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八章泄露天机

作品:《穿越的雷皇

    短短的几句话说完,刘强已经全身是汗了,他说出的那些话因为,全部都关乎这个位面的平衡,是要被天道仙界佛法三家压制的,但是好在刘强原本就不是这个位面的存在,所受到的压制已经被降低到了最低,但就算如此还是令刘强错点受到反噬,此时的他全身的法力和力量全部耗尽,只能瘫坐在地上全无原本的轻松神态。

    孙悟空见到刘强此时状态,也明白了其所说的一切全是真话,天道的压制可不是开玩笑的,虽然他很是惊讶这个只有地仙级别的修士,竟然能够抵制天道给予的压制,对其将全部实情一一道出,但也再无对这些话的疑虑,看样子自己现在就是一颗棋子,要如何走出下一步,才是自己要好好考虑的事情。

    就这样刘强盘膝坐在地上不断的恢复气力,而孙悟空则不断的思考该如何应对,时间过的很快不知不觉太阳已经下山了,浑天和玄奘已经开始在树下生气篝火,打算在这里露宿一晚等待孙悟空做出决定。

    渐渐的太阳已经全部落下,浑天为刘强和孙悟空拿来食物,并细心的侍奉孙悟空吃他五百年来的第一顿真正的饭食,就在这时山道上走来一个白胡子老者,一直走到刘强等人面前时才被几人发现。

    刘强看着面带微笑的青衣老者,很快就反应过来这个老者的与众不同,便站起身来恭敬的深施一礼道:“菩萨驾临有失远迎,不知菩萨来此有何赐教!可是来送东西的?”

    老者听了刘强的问询,只是微微一笑便开口说道:“施主好眼力!也有好定力!之前你竟能挺着天道的压力,还能说出如此之多的话,要不是我知道你的来历,还以为你是那个上古大神的分身呢!”

    “菩萨谬赞了!我只是个小小的修士罢了!今天所说的我是不会承认的!如果菩萨要以此为由对我出手的话,小子也只有已死相拼了!不过我知道菩萨此次前来并不是为了我对吗?”

    “哦!施主的推演之术真的令本座佩服!本座此次前来的确不是因为你泄露天机,因果循环并不是我能推算出来的,而你所说的那些话我想也并不是你自己推演出来的吧!冥冥之中自有自己的运数,孙悟空遇到你是他的命数,而泄露了天机的你竟然没有,遭到反噬也是因为你的命数,这是我无法干预的,也不是任何人能干预的了的!”

    “哦!那就甚好!菩萨不是为我而来,那就是为了孙悟空而来,让我猜猜您现在身上应该带着金箍吧!可否不要给孙悟空戴上那东西啊?那东西带上就像是给老虎穿上了鞋,将大鹏关进了笼!对孙悟空以后的顿悟是个很坏的影响,而且一旦给他带上就扼杀了他真正成佛的可能性,这是不是有违如来和玉帝二位所立下的协议呢?”

    “他如命理之中真能成佛,就算是铁锁加身也能一飞冲天!何来一个小小的金箍就能阻碍其成佛得道的道理?”

    “哦!那就请菩萨自己先戴一下这只金箍吧!据我所知这只金箍可是集西天诸佛之力进行加持的,其威力之大足以阻断佩戴者与天地的感应,一旦戴上就出了天道所控制的范围!”

    “哎!也罢!你就是变数啊!本座来此之前佛祖曾说过有一变数,会阻拦孙悟空戴上金箍!看样子说的就是施主你了,既然如此我也就不再强求,不过本座离开之前还有一句话向告诉施主!你虽身怀异数!但却不可事事依靠,如能不依靠就尽量不依靠,这样的话也许能化解一些危机!”

    观世音菩萨走了,而刘强和其交谈的所有内容,除了刘强自己却谁也不知道,因为菩萨在出现的那一瞬间,就动用的大神通将一切屏蔽了,而且两人交谈所用的时间在其他人的眼中,不过是短短的一瞬之间而已,可以说除了刘强之外,谁都没有看到货感知到菩萨的到来,就更别提听到两者之间的交谈了。

    金箍终究没有给孙悟空戴上,其实刘强对于金箍功能的猜想,完全是自己以前在网上看到的假设,但没想到自己竟然蒙对了,看来如来对于进驻东胜神州势在必得,能想到使用金箍隔绝孙悟空感应天道的办法,这也说明了如来对孙悟空这个变数是多么的重视了!不过自此以后自己也会进入如来的视线之中,因为刘强此次的冒险行为已经暴露了自己的异常!

    暴露了自己使得孙悟空再不会戴上那支金箍,但相对的观世音也没有给他那三撮救命毫毛,不过没有金箍的压制孙悟空的实力也不会降低,这代表着以后的西行之路,再不会出现打不过那个妖怪,再跑去找救兵的情形出现了。

    孙悟空出来了,当他钻出卡住他五百年的山洞后,并没有像书中所写的那般欣喜若狂,而是走到玄奘的面前重重的跪下,带着无比真挚的面孔恭恭敬敬的叩头拜师,因为他知道自己现在唯一的出路就是真正的成佛,修成真正的超凡入圣的境界才是自己摆脱命运的唯一机会。

    四人离开五指山继续西行,孙悟空之所以没有直接炸开,这座压力他五百年的大山,是想以此为自己的界碑,这座界碑标志着此次之后,再也没有那个躺在齐天大圣头衔上的孙悟空了,以后就只有全心全意西行取经的孙行者。

    孙悟空此时再也没有上蹿下跳,而是手拿一本佛教典籍,跟随在玄奘骑乘的白马身旁,不断的听着玄奘为他讲解经文,而他也不断的提出问题,师徒俩一问一答甚是和谐,而探路的工作就交给了浑天来做,这小子对这份工作很是满意,不过刘强要求他每次前出不得超出一百公里。

    蛇盘山鹰愁涧两侧的山壁犹如刀削斧剁一般,浑天蹲坐在一座山峰的顶端,看着身下白浪翻滚不息的湍流,他在寻找刘强所说的那条白龙,而他已经在下方的乱石滩涂上布置了诱饵,那是一头被打断了后腿的麋鹿,浑天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诱饵附近的水面,手中的双刀已经做好了恶斗的准备!

    没有半点征兆,一条约有六七丈长的白色身影,突然就冲出了水面一口叼在诱饵的身上,浑天见到此景象后并没有急于动手,而是拿出了一张符箓对着下方一挥,就见那头原本已经被白影,吞下去一半的麋鹿瞬间,就化作一条手腕粗细的套索,直接将那条白影层层的缠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