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2章 宾馆闹鬼

作品:《我的时空旅舍

    要从几千个穿军装的人中找出一个可不容易,哪怕是再熟悉的人,但要隔着大半个运动场辨认出几个身边没有其他人,又穿着熟悉衣服的人就简单得多了。

    程烟也发现了居高临下的几人,但她笃定他们不可能在这么多人中把自己找出来。

    所以她依旧很平常的站着,虽然她平常站得就很挺拔,但和刻意挺胸收腹、手掌紧贴裤缝还将身体往前倾的其他同学比起来还是有明显差别的。只有当教官从她面前走过,她才会紧绷起身子。

    程云看着她的小动作只想笑。

    程烟所在的方阵并未走过主席台接受检阅,而是一直站在原地。唐清影的方阵排在倒数第二个,她站在第一排,走过时虽然面朝前方,但却努力斜着看向程云。

    直到走方阵这一流程结束,各个方阵在运动场上围了一圈,中间留出了一大片空地和四个演习方阵。

    接下来便是模拟演习。

    一个校园防暴演习,一个军体拳与刺刀操,是由两个男生方阵表演。程烟所在方阵表演的是紧急救护,还有另一个女生方阵则表演完全用于观赏的人体排列,便是所有学生排列成校徽、2018的图案,算是为今年的军训汇报演习画上句号。

    程云一边看一边解答殷女侠的疑问,例如这些人在干什么,程烟在干什么,搞这些有什么用之类的。

    关于这些有的没的东西,殷女侠可是个十足的好奇宝宝。

    演习结束,其他方阵提供整齐划一的掌声,所有方阵便都回归原位。

    顶着已经越来越让人灼热难忍的骄阳,下方不少学生已经出了很多汗,甚至有些男生衣裳都打湿了,军训教官也不例外。

    而校领导拧开矿泉水喝了口,拿起话筒,开始了他的讲话时间。

    校领导讲完,顶着中校军衔的‘团长’还得讲。

    然后是军训先进个人颁奖,程云记得他当时是每个方阵有两个名额,这个奖可以加学分的。不过当时的程云和现在的程烟一般吊儿郎当的,压根不认真,也不主动表现,自是没拿到。

    但让程云觉得不公平的事出现了——

    程烟……得奖了!!

    一个连站军姿都站得懒散得很、恨不得伸一只手遮住太阳的人,既不是班长也没有担任演习主要角色,保守估计还请了两三天的假,居然得奖了!

    程云不由扯了扯嘴角。

    倒是殷女侠完全没多想,只满脸兴奋的为程烟鼓着掌,喊道:“程烟姑娘好厉害!”

    俞点小姑娘也替程烟感到高兴。

    而小萝莉见这两只凡人都对此事做出了反应,大王却不咸不淡的站着没动,它一时有点纠结,不知是该跟着这两只凡人一起呜呜呜呢,还是和大王一样保持沉默呢。

    军训走向尾声,由总教官,即‘团长’给大家做总结,总共也没说两句。

    程云扒在栏杆上看向下方,嘴角勾起了一抹弧度。

    总教官还在讲话,恳切的肯定着同学们的努力和训练成果,却忽然响起一声尖锐口哨声——

    下方站在各自方阵前一动不动的教官立马转身,面向自己方阵的学生们,啪的一声敬了个军礼,然后同时转身向运动场门口跑去,只留下还未反应过来的学生们。

    教官们跑得很快,亦毫不留恋,运动场门口有大巴车接他们。

    这时才有学生反应过来。

    女生方阵的反应要剧烈得多,有人惊呼出声,有人喊着教官不要走,甚至还有小姑娘被气氛所感染哭了起来。

    男生方阵就要好得多了,以不敢置信、口呼卧槽的居多。

    但大巴车已经开走了。

    当他们反应过来才发现,总教官的讲话也在短暂的时间内结束了。

    “解散!”

    很多人还依然站在原地。

    倒是唐清影立马从方阵中钻了出来,像是放学的小学生一样,朝程云等人的位置快速跑来。

    程烟也慢吞吞的走出了方阵,面无表情。

    程云则比划着,告诉唐清影从哪上来,不然等她跑到观众席下边也是上不来的。

    殷女侠则还瞪大眼睛,一脸不解:“那些人为啥要跑?”

    程云笑了笑答道:“因为这些学生还不够成熟,这半个月又受了很多的苦……”

    还没说完殷女侠便恍然大悟:“噢原来是害怕挨打。”

    程云拍了下她的脑袋,让她哎哟一声,捂着头不满的瞪着不想让她长高的站长。程云则继续说:“学生们在这艰苦的半个月中很容易对教官产生一种……他们自认为是很深厚的感情的东西。他们可能会舍不得教官,可能会不让教官走,还有的脑子不太灵光的甚至会让这些感情变成其他东西……”

    “变成啥?该不会是炸小鲫鱼吧?”

    “比如女学生可能会觉得自己爱上了男教官,然后就坏了事。”

    程云印象中现在的军训在这方面都是很严格的,起码益州大学是这样——不仅分了男女方阵,男生方阵配男教官,女生方阵配女教官,且不论性别,教官统统不准与学生留联系方式,否则教官与学生一并重罚。

    程云倒是不知道如何监察,但这些教官都是军训专业户,专业素养还是不错的。

    唐清影先到了程云身边,眼睛亮晶晶的盯着程云:“姐夫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昨晚上,渴吗?”程云递了瓶水给她。

    “嗯!”唐清影接过水,倒是没有撒娇让程云给她拧瓶盖,而是自己打开,放到嘴边很文静的喝着,和殷女侠的‘吨吨吨’完全是两种画风。

    “昨天回来你都不给我说的。”放下水,她又带着点不满的说道。

    “怕影响你军训啊。”

    “怎么可能,我都是被烟烟带着各种划水的。”唐清影说。

    “我带着你划水?”

    程烟淡淡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她迈动着散步似的、但其实比不少男生走路还快的步子从树荫下走来:“明明你偷奸耍滑比我还多!”

    唐清影抱着水瓶,没再吭声了。

    程烟走到程云身边,毫不客气的伸手要水。

    程云把水递给她,问道:“那么问题就来了,你们俩划水这么严重,你是怎么拿到军训先进个人奖状的?我看你站在方阵里都一点站相没有……”

    “这你都看得见??”

    “昂……你以为我们看不见吧?”

    “……”

    程烟也不狡辩了,转而说:“站军姿也没什么意思,我又不当兵,从健身的角度来讲站军姿有害无利,而且太阳那么大,我站得不耐烦一点怎么了。”

    “啧啧!这强词夺理的样子……”

    “烟烟是刷脸拿到的。”唐清影在边上说。

    “刷脸?”

    “我被选中做军训的学生代表,虽然我拒绝了,但还是做了……类似形象代言人一样的东西,作为他们把我照片挂上官网首页的报答,这个奖励也没什么吧?”程烟淡淡说。

    “啧!”程云觉得这丫头越来越自恋了。

    “好厉害!”殷女侠则是一脸崇拜,虽然有些词她其实并不能听懂。

    “话说你们怎么过来看我们军训了?”

    “就想过来看看呗,散散心。”

    “我看是闲得没事做了吧!”

    “……”

    “回去了吧。”程烟说着,拿着喝得只剩三分之一的水,转身往回走去。

    ……

    “啊!还是空调舒服!”

    唐清影顿时瘫软在沙发上。

    程烟则先从冰箱里拿了一根棒棒冰,咔的一声从中间掰成两端,淡淡的递了一截给唐清影,平静的坐在她旁边。

    程云则抓紧时间打量着她们。

    刚从军训场上下来的两个姑娘自然都穿着军训服,腰间还别着一个军绿色的带红五角星的挎包,只是没戴帽子。十五天的军训下来两人都没晒黑,皮肤依然白白净净,甚至因为涂了白色质地的防晒霜,还显得比平常更白一些。倒是额头处因为之前戴着帽子捂得有点热,显得有点红,有几缕发丝被汗水粘在雪白的脖子上、弯曲在精致的锁骨间。

    这样的她们俩自然和平常的风格不同,再不看等她们去洗澡换了衣服,可就没得看了。

    程云顿了下,又摸出手机:“我给你们拍张照,摆个姿势!”

    程烟一句话没说,自顾自的咬着棒棒冰,满脸的写着‘拒绝’两个字。

    但没有关系,这并不影响程云拍照。

    倒是唐清影挺配合的,立马对着镜头找到了最好的角度,露出甜甜的笑容,还举着棒棒冰卖了个萌,端的是清纯甜美。

    程烟虽不配合,却也挺上镜的。

    两个人的风格也明显不同。唐清影穿上军装是显清纯,自带甜美效果的瓜子脸、灵动的大眼睛和为了方便编着的麻花辫都让她甜得腻人。可明显很有料的胸部将体恤撑得鼓鼓涨涨的,腰间却又扎进了裤子里再束上皮带,显得腰很细,于是清纯甜美的同时又具备了格外的诱惑,两种不同的风格冲突矛盾,又带来升华。

    程烟则高挑挺拔,气质清冷,如一朵刚刚绽放的雪莲花。她的身材与容貌同样让人不可忽视,却又不带媚态,难怪会被选为形象代言人。

    程云一连拍了好多张才停下来。

    这时程烟仿佛想起了什么,抬起头,口中还咬着棒棒冰,塑料外衣被她咬得不成样子:“我叫你拍的照片你拍没有?”

    “拍了,在相机里,你自己去转。”

    “哪个相机?”

    “我的那个单反啊。”

    “嗯?”程烟闻言却一愣,“你不是没把相机带走吗?”

    “哪有……”

    “我前几天回来还看见在衣柜里呢!你怎么可能用它拍照?”程烟盯着程云,眉头越皱越紧,“总不可能宾馆有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