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5章 好硬……

作品:《我的时空旅舍

    小法师的条件木阴当然不会答应。

    这让小法师情绪有些低沉,

    对于任何一个法师来说,探知秘密的诱惑都是无穷大的,而这世间最大的秘密就是宇宙的最终奥秘。现在他面前就有一个知道宇宙最终奥秘的人,这无疑是他这辈子唯一一次窥探这个奥秘的机会。如果失去了这次机会,小法师觉得自己这短短的一生绝无可能再遇上另一个大成的时空主宰,也绝无可能仅凭自己的能力再次接近这个谜题。

    但很可惜,木阴并不愿意告诉他。

    这给小法师的感觉就是……自己距离法师的最终理想已经只差一线,可就是这一线却成了他无可跨越的天堑。

    如是想着,小法师心里忽然升起了几分绝望。

    世间绝望莫过于此了——你走上了一条看不到尽头的路,你的最终目标永远也无法实现,有一天它离你如此之近,却还是镜花水月。

    木阴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小法师回过神来,还是恭恭敬敬的对木阴说:“多谢阁下了。”

    “没什么。”木阴说完,又转过身继续抬头望向星空了。

    小萝莉依然躺在程云怀里,时而看一眼木阴,时而又仰起头看一眼程云,半晌后它陷入了深深的思索。

    晚上九点过,程云才回到房间。

    木阴也和他一起,不过木阴只是来到客厅中,看向阳台的方向,说道:“你要去休息的话就去休息吧,不用管我,我就这么待在这个世界上就很好。”

    程云点了点头,在沙发上坐下来。

    他将精力集中到脑海,用意志去触碰那枚光点演化成的东西,立马便看到了光点中蕴藏的信息。

    那是堪称浩瀚的知识内容,似乎已经比得上一套完整的知识体系了。

    程云简单浏览了起来。

    幸好,木阴已为他做过整理,他所看到的内容就是如何‘追求最大限度的长生’,其余的无关内容则已被省略。

    要追求寿命上限,只有两件事要做。

    一是抵御,而是追求。

    普通人从还未出生开始,就在不断损耗自己的寿命,这里指的当然不光是消耗光阴,而是对寿命更剧烈的损耗。从细菌感染、病毒入侵,再到伤痛淤积、不健康的生活方式等等,都在损耗身体的根基,导致寿命极大减少。而作为一个凡人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将这些完全规避过去的,在人们的可接受范围内就已经造成极大损耗了。

    这篇‘论文’中首先记载的就是‘抵御法’,用能量抵御这些外力对寿命的影响。

    其次,是主动的追求。

    一面通过修行让身体恢复巅峰,一面减少身体老化,一面主动增加新陈代谢循环次数……以可以想到的所有办法延长寿命。

    半晌——

    程云睁开眼睛,不由扯了扯嘴角。

    就程云现在的理解而言,每个世界的知识体系都会将一部分‘加点’加到‘寿命’这一栏上,只是不光是将加点全部加到‘寿命’上,有时是因为实际需要,有时则是有心无力。

    从这点上来说,这篇长生秘术本身就是一篇完美到极致的修行之法,专门为了延寿而制定的修行之法。

    无论是昆真世界的符文法术体系,还是盘玉世界的各种修行体系,亦或者环世界的修仙体系,比起这篇长生秘术,技术上都差了太多了。

    只是……

    程云无奈的看了眼木阴:“这也太复杂了吧?”

    就是程云自己想要理解一遍都很困难,更何况是从未接触过偏离能量的普通人了。

    木阴瞬间明白了他说的是什么,笑了笑回道:“这已经算简单的了,据说以前的方法才是复杂到了极致,他们把能想象到的延寿方法都加了上去。只是后来通过不懈研究,他们发现无论怎么在这上边做文章,始终突破不了上限,加上技术已经发展到了不需要那么多繁杂方法也能达到很好效果的地步了,便省略了不少步骤。”

    程云表示难以想象以前的方式是怎样的。

    顿了顿,他又问道:“这个东西……我可以外传吗?”

    “当然。我这不是都传给你了吗。”木阴微笑着看向他。

    “我不是这个意思。”程云当然明白这种属于时空主宰的默契,或者说传承,“我的意思是说我可以传给其他人吗?”

    “当然,这是你的权力,你随意就好。”木阴说道,“只是有个道理你应该要明白。”

    “什么?”

    “作为时空主宰,你是高高在上的。尤其是千年万年以后,你站到了一个极高位置时,你可以很轻易影响到一个文明的命运……让它迅速走向消亡,亦或猛然崛起。”木阴转身背对着程云,夜幕上已隐现出了星辰,“只是这一颗颗星辰,亦或一个个小位面都是存在联系的,你喜欢羊,就可以把羊变强,然后就会有很多其他动物遭殃……”

    “噢!”程云恍然醒悟。

    “我也没说你不可以这样做,我只是提醒一下罢了,提醒你会造成的后果。”木阴再次转回身来,“你完全可以无视这种后果,按自己的喜好行事,你有这个能力。我只是不想你在不清楚的情况下,做出了违逆本意的事。”

    “我明白的。”程云点头说。

    显然,木阴的意见是最好别做这种……太过于影响‘生态平衡’的事。

    程云大概也是持这种想法的。

    木阴笑了笑,收回了目光。

    程云则抱着小萝莉起身:“我去休息了,你请自便吧。”

    “好的。”

    “有事随时可以来叫我。”

    “嗯。”

    回到房间,程云先在浴缸里放上水,今天总感觉精神有点疲劳,他想泡个澡放松一下。

    “刷牙!”程云对小萝莉说。

    “呜!”小萝莉每天都有很乖的刷牙的。虽然它并不明白这玩意儿有什么用,但看每只人类早晚都会刷牙,这就很简单了——明显不刷牙就不能吃饭、睡觉,或者不刷牙就吃饭睡觉就不是人类。

    小萝莉有自知之明,除了特定时候它是一只雪地之王,其他时候都是一只人。

    至于外面那只没刷牙的宇宙之王……

    小萝莉不计较他!

    于是一人一兽对着浴室的镜子有节奏的刷起了牙,只是一个站在地上,另一个站在洗漱池里边。

    刷完牙,浴缸里的水也放好了。

    程云试了试水温,摸出手机随便打开一曲超安静的纯音乐,《落雨声》,将手机搁在浴缸边上,便脱掉衣服躺了进去。

    温热的水覆盖每一寸皮肤,十分舒爽。

    与此同时,一件浅灰色的小衣服掉在地上,小萝莉一点不客气的跳进浴缸中,溅起一大蓬水花。

    程云便有点无奈,这小东西完全是看他做什么,它就也要做什么。

    有病一样……

    不过这时候他也不想和它计较,将双手搭在浴缸上,便闭上眼睛开始休息起来。

    小萝莉则不知用了什么方法使自己浮了起来,正不断刨着四只小爪子,在狭小的浴缸里游来游去绕着圈子。它全身的毛都被打湿了贴在身上,看起来比平常小了好几圈,脑袋也小了一号,看起来有点滑稽。

    水花水波打在程云身上,有点痒痒的,有时小萝莉会触碰到他,有时会特意游过来戳一下他,试探一下他是不是睡着了。

    ……

    木阴站在阳台上,眼中倒映星空,却不是面前这片只稀稀落落有着几颗星星的橙黄色夜幕,而是更加璀璨的星空。

    这幅场景他不知多久没有见过了……或者见过也没有在意过。

    瞬间,他的身影消失在了房间中。

    大约两分钟后,程云房门被敲响了。

    连续敲了一分钟。

    小萝莉耳朵微微颤着,见程云闭上眼睛没有反应,眼中光芒闪烁半天,还是选择了叫醒程云——它游到程云身边,踩着程云的腹部走上去,用小爪子按着程云的胸膛。

    “呜……”

    “呜呜……”

    见程云久久没答应,小萝莉还凑过去闻了闻程云的呼吸。

    所幸,程云终于被它……压醒了。

    “怎么了?”

    “呜!”小萝莉看向门外。

    “姐夫你在吗?姐夫?”门外传来唐清影的声音,还伴随着几声敲门声。

    “什么事?我在洗澡!”程云有点迷糊的喊道。

    “什么?你在干什么?”唐清影似乎没听清,“我有东西要给你。”

    “什么重要的东西?”

    “是吃的。”

    “我在洗澡,你放那边,我洗完过来拿吧。”

    “洗澡!!”唐清影眼睛瞬间放光,她咳了几声,立马改口道,“是很重要的东西,我给你送进来吧!”

    “……”

    “我去找殷丹姐拿钥匙咯……”唐清影故意大喊道。

    这时,吱呀一声,门开了。

    程云裹着浴巾,无奈的看着门外端着一碗凉粉站着的唐清影:“你又搞什么过场?”

    “姐夫……嘶……你吃不吃……凉面……”唐清影呆呆的盯着程云几乎裸着的上半身。

    “这是凉面?”

    “啊不……凉粉。”唐清影依旧呆呆的盯着他,忍不住伸出小手,按在程云的胸肌上。

    “好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