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五章迷魂咒

作品:《穿越的雷皇

    一尾身形至少有五六斤的鲤鱼,正在刘强的神识的注视下,缓缓的靠近挂有蚯蚓的鱼钩,其实这样钓鱼对刘强来说效率并不高,但是出于对钓鱼这种运动的喜爱,刘强还是摒弃了直接用法术电鱼的想法,就这么静静的坐在那里舒服的享受钓鱼的乐趣。

    正当鲤鱼咬钩刘强正准备提起钓竿的时候,由树林通往水潭的小路上熙熙攘攘的,走来了很多手拿锄头耙子和柴刀像是农民的人,他们远远的看到正在水潭边的几人后,便杂乱的大叫起来拎着手中的农具,向着这边大步的冲来看表情显得十分的愤怒。

    突然而来的变故打破了水潭边的宁静,八戒、小白龙和浑天三人丢下手中的衣服,从水边直接冲向玄奘法师和人群的中间,两处各自的兵器准备与这些突然暴起打算伤人的农夫对峙起来,这使得水潭边一下子就变得十分嘈杂,双方都虎视眈眈的瞪着对方,生怕对方突然出手上了自己这边的人。

    “你们是不是西去取经的和尚?”一个生的五大三粗皮肤黝黑发亮的男人,走出人群对着这边大声的喝问道,而他的手中则拿着一把制作十分粗糙的大刀。

    “你们是什么人?为何一见我们就如此的激动!我们是取经的和尚,但也不曾与尔等交恶,尔等这般是为如何啊?”浑天拎着自己的双刀,对着那个男人大声的回问道,想知道对方到底为何而来。

    “找的就是你们!好啊!你们这些野和尚干了坏事,还敢在此如此悠闲的钓鱼!真看我们薛家村的人好欺负吗?你们干了些什么还用问我们吗?看你们一个个连个人模样都没有!一定是妖怪变得,看我们不打死你们这些伤天害理的妖怪!”

    男子听到浑天的话后,情绪变得异常激动,大刀直直的指向这边的众人,打算直接扑上来和浑天他们拼命!不过一直依靠在那里没有动身的刘强,却从那个男人的话语间听出了些内容,好像是这附近有个叫做薛家村的村子,村子里发生了很不好的事情,而这些村民不知道为何却以为是自己这群人做的,所以来到这里向自己这边找个说法!

    “阿弥陀佛!各位施主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贫僧等人才到这白虎山脚下不过半天的光景,实无做过施主说的那些所谓的伤天害理之事呀!”玄奘法师这时站起身来,对着男子深施一礼口念佛号后说道。

    本打算用言语化解一下对方的怒气,但没想到玄奘一出现在对方的眼中,就好像往油锅里倒水一般,直接让对面的众人更加的愤怒,并且那些人都对着玄奘呵斥道:“就是他!就是这个和尚干的好事!把他抓回去点天灯!”

    “他娘的这些不知死活的家伙,难道真的认为你浑天大爷的刀是砍柴的吗?”浑天暗骂一句只见他双刀一挥,刀身上凭空出现了两团烈焰,直直的砸在那些农夫的脚前,顿时形成一道宽达十几米的烈焰火墙,直接就把那些农夫前冲的路阻拦住了!

    突然出现的大火直接将那些农夫震住了,顿时所有的人都慌忙丢掉手中的武器,连滚带爬的向来时的方向跑去,只留下一脸茫然的那个冲的最快的那个男人!此时的他正一脸的茫然的看着空空如也的身后,两条粗壮的短腿正在不断地颤抖着,再无之前那种大义凛然不惧生死的模样。

    “你叫什么名字?在那个薛家村是干什么的?为什么你们回来找我们的麻烦?又是什么原因使得你们对我们刀枪相向?”一连几个问题问出,刘强直直的看着那个男人的脸,面无表情的等待着他回答自己的问题,其实大致的原因刘强已经猜到七八分了,看来这场闹剧就是白骨夫人的第二招了。

    “俺叫薛二牛!是薛家村里的铁匠和石匠,我们来找的是那个和尚!今天晌午俺们村住在村外三里地的薛小妹,跑回村里说她家来了个恶僧,将她娘他爹杀了还想对她施暴!好在薛小妹跑的快,回到村里报信,这不我们全村都来为薛小妹讨个说法!”

    “哦!这样吧你再回答我几个问题,要是可以约详细越好,我想这件事其中还是有蹊跷的!现在我开始提问题,薛小妹多大了?回村子里报信时你是否看见了?如果看见你告诉我她身上是否有血迹是否衣物凌乱?你们是否去她家里看过?死者是个什么样子?是否在死者家中发现脚印?是否有搏斗的痕迹?最后你回答我薛小妹多大了?现在又在什么地方?”

    刘强一连串的问题提出,使得薛二牛根本不能有思考的时间,只是下意识的回答道:“薛小妹今年十三了,回村报信时我不在场,当时我在铺子里正干活呢!但是之后我们大伙聚集时见过她,那是她身上并没有血迹,衣服吗?我没注意也没印象!我们没有去她家里而是直接上山来找你们,自打出了村子就再也没看见薛小妹了!不过也有可能被村里的大婶们带回家了吧!”

    “哦!是这样啊!那你告诉我你们没有确认,薛小妹家中是否真的死了人!就兴师动众的跑到这里兴师问罪,是不是过于草率了呢?还有你们村里真的有薛小妹这个人吗?你上一次见到她是什么时候?她家住在村外三里地,不过你记得她家在村子的什么方向吗?她的样子你现在是否还记得呢?”

    “这当然有了!薛小妹老是来村里的,她家就在······,奇怪了?俺怎么想不起了她家在哪了呢?样子?样子我见过啊!怎么现在也想不起来了呢?真是怪事啊!”薛二牛说着说着就打不上来了,他自己都很是奇怪为什么自己,竟然想不起任何有关薛小妹的事情来了,而且就连原本自己以为知道的事情,到了嘴边可就是说不出来了!这样奇异的感觉使得薛二牛十分的难受,接着他就突然的倒地全身抽搐,就连眼珠子都开始向上翻起。

    “万先生着男的怎么了?不会被你直接给问死了吧!”对于薛二牛突然的抽搐,猪八戒很是好奇的看了看,便对着刘强问道。

    “少在这里胡说八道了!你这呆子连迷魂咒都看不出来吗?”孙悟空直接在猪八戒的屁股上踢了一脚,便将他直接扒拉开去,自己则蹲在薛二牛的面前,双手掐了个法诀后对着还在,抽搐的薛二牛的额头点了下去。

    其实一开始刘强就发现了这些农夫的不对劲,因为这些农夫一开始的表现过于激动了,而且在一开始就红着眼球冲了过来,但是在浑天现在带有神威的火焰的影响下,竟然有些人表现的十分默然,只是跟随着人群略显茫然的往回跑。就是这些并不引入注意的小细节,使得刘强怀疑这些人,其实是中了催眠术之类的幻术。

    在之前的提问时,刘强先是问了些比较宽泛的问题,并在这些问题在夹杂着一些小的细节问题,但薛二牛却只是回答了那些宽泛的问题,而直接忽视了刘强提问的细节问题,这使得刘强就更加确定这些人是中了幻术。第二轮刘强专门只问细节问题,这使得薛二牛的脑子直接出现了应激反应,也就是大脑为了自我保护,自主的选择了停止运转。

    大约过了一盏茶的功夫,薛二牛才在孙悟空的静心咒中,渐渐的苏醒过来恢复了神志,当他再次看向围绕着他的众人时,眼睛中竟然充满了迷惑和不解,而就在这个时候看到已经没什么大事的猪八戒,突然的发现原本一直站在他身侧的玄奘法师,竟然莫名其妙的不见了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