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五章未知因素

作品:《穿越的雷皇

    鳌皇城在海面下已经行进了将近一个半月,这段时间里刘强和浑天一直在鳌皇城中,天天在各个大型酒楼食肆之间流连忘返,这是刘强为了对于以后在山里荒野生活前,为自己做的一项特殊的慰藉,而浑天则是连带着一起享受这些美食罢了!

    时间过得很快,不知不觉的鳌皇已经靠岸,当刘强登上东胜神州的港口时,刘强看到了令自己惊讶而熟悉的建筑和民风,熟悉的街景,熟悉的『色』彩,熟悉的吆喝声,熟悉的小摊上飘出的香味,这一切都让刘强以为自己回到了新宋位面的东京汴梁。

    走在热闹的街市之中,从身旁擦肩而过的面孔,很多都是黑头发黄皮肤,耳边传来的全是熟悉的话语声,鼻子里闻到的全是熟悉的味道,无数的小吃摊一家接着一家,刘强带着浑天一起在各个摊位上流连忘返,嘴里塞的手里抓的怀里抱的全是传统的特『色』小吃。

    这座因鳌皇移动城而荣兴繁华的城市,就是东胜神州之上第二大城市福州城,但这里并不是刘强的目的地,所以他和浑天只在这里短短的逗留了一天,休息了一晚之后刘强就驾着飞舟与浑天一起,向着位于东胜神州中部的第一大国“唐”驶去。

    唐国的繁盛在东胜神州是最大的国家,也是这座大陆之上国家势力最强的国家,佛教和道教在这个国家遍地开花香火鼎盛,到处都是寺庙道观每到清晨盛唐的各地都是梵音道语。不过这个国家虽然表面上看似繁华,可是刘强却在这繁华之下看到了黑暗的一面,无数的无家可归的难民聚集在,各个寺庙道观外的接济粥场外,等待着每天两次的施舍接济。

    看似繁华实则处处沉腐,极尽的富足之下掩盖的是饿殍满地,无数的饥民每日都等待着那两碗稀粥救命,许多老弱病残就躺在那里等待着咽气,而那些稍微年轻力壮的难民,则拉帮结派拿起刀斧以劫道谋财为生,但在大城市你看到的满眼都是奢华腐败。

    唐国的都城长安街头,刘强和浑天并肩走在大街上,满眼都是锦绣的华服,和『色』彩丰富的珠宝,彩灯初上的酒楼食肆,各各式各样行人焦急的脚步,和来来往往的高头大马雕花车驾,一派闹市景『色』无比的繁华似锦。

    刘强和浑天已经在长安城住了一个月了,走遍了这座繁华之地周边的各处盛景,时间一晃就到了十二月月底,眼看就要到了元旦佳节,唐皇出榜大告天下,元旦佳节皇家进俸佛祖普降佛音,唐太宗李氏皇帝命高僧陈玄奘,在长安化生寺设坛宣讲佛法,望以小乘佛法普度世人。

    元旦佳节,长安城内外人满为患,化生寺里里外外全是来听佛法的百姓,而此时坐在法坛之上的就是高僧玄奘,法坛之下五百名来自各地寺院的高僧盘坐与地,齐诵佛经为普天之下的百姓祈福,玄宗皇帝会同众大臣端坐法坛对面双手合十一同诵经。

    一时间化生寺里里外外一片诵经之声,引得无数挤不进寺门的百姓踮脚张望,而站在寺内一处角落里的刘强和浑天,则全然不为这种只有音律没有神韵的经文所动,刘强此时的全部注意力全部都放在,不远处的两个师徒打扮的僧弥身上。

    这二位一个身形清瘦但面『色』红润,唇下一尺长的白须,一身朴素至极的僧袍之上还有一两处补丁,手持一根青竹制成的手杖,在身边那些小沙弥的搀扶下,就那么静静的站在那里面带微笑的肃立着,刘强知道这位就是普度众生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而她此次前来就是为了点化陈玄奘西去的。

    刘强就这样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可是这样的小动作是瞒不过,法力通达的菩萨的法眼的,就在刘强准备稍稍先前挪动一些时,菩萨所化的老僧微微的回头,对着刘强微微的一笑。就这样微微的一笑,就让刘强从头到尾的一个激灵,因为就在这微微一笑的刹那间,菩萨的声音就在刘强耳中响起:“化外之人,倒是有些机遇,此事须有你一份福源,明日午时福仙楼一见!”

    菩萨相请刘强不得不从,原本他打算直接在此法会之上,向菩萨自荐陪同玄奘西去的想法,在瞬间就被刘强自己打消了。“观世音菩萨大神通怎会不知我心中的想法!看样子我还是欠考虑,不过菩萨说我与此事脱不了干系,其中有我一份福源,明日我还是早去等候菩萨吧!”放下心中的杂念之后,刘强便带着不知道发生什么了的浑天,一起走出了化生寺。

    第二天一大早,当刘强和浑天走出房间,来到旅店的大堂之中吃早点时,就从周围人的议论当中得知,昨日化生寺讲经说法的玄奘高僧,受观世音菩萨点化欲望西天求取真经,将于明日一早自西门外由皇帝亲自送行。

    刘强知道西游记的故事自此才算是真正的开始了,而自己第一个任务的成败就看,中午时分福仙楼之上观音菩萨如何安排了。刘强第一个任务:西行之路(宿主陪同玄奘西去,在到达五指山前必须保证唐玄奘的生命安全!)

    福仙楼三楼雅间,当刘强带着浑天登上楼梯来到这里之时,菩萨化身而成的那个老僧已经坐在桌前,在小沙弥的侍候下静静的喝着面前的茶水,待到刘强与浑天二人站在面前之时,才缓缓的睁开了双眼上下打量了二人一番,打量完后微微一笑道:“阁下不是此界之人,为何来此方啊!”

    “菩萨有礼了!”刘强对着菩萨略微一礼之后答道:“菩萨大神通!我的确不是此界之人,来此界也是有原因的,但是我不能说,也不会说,说出来我就活不了!这点还请菩萨海涵!”

    “世人皆有心结皆有苦难!既然施主不愿说也不能说,那么我也就不再追问,不过就算你不说我也猜得一二,你此次视为玄奘西取真经一事而来,但我算不出你的出现会不会对这件大功德有所帮助,还是有所阻碍?”

    “菩萨放心就是,我此次就是为了让玄奘法师,能够顺利的西去取得真经普度众生的,不会对此大功德有所阻碍,我也不求的一个正果,只求能够参与其中仅此而已!”

    “哦!看样子我是着了相了,既然施主愿意参与其中我也不会阻拦,但这里我要求施主一件事,不知施主可愿相助啊?”

    “何事?还请菩萨不吝赐教!”

    “赐教之言不甚恰当!本座这一事其实很是简单,是请施主在护送玄奘西行的路上,除了保护他的生命之外,尽你所能让其增加所受之苦难,这是为了让这个十世修行的金蝉子,能在这一世修成正果回归我西方净土!”

    “这个不难,金蝉子之愿我也知晓一二,普度众生宣扬大乘佛法,九世为僧西去真经都以失败告终,这第十世西去如果再不成功我想,金蝉子最后的一点神魂也会在轮回之中飞火湮灭吧!”

    “不错!不过前九世去不得真经都是造化不到的原因,这一世有施主相助还有各方神灵的庇佑,我想取得真经应该不是难事,但难就难在如何点化这一世取经人的灵窍,我想这件事还是要落在施主的身上了!”

    “应在我的身上?哦~~~!我想我明白了!好吧!菩萨所说只是我应下了,但是我还有一个问题想问菩萨,此次西行除了我还有谁能帮助玄奘?”

    “呵呵呵呵!”菩萨微微的笑了笑,轻抿了一口香茶说道:“你心中已知就不要再问本座了,好了本座出来的时间也不短了,就此别过!此后一切事情还望施主多多费心了!”

    看着菩萨渐渐消失的身形,刘强还在回想着刚刚菩萨最后的那具话,既然她能说出这句话,那就只能代表着刘强的身份,西方世界可能已经知道了,而且不但知道自己不是这个位面的人,还很有可能知道自己对西游是很了解的,这才派观世音菩萨前来交涉,如果自己是前来阻止取经的,很有可能就会被菩萨直接给灭了,如果自己不是来阻拦取经的,那就给自己一个很难完成的任务,将自己的手脚给捆绑住,使得自己在以后的西行中,处处受到约束。

    其实刘强并不想答应菩萨的要求,但出于实力的绝对差距和为了完成任务,刘强才不得不答应菩萨的要求,这无形中就给自己带来个紧箍咒,不过刘强现在只有走一步看一步了,先护送玄奘顺利的到达五指山再说,在那里还有一个强大的未知因素在等着自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