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三章浑天大王与药成

作品:《穿越的雷皇

    这是个什么妖兽进阶而成的东西,为什么一点妖兽的特点都没有?刘强皱着眉头看着眼前这个奇怪的家伙,怎么都看不出他原本的本体模样。而这个自持浑天大王的家伙,则已经被刘强看的心生怒火,脸上充满了愤怒的模样。

    浑天大王其实并不是猛禽阶级而成的妖族,其本体是一种开灵极早的一种灵兽,名为炎翅灵猿!这种一出生即为存有灵智的开灵猿猴,原本并不是生活在凤池附近的山岭之中,但这只原先是被人类贩卖当做宠物的灵猿,却因为奇迹般的一系列好运,使得他竟然流落到了凤池附近,并且神奇的得到了一株万年玉芝成就了百年修为幻化人身。

    得到人身的炎翅灵猿,一跃成为凤池周边最强的大妖,就此占据了这潭神奇的池水。在这里定居下来的炎翅灵猿,本能的将这三株生长在,凤凰血晶岩上的凤凰羽草,视为了自己最重要的珍宝来守护。有了他的守护之后原本这些每两百年,就会被那些凤池孕养出来的猛禽争夺吃掉的凤凰血羽,竟然平平安安的生长了六百多年,此时的凤凰血羽已经微微的发紫,这是已经完全成熟的表现。

    六百多年的凤凰血羽草已经可以列为仙品,虽然此草对修为并没有任何功效,但具有六百多年的凤凰血羽草对阿夜妹妹的病,绝对是有着化腐朽为神奇的绝对功效,阿夜现在觉得上天安排她与万雷相遇,就是对她每日虔诚祈祷的最直接的回应,如果自己一人前来采药,就算是能侥幸来到凤池岸边,也过不了这个叫做浑天大王这一关。

    “浑天大王是吧!我是修士万雷,今天带着我家内人前来,就是为了讨要一株凤凰羽草救命用的!其实这药对你的修为也没什么用处,不如做个人情,也成就一份机缘不失为一份因果吗!”

    “因果也不是给你们这些人类的,当年你们这些人类为了区区两三个黑金币,就将我的家人全部杀死,使得我与弟弟妹妹分离,使我受尽世间最痛苦之劫难,这就是你们人类赐予我的因果!”浑天大王越说越激动,使得刘强不得不小心,以防他突然暴起伤人。

    谁想到就在浑天大王刚刚打算再说些什么时,龙丹的身影却突然的出现在了刘强和浑天大王之间,龙丹的出现使得浑天大王全身一震,急速的向后跃出三十多米远,在一块巨石上站立稳后,便不知从哪抽出两把火红色短剑,对着龙丹和刘强做出了随时准备进攻的姿态。

    “我说你跟这个猴子精在这磨叽什么呢!你一个地仙级别的修士,不会连这个刚入人仙阶的妖都斗不过吧?”

    “你能不能理解什么叫做因果循环啊!之前我杀那个商人是因为他自己中的因,而我杀他是赋予他的果!而现在则他是因我们是果,擅起杀戮这样对修行并没有什么好处!”

    “哦!你还信这个?这可是南瞻部洲上流传的佛法中的说法!因果循环生生不息,对于像我这样的器灵压根就是放屁!你知道吗?像我这样的存在,在那些大和尚的口中竟然是一种罪孽!哈哈!罪孽!你知道吗!我是刚刚出生没几年就被炼制成法器的,要不是我幸运,可能至今还是块供人驱使的死物吧!”

    “好啦!我知道你有怨气,我不是答应过你一定会帮你炼化一具躯体吗?现在你就不要如此发牢骚了!这只猴子对我还有大用,你于我将他擒下,记住不要伤其性命就行,其余的随你好了!”

    对龙丹说完之后刘强便带着阿夜,向着凤凰羽所长的那块晶石走去,完全不理会被他的行为刺激的暴跳不止的浑天大王,而就在浑天大王提着双剑向着刘强和阿夜冲来时,已经恢复平静状态的龙丹化成的鲲鹏,则瞬间阻拦在他的面前阻挡了他的去路。

    “你并不是人类干嘛要帮助人类?你不是被人类所害才成这幅模样的吗?”被阻挡了去路的浑天大王对着龙丹咆哮着,但是却不敢与其动手只能干看着,刘强和阿夜二人缓缓靠近凤凰羽草。

    “我是被人害的,但我知道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是害我的,我不想你只能生活在满是仇恨的世界!我可是已经开了上千万年灵智的,不像你只有六百年不过的修行,灵智开了多久?有没有过百年啊!小小的猴精就想着乱我心智!也不想想你能和我比吗?”龙丹轻蔑的对浑天说道,他可不会被其简简单单的几句话就能说服的。

    “好啦好啦!你就不要再在我面前磨叽了!我的主人已经说了,让我留你一命还留你有用,这也是你的造化,你是自己放下武器束手就擒啊?还是劳烦我这个老人家亲自动手啊?不过我劝你不要做那些自爆妖丹的傻事!修行不易我是不会让你如愿的!”

    浑天大王此时已经觉得自己完全没了对策,跑不了!人家可是鲲鹏啊!动则数万里只需弹只一挥间。打又打不过!人家修行的零头都比自己长,性命相拼自爆妖丹!浑天又不是傻子,短短的百年时间他还没有经历过世间的繁华,死这个字还从未在他的脑子中出现过。

    刘强和阿夜两人蹲在那块晶石之上,他们面前摆着大大小小数十个药**,和三个材质和大小各不相同的炼药炉,凤凰羽草不见金不见木,一旦接触这两种材质的物品,就会迅速的化作一捧灰烬失去所有的药性。采药的工作就交给了阿夜,只见她双手连续变化之间,一张被她平放在一只寒玉匣子中的纸符,就缓缓的飘了起来。

    飘起的纸符缓缓的飘下,落入那一池血红色的池水之中,化作一片粉白色的雾气,而飘起的雾气则渐渐的,化作一把锋利无比的冰刀,这把血池之水化作的冰刀,就是采集凤凰羽草最好的工具。

    阿夜将冰刀拿在手中,她的手掌瞬间就被冰刀散发的寒气,冻得微微发紫明显是被寒气所伤的样子,这一下看的刘强十分心疼,不过据阿夜所说只有这样才能保证炼制的丹药,对妹妹的病起到相应的疗效。

    这样的制药工序,完全是为了让药剂粘上血脉的气息,也只有这样制出的丹药妹妹吃了才能入血解毒。阿夜忍受这刺骨入魂的冰冷,用强大的意念控制着颤抖的双手,缓缓的靠近凤凰羽草的根茎,并在接近其根部的一瞬间,迅速而稳健的将一株红的发紫的羽草采摘了下来。

    采摘下来的凤凰羽草被阿夜放置在一张冰蚕丝绸之上,而刘强则迅速的抓过阿夜那已经被冻的酱紫的双手,用他那强大的灵力为阿夜迅速的治疗冻伤,现在被采下来的凤凰羽草就要按秒来,计算其失去药效的时间了,如果没有刘强迅速的治疗阿夜的双手,就算是能采下凤凰羽草,阿夜的手也不能在操作接下来的数道制药工序了。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阿夜的双手不断的上下翻舞,看似极其的缓慢平稳,却又极其的迅速敏捷。一种种奇异的草药或矿物,在阿夜的手中不断的被加入炼药炉中,渐渐的改变着自己的形态,成为用于救命的丹药的一部分。

    轻轻的擦拭了一下额头的香汗,阿夜终于完成了丹药的炼制,此时的她依坐在刘强的怀中,露出了由心而发刘强从未见过的幸福的笑容,可是一滴滴晶莹的热泪却止不住的流了下来,刘强则明白这些泪水代表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