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七章北俱芦洲

作品:《穿越的雷皇

    “这是大殿的守卫!看样子这里曾经遭到过袭击,要不然这些最低都是地仙的守卫,是不会如此轻易的被杀死在这里的!”就在刘强靠近那具骨骸之时,“龙丹”的声音突然响起再他的脑海之中。

    地仙!四大部洲中中上级别的修士!根据“龙丹”的介绍这个级别的修士,对应的是刘强所熟悉的元婴后期至化神中期。四大部洲之上修士的数量远超凡人修仙传位面,而划分修士等阶的方式也有所不同,练气到筑基中期被称为修体士,这个阶段修士主要是修炼身体,以承受进阶所带来的巨大身体负担。

    修体之后就是修神阶段,这个阶段所对应的是筑基后期至金丹中期,在这个阶段四大部洲的修行者,都会产生和修炼自己的神魂,而神魂则对应着刘强熟悉的神识。

    修神之后修仙者就能成为人仙,修仙者就会将自己的肉身与神魂相融合,而不是向刘强那般凝结元婴,这样的修行方式刘强不懂,但听“龙丹”介绍这样修行的话,会在人仙之后再无任何**颈关卡,而这个阶段对应的是金丹后期至元婴中期的势力。

    人仙之后就是刘强眼前的地仙,因为没有**颈的阻拦,绝大多数人仙都能修成地仙,但想成为地仙也不是那么容易,这个对应着元婴后期至化神中期的阶段,修仙者必须进行大量的历练,和服用大量的天才地宝,以洗去凡体之中残留的杂质。

    地仙之上就是天仙,也就是那些耳熟能详的神仙们所处的阶段,孙悟空、二郎神、哪吒等现在都处于这个阶段,这个阶段的神仙们大多具有,化神后期至合体后期的实力,不过进入此阶段虽然比较容易,但是在大约进入合体期阶段之时,会又一次十分凶险的雷劫要渡,而很多神仙都会请帮手相助。

    渡劫之后的天仙经再经过无数天道的考验,就会进阶到玉帝和如来的阶段,这个阶段因为会引发金光异象,所有被世人称为金仙。而现在为刘强所知的金仙除了上述的两位以外,就属普度众生的观世音菩萨,和著名王母娘娘最为有名了。

    “自己现在只是个拥有地仙势力的修士,不知道无天所说的那个宝物,是否能让自己在众多势力超群的天仙面前,拥有一战或是保命的能力!”刘强的心中不断的期盼着那件宝物的威力,但现在可不是臆想的时候。

    走出半开的石门,刘强来到了一处,被冰雪覆盖的洁白世界,初次到来的刘强已经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因为他竟然看到了无数的,被冻结成冰雕的尸骸,这可比绝境里隐藏在草丛,和落叶中的情景要壮观的多的多,刘强从未见到过如此诡异的场景,就像是在现实位面看冰雕展览,但这里的冰雕全部都是死人冻结成的。

    这些人都是最低级的修体士,刘强在这些冰雕人中缓慢的穿行着,有些地方则不得不直接跳跃过去,这是一处被冰雪覆盖的山谷,而山谷中到处都是这样的冰雕,刘强大略的估算了一下应该有,不下五十万具这样的冰雕,永远的站在这处死寂的冰封山谷之中。

    穿过这座死寂冰冷的山谷之后,刘强竟然一步越出了冰天雪地,现在他脚下踩着的竟然是,一片生机盎然开满鲜花的草原,远处一群群雪白的羊群,正在悠闲的吃着鲜美多汁的青草,三两个骑着骏马的牧羊人,此时正在打着呼哨向着他所在的放下奔驰。

    坐在碧绿的草场之上,刘强听着眼前三个男子的介绍,知道这里竟然就是四大部洲中的北俱芦洲,北俱芦洲又名郁单曰,这里的人没有肤色、种族优劣之分,也没有悲伤啼哭。

    但这里确是佛法中视为八难之地的所在,因为这里只有纯物欲的享受,而缺乏崇高的精神生活。北俱芦洲上生活的人,在男女交往上最为自由和开放,这里没有家庭、私有观念,故而没有人结婚,婴孩降生之后,会被放置在大街之上,有路人抚养七日即可成人。

    这里的不会积蓄私产,不生病寿命可哒千年之久,而且这里的一切物质需求,都能在大自然中轻易获得。树木之上四季结果,更有能结出美味的肉树,泉眼中喷涌的不但有美酒,还有香甜甘醇的牛奶和甜蜜的蜂蜜,这里绝对是四大部洲之中,最令人向往的享受之地,但就是因为这样这里的人没有信仰,也很少有人会去修行。

    刘强向他们询问了最近的城市的方向,就告别了那三位极力挽留刘强留下的牧民,向着其指出的大城市的放下急速飞去,直到太阳缓缓下沉之时才看到,一座全部有大树组成的大城。这里就犹如西方神话中描述的精灵的居所,所有的房屋都是由大树组成的,人们就生活在这些大树躯干上的树洞中,每个人都带着幸福和放松的神情。

    此城没有城门和城墙,四周皆是苍天的大树,刘强知道自己这是到了安居城了,北俱芦洲其上只有这一座大城,其间人口随意走动无拘无束,只有其北方是一片冰天雪地的苦寒所在无人愿往,其余所有的地方每处都能毫无困扰的生活。

    安居城中有一处金殿,其中有这座大陆之上,唯一能记录时间和方向的一棵铁树,其上没七天便开一朵银花,一月开一朵金花,一年期满银花和金花皆瞬间凋谢,取而代之的是一颗铁果,而这颗铁果上所长的一条铜虫,它咬食铁果留下的那个,虫洞的开口对着的方向,就是被四大部洲围绕这的须弥山的方向。

    三天之后刘强已经在那个虫洞开口的指示下,向着推算出来的西牛贺洲所在的方向急速飞行,而他的身下就是北俱芦洲,最为险恶的苦楚之地恶水。说是恶水不如说是个极大的垃圾池,其中满是腐烂发臭的各种果实和烂肉,千万年来这里一直都被,生活在这片大陆上的人类当做垃圾场,千万年无节制的浪费行为就造成了现在的恶水。

    俗话说万事皆有正反两面,安居城的富足和恶水之地的腐臭,就是北俱芦洲最好的最真实的写照。这里实在是太臭了,就算刘强封闭了嗅觉和味觉,还是能清楚的感知那种,穿透皮肤侵入肌体的臭气,这使得刘强不断的加速,想尽快离开这片令人恶心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