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3章 时空节点的能力

作品:《我的时空旅舍

    <content>

    其实木阴看起来并不像什么大反派,一言一行都不像。

    比如他会主动说他不会在这里待太久,以避免对这个宇宙造成损坏;比如他也曾花费上百亿年的时光对‘凡人寿命’进行研究;再比如他和程云说话时的态度语气……

    但如果程云真把这些当做参考的话,那未免也有些太蠢了。

    可他仍对木阴无能为力。

    重点就在这里了——

    程云丝毫不认为节点空间能够阻挡木阴。

    早在很久前老法爷就说过,强大的异界来客是很可能从节点空间脱困而出的,更何况面前这位已经大成的近乎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时空主宰了!是的,目前为止程云见过的所有生物,无论是雪地之王统领还是老法爷,甚至是盘玉世界巅峰时代那位传说中能凭一己之力穿梭宇宙、缔造祭坛的雪地之王先祖,在木阴面前恐怕也是渺小得微不足道的……

    程云能感觉到木阴的强大,亦能感觉到节点空间在他面前的无力——如果木阴要做什么,自己固然是不死之身,可他也真的一点反抗之力都没有。

    木阴并不催促,就在边上等着程云做决定。他嘴角含笑,同时打量着不远处漂浮的真知水晶,俨然摆出了一副‘如果你拒绝,我就离开’的姿态来。

    终于,程云点了点头:“欢迎之至!”

    木阴这才微微一笑:“那就打扰了。”

    说完,他又指了下真知水晶,说道:“这个东西,看起来好像有些眼熟。”

    “你见过?”程云立马有些惊讶了。

    “也许吧。”木阴说。

    “这是我见过的第一位时空穿梭者留下来的,他曾见过一位时空主宰。”

    “记不太清了。”木阴依然笑着,又低头看了看自己,“你现在看到的我,和现在真正的我其实是有差别的。”

    “什么差别?”程云立马问道。

    “总之不太一样便是了。”木阴似是并不愿在这个话题上多说下去,但他又不愿向程云隐瞒,于是又说,“如果你感兴趣,可以去我那里看看,你就知道了。”

    “这样……”

    程云并未急着答应下来,而是继续抬头看向木阴:“你……”

    “明白。”

    木阴瞬间理会了他的意思,瞬间一变,他已变得和程云差不多高,同时穿上了一套很普通的运动装。

    “这样不会给你造成麻烦了吧?”

    “是我麻烦你了。”程云姿态很低的说道,只是一挥手,三人便出现在了程云房间的客厅中。

    外部宇宙霎时又一阵颤抖,如果先前的节点空间般,有那么短短的一刹那,所有生物都仿佛有种喘不过气的感觉。

    此时客厅中仅有小萝莉和它的小耗子。

    小萝莉没有和它的小耗子玩,而是自己一个人在玩——它假装房间中还有另一只小萝莉,但是那只小萝莉是邪恶的,所以它们正在打架。

    当程云三人出现的时候,它正对着那只无形的小萝莉扑过去……

    发现不对劲的时候已经晚了,因为它正扑到空中,已经刹不住车了。于是它只能继续往前扑去,扑到地上,在地上滑了半米,直到撞到沙发脚才停下来……然后转过头一脸懵逼的看着突然出现的三人。

    气氛一时有些凝固。

    这些人……怎么不打招呼的吗?

    堂堂雪地之王做出这么幼稚的动作还被当场发现,还有外人在,小萝莉感觉这脸丢大了,以至于它久久都没反应过来。

    最终是程云率先开口打破沉默:“它叫小萝莉,目前由我照顾。”

    木阴收回正在打量房间的目光,看向小萝莉,说道:“很高兴认识你。”

    小萝莉目光闪烁,时而看看程云,时而看看殷女侠,又时而看看木阴,好半天它才弱弱道:“呜……”

    程云弯腰把它抱了起来,小萝莉也很顺从的让他抱,一点动静都没有。

    “请坐。”程云说。

    “谢谢。”木阴在他对面坐下来。

    殷女侠也蹑手蹑脚的,坐在了程云旁边。

    程云刚想说点什么,却忽然想到,这个时候宾馆是没有多余房间的。

    但他不动声色,问道:“你需要休息吗?”

    “不需要。”

    “我这里已经没有房间了,都被订出去了,我本身是个开旅店的。”程云有点窘迫,但也没有拐弯抹角,而是选择了直说。

    “没有任何关系。”木阴如是说。

    “我猜你也不需要睡觉什么的,你倒是可以在我的房间中,如果你不介意的话。”程云说。

    “悉听尊便,我只是想过来看看而已,无聊中打发一点时间。”

    “这样啊……”

    程云有点不知道该如何招待他。

    木阴看出他的窘迫,便微微一笑,继续说道:“没有关系的,你不用在意我。我体会过你能想象的所有精彩,而在这之后,我又过了太久太久的无聊时间,所以对于现在的我来说任何事都很有趣,哪怕只是坐在这里看你过着平常的生活,或者以一个正常人的思维和你聊聊天,我亦会觉得很精彩……”

    程云闻言皱起了眉,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他之前究竟是怎样度过那漫长的年月的?

    还有……

    什么叫正常人的思维?

    木阴的到来,让程云感觉不是很舒服。

    倒不是木阴让他不舒服,而是通过木阴偶尔的只言片语,他总有种能看到未来的自己的感觉……那样的未来称不上好。

    正在这时,门被敲响了。

    殷女侠在程云耳边小声说:“是程烟姑娘。”

    程云点头。

    只有程烟会这样用脚尖轻轻踢他的门,以代替用手敲或拍的动作。

    于是他对木阴稍一点头,便向门口走了过去。

    打开门,看着站在门外的程烟,他用手抓着门说:“干嘛?”

    余光一瞥,程秋雅也在。

    程云又说:“你怎么也来了?”

    程秋雅脸一黑:“我怎么就不能来了?采老师叫我过来说有歌给我……还有,本姐姐过来蹭一顿饭不行吗?”

    “行!当然行!”

    “你堵在门口干嘛?”程烟看着程云,本能的发现了不对,踮起脚尖越过他朝屋内看去。

    “我有个朋友在。”程云说。

    “见不得人吗?”

    “没什么,你有事找我?”程云说。

    “我考完就要去军训了,防晒霜用完了,你要负责给我买。不过你朋友在的话,就待会儿再说吧。”程烟说完便转身走了。

    程秋雅看着程云的表情,似若有所思,说道:“那我也不打扰你们谈事了。”

    程云有点无奈,又转身回到小客厅。

    木阴的笑容似乎更灿烂了。

    程云觉得有些奇怪,但还是介绍道:“那是我妹妹和我堂姐。”

    “她们都是凡人。”

    “嗯。”

    “你就是为了她们?”

    “算是吧,但也不一定,还是得看她们的想法。”程云的宗旨是不干涉她们的人生,哪怕他曾是程烟的监护人,他也并不认为自己有为程烟做决定的权力……但如果她们想活得更久,他要保证自己有这个为她们实现愿望的能力。

    “噢!”

    木阴点着头,随意的伸出一只手,一点星光便在他手上绽放,随即凝结成了一颗雪白光点,只有绿豆那么大。

    他将光点递向程云:“握住它。”

    程云起身接过,刚一握住光点,他便感觉脑中多了一个东西。

    当他用意识去触碰这个明显是多出来的却不知道为何物的东西,便能瞬间感觉到它所蕴含的信息——那正是他想要的东西。

    程云暂时没有去‘阅读’它,而是点头诚恳道:“多谢了!”

    木阴微微一笑:“不客气。”

    程云稍作犹豫,又有点窘迫的说:“我该……做饭了。”

    “做饭?”

    “是的。”

    程云看了眼木阴。

    同样是时空节点的融合者,他在宾馆当厨师,而别人则是近乎神祗一样的存在,这个差距实在有点大。

    但看木阴的表情,却仿佛有点出神,他好似又想起了自己的过往。

    片刻后,木阴又笑了笑:“轻便。”

    “你要和我们一起用餐吗?”

    “方便吗?”木阴淡淡问。

    “没什么不方便的。”

    “悉听尊便。”木阴再次用了这个词,这次他稍微低了低头。

    “嗯,我就去忙了。”

    程云放下小萝莉,走到灶台边围上了围裙。

    殷女侠也站起身跟在他后边,不敢往后看木阴,弱弱说:“站长,我说好要和俱乐部那边再打一局训练赛的,就不能给你打下手了。”

    程云手里动作不停,点头说:“去吧。”

    先从冰箱里把中午的剩菜拿出来,想了想,他还是没把剩菜再放回去。

    又拿出上好的三线肉,冰糖,香料,准备做一个红烧肉。

    冰箱里还有半个鸭子和几根胡萝卜,鸭子烧胡萝卜也是不错,炒个青菜,再煮个肉丸子汤,差不多也就完事了。

    程云如是想着,已打开了火。

    木阴便平静的坐在沙发上,靠着靠背,无视了不自量力紧紧盯着他试图向他宣布‘本王才是这里的二把手’的小萝莉,一直注视着程云忙碌的背影。

    渐渐的,他眼中多了几分缅怀、感慨,亦有几分无法挽回的无奈和悲伤。

    时间不是有形之物,是不可逆的……

    就是时空主宰,也无能为力啊!

    一小时后,程云在楼上拼好了桌子,这样宽敞一点,总不好让木阴和他们一起在前台挤吧,人家毕竟是超级大佬。

    小法师有些惊讶,但没有吭声。

    程云倒是向木阴介绍了下大家,便招呼大家吃饭,他总觉得这样有点奇怪。

    人家横跨宇宙而来,贵为时空主宰,感觉这是一件很正式的事,他却只邀请人家和这么多‘闲杂人等’一起吃家常便饭。

    倒是木阴完全不在意,很慢的品尝着这个宇宙的食物,神态一如既往的平静。

    程秋雅似乎从程云的态度中察觉到木阴很可能身份很不一般,便偶尔帮程云招呼两句,以免冷落到木阴致使木阴不高兴。而她也把握着分寸,绝不多问、绝不多说。

    程烟倒是并不在意,说道:“我的防晒霜,我已经找你付款了,你记得给我付。”

    程云黑着脸:“不是开通了亲密付吗?”

    “那不一样。”

    “……过场真多。”

    “……”程烟瞪了他一眼,但想着有外人在,还是给他留点面子,便没有吭声。

    吃完饭,程烟和唐清影去洗了碗。

    程云则和木阴坐在天台歇凉,小萝莉绕着几个花坛跑来跑去,精力多得用不完。幸好它不是人,也不怕得胃下垂。

    “妹妹不懂事,宾馆里的关系也比较……复杂,见笑了。”

    “没有的事,这些只会让我羡慕。”

    “今天也招待不周……”

    “也没有的事。”木阴温和的看向他,眼中有着看破一切的光芒,“你不要总把我看得多么高贵,其实你我都清楚,你我之所以成为时空主宰,其实和个人能力、努力等等都没有任何关系,只是运气好而已。在此之前我们一直是个普通人。虽然我暂时走在了你的前面,但我现在有的,你终有一天都会拥有,而你现在有的,却是我永远也无法再拥有、且无比向往的。”

    “也是。”程云仔细一想,“受教了。”

    “对了,你的时空节点给你带来的能力是什么?”木阴不经意的岔开了话题。

    “时空节点带来的能力?”程云楞道。

    “嗯。”木阴语气淡然依旧,“大部分时空节点都会给融合者带来一种能力……三分之二都会吧,这种能力多种多样,还挺有趣的。你是那三分之一么?”

    “你的能力是什么?”程云先问道。

    “每当一个异界来客到来,我的时空节点就会将他拷贝下来,复制他的身体、记忆、能力等等,作为一个副本储存。我可以使用这个副本,当我使用这个副本时,我就可以变成这个人。”木阴说完又一笑,“在我见过的几位时空主宰中,我的这个能力也算是比较有趣和厉害的了。”

    “……”程云有点无语。

    “你的呢?”木阴又看向他。

    “做梦……算吧?”程云扯了扯嘴角,想想还真是鸡肋呢,而且还有副作用。</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