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7章 轮回

作品:《我的时空旅舍

    “我回去之后,就要开始准备了。”

    “再不久,宇宙就会死亡,它将陷入无边无际的死寂。不会再有生命,不会再有喧闹,也不会再有时间。”木阴平静而缓慢的诉说着这一结果。

    “我会跟随着宇宙一同死去,但我会再次引爆它,让它再次沸腾。”

    “我要做的比环简单得多,但做完之后我也将不复存在了。所以这件事要请你帮我完成。”

    木阴一直看着程云,忽然他一挥手,空中便陡然出现了两个光点:“这两颗光点,分别是二十六岁时的我,和我的妻子。”

    “你要我做什么?”程云皱起了眉。

    “等百亿年后,我的宇宙再次恢复生机时,以爆炸中心为基点,按照我原本故乡的坐标,寻找一颗距离它最近的诞生出了人类的星球,将他们俩播撒出去,让他们俩复生。然后你就不用管了,让他们平平淡淡的度过余生就好了。”木阴转头通过阳台望向窗外的景象,朝阳将天边的云霞照得火红。

    “有病痛也没关系,有艰苦也无所谓……”木阴喃喃诉说着,“能互相搀扶着走到白头,就可以了。”

    “好!”程云道。

    “多谢你了。”

    “没关系。”程云一时也有些沉默,伸出手走上前去,接过了两枚光点,“……我如何才能让他们复生呢?”

    “这个不需要我说,我说了也只是浪费时间而已。到那时你已经触及到了时空主宰的顶点,你自然知道应该怎么做的。”

    “也是。”

    程云再次沉默了下来。

    低头看着手心中的两枚光点,半晌,他忽然问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什么?”

    “把它们……保存下来。”

    “借助我的能力完成的。”木阴说道,又微微一笑,反问道,“你想干什么?”

    “没什么……”

    “及时行乐,小家伙,想做什么就趁早去做,不要和我一样,等到失去后才后悔莫及。”木阴如是说道,起身往外走去,“我再去外面看看。”

    “……好。”程云应了一声,也不知应的什么。

    “你的未来注定是孤寂的,你的寿命太漫长了。”木阴走出房间,四处看了看,选择了往楼上走,他一边走一边说道,“你现在享受着平静的生活,这让我很羡慕。当初我融合时空节点的时候年纪太小了,年少气盛,总爱追求刺激和激情,很快就厌烦了平淡的生活,以至于错过了很多美好的东西,到后来追悔莫及。”

    “嗯。”程云只是如此应着。

    “当时我啊……”木阴露出回想之色,这让他感到有些费力,“反正通常来讲,能带给你越大情绪刺激的,就越容易让你觉得疲劳,反倒是平平淡淡,方能细水长流。”

    “在我们的漫长寿命中,几百年时有一道坎,是我们最难熬的时候。那时候你觉得自己已经活够了,却又死不了,你开始觉得身边的一切都变得乏味,直到你找到新的乐趣,或者慢慢习惯它。”

    “你看着身边的人或后代一个一个死去,因为你的心还没来得及从一个凡人转变成一个长生者,你不再觉得长生是一件好事。如果你不信,你大可以去看看你这个世界的凡人们。在浮华城市中倒是有人不肯死、不想死、害怕死,古代那些帝王们也不甘心于几十年的人生,那是因为他们可以体会的东西太多了,还未经历够。”

    “可在乡野之地,却有人平静面对死亡,有人坐在门槛前兴高采烈的讨论自己给自己置办了怎样的棺材,在哪买了坟墓……”

    “因为乡野生活太枯乏了,他们已经活够了,该体会的也体会够了。”

    “但你……无论多少东西,你都会有经历够的那一天,会有不再想尝试新东西的那天。”木阴像是在回忆自己的过往般,自言自语似的说了一大通。

    尽管程云并不认为自己会和他一样,但还是安安静静的听着,做个参考也好。

    走到楼道口,忽然遇上刚浇完花的小法师。

    与此同时,一间房门打开了,已穿戴整齐的林元武、祝嘉言和冯涵走了出来。看他们的神情好似完全将宾馆当成了家,现在便是从家门口出来,该去公司的去公司,该去上学的则去上学。

    小法师一愣,看了看程云,又看了看木阴,果断选择了和大佬搭话:“阁下您去哪?”

    “临走前上楼看看。”木阴微笑着说。

    “这就要走?”小法师一愣。

    “是的。”

    “额……”小法师立马一脸遗憾,但还是很恭敬的微微弯腰点头,大学礼节课上学的无用理论总算派上了用场,“那阁下,您请慢走,希望下次还能再见。”

    “下次……”木阴点了点头,微微一笑,“但愿吧。”

    “我送送您吧?”

    “不用了,我看看就走。”

    说完,他就和程云继续往楼上走去了。

    小法师则一脸不舍的留在原地。

    祝嘉言听见了后几句话,此时他斜挂着一个背包站在房间门口,脑中还回想着方才小法师的恭敬神情,立马一脸精彩——

    又是一个超级大佬么……

    祝嘉言看着程云和木阴上楼的背影,感觉自己错过了一百个亿!

    林元武穿着笔挺的西裤和白衬衣,做工裁剪皆是顶级,勾勒出挺拔强健的体魄,他还戴了领带,衬托得本就英俊的他更是英气十足,比许多明星还更耀眼。

    他看了看小法师,又看了看木阴的背影,却是皱起了眉:“那位是谁啊?”

    小法师脸立马一黑:“不知道……”

    林元武有点尴尬。

    这时候还是祝嘉言主动给他解围:“那位是站长大人的朋友吧?”

    “差不多吧。”小法师淡淡道。

    “什么叫差不多?”

    “差不多就是差不多,你们管那么多干什么……奇怪。”小法师瞄了他们一眼,就往房间里走了。

    祝嘉言闻言立马不敢再多问了。

    冯涵则一脸莫名其妙的看向他们:“你们两个最近怎么感觉一个比一个奇怪?”

    “没有!”

    “你想多了!”

    两人同时否认道。

    “那你们怎么站在这里不走?”冯涵提着一个小巧的手提包,“你们不是一个赶着去开会,一个早上还要考试吗?”

    “我……我考试九点才开始,我去楼顶拍几张花的照片,前几天小慧不是很好奇宾馆天台的花是什么品种嘛,我拍几张给他。”祝嘉言连忙整理了下表情,看能不能紧急刷点脸熟。

    “我和你一起吧,你不会拍。”林元武忽然也对上楼来了点兴趣。

    “???”冯涵一脸诧异的盯着他们俩。

    这两人绝对有古怪。

    冯涵相信自己的直觉。

    ……

    程云并不明白那片灰蓝色、只挂着几片云霞的天有什么好看的,但木阴很喜欢看。

    直到木阴回过头。

    “程云。”他第一次叫了程云的名字。

    “什么?”

    “有空欢迎来做客。”木阴微笑着。

    “……好!”程云思考后,很郑重的回答。

    “我会来迎接你的。”木阴如是说着,身影骤然变淡,一眨眼就消失在了空中。

    程云则感觉到了木阴的离开,他通过了节点空间的大门,这需要程云的同意,程云也选择了同意——尽管木阴并不需要他的同意也能通过,但形式还是要走一下的,不然作为时空主宰,一点面子都没有了。

    “呼……”

    程云深深的呼出一口气。

    木阴只来了一夜,但给他的冲击却一点也不小,让他眉头下意识皱着,心头始终揣着事情。

    最后他答应去木阴的宇宙看看,并未礼节性的应付木阴,而是他真的打算这样做。

    一方面他很好奇木阴此时究竟是种什么状态,木阴现在的宇宙又是怎样的,另一个临近生命末期的时空主宰和宇宙于他而言有着巨大的参考价值,且可遇不可求——说不定以后他也会经历这些。

    另一方面,如果时机成熟,条件完善,他虽然作为这个宇宙的时空主宰,但如果完全不去其他宇宙转悠,那也太无趣了。木阴的宇宙正好可以作为初次尝试,为他积累旅行经验。曾经热爱旅行的他很清楚,这玩意儿,经验是很重要的。

    如是想着,他忽然听见了一阵轻微的脚步声。

    偏过身子一看,只见楼道口出现两道身影,赫然是祝嘉言和林元武。

    “站长好。”

    “程老板。”

    两人都向程云打了个招呼。

    程云的表情却有些奇怪,说道:“你们大清早上来干什么?不是要出门吗?”

    刚刚他才和木阴上楼,现在木阴却已人间蒸发,未免有点说不通……不过程云现在也不是非常在意这类事情了,反正他们又不是程烟,心头再疑惑再惊异也不可能跑过来质问程云。只要无法给程云带来麻烦,程云就觉得问题不大。

    “嘉言上来拍几朵花,用来泡妹子。”林元武看了看旁边的祝嘉言。

    “哦。”程云点了点头。

    祝嘉言和林元武走到楼顶,四处看了一眼,视线可及之处,竟完全找不到那名男子的身影!

    嘶!!

    祝嘉言陡然瞪大了眼睛,心里一阵发寒。

    倒是林元武并未觉得有什么,因为天台本身就有一些视线死角,刨除花坛和四季树的阻挡,那名男子也还可以在楼道小房子的另一边。只是看程云似乎有下楼的意思,他才觉得有那么一丁点的疑惑。

    怎么不陪朋友了?

    刚转过头,想拉着祝嘉言去拍照,就见祝嘉言拉了拉他的袖口,一脸憋得慌的表情:“我……我突然想上厕所了,我们先回去吧,下次再来拍。”

    “那你先去吧,我等下再下来。”

    “我……我们一起……”

    “一起?”林元武满头问号,“我可不搞……总之我对你上厕所没兴趣。”

    “哎呀今天不拍了,下次再来。”祝嘉言回头看了眼,发现本来已经往楼下走的站长大人不知怎么的竟停下了脚步,一脸‘你们在搞什么名堂’的表情看向他们,不由越发焦急起来。

    这个元武哥哥哟,怎么这么不懂事呢!

    有些东西……是不能知道的!

    “你到底想干什么?”林元武皱着眉,但还是顺从着祝嘉言,一步步的往下走去。

    “关于小慧,我有点事要问你。”祝嘉言随便编了个理由。

    “你还真打算泡小慧啊,你不是和你那个剑术班上的……叫什么戚蔓蔓的小师妹打得火热吗?”林元武一脸黑线的看着他。

    两人逐渐越过程云,走下了楼。

    程云也回房开始做饭了。

    今天恰逢那曲的休息时间,若非如此,经常听程烟说已经练剑练入魔了的祝嘉言恐怕会干出找人代考这种事来,而不会亲自去考试。

    吃过早饭,程云找到了那曲。

    那曲有点意外程云会来找到他,因此显得有点局促,说:“站长你看……我这……让你喝口水的地方都没有。”

    程云扯了扯嘴角:“这是我的宾馆……”

    “……”

    “你这些天,状态恢复得还好吧?”

    “很好!”那曲终于恢复了正常,“多亏了采法师,我现在已经超过了我巅峰期的身体状态,并且在女侠的帮助下,我对剑术决斗……乃至厮杀的理解都丰富了很多。”

    “那一战,你有信心吗?”

    “采老师正在优化酒花药剂,按照这样的趋势,我有六成把握。”那曲说道。

    “六成,也不错了。”程云淡淡道,小法师还有很多端起增强体能的方法,“如果打赢了,你有什么打算吗?”

    那曲闻言沉默了下,他一遍又一遍幻想过打赢后的光景,但他也不得不意识到,如今的叶庆人的想法是他完全无法揣测的。

    于是那曲说道:“我会离开城市,甚至离开叶庆,另外找个地方生活。”

    “离开叶庆?”

    “我已经攒了很久的钱了。这次就算我打赢了,兴许大家会转变对我的看法,如果国家媒体配合,兴许我会再次成为一部分人的偶像,但那也……只是重复而已。”那曲叹了口气,“我不想离开叶庆,我的设想是去乡下,可最近叶庆已经有些地方开始有反动的意思了,外忧内患,兴许会爆发战争,我要考虑到我的家人……”

    “嗯,不错的想法。”程云淡淡道,其实并未表达自己的意见。

    那曲对叶庆人早已仁至义尽,他没有任何义务再去为了这群无知、愚昧的叶庆人而战,他也是时候为了自己活一次了。

    这最后一战,亦不是为了叶庆人。

    那曲能意识到这一点,程云觉得就不需要自己再多说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