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四章猪八戒的眼泪

作品:《穿越的雷皇

    听到中院里传来的声音,高员外不住的在房间内来回的转圈,他的夫人高林氏则不断的和手念佛,可是紧张的她念经的嘴却不断的打着磕巴,就连一句整话都说不出来。

    看着高员外夫妇二人如此的模样,玄奘法师口呼一声佛号,连连的安慰二人道:“两位施主!就不要如此慌张了,万雷先生是异域来的大能修士,其道法高深又有一具具有灵智的傀儡相助,一定能将那只猪妖擒下的!二位就不要如此慌张了,还是坐下喝杯茶压压惊吧!”

    法坛之上坐着的并不是玄奘法师,而是被刘强带进这个位面的娜塔莎,之所以一直没将她从随身空间放出来,是因为刘强打算将其作为杀手锏来使用,毕竟娜塔莎的实力要比刘强强上不少,在这个位面已经算是天仙境界的存在了。

    中院里刘强还在和猪刚鬣战斗着,只见猪刚鬣手中的九齿钉耙,被他舞的上下翻飞虎虎生风,而刘强则不断的利用自己的速度,在猪刚鬣的身边游走不停,直到猪刚鬣的九齿钉耙,将他自己的四周挖出了一圈,深达数米的壕沟出来。

    猪刚鬣此时才算是明白过来,自己面对的并不是什么凡人,而是一个拥有绝对速度优势的修士,而且这个修士的战斗力并不比自己低,说不定人家的修为要比自己现在强上不少呢!有点慌张的猪刚鬣此时很想逃跑,但是他明白要是跑了以后自己就没脸再回来了。

    猪刚鬣少有如此硬气的时候,此时的他已经决定就算是不敌对方,也要拼上一拼让高家三小姐看看,自己对她到底是不是真心的。下定决心的猪刚鬣跳出自己挖的壕沟,向着一脸轻松的刘强直接扑来,所散发的气势要比之前强了不少。

    刘强现在的感觉其实与表面上完全相反,虽然自己的速度完全占了上风,但是就算是猪刚鬣攻击时引起的飞溅物,对能使刘强感到巨大的威胁感和冲击感,如果一不小心被飞溅的物体打到,自己绝对会受到不小的冲击,如果直接被九齿钉耙砸一下,刘强估计自己就要对这个位面说拜拜了!

    场中的两位现在都很纠结,一个打不到一个挨不了,这使得这场战斗略显得有些尴尬,但二位都不能停下来,一个为了自己的脸面,一个为了不丢自己的脸面,刘强可不想就这样被猪八戒搞死,那样的话回头自己想想都有要死的心了!

    就这样刘强和猪刚鬣的战斗一直持续了一个小时,说实在的两位现在已经无聊的快打瞌睡了,一个打的无比尴尬一个躲的无比尴尬,尴尬的使得一旁原本还十分害怕的高家三小姐,都已经在防护法阵中睡着了。

    “哎!我说猪刚鬣!能不能停一下!咱们这样耗着谁也那谁没办法,你不觉的有些无聊吗?”刘强实在是忍不住了,一边躲着猪刚鬣的攻击一边与其商量着,而猪刚鬣此时也在想如何停止这场尴尬的战斗,听到刘强的话后就直接收起了钉耙,站在原地不断的喘着粗气!

    见到对方停了手,刘强便退回法坛边继续说道:“咱们这样也比不出一个高低!这样吧!你打了半天了,我就攻击你一次,如果你能接得住!我就不再管这件事,带着我的同伴一起直接离开这里你看如何?”

    听了刘强的提议,猪刚鬣想了想便欣然答应了,他想着自己拼着接对方一招,就能和高家三小姐过自己的日子,也能使自己的老丈人绝了,再找法师来对付自己的想法,这样一局两得的事情还是可以做的。

    刘强见猪刚鬣答应了自己的条件,心中其实是很窃喜的,直接手掐法诀发动了已经等待多时的雷光剑阵,霎时间高家中院里雷声大作电光四射,巨大的威势一下就将猪刚鬣吓了一跳,他那里知道这一切其实都是刘强的计策,只不过刘强没想到会与猪刚鬣纠缠那么久罢了。

    雷光剑阵的发动使得猪刚鬣,瞬间就明白自己是上当了,但是此时想跑已经来不及了,雷光剑阵中无数的雷剑所化的巨大雷弧,已经将他层层的包住使得他不能移动半分,剑阵中的雷弧可不是无形之物,其上散发出的狂暴的毁灭气息,和从中投出的丝丝锋利的杀气,都使得猪刚鬣不敢碰触分毫,他明白自己一旦硬闯就很有可能变成一堆肉馅!

    被困住的猪刚鬣一个劲的破口大骂着,但是却一点不能引起刘强的反应,此时的刘强正在指挥着已经变回原样的娜塔莎,在雷光剑阵的外侧布置一座威力更大的法阵,因为全靠自身法力发动的剑阵并不能持续很长时间,一旦刘强的法力耗尽猪刚鬣就会暴起伤人或者是直接逃跑。

    法阵布置完毕以后,刘强就收起了自己的剑阵,但是猪刚鬣却还是不敢移动分毫,因为此时的他已经被娜塔莎布置的攻击法阵所困,要想出来估计要花费几天的功夫,这样的傻事猪刚鬣才不做呢!自己不闯阵就还有一丝生机,闯阵的话一旦自己消耗过大,就只能被对方随意的宰割了!

    法台下方的三小姐被家人接走之后,刘强便坐在法台的边沿上给自己点了根香烟,看着被困在阵中的猪刚鬣说道:“我说天蓬元帅!你是受到菩萨的点化在此等待取经人的,干嘛没事去招惹人家家的小姐呢?当年你就是吃的女人亏,为什么就不长点记性啊?”

    “你猪爷爷在此等取经人已经有百年了,谁知道那个取经人什么时候来啊!再说了男欢女爱天经地义,天庭里的日子枯燥乏味至极,而且还极其的不近人情!为什么男女之事不能在天庭,这世间有阴阳有男女,这才是平衡天道的正途嘛!为什么不能啊!天上不能我现在在凡间也不行吗?”

    “能是能!但你也要找个看得上你的呀!你跑来强占民女的行为,算是平衡吗?你是随了心愿了,你觉的人家三小姐愿意吗?人家好好的一个姑娘,被你二话不说关了三年,要是我我也不会给你好脸看啊!看你猪头的样子连追女人讨女人欢心都不懂,我看你一辈子也就是个欺男霸女的憨货了!”

    “那你说我怎么办!长成这样我也不想啊!我这般模样谁能看上我啊!”

    “长得丑不是你的错!但是跑出来吓人玩就是你的错!你可知道有句话说得好!哪怕你长的比坨屎还难看,只要你有钱有权,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只能说你就是个穷屌丝,没钱没权还想要漂亮女人,醒醒吧你!”

    “你······!”猪刚鬣被刘强说的哑口无言,虽然生气但却觉得对方说的有道理,也许自己就是他说的那个什么屌丝!

    “你没房没钱还没权!就这样浑浑噩噩的活在这个,什么事都看这三样的世间,你觉的自己过的幸福吗?这样每天都来看女人哭泣,和对你冷眼相对的日子你觉的有意思?这样你要是觉的有意思就说明你有病!而且病的还不轻呢!”

    “那你说!我怎么办!”猪刚鬣被刘强挤兑的实在是受不了了,对着他大声的喝道,但是他现在的心里却感到十分的悲凉,这种悲凉的感觉竟然湿润了他的眼睛,虽然这双小小的眼睛并装不了多少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