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6章 终于到我的时间了

作品:《我的时空旅舍

    “我几乎不用微信。”小法师抿了抿嘴说。

    “那你用什么?”

    “什么都不用。”

    这已经算是拒绝了,可林元武仍然不甘心:“你偶尔总会用一次的吧?”

    “不会。”

    “那……电话号码呢?”

    “唉……”

    小法师叹了口气:“加微信吧。”

    林元武闻言竟怔住了,直到小法师将带着二维码的手机放到最上面的桌面上,他才反应过来,连忙掏出手机。

    扫码添加,机械的走到门口,看见界面上显示的添加通过,他依然神志恍惚。

    刚一走出宾馆,他的身体便一松,那种能让人心神安宁的魔力消失,熬了一夜的疲劳席卷而来,让他的脚步一阵不稳。但他只觉得是小法师答应了他的缘故。

    祝嘉言开车,他便坐在后座拿着手机翻看着小法师的资料。

    头像是一朵浅蓝的小花,十分简单,名称叫‘未来贤者’,朋友圈里干干净净,林元武甚至有点怀疑这是个小号。

    但直觉告诉他这就是大号。

    默默看着那朵从未见过模样的小花,和让他一头雾水的‘未来贤者’四个字,他竟试图从这上面分析个什么隐藏意义出来。回过神来后他自己都笑了,他林大帅哥向来是那些常人眼中的女神倒追的对象,是很多大美女眼中的完美金龟婿,现在却像是个小男生一样幼稚,而且为之幼稚的对象还是个……

    他听见冯涵说‘这是闹什么哦,小嘉言你早就知道是吧’,他听见祝嘉言叹着气对他说‘元武哥哥放弃下,没有可能的’,但他一律当做没听见。

    因为有冯涵和林元武同行,祝嘉言并未向往常一样直接去击剑馆,而是先去箭馆和他们射了十几支箭。

    以前他的准头就极好,没想到过了一个多月没练竟毫不生疏,甚至百发百中,这在以前几乎是不可能的事——以前最多一周没有射箭,手感就会很明显的生疏迟滞。

    至于林元武的表现……不提也罢。

    到了早上九点,祝嘉言放下弓箭往楼上走去,一边走还一边说:“我猜今天那几个国家队的还会来纠缠那老师,只是可能不会再对战了,你们没机会看了。”

    冯涵和林元武都没回应他。

    祝嘉言耸耸肩,也懒得和这两个外行人多说。

    走到击剑馆,他第一眼就看见了身高腿长的程烟,她站在离他们很近的位置,旁边虽然还有其他人,却都远没有她醒目。

    祝嘉言当即笑着打招呼道:“师姐早啊。”

    程烟转过头来点了点头,并未纠结他的称呼,毕竟比起‘大佬’这种难听又让人觉得莫名其妙的称呼,‘师姐’终究要好些。

    目光一晃,祝嘉言有些讶异了:“站长大人和夭夭大佬也过来了?”

    程云转身见是祝嘉言,便笑着说:“这丫头非要拉着我过来玩,我想着反正早晨也要出门买菜,就过来看看。”

    唐清影嘟囔道:“好不容易军训完了有几天玩的,下周又要顶着太阳练车了,不多出来玩玩多亏啊!”

    “是是是。”

    祝嘉言老实的站在原地听他们说话,他的余光看见那几个国家队的也在,他们跟在那老师身边说要看看那老师平常是怎么教学员的,那老师则叫他们不要打扰到自己上课。

    有几个一起学剑的年轻人主动和他打招呼,他也一一回应。

    片刻后,他转身对林元武和祝嘉言说:“我先去换防护服,你们也可以换件衣服玩玩,剑术真的很有趣的。”

    冯涵摇头:“算了。”

    林元武也没说话。

    祝嘉言便独自去换衣服,两分钟后他走回来,见到那几个人还在不断劝说那老师,他摇了摇头,也没说什么,拿上自己的专属训练剑找到剪了头利落短发的戚蔓蔓,笑道:“早啊,戚师妹!”

    戚蔓蔓也笑:“早!”

    “剪短发了?”

    “长发太热了。”

    “也好看。”祝嘉言真诚的说。

    “那是!”

    “我先给你喂招?那老师那边怕是忙不过来……”祝嘉言说道。

    “行!”

    两人摆出架势,准备训练。

    训练和对战不同,两人都比较轻松,戚蔓蔓一边试探着从不同角度进攻一边说:“你说那老师会答应他们吗?”

    “不会!”

    “为什么?”

    “直觉。”祝嘉言几乎以一个超过常人反应极限的速度躲开了戚蔓蔓极阴的一剑,并惊道,“师妹你这招怎么这么脏呢!”

    “你还说我,你这躲闪开了挂吧?老实交代你吃了什么药,还是那老师偷偷传了你配套的内功心法?”

    “这就是你越来越阴的理由?”

    “我有什么办法,我又没开挂,不阴一点连和你对战的资格都没有!”戚蔓蔓说着忽然剑势稍微一收,亭亭站立,正色的看向祝嘉言,“师兄你谈过恋爱没有?”

    “干嘛……嘶!”

    祝嘉言刚升起疑惑之色就见一点剑光靠近,连忙扭身,却还是被擦了点边。

    “你这……”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两人一边玩一边练剑,已然移动到了距离那曲等人比较近的地方,忽然祝嘉言看见三米外的戚蔓蔓又停了下来,他刚想说这次不会再上你的当了,就见戚蔓蔓皱着眉看向那曲那方,同时他也听见了石教练和几个国家队选手的话。

    “那老师你去了国家队依然可以执教,而且有全国天赋最好、底子最好的苗子给你当学员,你在这个地方能有什么好苗子?”

    “你水平再高,在这个地方当教练拿一个月一两万的工资,也是浪费了呀!”

    “你再怎么教他们,再怎么努力,能教出什么水平的学生?”

    “能出冠军吗?”

    “以你的水平应该名留青史,应该桃李满天下,而不是在这个地方当教练,这个舞台、这些学员根本配不上你的才华!”

    祝嘉言见到对面的戚蔓蔓白净的眉头紧皱,握着剑柄的手一阵用力,似乎有点想站出去怼人的冲动,而不远处独自练习的程烟亦向那方投去了目光。

    祝嘉言内心也一阵不爽,甚至很不服气,但终究是忍住了。

    此时又听一名年纪尚小的选手说:“是啊那老师,我们国家真的需要您,您真的甘心在这个地方教这些……打情骂俏的公子、千金吗?”

    那曲终于动容了,他郑重的看向这名小伙子,说:“我的学员虽然的确大多都是些富家公子、千金,但他们依然热爱剑术,依然认真练习,并且取得了不错的学习成果。就算你们天赋更高、底子更厚,也不能因此而贬低他们。”

    那名选手张了张嘴,但他忽然发现此时的那曲似乎自带气场,让他有些敬畏。

    祝嘉言亦终于忍不住站了出来,说:“你多练了几年击剑很了不起吗?”

    与此同时,程烟走回了原地继续独自练习,戚蔓蔓也将心中的浊气吐出,转而一眨不眨的盯着祝嘉言。

    石教练认出了今早上还和他们打过招呼的祝嘉言,但他一时不知该说什么。

    队中另一名小伙子说:“你想说个什么?”

    祝嘉言停在他们面前三米左右,直面他们,加上双方臂长、剑长和爆发速度,这个距离大概是个很安全的交战距离:“我只是想说,我们虽然只跟着那老师学了一个多月的剑术,但也许也不比你们差很多。”

    话音落地,几个小伙子都笑了,只有稳重些的教练面无表情。

    才学一个多月的剑术,比起他们这些从小练习击剑、并从千万人中层层筛选出来的国家队成员,就敢说不差很多?

    天壤之别好吧!

    甚至都没人说要和祝嘉言比,现实中哪有多少人的脸皮真的厚到这个地步?

    祝嘉言深吸了口气,面对众人的嘲讽不为所动,他一一看过那曲、程云和不远处依然在练剑的程烟,说:“你们练的是击剑,我们练的是实战剑术,击剑我们肯定比不过你们,但如果比实战,那就不好说了。”

    最先说他和戚蔓蔓打情骂俏的小伙子忍不住了:“好,既然你这样说,那我们就比一下你自信的实战剑术吧,你给我说规则,我再让你主动权,怎么样?”

    说完他又看向那曲和石教练:“如果我赢了,那老师你就跟我们去国家队,如果我输了,我就我刚才的话向他们道歉。”

    那曲摇头:“无论怎样我都不会去的。”

    小伙子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祝嘉言因他的天真幼稚而笑了,说道:“这场比试不加彩头,就是因为你刚才对我们的轻视,就是向你说明一下我们和你们差别有多大,就是让你们看下那老师在这个小地方的教学成果,比吗?”

    “比!”

    那曲和石教练都没反对,于是现场众人很快为他们让开了一片宽敞区域。

    祝嘉言在原地等那名叫罗京的小伙子换防护服,紧紧的握着手中的剑。

    戚蔓蔓挪到了他身边,小声问:“你有信心吗?”

    祝嘉言挤出一抹微笑:“输了也不丢人,反正我都强调过一次了,我们才学一个多月,赢了就厉害了,我要再强调一遍。”

    准确来说是接近两个月。

    这快两个月中,他除非有事,否则都是赶在那曲之前到剑馆中开始练习,晚上有时当楼下健身房的那曲都走了他还在练习,如此下来,无论是剑术技巧还是身体素质,他的进步都是非常大的。

    当然,仅说剑术上的造诣,他肯定是不如面前这个看起来才十几岁、比自己还小几岁的小伙子的,远远不如。

    幸好就如戚蔓蔓所说的一般——

    他开了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