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三章猪八戒

作品:《穿越的雷皇

    菩萨走了,带着一脸欣喜的黑熊精,一起回了南海紫竹林,临走时她以大神通将黑风山的秘密解开了。这座哪哪都是黑色的山峰之下,竟然压着一块已经化为晶石模样的阴石,这种阴石其实就是阴魂受到时间,和地气的孕养生成的天材地宝。

    阴石的作用有很多,但使用最多的方式就是孕养灵魂,并且经过阴石孕养的灵魂,会更加的稳固就算是**消亡,单单依靠阴石都能使的灵魂存活下去,所以使用阴石最多的就是灵族和鬼族,他们大多都是将阴石融入本体或是附体上去,不过一般的阴石都呈墨块状,是完全不透明的黝黑石块。

    而刘强现在手里抓的这块阴石,其形如水晶黑而透彻犹如一块黑色的宝石一般,如果这块阴石流落到鬼族或灵族手中的话,千年之后说不定就会出现一个大鬼王或者是天宝级别的灵王。

    黑风山和观音院的事情解决完毕,刘强一行三人回到了旅店,与孙悟空和玄奘法师一起又踏上了西行的路途,下一站就是令刘强很期盼的高老庄,在那里等着他们的就是天蓬元帅投胎转世的猪八戒。

    前往高老庄的路途也不算很远,刘强一行五人经过二十天的风餐露宿,就已经到达了高老庄的地界,到了这里之后所有人都明显的感到不对劲,遇到的所有路人或是居民,只要见了西行五人的打扮都会远远的躲开,就像是见到妖怪似的避之不及。

    刘强好不容易才从一家农户的嘴中,打听到高员外的住处,当五人敲开高员外家的大门后,玄奘法师便上前交涉希望能在此借宿休息,但他们却得到了家中有事不便待客的回答,被很客气的从出了院门。

    进不了高宅的五人只能在,高老庄外的一间土地庙里住下,应孙悟空的召唤当地的土地公,前来相见并献上了一顿斋饭。“土地!这里是否有一个叫做猪刚鬣的妖怪作祟?”孙悟空听刘强说过,有个老熟人在这里祸乱一方,见到土地之后就直接问了出来。

    “回大圣的话!这里却实是有个叫做猪刚鬣的妖怪,但他并没有为祸一方啊!只不过就是他看上了高家的小姐,将她用法术锁在了高家后院的小楼之上,并且每隔个几天就来逼迫人家嫁给他,这使得高家内外都十分的无耐!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啊!”

    “哦!这还不叫为祸一方啊!好家伙!一个妖怪非要娶一个女子为妻,还将人家锁了起来,这样的行为真是令人不齿啊!要是我就直接将人家抢回自己的洞府,还省得让人家家人看着自己的女儿遭罪不是!”浑天听了土地的话后,对这个叫做猪刚鬣的家伙很是看不起,不由的插了句嘴!不过说出的话还是令刘强和玄奘觉得脸面无光啊!

    众人都自觉的选择了无视浑天的话,而是齐齐的看向孙悟空,等待着他能说些什么不令人尴尬的话出来,可是大圣却令人大跌眼镜的说:“浑天说的不错!这样的做法的确有失妖族的大气,如此折磨这家人的行为的确令天下妖族所耻笑!干嘛不爽快一点呢?”

    “孙大圣果然不同凡响啊!不过这个猪刚鬣可是你的老熟人了,他本是天河三十万水军统领天蓬元帅,因为当年在蟠桃会上吃醉了酒,跑到月宫调戏了仙子嫦娥,被玉帝下旨贬下界来,但错投了猪胎成了妖怪!这不三年前他变成一个壮小伙,跑到高家应招上门女婿,但成婚那天喝得多了漏出了原型,这才将高家的三小姐关在了后院的小楼之中,天天跑来逼着人家和他圆房啊!”

    “这高员外前后请来六七个有名气的法师,但都被这家伙给下酒吃了,这不前些日子高员外又差,伙计出去寻找降妖的法师去了,不过直到现在都未见回来罢了!”介绍完高老庄和猪刚鬣的情况后,便向孙悟空告退回到了地下去了,而知道了来龙去脉的孙悟空则想出了一个主意,打算活捉这个好色的天蓬元帅。

    三天之后的正午时分,高员外的宅院里,高家的下人正在费力的,搭建一座作法用的高台,满心担忧的高员外则站在院子里,不断的催促这些下人加快速度不要误了时辰。

    院子里一角的凉棚之下,玄奘法师正在闭目念经,一旁坐着正悠哉悠哉品着香茶的刘强,此时的刘强穿着一身月白色的西装,肩头披着自己那条魔狼披肩,显得十分的与众不同颇有些异域的仙家气势。

    此次前来高家作法捉妖的就只有玄奘和刘强两人,浑天和小白龙则被安排在高老庄的外围进行拦截,这是为了防止猪刚鬣用特殊的招数逃跑,而孙悟空则直接上了趟天庭找太上老君,索要一枚清玉灵丹!

    捉妖的准备工作在傍晚时分结束,高员外和家中的下人们,全部都回到自己的房中,刘强告诫他们听到任何的动静都不要出来,而小楼里的三小姐则已经被刘强带了出来,此时正坐在法坛的下方,被一座微型的防护法阵保护着。

    一切准备工作全部完毕,玄奘法师登台咏颂佛家经文,而刘强则召出丹田中的金雷剑,在小院中布下了金雷剑阵,而自己却手拎电光横刀,静静的站在小院的当中,等待着猪刚鬣的到来,这样的装腔作势和大张旗鼓,就是为了迷惑猪刚鬣让他以为,这次来的又是那些没本事的假法师。

    猪刚鬣驾着黑风一路向着高老庄而来,但不知道为何今天他的心里总是觉得不对劲,不由的渐渐放慢了御风飞行的速度,但是出于对高三小姐的**,猪刚鬣还是向着高老庄飞来了,直到他看到高家中院里搭建的那座法台,才扯得的放下心来,源于是以前就见过好几次这样的法师,不过都被自己嚼吧嚼吧下了酒了。

    猪刚鬣看到法台之上的玄奘法师时,就觉得这个慈眉善目的大和尚,有些莫名的眼熟的感觉,但就在他打算落下云头细细打量一番时,却看到正坐在法坛下方的三小姐,和站在三小姐面前正闭着眼睛的刘强。刘强一身奇异的穿着令猪刚鬣十分的好奇,曾为天蓬元帅的他也算是见识广泛,但这样穿着的人他还是第一次见到,下意识的他就将刘强划入了外来的修士范畴,因为他曾经听说过其他三大部洲之上,有些修士的穿着是十分稀奇的!

    不过奇异的穿着并没有吓唬住猪刚鬣,因为不论是台上的法师还是台下站着的异域修士,看起来都是一介凡人的模样,身上丝毫法力的灵光都没有,这使得猪刚鬣一下子就踏实了,并庆幸今天晚上又有下酒菜可以享用了!

    确认没有任何威胁的猪刚鬣,一下子就从黑云中跳了出来,并显露出原本的样子想吓一吓,这两个胆敢来降妖的法师。只见他一身黑色的硬毛根根矗立,全身上下满是球起的肌肉,粗壮的脖子上顶着一个硕大的猪头,两根锋利的獠牙外翻在嘴边,看起来一点都不像电视剧中的样子,而更像是日本动漫中的猪妖!

    这个形象很有冲击力和震撼力,一般人如果见了一定会被吓的半死,但此次猪刚鬣面前站的是刘强,他对猪刚鬣的样子很不以为然,因为相比那些生活在咸海之上的妖族和修罗族男性,猪刚鬣的样子还算是比较顺眼的。

    “你就是猪刚鬣吗?泛的着这样吗?放着好好的妖怪不做,非得跑来当人家的上门女婿,妖族的脸都叫你这个猪头给丢尽了!”刘强没等猪刚鬣说话,就抢先用嘲笑的音调说道,直说的猪刚鬣全身上下气的发抖,就连他背上的那些鬃毛都跟着颤抖着。

    “你是哪里的来的假道士!全身上下没有一点法力,还敢前来消遣你猪爷爷!我看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看你猪爷爷不那你烤了下酒!看你到时的嘴还能像现在这般的硬吗?”猪刚鬣说话间就拎着,早已准备好的九齿钉耙,兜头就向刘强的头顶心砸来,其力道之大竟然带起了一阵破空之声。

    九齿钉耙可是当年老君在丹炉中练过的神兵利器,与其硬抗的话可能会直接磕断刘强的电光横刀,所以刘强并不与其硬碰硬,而是用刀身轻轻的一带就将,猪刚鬣来势汹汹的一击带到了一旁,在一旁的青石地面上砸出了一个尺深的大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