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5章 日渐增大的差距

作品:《我的时空旅舍

    连着几天时间过去。

    老程家啊不……安居宾馆的两个女司机也要考科目二了。

    而在程烟同学的悉心教导下,小萝莉的文化水平以惊人的速度进步,感觉每天都比前一天更上一层楼,它正在不断拉大自己与殷某人的差距。

    吃过早饭,唐清影和柳大女神站在洗碗槽边洗碗,程烟依然在教导小萝莉,刷‘好感度’。

    为了能给小萝莉更好的教育,程烟同学还专门去查阅了幼师的相关资料,严格按照教导小朋友的步骤来对小萝莉进行教育。现在‘常识’方面小萝莉已经学得差不多了,现在程烟主要教的是德行、逻辑,还有一些类似诗词散文、古代名人之类的熏陶。

    比如咏鹅,静夜诗,山村咏怀等小学一年级就要学的‘儿诗’。

    比如黄帝和蚩尤、秦始皇……

    再比如孙悟空……

    很多都是通过讲故事的形式让小萝莉了解的,而在这个过程中程烟也很快发现了小萝莉和人类小孩思维不同的地方、小萝莉原本的生活环境的文化对它造成的影响。

    比如人类小孩都喜欢听故事,甚至会缠着你给他讲故事,就比如程连心。

    但小萝莉只对程云讲的故事抱以极大的兴趣。

    比如人类都憧憬玄幻,崇拜古代皇帝,很爱听那些带玄幻色彩的故事,听到三皇五帝和秦始皇的故事时都会心生崇拜与向往,尤其是小孩子。

    但小萝莉对玄幻故事毫不感兴趣,而听到什么秦始皇之类的……它更是满脸无聊和不屑的表情。

    仿佛天上地下就它最牛逼似的!

    此时程烟正在教小萝莉做阅读理解,程云用水晶球再次向小萝莉灌输了一遍语言,如今的小萝莉已经认得字并会写字了,只是还是不会说话。

    浑然不知双方差距日渐增长的殷某人就坐在旁边围观。

    望着纸上的字,殷某人像是个小学生一样低声读着:“有三个去进京赶考,在一个雷雨夜借宿于一家庙子,庙中有个会算命的老和尚……他们就去问老和尚,他们三个人中有几个能考中?老和尚并不说话,只伸出一根手指作高深莫测的表情……”

    “高深莫测是啥意思……”

    “挖槽到这就没啦?这还叫故事吗?”

    殷女侠目光微微往下,看到了题干,依旧念道:“请列举出老和尚这根手指的不同意思。”

    “全都没有考中,括号。”

    “有一个人考中,括号。”

    “有两个人考中,括号。”

    “有三个人考中,括号。”

    “这都什么跟什么呀,就是一根手指呗,还有什么意思……”

    殷女侠黑着脸。

    故事这么短,连讲什么都没弄明白就算了,题也完全看不懂,难不成是要她去算命?

    这鬼知道啊!

    殷女侠不由看向了低头露出思索之色的小萝莉,她觉得这个题就有问题,这小东西要是能做出来,她殷某人就直播……

    挖槽笔动了!?

    殷女侠低头看去,只见一个个接近于标准的印刷体字迹被笔勾勒出来,填在括号中,虽然有些地方笔画错了,写得也非常慢,但字的确写得无比工整。

    “一个都考不中。”

    “考中一个。”

    “一个考不中。”

    “一个都不会考不中。”

    “什么乱七八糟的……胡猜的吧?嘶!”反应过来后殷女侠顿时倒吸了口凉气,眼睛瞪得浑圆。

    “怎么了殷丹姐?”程烟转过头关切的问道。

    “咳咳!”

    “感冒了吗?”

    “没……”

    殷女侠摆着手,却见小萝莉正斜着眼睛淡淡的瞥着她,要命的是除了烟烟姑娘外站长大人也在对面坐着,这丢脸可丢得太广了!于是她大脑高速转动,思考对策,很快说道:“我没想到这小东西居然这么聪明,才思考半分钟就想出答案了,我都想了十多秒呢!”

    程烟微微一笑:“是么……”

    “是呀!”

    “这边还有一道……”

    “我要去直播啦!再见烟烟姑娘!”

    “额……”

    程烟短暂的楞了一下,就是这一瞬间的功夫,殷女侠就从她眼前消失了,她只在门口看到了殷女侠的背影……

    小萝莉默默收回目光,毫不在意,小爪子一挥又翻了一篇,继续低头看着——

    王者之态!

    程云摇头笑了笑,没有多吭声。

    这篇阅读理解可真是触及到了殷女侠的硬伤,她脑子多半天生就不太灵光,除了记性差以外转弯也很费劲,又没读过书……真是想想都觉得可怜。

    顿了顿,程云问道:“你们俩什么时候考试啊?”

    “差不多得中午,十点再过去也不急。”

    “能过吗?”

    “我没问题!就是不知道唐夭夭会不会挂。”

    “考过科二的话,紧接着考完科三,九月就能把驾照拿完了。”程云点了点头。

    “不要插旗。”

    “唔……”

    程云伸了个懒腰,说道:“正好,我今天去把车提了。”

    程烟点头:“也好。”

    虽是在和程云说话,但她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小萝莉的试卷上。

    而在楼梯转角,竖着耳朵的殷女侠不由长长吐出了口气,她的脸依然红红的,伸手抚着规模雄伟的胸脯,这才继续往楼下走去。

    站长大人和烟烟姑娘并未议论刚才那件事,看来是完全没看出来她其实不会做那道题,还好,否则她丢脸就丢到姥姥家了。

    ……

    当程云下楼时,俞点小姑娘正在接待一群客人,似乎是组队来锦官玩的。

    这是个网红经济的年代,出远门玩不到当地的网红店打卡实在太亏了,安居宾馆接待过很多这样的客人,甚至可以说安居宾馆的顾客中人群占比最大的就是回头客和这些出门旅游的年轻人。这样也好,服务业最能感受到我们国家一代代人的进步——年轻人的平均素质确实要高一些,会给宾馆省很多麻烦。

    甚至程云听说有些走在时代前沿的、专门接待年轻人的公寓式酒店已经开通了自助入住,连前台收银都不用了,多省事。

    俞点小姑娘喊了声老板好,那群年轻人便转过头来,似乎有人认出了这位名义上是宾馆老板实际上只是大厨,除了长得帅并没有什么存在感的年轻人。

    “哟!老板,小萝莉殿下今天接客吗?”

    “小萝莉做作业呢。”程云笑着说,他说的接客指的是小萝莉平常闲得无聊在前台巡视领地或蹲坐在前台桌面上模仿招财猫镇压财运的行为。

    “可惜了,见不到小萝莉殿下了。”

    “你们有空可以去天台坐,它喜欢带上它的小耗子去天台玩儿,只是最近它作业比较多,去天台玩得也不多。”程云说着,又敲了敲前台贴着的一张纸,“但是不要近距离围观或触摸它哦。”

    前台贴着告示,大意是告诉人们小萝莉极讨厌人摸它,且脾气暴躁,告诫人们不要随意触碰小萝莉,会弄得小萝莉和他们自己都不高兴。

    以前这里还贴着小法师的自白,以防人们的打扰,现在已经被撕掉了。

    “知道!”

    “什么作业呀?好有趣的样子,小萝莉殿下压力好大呀!”

    “开个玩笑而已。”程云笑着说。

    这时,一辆小宝马停在了宾馆门口。

    一个身材曼妙、打扮时髦,但是整张脸都被遮住的女子走了下来,她看了看前台的一群人,步伐下意识的一顿,但犹豫了下,她还是慢步走了进来。

    她也不说话,就在前台沙发上坐下。

    即使看不到脸,但二堂姐的身材实在太好,高挑纤细,前凸后翘,露出的皮肤雪白滑腻,前台一群人中不管男女都朝她投去了目光。

    程云不动声色的挪过去,站在二堂姐的面前:“你是来接柳曦的吗?”

    二堂姐点了点头,又对程云一勾手指,同时从兜里摸出手机。

    程云无奈,弯腰凑了过去。

    二堂姐打开手机微信,调出和‘未来贤者’的聊天面板,小声的问程云:“好多天了,采老师都没回过我,你有没有和他联系过,他有没有回你?”

    “没有,我没和他联系过。”

    “你怎么不和他联系啊?”

    “才分开多久啊,你急什么。”程云也感到很头疼,“你想开点,我们人生中总是有很多人来来去去的,而且采清是去进修,又不是去打仗,他不联系我们只能说明他在那边过得很充实,你应该为他高兴。……其实吧有时候没必要奢求太多,有一段邂逅就够了,一朵花永远美丽的唯一方式就是让它在最美丽的时候戛然而止。你看那么多肥皂剧,还没明白这个道理吗?”

    “你什么意思?难不成采老师出国了就把我们忘了?”

    “说不定他觉得我们以后再无交集,干脆就不联系了呢……”程云耸了耸肩。

    “不可能……”

    二堂姐如是说着,耳边却忽然响起了一道惊讶又激动的声音——

    “程秋雅?是不是!你是不是程秋雅?”

    “!??”

    二堂姐心头一颤,转过头,只见一个大约二十来岁的微胖小姑娘正死死盯着她,脸上还有一点不确定,但随着兴奋和激动越来越浓,那一点不确定也渐渐褪去。

    并且因为她那声呼喊,她的所有同伴都再一次朝程秋雅投来了惊讶的目光。

    二堂姐扶了扶自己的蛤蟆镜,平静的道:“你认错人了。”

    “啊真的是程秋雅!!!”

    “哇我太激动了!我认得你的声音!我是你的铁杆粉丝!我太喜欢你的歌了!我的手机铃声都是你的歌!程秋雅你能给我签个名吗?”小姑娘已经得语无伦次,有点淡淡雀斑的脸一下子变得通红。

    “……嘘!”

    二堂姐给他们打了个手势。

    瞬间一群年轻人就冷静了下来,然后四处环顾一眼,像是特务一样对程秋雅点了点头,同时努力抑制着自己脸上的激动。

    二堂姐无奈的道:“你们怎么认出来的?”

    微胖小姑娘出声:“我是……”

    她陡然意识到自己音量太大了,于是又放低声音,有点颤抖的道:“我是你的粉丝,我超级无敌喜欢你的歌,我知道这家店的老板和你是亲戚关系,所以看到你我就往这边猜了……你能给我签个名吗?”

    “我也要。”

    “可以合影吗?”

    “我也想要……”

    二堂姐无奈的看着一群紧张得手都不知该往哪放的年轻人,点点头,站起身说:“这边来,咱们慢慢拍,但是……嘘!”

    “恩恩!”

    于是二堂姐一边叮嘱着他们不要将自己今天来了安居宾馆的事外传,害怕以后专门有人在安居宾馆守她,一边领着众人往楼上走去。

    程云和俞点小姑娘对视一眼,然后无奈的耸了耸肩,又等了一会儿就出门了。

    十点,考场。

    两个衣着清凉的小女神走进休息区,立马便成了众人的目光焦点。

    唐清影手挽着程烟的胳膊:“烟烟我有点紧张。”

    “有什么好紧张的。”

    “我一考试就紧张。”

    “考试而已……不要挽着手,热,手心里全是汗。”程烟抖了抖手。

    “我这样能缓解紧张……你们这些学霸是不懂我们的苦的。”

    “……”

    程烟深吸了口气,又走到旁边小卖部买了一根雪糕,巧克力的,递给她说:“吃个雪糕,还有巧克力也能帮你放松下来。”

    唐清影一手接过雪糕,但还是用另一只挽着她。

    程烟便很无奈。

    夏天本来就热,她感觉唐清影握着她手的位置已经出汗了。

    这时教练朝她们招了招手,两人便走了过去。

    教练神情很和蔼,一见她们就笑,没办法,漂亮的女生不管走到哪总是受优待的。而这两个女生中一个虽然冰冷冷的但练得最好,完全不消他操心,还有一个则性格开朗大方,一笑起来甜得能将人齁死,这种姑娘大家都喜欢。

    至于其他同一车的‘同门’则大多隐晦的扫她们几眼,没有主动打招呼。

    这都是被程烟的性格给作的。

    教练说道:“我们大概十一点考,排位置排得比较靠后。”

    程烟淡淡的点了点头。

    教练又问:“紧张吗?”

    “不紧张。”程烟淡定的坐着,完全没有和‘同门’聊天的打算。

    “有点儿……”唐清影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