呵呵,算了,罗某有自知之明。如果能打动仙子,恐怕刚刚就会有反馈了。”

    “罗大师太妄自菲薄了,刚刚……”

    话还没说完,突然从包厢里传来一声朗喝:“我夏芈来试试。”

    说完,一道身影瞬间闪到高台之上。

    正是穿着一身华贵长衫的夏芈,他直接盘膝坐在高台上,一伸手,喝道:“琴来。”

    接着,城守竺宁闪身上台,献上一台长琴。

    形状有点类似地球上的五弦琴,五根青色的琴弦长短不一,色泽闪亮,通体散发着浓郁的杀气。

    长琴一出,四周一片惊呼。

    “竟然是七杀琴。”

    “这凶兵至恶,怎能拿来当乐器。”

    “是啊,七杀琴百多年前,可是青乌杀耶的成名凶兵。那青乌杀耶,绝对是大荒近千年来第一凶煞之魔,后被四方城主联手擒获,关在了黑水涧。没想到,他的凶兵,竟然被夏芈占去了。”

    “此等凶兵,没得污了这竹林乐坊的味道。”

    ……

    听着四周人议论纷纷,夏芈一撩长衫,大马金刀坐在高台上,接着呵呵笑道:“各位稍安勿躁。凶兵与否,全看使用者。我夏芈来用它,它就不是凶兵。”

    萧七躲在角落,隐在人群后面,听了他的话,不由得嗤笑了一声。

    这声音还真挺刺耳。

    夏芈顿时扭头看向他的方向,双眼光芒四射,怒道:“有话就说,缩在角落里嗤笑,当缩头乌龟当惯了吗?”

    一听他骂人,萧七心里的火就直往上顶。

    再加上喝了不少酒,正酒气上涌的时候,不由得冷笑道:“你这二百五也懂得嗤笑。嗤笑就是不屑的意思,不屑懂么?”

    “大胆,你是何人,站出来给本少爷看看。”夏芈脸色铁青,猛地站起来怒声喝道。

    他在巴谷城,一向横行无忌。

    年轻人忌惮城主之威,自然让他三分,上了年纪的人又不屑与之一般见识。

    所以,他还真的很少被人当面打脸。

    今天被赤果果的咒骂,脸上无光,又没什么城府,立马就要发飙。

    下面一看他要发飙,人群立马分开,把萧七让了出来。

    而角落里的萧七,正拿着酒碗,大口大口的喝酒呢。

    他似乎喝上瘾了,喝的脸色微红,醉意薰薰。

    夏芈乍一看到萧七,顿时一声暴喝:“好你个杂碎,原来躲在这里。今天……”

    “鼓噪。”另外的包间里,骤然响起一声沉喝。

    这声音带着无上的威势,直接将夏芈憋了回去。

    “无知小辈,再鼓噪就给老夫滚出去。”

    “别倚老卖老,你到底是谁,报上名来。”夏芈也不堪示弱,冷哼了一声。

    “原来夏守成的孙子就这等货色。老夫古宣,再听你鼓噪,休怪老夫将你扔出乐坊。”

    一听到古宣的名号,夏芈张了张嘴,没敢再吱声。

    古宣是谁?

    那可是巴谷城中的隐世高手。

    巴谷城现在还能占据中央要塞之地,一个是靠夏寒若,另外一个就是古宣。

    他没有天榜之名,却有天榜之实。

    尤其是他那把金骨六壬爪,位列神兵榜第四位,绝对是威力无穷,震慑九界。

    别说夏芈,就连城主都得对古宣恭敬有加。

    更何况,古宣的儿子古天涯,更是夏寒若的善恶堂守卫的首领。

    就这份底蕴,也轮不到夏芈龇毛。

    所以他硬生生咽了口吐沫,狠狠瞪了萧七一眼,冲着他比划了一个手势,接着低声下气的说:“原来是古老爷子,是夏芈失礼了。咱们先谈乐事。”

    说完,冲着身后挥了挥手。

    远处的城守竺宁会意,立刻撤出乐坊,做准备去了。

    一旁的易三娘皱着眉头扫了一眼萧七,这个臭小子,怎么喝了这么多酒,这下惹出一堆麻烦事。

    而此时的萧七,早就喝到状态了。

    他现在兴奋的很,浑身都是躁动的感觉,拎着酒壶,大步来到高台下,看着夏芈哈哈笑道:“来来来,听听你这二世祖能弹个鸟出来。”

    “滚。”夏芈低声怒斥,接着深吸一口气,不再理会萧七。

    回头专注的看着面前的七杀琴,缓缓说道:“本少爷就以一曲《连鸢》献给琴忆仙子。”

    他的话音一落,四周又响起议论声。

    《连鸢》是巴谷城里求偶的乐曲,他这样赤果果的演奏这种曲子,简直让人难以接受。

    那种感觉,就像是雪白的蛋糕上,沾上了一只苍蝇一样。

    夏芈可不管这些,还真是认真的闭目凝神了一下,接着双手连挥,一阵阵生硬阴冷的琴声响彻乐坊。

    这七杀琴真不适合做乐器。

    琴声干燥枯砺,难听的要死。

    不过这个夏芈倒也不是一窍不通,他弹奏的技艺相当高明,硬是以七杀琴弹出了一种杀场金戈铁马的味道。

    仔细品味,倒是有种将军百战死,回归故里,遇到小娇妻的感觉。

    不少人虽然鄙夷他的为人,可是听了这乐曲,倒也频频点头,他能别出机杼,没准还真能引出琴忆的箫声呢。

    数分钟过去后,夏芈的琴音渐趋高亢。

    乐坊里渐渐生出了杀伐之音。

    这七杀琴本来就是凶兵一件,一旦有力量引入,立马会生出伤人的音符。

    当他的琴音转调之后,四周听众全都惊呼不断,迅速向后退去,而易三娘也面色大变,正要开口喝止。

    就在这关键时刻,喝的五迷三道的萧七被他的琴音扰的心绪不宁,气血沸腾,实在忍不住怒声喝道:“你丫弹的什么鬼玩意,弹棉花也比你这个好听。弹琴,得是这般弹法。”

    说完,竟然随手从身体里拽出了十大神器之一的伏羲琴。

    这上古神器一出,立马荡漾出一股浩荡的洪荒之气,似乎想跟那七杀琴一争长短。

    乐坊里的人全都面露震惊神色。

    萧七手里的琴,没人见过,可是那股恢弘的气息,绝对不比七杀琴差多少。

    巴谷城里,什么时候又多了一件神兵?

    而此时的萧七,猛地纵起身形,也跳上高台,随手将手里的酒壶放到一旁,哈哈大笑:“来来来,爷爷给你弹一首《沧海一声笑》。”

    说完,屈指一弹。

    铮然一声琴音动,天地肃静,四方皆惊。

    上古伏羲琴,弹之可引混沌元素,净心凝神。

    只这一道铮然之音,就压下了七杀琴嘶哑干枯的声音。

    一时之间,四方哗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