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7章 虾仁还有猪心

作品:《我的时空旅舍

    “祝师兄加油!”

    “加油啊!”

    “小祝必胜!给我们挣点面子!”

    “……”

    祝嘉言听见四周有很多学员都在给他加油,这种迎着大家的目光和期待的感觉让他全身不由自主的紧绷了起来,他抬起头一一看过大家。

    戚蔓蔓握着拳头站在他身边,还有很多学员兴奋得脸颊通红。

    冯涵笑吟吟的看着他,并在他目光扫来时咧了下嘴角,似乎在调侃此时因剑术而成为众人焦点的他。

    他听见站长大人也冲他说了声加油,夭夭大佬亦一脸看热闹的表情。

    就连今日情绪不对的林元武都扯开嘴角对他说了句加油。

    而那老师则平静的对他说:“放松,冷静。”

    刷!

    祝嘉言内心瞬间平静下来。

    他点了点头,挤出了一抹微笑。

    对方虽然才十七八岁,但显然学剑的时间远超他,且对方亦是在全国千万人中脱颖而出的天才,兴许再过几年还会出现在世锦赛、奥运会等大舞台。诚然,击剑比赛中有着严苛的规则限制,但如果你因此便认为对方只能在规则内战斗、离开了比赛场就将实力大减的话,那未免也太反智了。

    拳击手在擂台上不能踢裆,不代表拳击手就不会踢裆,更不代表精通踢裆插眼的反智兵王能打得过他。

    擂台上打不过的,擂台下更打不过。

    你以为规则是对他的限制,到时候你会发现规则其实是对你的保护。

    祝嘉言很快分析着。

    显然对方剑术精湛,反应高速度快,力量还很大。除此外击剑意识和距离掌控之类的也肯定会比他强,这些是长年累月方能积攒下来的,他比不了。

    祝嘉言清楚自己的优势在哪。

    一是对实战剑术比试规则的适应。对方是练佩剑的,而那老师的实战剑术的比试风格与重剑更接近些,讲究谨慎出剑,和一秒钟内能分好几回胜负的佩剑差别不小。

    二是装备和剑。防具和剑都是他们定制的,和击剑的标准装备不同。剑的长度、重量和配重,防具则涉及到重量和对动作的影响,这些他都比对方更熟悉。

    三就是身体素质了。

    祝嘉言最近的身体素质增长极为可怕,这其中一小部分来自于他这段时间的勤奋努力,剩下的他也很清楚,是从他喝了那位殷三叔口中‘可以延年益寿、强身健体’的酒之后开始的,延年益寿他还没体会到,但强身健体却体会得十分深刻。

    兴许是他这段时间疯狂练习的原因,酒的作用发挥得太快了!

    “要好好利用自身优势才行。”

    祝嘉言一点也不紧张了,反正如他所说,输了其实一点都不丢人。他又不是十几岁的小孩子输不起,到时候笑着坦然接受,再夸对方几句,还能显得很有风度。

    这时他的余光瞄见程烟也走到了人群边缘,收剑等着当观众,而其余几个国家队的集训队员立马悄悄朝着她和夭夭大佬那边投去了目光。

    “争取赢吧!”

    祝嘉言将剑越握越紧,他已经确定这几人昨天肯定得罪过那两位大佬了。

    “不知死活!”

    “我今天打赢了你,是在救你!”

    待得对方换了防护服出来,祝嘉言很快起身,微笑着说:“规则简单,非要害部位率先击中三次为胜,要害部分只要不是轻轻磕碰,一次定生死。也不用说得太具体,大家心里都有数。”

    对方点头。

    双方相对而立,行礼,摆好架势,祝嘉言忌惮对方实力,默默往后拉远了些距离,增加容错率。

    他心里不断回想起那老师平常对他的教导,然后一遍一遍的在心里重复。

    “冷静!冷静!”

    “可以不出剑,不能乱出剑!”

    “出剑必须有十足把握!”

    “步伐、躲闪……”

    “你出不出剑的?我说了要让你主动权的!”对方皱着眉说道,也没主动进攻。

    “不用!”

    “那我就不客气了……哈!”

    一声轻喝,对方爆发出极强速度朝他拉近距离,刺剑甩出一个假动作,迅速变换方向朝他胸前刺来。

    祝嘉言反应已经极快了,但对方的速度却快得吓人,他被擦中左臂。

    “一!”对方得意的喊道。

    祝嘉言不动声色,退后两步,说道:“不要停,继续,这不是回合制!”

    对方冷笑一声,再次逼近。

    对方牢牢握住进攻权,连一个像样的格挡动作都没做出来的祝嘉言让他心里轻视了几分,只不断逼近,想快点解决战斗。

    只见他一个刺击被祝嘉言横移躲过,然后他迅速往旁边挥出一剑。

    刷!

    祝嘉言眼中光芒一闪,时机到了!

    这个小伙子显然习惯了佩剑比试,在佩剑比试中劈砍是要得分的,而他只需率先劈砍到对手身上即可,不用担心对手接下来的攻击。因为得分之后回合即结束,对方接下来的攻击是无效的,双方会拉开距离重新对决。

    可这里不是佩剑的比试。

    祝嘉言记得那老师的话,劈砍是下下策,尤其是用刺剑来劈砍。

    因为劈砍的前摇动作长,后摇动作也长,前者让人容易躲过,后者容易让人抓住机会反击。

    祝嘉言便迅速后退并弯腰拉开距离,险之又险的躲开这一剑,此时他全身都蓄满了力,从腿到腰腹再到胸背,每条肌肉都爆发出力量并由右手传递出来,凝于剑尖。

    刺剑笔直刺出,没有任何力量浪费,斜着由下到上化为一点寒光迸发!

    对方的剑才刚脱离劈砍轨道,想要躲闪又囿于距离太近,只能眼睁睁看着祝嘉言剑尖的圆球击中他的面罩——

    砰的一声闷响!

    这名小伙子只觉眼前一黑,脑袋因巨力瞬间往后仰了一下,身体差点失衡倒下。

    面罩的金属纱网能应付平常的训练,却难以应付祝嘉言这蓄满力道的爆发,当时便向内凹了一点进去,位置正好是他的眼睛!

    小伙子楞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连忙脱下面罩检查起来,内心一阵骇然。

    幸好训练剑尖端是圆球,若是换了真剑,他此时已然被刺进脑子了!即便如此他也一阵后怕,只觉面罩质量再差一些,他多半要去做手术了!

    而此时祝嘉言已然收剑,说道:“承让!”

    四周沉寂了下,轰然爆发一阵欢呼。

    谁输谁赢,大家心里都有数!

    那名小伙子也没说什么,抱着头盔默默走回原处,面色难看得要死。

    祝嘉言还转身面朝那曲,他微笑着,声音不大,刚好能让他的对手听到:“那老师,没有辜负您这一个多月的教导吧?”

    那小伙子面色更难看了。

    那曲自然能看穿祝嘉言的意图,但知道他年轻气盛,于是也不责怪,反而笑了笑配合他说:“还行。”

    祝嘉言笑容立马灿烂了几分:“那就好那就好,我还以为我们上课的时候打情骂俏的,成果可能会让您很不满意呢。”

    那曲哭笑不得,用眼神示意他够了。

    祝嘉言瞄了眼那名似乎快要哭出来的小弟弟,这才走回原位。

    戚蔓蔓在他身边说:“牛逼啊!”

    祝嘉言骄傲的点了点头,但看见几位大佬的目光都停在他身上,连忙把骄傲的神态收了回去,只小声说:“还行吧。”

    戚蔓蔓又说:“这一手嘲讽不错,杀人,还要诛心。”

    边上的唐清影陡然皱起了眉,然后扯了扯程云的衣袖说:“姐夫,我是不是被殷丹姐传染了,我居然听成了虾仁还有猪心。”

    程云扯了扯嘴角,没吭声。

    此时祝嘉言已经走到了林元武和冯涵身边,林元武和冯涵都是一脸震惊,似乎两人之前都没想过他竟然能赢。

    “我还以为你只是一时兴起玩玩,没想到你这么快能学到这个地步!这比你在射箭上的天赋还要好太多了吧!”冯涵说。

    “完了,现在给你一把剑,我都打不过你了。”这是林元武的声音。

    “名师出高徒……”祝嘉言谦虚道。

    程云听了两句,看见程烟已经握着剑又走出了人群,开始独自练习了,他便和唐清影走了过去。

    “你怎么一个人在这练习?没找个搭档什么的?”程云问。

    “你来给我做搭档?”程烟斜着瞄了他一眼。

    “我……我怕我打不过你。”

    “切!”

    “你这有点不太合群吧?”程云眉头微微皱起,程烟从小到大都是这样,一个人学习一个人运动,只是后来有了个唐清影,她才摆脱这样的状态,加上她和室友的关系似乎处得还不错,以至于他差点以为程烟长大了变得合群了。

    “只是没必要而已。”程烟淡淡说。

    “好吧……”

    程云也不再多说了,因为程烟很不喜欢他说她,要是放在以前,这时候她肯定已经很不耐烦了。

    唐清影则说:“烟烟你刚才为什么不站出来呀?你前些天不是给我说你学得最好吗?多好的装×机会啊,就溜走了。”

    “被抢了。”

    “再去挑战呗。”

    “不了,给人家留条活路。”程烟的声音还是淡淡的,说着时她又刺出一剑,那一剑又快又直。

    不知想到了什么,她微微皱了皱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