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一章刑天战戈

作品:《穿越的雷皇

    大殿右侧的地面上铺着大约数千块玉石地板,为了不漏过任何一点细小的线索,刘强就这么趴在地板上整整寻找了四天,最终他终于在一块普普通通的玉石地板的边缘,发现了一处十分细微的细小划痕,而这处位于地板接缝处成圆圈状的划痕,绝对不是其它原因造成的,刘强非常确定这个圆圈划痕,是绝对的人为痕迹。

    小心的用一把合金匕首,刘强慢慢的的撬开了那块地板,而玉石地板的下方则只是出现了一块小小的金属片,并没有任何让刘强寻觅已久的宝物。拿着这片小小的金属片,刘强将它几乎贴在了自己的眼睛上,上面密密麻麻的微雕着大量的文字,而这些文字刘强并不认识。

    寻宝行动就此中止,拿着线索却不认识上面的文字,这是令刘强极度沮丧的事情,这时他突然想起阿夜说过,她从小就喜欢研究各个民族的文字,也许自己这个大个子的新女友,会解读这些文字也说不定,想到就去做刘强直接飞出洞穴,将阿夜直接带进了战神宫。

    刘强从未想到阿夜进入洞穴之后,在看到战神宫外的那颗黑色菩提树时,会表现的如此激动乃至于有些疯狂,她跪在黑色的菩提树下不断的,低声重复的呢喃着一句刘强听不懂的语言,并用她的红唇去亲吻大树外漏在地表的树根。

    这样的行为一直保持了接近十分钟,阿夜才站起身来拉着刘强冲进了战神宫。“阿夜!你为什么会如此的激动,难道你见到那颗黑色的菩提树就知道这里是哪吗?”心中万分疑惑的刘强不由的向阿夜问道,得到的却只是一句简单至极的回答:“这是家!”

    家?这个词让刘强疑惑,难道自己的推测是错误的,这座战神的洞府并不是上古大神刑天的,而是修罗族在上古时期一位大修士的居所!不过现在明显不是问这个问题的时候,阿夜此时已经又跪在那块,雕刻着战神宫三个字的大石前,又开始在那里低声呢喃着。

    坐在广场旁的石阶之上,刘强将已经恢复平静的阿夜拥在怀中,轻轻的抚摸着她那黝黑顺滑的长发,就像在安抚一只刚刚受过惊吓的小猫,而阿夜则在轻轻的讲述刘强想知道的一切。

    “这里是我们修罗族一位很重要的祖先的居所,千万年前那场持续了数万年的大战,毁掉了我们修罗族的家园和所有的一切,因为当时我们修罗族顺着支持的一方彻底的失败,被永久的烙印上了低等人和邪恶的印记,剩下的族人不得不离开原本的家园,流浪在咸海上过着永远不登上任何大陆的日子!”

    “我们这些逃到海上的族人还算是幸运和幸福的,而那些留在大路上的族人则全部沦落成了奴隶,一生都在为最基本的生活忍受这外族的奴役,就连生命都不属于自己,他们不允许修罗族生育,更不允许修罗族生育男性!大多数新生的修罗族都是混血,就这样一代一代的延续下来,虽然现在的修罗族还存在这,但是因为血脉的稀释现在的修罗族,就算生育的是男孩其成长后的战斗能力,也已经非常非常的低下了!”

    现在刘强终于知道为什么这一路过来,阿夜就算是见到同是修罗族的人,也不会表现出多么激动的原因了,原来相比在大海上出生的阿夜,这些在大陆上生活的修罗族,已经不能算是真正的修罗族了,他们没有了力量没有了身为修罗的骄傲,已经不算是同族了。

    “阿夜!你能告诉我这位战神到底是谁吗?”刘强轻轻的问出一直放在心里的问题,而阿夜则在听了刘强的问题后,用一种不可置信的表情看着刘强说道:“你真的不知道我们修罗族的战神是谁?我真怀疑你是不是四大部洲的居民!你不会是域外来的魔头吧!怎么练我修罗族最勇敢的战神刑天都不知道啊!”

    “刑天?真的是他?这里真的是刑天的洞府?”阿夜的证实彻底打破了刘强心中的疑惑,他迫不及待的拿出那片金属,让阿夜看看能不能解读上面的文字,这里既然就是刑天的洞府,而刑天又是修罗族人,那么这片金属上雕刻的文字,就很有可能是修罗族自己的文字!

    阿夜好奇的接过金属片,在刘强给的放大镜的帮助下,仔细的辨认着上面的细小文字,不过因为这片金属存方的地方很好,所以阿夜辨认起来也很是轻松。“吾修罗·刑天,因受奸人所害,**与元神皆已受损,时日不久,将干戈藏于石下五丈,望有缘之人将至取出,受用千年之后交于吾族后人!其上记载吾族修罗秘术,及作为酬劳相赠!刑天绝笔!”

    看到这里阿夜再也压制不住心中的兴奋,一下就扑进了刘强的怀中并献上一阵香吻,好半天才从刘强的怀中爬起,对着刘强兴奋的说道:“这是刑天的绝笔,上面记录着他使用的神器干戈的藏匿之地,就在那处大石之下五丈深的地方,上面说了你可以使用干戈一千年,并将上面记录的炼体秘术送与你作为礼物!万雷!你真是我修罗族最大的贵人,也是我最幸运的男人!”

    “我没告诉你我是来找宝物的你不生气吗?而且挖的还是你们修罗族大神刑天的宝物!”刘强很是奇怪阿夜为什么,不对自己隐瞒寻宝的事生气,便小心翼翼的问阿夜。

    “我们修罗族女人一旦决心跟随一个男人,哪怕他不是我修罗族人,我们都会一心一意的跟随他,无论他做什么!只要他不损伤我族人的生命,不伤害我族的利益,我族女性都会支持他的,更何况你之前也不知道这里的主人是谁,而且刑天老祖已经留下遗愿,谁找到这片遗书,谁就有权利拥有干戈神器一千年,所以我为什么要生气啊!”

    得到了阿夜的支持,刘强便放下了心中的包袱,此后两人休息了片刻吃了点东西之后,便一起来到那块竖立在洞府入口内侧的大石旁,刘强和阿夜两人先是对着大石拜了三拜之后,便小心翼翼的将其先起出放在一旁,接着就是一阵用力的挖掘。

    为了对刑天这位大神表示尊敬,刘强并没有使用任何力量,而是只使用**的力量进行挖掘,虽然这样做很是累人和花费时间,但刘强这样做却迎来了阿夜的感激和笑容。

    五丈合计十五米左右,刘强一共花费了将近四个多小时,才在阿夜的帮助之下挖到了这个深度,而就在刘强费力的抬出一块大石之后,一个形状为正方形的石质物品便显露了出来,看到这个东西之后刘强直接用手,抓住了它的两侧用力向上一拔,一只侧面为正方形长约一米五左右的石匣,就被刘强整个的从泥土中抽了出来。

    扛着这个长石匣刘强和阿夜来到洞府中的小湖旁,脱去满是泥渍的衣物刘强一脑袋就扎进湖中,清凉的湖水使得他全身都十分的舒服,漂浮在湖面上刘强看到一脸笑容的阿夜,正在细心的清洗那只石匣上的泥污。

    当刘强换好干净的衣服之后,清洗完石匣的阿夜告诉他,石匣表面雕刻着一句修罗族语言,内容是说干戈神器已经被刑天大神封印,只有用修罗族族人的血液,才能唤醒干戈神器的威能,不过一旦唤醒干戈就会触发,刑天大神布置的誓言法阵。

    誓言法阵的功效很简单,不论是谁拿起干戈滴下修罗血液之时,就要自主的对着干戈发下誓言,千年之期一旦到达就必须将干戈归还于修罗族人,如果发誓之人违背自己的誓言未归还干戈,就会遭到誓言的反噬死在干戈的利刃之下,并且灵魂会永世被干戈封印不得轮回。

    打开石匣的上盖,一支全身布满花纹的金色短戈,就出现在了刘强和阿夜的面前,但是就如石匣上的留言所说,这支短戈明显是被封印了一切威能,现在它看上去就连金色的花纹,都显得很是黯淡毫无一丝的生气。

    就在刘强还在仔细的观看这支短戈的细节时,阿夜从腰间抽出自己防身的短刀,在自己的手掌之上重重的一划,随后又在刘强没有来得及反应的一瞬间,将满是鲜血的右手直接按在了短戈之上,一时间短戈就好像重新拥有了生命一般,放出道道金色的光华并在石匣中上下跳动着。

    刘强并没有管那支短戈,而是快速的抓过阿夜还在流血的右手,用自己的法力先将伤口止血,再从随身空间里取出自己以前炼制的外伤药,为阿夜小心翼翼的将伤口包扎起来,这一切全部做完则抬手在阿夜的粉鼻上,轻轻的捏了捏装作生气的说道:“下次再这样不经过我同意擅自弄伤自己的话,别怪我对你使用家法啊!”

    “呵呵!您的家法是什么啊!小女子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试试了!”阿夜调皮的说道,并故意用香舌舔了舔自己的红唇,看的刘强小腹之下一阵火热。

    刘强知道自己拿这个小妞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尴尬的看向还在石匣中跳跃,显示着自己存在的那支短戈,伸手将它一把握在手中之后,一道紫色的光华就将刘强包围,随后一个威严的声音响起,刘强知道这是刑天的留言。

    “吾不知汝是何人,汝既能寻得干戈,即为有缘,干戈借于汝驱使千年,必归还吾族之人,现立誓约如不能履约,将干戈放回即可!如可遵守誓约,将汝之血滴于干戈之上即可!”

    听完大神刑天的留言,刘强想都没想直接将一滴鲜血必出指端,滴在了金色的短戈之上,随着一阵令人眩晕的金光闪过,短戈就与刘强的心神结成了很强的联系,刘强明白这种联系即是自己能,越级使用这支金仙级别才能使用的神器的条件,也是刑天大神对得到这支战戈的人的制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