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4章 少女的柔软

作品:《我的时空旅舍

    这妮子疯了吧?竟敢打我!

    程烟顿了顿,说:“我刚找林元武单挑了。”

    唐清影手上的动作立马一停,用看傻子的表情看着程烟:“你找林元武单挑!?为什么啊?你脑子抽了吗?他那体型一个顶你两个,还浑身腱子肉,你这细皮嫩肉的也就能欺负我了吧,凭什么和他打啊!”

    程烟胳膊动了两下,以此给唐清影以暗示,让她手上的动作不要停。

    唐清影却完全没感受到来自她的暗示,而是沉浸在了自己的分析中,忽然她睁大了眼睛:“嘶!难道你也……”

    “我怎么了?……继续涂你的药!”

    “难道你也喜欢采清小哥哥?”

    “噗!我怎么可能也……诶?也?”程烟用诧异的目光投向唐清影,“你不是一直对你姐夫图谋不轨吗,怎么会喜欢采……不对,结合上下文不该这么理解!”

    “你想哪去了,我说的是林元武!”

    “哦哦……啊?”

    “你哦什么哦。”

    “我突然反应过来他们都是男的啊!”

    “有趣吧?”

    “有趣你个大头鬼啊!”程烟眼睛睁得大大的,“是你胡编的吧?”

    “我哪有那么无聊……”

    “那你是怎么发现他们这层关系的?算了别讲了,我对他们没什么兴趣。”程烟觉得现在还是应该查清这种变化的源头,然后她才能采取正确的应对方法,以防止那些未知的东西威胁到宾馆众人,尤其是面前这个脑残又弱小的白痴和似乎也对此并不知情的程云。

    “继续给我涂药!”她再次重生。

    “哦哦。”唐清影嗤的一声再次喷出云南白药,顿时房间里便弥漫起了一股淡淡的药味儿,谈不上好闻,但要说难闻吧也不怎么难闻,“那你到底为什么要去找林元武单挑啊?你不是找虐吗?”

    “我只是手痒而已。”程烟眯起了眼睛,声音变得比之前轻了许多。

    少女的十指带来的触感是柔柔细细的,你能藉此想象到那细软的指尖肉和娇嫩的肌肤。当这双画画的手在程烟手臂上轻轻揉捏,同为女生程烟也觉得十分舒服,她想,这个妮子也并非什么优点都没有了,起码她去当丫鬟的话肯定是个称职的好丫鬟。

    忽然,她又睁开了眼,问道:“你觉得采清怎么样?”

    唐清影愣了下,随即答道:“颜值高,虽然比姐夫还差一点儿,但也非常高了,配你是完全没问题!”

    “程云……嘁!”

    “姐夫怎么了?姐夫最帅了!”

    “嘁!”

    “你还说你对采清小哥哥没兴趣!”

    “我问的是你觉得他的战斗力怎么样!”程烟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花痴!”

    “打架啊……应该还行吧,不过肯定打不过林元武,林元武长那么高大。”唐清影说完皱着眉看了眼程烟,“你想干嘛?”

    “找他切磋一下。”

    “程烟你狂犬病犯了吗……”唐清影手上不自觉的微微用力,引起程烟眉头跳了一下。

    “手痒而已……”

    “受了伤不要来找我给你涂药!”

    “哦。”

    “你……”

    “不要用这种白痴偶像剧里的女主一样的语气。”程烟随意的翻了个身,依然枕着唐清影的大腿,却变成了侧躺的姿势,少女凉丝丝滑溜溜的大腿肌肤与她温度略高些的脸颊贴在一起,让她感到十分酥胡。大概小萝莉缩在程云怀里的时候就是这种感觉吧?

    那个家伙……既然他现在还有闲心思撸猫、与前女友暧昧不清,多半是对这种反常理的变化并不知情,真是个白痴啊!

    压力感觉又重了几分了呢!

    正如是想着时,又是啪的一声脆响将她从中二的思绪中惊醒了。

    “你还躺上瘾了是吧!?”

    “唐夭夭,你最好收敛着点!”程烟认为这个妮子是不是觉得她刚才给自己擦了药,自己现在又躺在她的腿上,所以一时就放不下面子来收拾她了?

    “谁让你犯疯……”唐清影语气弱了半分。

    “这不是你打我屁股的理由!”

    “……”

    与此同时,林元武等人的房间中。

    林元武的手臂同样也有几处淤青,眼角还有一个地方破了皮,幸好并不明显,仔细看能看出一点红肿。

    他沉思着,眼中满是震惊。

    虽然这场比试他赢了,但却赢得并不轻松,而在此之前,他从未想过程烟或者说如程烟那般体型的女性能和他打得旗鼓相当,因为这本身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

    不是说难以做到,不是说几率低……

    而是不可能!

    不可能就是不可能!

    用常理来推算,用数字来衡量,用公式来计算,都不可能!

    别说程烟这个身材的女性,别说她压根没接受过职业化训练,就是那些所谓的根据UFC战绩来排的世界十佳女斗士,可以说是这世界上最能打的一群女性了,能打得过他的几率也是很小的。因为体量仍有差异,而且女性和男性的体能差异实在太大,他林元武也并非那么弱。

    或者再换个方向,就算是拥有世界顶级格斗技巧的男性职业格斗家,也绝对不可能在体重比他差三十公斤的情况下打赢他。

    可程烟却至少达到了他八成的战斗力。

    而且速度、力量都像是开了挂,总之一百斤出头的姑娘绝对达不到这种程度。

    “绝无可能的事……怎么会发生呢。”

    “你在说什么?”祝嘉言显然听见了林元武的喃喃自语。

    “程烟,好强。”林元武说。

    “哦。”

    “是真的很强,强得不正常!强得像是非人类!”林元武似乎认为祝嘉言并没有抓到他话中的重点。

    “师姐是个天才!”祝嘉言说。

    “……”

    林元武顿时就认为自己和这个傻小子没有共同语言了。

    天才?天才也是碳基生物啊,构造也是一样的,同样体积的肌肉就算确实存在力量差异,可也大不到那种程度吧?

    然而非要他找个解释出来的话,他又找不出来。

    祝嘉言则不动声色的移开话题:“不是说让你让着点师姐吗,我看你都把师姐的手臂打得淤青了。”

    对此,林元武只得淡淡回道:“我已经尽力了,那是不可避免的。”

    确实如此,如果程烟和他存在巨大实力差距还好说些,就像他现在随便去一个俱乐部或健身房找一个业余拳击爱好者,他可以站那不动让对方打,十拳里边他有信心使用躲闪动作躲掉七拳,剩下三拳会被格挡。他本身也是打算这样给程烟当陪练的,就当卖程老板、小法师和祝嘉言一个面子,但很快他就发现他没法这样做。

    切磋是该点到为止,可也有个界限。

    不打那些太脆弱的地方、没必要用出十成力、当对方做出较好的防御动作后没必要处心积虑的去找破绽、对方躲闪得不错也没必要死追着不放……可该打的还是得打。

    未受伤之前的他完全可以称得上重炮手了,就算现在实力有所退步,可一拳下去,就算打在程烟护头的双臂上,多多少少也得掉点血吧?

    这些都是很正常的事。

    他还受伤了呢。

    不过这些没必要和祝嘉言解释太多。

    恰好祝嘉言也没打算听,给他涂好药之后就站起身:“我去把药还给前台,然后就去俱乐部练剑了,今早为了给你加油喝彩,我都没去俱乐部,那老师别觉得我是骄傲了!”

    林元武脸一黑:“你确定你在给我加油喝彩?你从头到尾都在喊师姐加油好吧!”

    祝嘉言年纪小可脸皮却不薄,像是没听到他的话似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别想太多,好好养伤,要不咱们一起去俱乐部?”

    “算了,我感觉肌肉有点拉着了,你给我带一杯恢复剂回来。”

    “噢!”

    大约一分钟后。

    祝嘉言走到前台还了药包,刚好见到一辆黑色的奔驰车停在宾馆门口。一个穿着牛仔裤戴着墨镜的男子从驾驶座上走下来,男子长得非常壮,普普通通的一件黑色体恤被上身的肌肉撑得紧紧实实。而他从刚打开车门到下车站好的这个过程中都一直在打量四周。

    “保镖?”

    祝嘉言来了点兴趣。

    接着,他见到一道熟悉的身影走了下来。

    “秋……姐!”

    “嗯?嘉言你也在这!”

    “我说是谁呢,来小宾馆还带个保镖,原来是你啊!”祝嘉言笑着走过去,“今天有空来宾馆坐坐?”

    “嗯,过来坐坐。”程秋雅笑着说,却是有点紧张。

    大夏天的她也没戴口罩,只戴了鸭舌帽和墨镜,雪白的皮肤和精致的五官暴露在空气中,虽然穿着并不算华丽,可也依然光彩照人,属于在人群中一眼就能被看见的那种。

    眼下的二堂姐可今非昔比了,她很怕被人认出来且引起轰动。

    祝嘉言笑了笑,顺势在前台停了下。

    这时,小法师和程烟并肩从楼上走了下来,祝嘉言隐隐听见程烟对小法师说:“我记得你好像也挺能打的,我最近手痒,咱们待会儿切磋切磋如何?”

    小法师则一脸惊恐:“我哪敢啊,要让站长知道了,不得拆了我?”

    程烟疑惑道:“这关他什么事?”

    祝嘉言心思有点活跃起来了。

    这是什么意思?

    这位大佬又在玩什么?

    要不自己也去配合她一下?不过自己这点战斗力,大佬看不上吧?

    程秋雅快步走到了小法师面前,语气有点沉重的道:“不是元武给我说,我还不知道采老师你居然要走了。”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