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九章菩萨的请求

作品:《穿越的雷皇

    纸符是刘强和孙悟空合作炼制的陷阱符,而现在被此符套住的就是触犯天条,被观世音菩萨点化在此等候取经人的,西海龙王之子小白龙!小白龙被绳索缠的不得动弹,直到此时浑天才缓缓的降落在他的身边,将双刀架在了小白龙的脖子上说道:“你不要挣扎了!小白龙是吧?我是护送玄奘法师西行取经的浑天,为了不必要的麻烦才出此下策将你先擒下!你要是受到菩萨的点化在此等候取经人的,就变回人形与我一起回去见法师!如果不是那你就再次待上一天,一天之后这条绳索会自行松开的!”

    小白龙听完浑天的话后,身上泛起一阵白色的水汽,其庞大的身体则在水汽中渐渐的缩小,直至完全变化成一个俊美的男子模样。浑天见到小白龙变成的人形之后,对他的样子表示出极大的羡慕,看看人家再看看自己,一个被捆着都表现出如此俊俏的身姿,一个就算穿上一身战甲看起来都有些落魄。

    浑天带着小白龙来到了,玄奘和刘强他们休息的一处山洞,而孙悟空此时正在山洞的最里面,以一种从未有过的认真态度在盘膝静坐着。小白龙见到一身蓝色僧袍的玄奘法师后,对其恭恭敬敬的深施一礼说道:“小白龙拜见玄奘法师!小龙三百年前因触犯天条犯下死罪,幸得菩萨相救令我在此等候取经人的到来!今日终于见到了您,小龙愿意跟随法师西行取经,还望法师收留!”

    小白龙的加入使得取经队伍人数增加到了五人,而这次小白龙并没有变成白马驮负人与行李,刘强让他和浑天一起负责探路,而他们的下一站就是猪八戒所在的高老庄。

    从鹰愁涧出发之后,一行五人经过一个多月的赶路,终于到达了观音院的地界,到这里以后刘强发现这里并不只是一座寺院,整座观音院竟然是坐落在一个不小的城镇里面,而此时这座寺院正在举办一场法会,而在此讲经说法的竟然就是观世音菩萨的分身。

    取经队伍并没有住进观音院,而是在城镇中的一家旅店住下,原本玄奘还打算去观音院听法,但还没等他说出自己的想法,菩萨的分身就亲自登门拜访了!此次的会面并没有回避众人,而是应菩萨的要求众人一起随便聊聊,菩萨说聊聊但刘强却知道她来准没好事!

    “菩萨!您亲自前来不会只是想和我们聊天吧!有什么事情就请你直说,咱们都挺忙的,就不要耽误您普度众生的时间了!”刘强还是一如既往的直白,而菩萨听后只是讪讪一笑,便从怀中取出一物放在了茶桌之上,随后便消失在了众人的眼前!

    “万先生!您这是为何?菩萨前来定有要事!您这般的说话菩萨一定是生气了!”玄奘见到菩萨不语而走,不免有些担心刘强刚刚的话语惹怒了菩萨,而刘强却指了指桌上的东西,对玄奘表示不要急躁,先看看菩萨留下的东西再说也不迟!

    菩萨留下的是一封信件,其上写着黑风山黑熊精,与观音院主持金池长老相通的话语,信上讲明说黑熊精今日要过生日,邀请金池长老前往黑风山赴宴,并与他一同享用青蛇郎君炼制的宝丹,而信封的背面则写着一行小字,这应该是菩萨亲自书写的。

    刘强看完那行小字说道:“看来菩萨已经知道自己寺院的主持与妖精有染,此次前来就是为了情咱们帮忙解决此事,依我看大圣就再次继续清修,并保护玄奘法师的安全即可,其他的事情就交于我、浑天和小白龙去办,以后只要不是特别棘手的事情,大圣还是尽量不要出手以防沾染不必要的因果。”

    孙悟空并没有对刘强的安排表示异议,刘强便带着浑天和小白龙一起,向着观音院所在的方向走去,他打算先见见那个与黑熊精相交甚好的金池长老。三人来到观音院的寺门外,此时的观音院已经完全没有了昨日的热闹,僧侣们已经将那些为讲经大会所设的装饰撤去,不过还是有不少香客进进出出,一些专门引导香客的僧人,正面带微笑的迎来送往着。

    刘强和小白龙都是一身较为精致的长衫打扮,虽然没有过多的华丽繁琐的装饰,但也尽显与众不同的富贵气息和自身儒雅的精神,而浑天此时则一身下属打扮看起来有些不像好人。三人出现在观音院的正门外时,已经引起了迎客的僧人的注意,而当三人的脚刚刚踏上门外的石阶时,一名明显是大师傅的僧人则快速的迎了上来。

    “三位施主驾临本院,贫僧慧痴!有失远迎还请恕罪,不知三位施主是来进香的?还是前来与本寺施舍进茶的?”这名叫做慧痴的和尚一开口,便是询问三人前来的目的,虽然话说的还比较含蓄,但其人全身上下都散发着势力和铜臭。

    “这是我家的两位公子!这次前来是听说这里有法会,原本是想听经观法的,但没想到路上却耽误了时日,不过为了为我们家老妇人祈福增寿,我家二位公子还是执意前来进香布施,不知你家寺院可否接受啊!”

    浑天的话刚刚说完,原本只是微笑的慧痴,马上就变了一副面容,那副由心底泛起的喜悦,完全暴露了他此时脑中的想法!“哈哈!这又来了两只肥羊,看来大师兄想出举办法会的法子真是不错,这两日进香布施的人明显增多了,不过请来讲经的那个大师傅早早就走了,要是能在多留几日寺里的钱财就能多上数倍不止了!”

    带着略微有些献媚意思的笑脸,慧痴和尚引领着刘强三人进入了寺院,先是进入供奉有观世音菩萨雕像的大殿进香叩首,再在寺院里供奉诸天神佛的各殿参观,最后则在慧痴的陪同下来到了后殿的一间厢房内,在这里早已有沙弥奉上香茶,并有一名身份明显高于慧痴的大和尚,在此恭敬的等待着刘强等人的到来。

    慧痴见到这个大和尚时微微的愣了一下,虽然脸上的笑容依旧那么灿烂,但刘强从他的眼睛里却看到了一丝的不满,从这微小的眼神变化中刘强看得出来,慧痴和尚与这位明显身份较高的大和尚不和,而这个大和尚则是前来截取慧痴这份功劳的。

    慧痴很不高兴的走了,而大和尚则压根不管他如何的不高兴,只是对着刘强三人客气的自我介绍道:“贫僧慧方,是这座观音院的戒律房的执事,听说进入来了两位身份尊贵的公子,特来相见望两位原谅贫僧的唐突,想必三位客人也已经有些渴了,我特地让沙弥准备了上好的香茶,请三位进厢房待茶!”

    刘强对此表示出无所谓的表情,只是跟着大和尚慧方进了厢房,众人坐下之后小白龙开口问道:“大师傅!我与大哥此次不远百十里的奔波,一是为了参加贵寺的讲经法会,但因为路上有所延误没赶上日子,二是为了为母亲祈福添寿,这件事刚刚已经完成了,但是我们兄弟还有件事想麻烦大师傅,不知方便讲吗?”

    “阿弥陀佛!方外之人本该大开方便之门,施主有何请求可以直接说来,如能办到本寺一定尽量为施主达成愿望的!”慧方和尚双手合十口念佛号,待他的话刚刚说完,一个年纪只有十来岁的小沙弥,则推开了房门双手捧着一本功德簿,小心翼翼的走了进来。

    看着放在面前的功德簿,刘强装作恍然而悟的样子,对着站在身后的浑天轻轻的一挥手,浑天见状连忙从身后背着的一个小包袱中,直接取出一个小布袋放在了待茶的小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