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七对策

作品:《穿越的雷皇

    其实对于西班牙流感的出现源头,至今都是一个历史未解之谜,现今有官方记载的第一例,有关西班牙流感的记录是,一九一八年三月四日一处位于美国堪萨斯州的军营里,当时的症状只有头疼、高烧、肌肉酸痛和食欲不振,但是刘强知道早在这起有记录的病例之前,欧洲战场上因此病死亡的人数,就已经高达上千万了。

    西班牙流感的起因至今不明,各种说法层出不穷,但可以确认的是,这种不知道从何而来的病毒,在一战期间乃至战后,其感染人数达到十亿,直接或间接夺取的生命就有近四千万(也有说是一个亿的),并且在以后的还出现了很多变种,继续折磨着地球上的人类。

    这种病毒之所以在一战时期,并没有引起过多的注意有很多原因,一是这个时期人类对细菌病毒等致病因素还不了解,民众对这种看起来极其像普通感冒的流感病毒,并不知道如何治疗和预防,这导致很多人在患病之后,并没有得到及时的治疗和隔离,这才使得它在欧洲乃至整个世界大肆传播。

    刘强对这种病只是有所耳闻,但也十分惧怕这种隐蔽『性』极强的病毒,在自己的军营内出现或传播,这主要是文献上记载的那个庞大的死亡人数,深深的震动了刘强那颗可能还不够坚强的心。

    回到金刚狼位面的刘强,随身空间里除了自己要求的『药』品外,还装了一批十五万支流感疫苗,这是他为最坏情况做的准备。回到团长办公室的刘强,直接来到了大『操』场上,此时克隆人团长正在集合全团的士兵,而不少士兵还在不断的从大门外跑进来。

    焦急的等待了一个小时之后,全团三千三百一十八人全部到齐,而卫生兵则在不停的为他们测量着提问,并询问他们是否出现发烧、流鼻涕、肌肉酸痛等症状,经过两个多小时的全员基础体检之后,三十二人被刘强下令隔离在了小礼堂中,而其中就有刘强的勤务兵和死神小队的爱莎。

    “老大!爱莎病了应该送去看病,为什么要把她关起来啊!”维克多围着刘强不断的问着,搞的刘强烦不胜烦直接一脚把他踢到一边喝道:“你这个脑子里全是肌肉的家伙,难道就不知道什么叫做隔离吗?爱莎现在很有可能得的是烈『性』传染病,而我敢保证现在巴黎各个医院里满是这样的病人在等死!”

    “爱莎还没确诊,现在去医院只会增加她患病的几率!再说了我说了不救治他们吗?你在这里大喊大叫的『乱』嚷嚷,还不如出去给那些人找些最好的肉来,吃的越好对他们抵御病毒是有帮助的!”说完刘强拎起维克多的衣领,直接把他丢出了自己的办公室。

    回过神来的维克多一个翻滚站了起来,便大声的招呼自己负责训练的那些士兵,风一般的跑出营门,不过不到一分钟他又跑了回来,站在距离刘强办公室十几米远的地方大声的问道:“老大!你说的肉,指的是猪肉还是牛肉,鸡肉要吗?”刘强一拍脑门大吼道:“牛肉!鹿肉!鸡肉不要!有鹌鹑最好!”

    “鹌鹑?”维克多听了刘强的吼声,『摸』着自己的后脑勺,你让他猎鹿杀牛都没问题,鹌鹑这种会飞的家伙他可是搞不定啊!正在原地打转不知道该怎么办的他,突然看见战鹰正坐在不远处的门廊下,便直接冲了过去一把将他扛起向大门外跑去。

    维克多才不管战鹰在自己的肩上喊些什么,而在他们身后则紧跟着一队,已经跑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士兵。放下维克多带着战鹰去打猎的事情不说,刘强这边此时已经给那些被隔离的人,一一发放了两种口服『药』剂,并亲眼看着他们吃了下去。

    这次隔离为期两周,三十二人在刘强的『药』品的作用下,全部都彻底消除了流感症状,而维克多手下的那些士兵,则庆幸终于不用再每天跟着,自己的长官进森林打猎了。在爱莎隔离的这段日子里,巴黎远郊森林里的那些动物,几乎都快被他们打尽了,两周的时间维克多一共猎到,十头鹿三十头野猪和一百多只兔子,而被他拉了壮丁的战鹰则帮他,猎到了至少五百支的鹌鹑和鹧鸪。

    下城区华人聚居区,一间狭小的房间内,吴芳此时正在焦急的寻找着,她在找母亲这些年存的钱,她现在需要这笔钱,来购买『药』物救治已经高烧昏『迷』的母亲。一周前吴芳的母亲孙氏,无缘无故的开始发烧,吴芳招来郎中看了几次,中『药』也吃了几副但就是退不了烧,而今天早上倔强的母亲不顾吴芳的劝解,执意要去工作的洗衣房上工,但是还没走出房门就直接昏『迷』了。

    慌『乱』的吴芳找来郎中,但是郎中说她母亲的病,并不是汤『药』能够治疗的,必须去购买医院的退烧『药』才能救命,但是那些『药』品的价格相当的高,所以此时吴芳才打算翻出母亲的积蓄,去购买那些退烧『药』救母亲。

    当在床下的一个木匣里,找到母亲积攒的三百对快钱后,满怀希望的吴芳推开家门就向医院方向跑去,可是就在她刚刚跑出她家所在的小巷子时,便一头撞在了一个身穿军装的年轻人身上,巨大的撞击使得吴芳直接坐到了地上,而她手中的钱也已经撒的到处都是。

    回过神来的吴芳慌忙的四下捡着散落一地的钱,并且紧张的对面前那个穿着军装的人道着歉,刘强低头看着举止慌张的小姑娘,便蹲下身子问道:“你这是要去哪呀?怎么如此慌张!我是唐尼上尉,你不用道歉,撞到你我也是有责任的!”

    吴芳听对方说自己是唐尼上尉便抬头看了一眼,吴芳是见过这个唐尼上尉的,当时他带着战死士兵的遗体,和每家高达十万的安家费,来华人聚居区向老族长赔罪时,自己曾远远的看到过他的侧影。

    “我妈妈病了!我打算去圣母医院买『药』的!”

    “生病!是发烧吗?烧了几天了?现在怎么样了?”

    “我··我也不知道,她已经发了一个星期的烧了!郎中开的『药』吃了一点用都没有,他说要到医院买什么退烧『药』,我····”

    “不用去了!快带我去看看,我带着军医呢!我这里就有『药』前边带路!”

    听小姑娘说她的妈妈已经烧了一周了,刘强直接让她带自己和医生休去看看,刘强现在敢确定小姑娘的妈妈,很可能得的就是西班牙流感。

    小姑娘焦急的看着正在给妈妈检查的医生休,但出于对这些大鼻子的洋人的惧怕,她并不敢开口询问妈妈的病情,不过好在那个叫做唐尼的军官会说华语,并不断的向自己翻译那个医生的话,这才使的吴芳原本悬着的心落下。

    这个躺在床上已经昏『迷』的女人情况很是不好,休给他测量了体温发现她此时已经烧到了四十一度,休医生说她没有死很可能就是那些草『药』的作用,虽然没能给她有效的降低体温,但也使她能够持续撑到现在,休给她直接打了一针青霉素,并交给小姑娘十二片四天的阿莫西林胶囊,最后嘱咐她了服『药』方法还对她说:“你去给你的妈妈,抓几幅止咳的草『药』配着服用,一周内你的妈妈就会康复的!”

    这是刘强和休今天见到的第四个流感病人,华人聚居区这样的病人还有很多,其中因为大多数没钱或是不愿花钱治疗,使得他们的病情越拖越严重,很多人在见到刘强和休时已经处于昏『迷』状态了。

    青霉素这种在现实位面已经略显不足的『药』品,在这个时代简直就是灵丹妙『药』,其强大的消炎抗菌作用远超现在任何一种『药』品,刘强一次『性』从现实位面带过来十吨散装青霉素,和十万支成品注『射』针剂。

    刘强知道光是对已经患病的人进行治疗,这样的方式是绝对不能扼制西班牙流感的,刘强决定在华人聚居区发动人力,组建十支卫生巡视小组进行卫生监督工作,一旦在聚居区发现疑似患者就地隔离,并及时通知由医生休带领的医疗小组,对其进行确诊和救治工作。

    一开始聚居区里的华人并不理解,他们认为一个小感冒能有什么危险,直到刘强派出的由华人士兵组成的宣传小组,对他们进行了有关西班牙流感的知识宣传,才使得那些华人对这种,致死率不低的疾病有了全新的认知。

    卫生巡视组的组建深受老族长刘福卿的支持,他任命武馆的雷师傅带着他的徒弟,在整个聚居地进行巡查,只要发现有人出现宣传册上症状,就会被他们直接就进隔离起来,而隔离这些疑似病人的地方,则是老族长专门派人收拾出来的空房子,里面不但用生石灰水进行了全面消毒,而且还配有口罩,止咳『药』等物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