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七章极乐界

作品:《穿越的雷皇

    秦广王又名秦广王蒋,掌管着人世间所有生灵的阳寿,生死簿就是在他的管理之下,手下最有名的得力干将就是崔判官,是十殿阎罗中少有的凡人死后直接上位的阎罗。当刘强见到他并说出自己的来意时,已经收到玉帝旨意的他很痛快的就同意刘强去极乐界的请求,并表示愿意陪同刘强一起去见地藏王菩萨。

    这一切还要说是哪吒聪明,当他见到刘强带着肉身进入了黄泉后,就想到身为一个地仙修士的刘强,虽不会受到鬼差们的阻挡,但要让秦广王召见和同意其进入极乐界,就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回到天庭的哪吒直接就向玉帝禀报了此事,而更加明白事情原由的玉帝则直接降旨,让秦广王不的阻拦刘强进入极乐界,并命其必须全程陪同。

    有了这层原由,刘强便被秦广王带着,一起穿过十八层地狱,向着极乐界的所在行去!十八层地狱或称十八地狱、十八重地狱、十八泥犁,是人世间对地狱名称。在这里十殿阎罗王做为各地狱之首,属下的十八位判官分别主管十八层地狱。

    其分为第一层拔舌地狱;第二层剪刀地狱;第三层铁树地狱;第四层孽镜地狱;第六层铜柱地狱;第五层蒸笼地狱;第七层刀山地狱;第八层冰山地狱;第九层油锅地狱;第十层牛坑地狱;十一层石压地狱;第十二层舂臼地狱;第十三层血池地狱;第十四层枉死地狱;第十五层磔刑地狱;第十六层火山地狱;第十七层石磨地狱;第十八层刀锯地狱。

    十八层地狱之名令人毛骨悚然,但刘强在这里看到的却是另一种景象,所有在此为自己生前所犯的罪孽受罚的生灵,虽然各个因痛苦哀嚎疾呼着,但仔细观瞧每个生灵的面部,却个个都是一脸的轻松甚至是解脱!处于好奇刘强问询秦广王蒋这是为何,可秦广王却只是笑而不答的指了指那些生魂。

    再看一眼那些受苦的生魂后,刘强豁然明了原来这些生魂,每每受到一次折磨都会散去一丝怨念和邪念,使其灵魂变得越加纯净透彻,这就是为什么初生的婴孩,在本质上是最为干净纯洁的吧!

    十八层地府一个接着一个,每一层地狱之中的时间都是不一样的,整个地府走下来刘强感觉好像过了很多年一般,但又像是只过了短短的数秒!时间线的不同就是因为其所处的空间不同,十八层地狱代表着十八个小世界,这些世界相互连接又不互相影响,这就是真正的地府的样貌!

    秦广王带着刘强来到了一座花园的门外,大门的门楣上写着三个血红的大字“极乐界”!可是这里给刘强的感觉却没有一丝快乐的感觉,相反的从这座大门和花园的院墙上,正散发着阵阵令刘强十分不舒服的感觉,而在这种充满悲伤、愤怒、贪婪甚至是淫邪的气息的影响下,刘强肉身之中存在的辟邪神雷都被引动,在其肉身四周不断的闪现着!

    秦广王对刘强肉身的表现完全的不在意,就如凡人一般秦广王抬手叩响门环,连续三下之后就站在那里等待着了。大约等待了十秒钟,极乐界的大门缓缓的开启,而开门的竟然是只一身白色皮毛的狐狸,这使得刘强十分的好奇不由的看了看秦广王。

    秦广王虽然并没有看刘强,但是他好像知道刘强想问什么,便指着那只狐狸说道:“这是菩萨座下修行的胡家仙子,和她一起在菩萨座下修行的,大多都是在上古封神之战中,陨落的截教弟子和他们的后辈中的杰出之辈,不过在这里就必须以本身行动,就算是已经成为金仙阶段的都是如此!”

    “道友不知道我们也很正常!毕竟我们已经退出世俗之争很久了,而且向我们这些不是正仙的存在,被人忘了也很是正常的!但不知秦广王殿下和这位道友前来所为何事啊?”白狐直立着身子,说话间的神态举止,完全一副婀娜多姿的少女模样,除了一副狐狸样外哪里都像人一般。

    “胡仙子!这位是大圣的朋友!受大圣委托和玉帝的旨意,前来觐见菩萨!并向菩萨求一枚玉枝果救人的!还望仙子代为通报一声!”秦广王话语间虽不失威严,但也带着一丝恭敬,这样刘强也能理解,毕竟地藏王菩萨是佛家大能者,虽未登佛位但已经拥有了与如来,相媲美的大神通大智慧大慈悲,只不过对于心中的执念有些强烈,地狱万千恶鬼不清永不成佛的誓言世人皆知。

    胡仙子引领着刘强和秦广王走进了极乐界,大门里的景色立即引起了刘强的困惑,院子里并不是相信中到处都是怪异的感觉,与先前感觉到的那股气息不同,花园中满是怒放的牡丹和月季,每一朵都是鲜艳夺目的红色,红的让人有些不舒服,就像这些花朵都是鲜血凝固成的一般!

    引路的白狐像是明白刘强的疑惑似的,边走边对刘强介绍道:“这些话都是地府中那些无法被净化的恶鬼所化,阴为牡丹阳为月季,菩萨就是为了感化他们超度他们才一直留在地府,但是你也看到了,这些恶鬼被感化的速度,远不及增加的速度,这里的越是繁花似锦,就代表着世间越是苦难!”

    极乐界并不是地府的极乐界,而是隐喻地藏王菩萨为了使凡间,成为极乐界所起的名字罢了!明白了极乐界是怎么一回事后,刘强和秦广王就端坐在一座凉亭之中,静静的等待着地藏王菩萨的召。

    这里的时间好像静止了一般,四周只有那些恶鬼所化的花朵,没有风声没有鸟兽的鸣啼更没有想象中的佛音梵唱,这样的氛围使得刘强的心异常的平静,好像从灵魂深处由内向外的进入了安宁!就在刘强自己想借着这种感觉入定修炼是,一个极富磁性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

    “施主就不要在此修炼了!这样你不但不能增进,反而会受到这里聚集的邪气所伤,你不是截教的修士这里对你并不好!”说话的人是个面目俊朗的年轻和尚,不用想刘强都知道这是谁!慌忙的站起身来对着他深深的一拜,然后说道:“菩萨在上,请恕小子不敬之罪!”

    和尚微微的一笑,轻轻的摆了摆手说道:“施主不必多礼!我已经知道你是为何而来的了,那玉枝果就长在我这极乐界中,贫僧已经拍座下弟子前去取来,还请施主稍等片刻!”说罢菩萨就坐在刘强的对面,与秦广王闲聊了起来,而刘强这才从惊讶中回过神来,发现脚边有什么东西在动,本能的向下看了一眼。

    菩萨和秦广王也发现了刘强的举动,随着视线也看向刘强的脚边,只见一个全身鳞片有几分像是麒麟的小家伙,正在刘强的脚边不断的闻着什么!“谛听!不要在客人的身边转悠,还不快过来!”

    听了菩萨的呼唤,刘强才知道这个只有一只独角,形似麒麟的小家伙就是神兽谛听!便不由的对其产生了极大的好奇。此兽似虎非虎,似狮非狮,似龙非龙,似麒麟非麒麟,头生独角全身披有鳞甲,看起来还是有几分威严,但是其身形极小,身长不到两个巴掌,看起来就像是条迷你的麒麟一般。

    谛听受到菩萨的召唤,十分不情愿的离开了刘强的身边,但是就在它向着菩萨跑去的时候,这头看起来还有几分可爱的小家伙,却突然用人声轻声的说了句:“奇怪了!我在他上身怎么闻不到任何的气味,也听不出他的来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