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8章 奇怪的感情

作品:《我的时空旅舍

    次日早晨。

    小萝莉端端正正的坐在沙发上,目光呆滞的盯着在客厅中闪来闪去的程云,小脑袋时而偏向这边时而偏向那边。

    “好玩!”

    “太好玩了!”

    程云双眼都放着光。

    目光所及之处,瞬间建立节点空间的坐标,先摆个有范的姿势,再传送过去,这种感觉简直不要太棒!

    一闪身,出现在左边角落。

    一步踏出,又跑到右边去了。

    或者捏个自己也不知道意思的手势,或者做出个从电视剧、游戏、动漫中学来的动作,又出现在另一个地方。

    要不是怕吓着人,他能满大街闪。

    小萝莉注视程云良久,终于低下头思索起来。

    它不由想起了昨晚程云的自言自语,和现在一样,都是那么的反常,让王看不懂。

    不过……

    小萝莉站了起来,舒展了下身子,姿态无比优美,舒展完它便轻轻往前一跃。

    嘭!

    一声轻响,有蓝光在空中乍现——

    小萝莉陡然出现在了程云身边,仰起头,小脑袋微微一偏,盯着程云。

    程云也愕然的看着它。

    他想起小萝莉也是具备这样的能力的,他在去益西找鹰神的前一天晚上就见识过小萝莉用这种能力,同时雪地之王统领对空间的理解也非常高。

    或许……这是它们的种族天赋?

    下一秒,程云出现在了阳台边。

    小萝莉几乎瞬间跟上。

    如此玩了几分钟,直到程云玩得有点乏了,才走到沙发边坐下来,靠着沙发靠背躺着。

    小萝莉则轻轻一跃,跳上沙发靠背,迈着优雅的步伐走到程云脑袋边上。它先是担心的看了眼程云,思索片刻,又伸出一只小爪子按在程云脑门上。

    呜……接下来又该做什么呢?

    小萝莉努力回想着。

    却不料程云陡然睁开眼:“你干嘛?”

    “呜~~”

    “啥?我没病!”程云说着站了起来,走向小厨房的位置。

    “做早饭了。”

    小萝莉依然站在沙发靠背上,有点担忧的望着他。

    很快,众人聚集在前台吃早餐。

    程云看了眼唐清影和程烟,随口问道:“马上就期末了,你们可别挂科了!”

    程烟刚把包子送进嘴里,闻言动作立马一顿,翻了个白眼看向程云:“你家长瘾又犯了?”

    唐清影缩了缩脖子,没吭声。

    程云也不介意,反正就随口一问。

    倒是冯玉嘉掩嘴笑着。

    吃完早餐,程烟便和那曲一起去俱乐部了,程云在前台和小法师坐在一起。

    小法师见此时前台无人,便问道:“试了吗?你现在呼唤节点空间,能和地球宇宙重合多大范围?”

    “我还没试,现在就可以试。”

    说完,程云便呼唤了节点空间。

    本身这就是烙印在他本能中的动作,现在对节点空间掌控度很高,做起来更是轻松流畅。

    小法师毫无感觉,左右看了看,又盯着程云:“你现在就在……”

    “对。”

    程云眼睛失去了焦点。

    节点空间就像是他肢体的一部分,笼罩在了这颗星球上空,并为他带来反馈。

    片刻后,重叠状态结束,程云说:“小半个中国吧。”

    “小半个中国?很广泛的区域了!”

    “还行吧。”程云也觉得这个范围可以说是很广了,比之他以前有了极大提升,但转念一想,这么小的一片区域,比之整个茫茫宇宙又算得了什么呢?

    “看来站长你完全可以不用修行了。”小法师颇有些羡慕的道。

    “还是得修行。”

    这是程云仔细想了后的答案。

    在本宇宙内,他确实可以说是无敌了——本身就伤害免疫、近乎不老不死,现在还能将这么大一片区域转化为他的地盘,即使面对外星舰队也可以应对了。像是一下子让他失去了奋斗的目标,开挂直接开到了顶。但如果去了其他宇宙,他将失去节点空间作为后盾,还会遭到其他宇宙的排斥,在节点空间的能量开始融入他自身之前,身上还是得带点其他本事才行。

    毕竟程云说过,要去看长曜道人的。

    小法师没有问他原因,而是稍作思考就想通了,点头说:“也是,反正你那么长的寿命,也不怕做没有意义的事情。”

    “有点东西来打发时间也是件好事。”程云笑了笑说。

    “挺羡慕的。”小法师叹了口气。

    “羡慕什么?寿命吗?”

    “也算吧。因为寿命长,所以你可以看到未来的世界是什么样子,你可以等到那些我们穷尽毕生精力去探索也未得出答案的难题被解开的那一天,你可以掌握你感兴趣的所有知识,你甚至可以窥探宇宙的无上奥秘。”小法师如是说着,情绪一刹那就低沉了下来,抬头看了眼外面的天空,沉沉的说了句,“可是我们不能。”

    “短暂的生命限制了我们的求知欲,我猜每一个法师都是抱着遗憾死去的。”

    “有利有弊吧。”程云说道,转念间他又想起了老法爷。

    老法爷应当也是遗憾的,想来他曾经遇见过的那位时空主宰并未告知他宇宙的最终奥秘,更或者那位时空主宰也不知道答案,在不久的将来他也会抱着遗憾死去吧?

    可程云又觉得,老法爷是豁达的。

    对于生命短暂、有力有尽而知识无穷这件事,他应该早就看清楚了。

    这么漫长的生命能够让程云轻松的看到法师们毕生追求的东西,但也能让他体会到其余任何人都体会不到的孤独和寂寞。

    “对了!我有件事情要告诉你。”程云忽然又冒出一句。

    “什么?”小法师问道。

    “你的那块破石头的充能速度比我想象中要快不少,现在已经充能了百分之八十了。”程云说完便没吭声了。

    小法师也沉默了。

    好半天,他才开口:“是……是么……”

    “最多两个月,最少一个月吧。”

    “哦。”

    小法师呆呆的点了点头,忽然感觉脑子好沉重,连思考问题都有点困难了。

    一转眼,他来到这个世界都快半年了。

    ……

    天台上。

    小法师提着花洒,挨着挨着浇花,紧抿着嘴,有些沉默。

    他想起了他刚来的时候。

    怀疑自己被绑架了、这是个恶作剧,想方设法要求站长送自己回去,什么威胁啊、装可怜啊、装强硬啊,办法都用光了。

    最后才发现,这些都是真的。

    然后呆着呆着,好像就习惯了。

    习惯了青山绿水,习惯了自然的食物和水,习惯了这份工作,习惯了站长大人和宾馆的所有人,习惯了昆真球中记载的知识,习惯了连不上网的古代生活……

    还真有点舍不得。

    他当然是想要回去的,那个世界才是他的家,有他熟悉的、牵挂的人与事,可这个世界又何尝不是呢?

    忽然,一道声音传入他耳朵——

    “喂!人妖,你在干嘛?”敏锐的大花发现了今天小法师浇花的时候没有唱歌。

    “……”小法师转过身,“叫我法师。”

    “哦,法师,你怎么没唱歌?”大花说。

    “唱歌。唱歌。”二花喊道。

    “今天不想唱。”

    “为什么?”大花活得更久,隐约知道一点其他动物的事情,就包括人类,“难道是那只叫站长的人类强迫你和他授粉了?我早知道他不是什么好东西……”

    “诶?”二花一脸懵逼,“授粉还能强迫?不都是蝴蝶和蜜蜂还有风做的吗?”

    “笨蛋!动物是自己授粉的!”

    “哦。但是为什么强迫授粉了就不想唱歌呢?嗓子被花粉堵住了吗?”

    “笨蛋!人类的脸不长在花朵上!”大花对这朵花的智商已经无语了,为了避免它再问出白痴问题给自己丢脸,它索性直接给出答案,“那是因为人类不高兴!”

    “诶?”二花眨了眨绿豆般的眼睛,它的求知欲已经被彻底激发了出来,“可是授粉不是好事吗?怎么会不高兴呢?”

    “这也是……”

    小法师听见它们俩窃窃私语,一张脸已经黑成了碳,见它们俩还有继续聊下去的势头,连忙将花洒往它们面前重重一搁。

    咣!

    花洒中有水荡出。

    两朵花立马被吓得一激灵!

    小法师盯着两朵花:“不要胡说!”

    大花眨巴着眼睛看着小法师:“莫名变得凶悍起来了呢……”

    二花则垂下花朵,将刚才溅到花朵上的几滴水倒进花盆里,然后不满的看了眼小法师:“讨厌~~弄到人家脸上了啦……”

    “弄到下面就好了~~”

    “……”小法师头顶上有乌鸦飞过。

    “你们说话给我正常点!”小法师表情有点严肃起来。

    “啊?哪里不正常了?我们很正常啊!”大花疑惑的看向小法师,“我还在关心你呢。”

    “正常正常。”二花重复道。

    “……”小法师无语。

    “诶对了!”大花突然想起一件事,“你和那只站长不都是雄性吗,怎么授粉的?”

    “人类雄性也能授粉?”二花猜测道。

    “……你们给我闭嘴!”小法师咬牙切齿的说出了这句话。

    “看来不是了……”大花嘀咕道。

    “不是吗?”二花睁着圆溜溜的眼睛。

    “唉。”

    小法师叹了口气,过了会儿,才拿起花洒给两朵花浇水,同时说:“我可能过一两个月就要走了……”

    “一两个月……”

    “一个月三十天。”

    “哦……为什么呀?那只站长不要你了?还是准备把你吃掉?”大花问道。

    “嘶好可怕!”二花睁大了眼睛。

    “站长不吃人……”

    “少来了!我见过你们人类吃肉,也见过你们人类吃人类的肉,瞒不过我的。”大花说完,又猜测道,“应该是那只人类要和你授粉,你没同意,他就让你走吧?”

    “可是它不也是被那只站长囚禁在这里的吗?”二花眨巴着眼睛问道。

    “蠢……”大花斜瞟了它一眼,来了这么久了都没看出来么,这只人妖哪里像是被囚禁的样子?

    “不是,是我要回家了。”小法师说。

    “回家?”大花提高了点声音。

    二花也跟着喃喃念道。

    “是的。”小法师点了点头,“我来这个世界已经很久了……”

    “那……”大花抬头看了眼他手中提着的花洒,又转头看了看四周的花花草草,忽然有点茫然。

    “放心。”小法师似是看出了它所想,“就算以后没有我每天为你们浇花,也会有其他人来做这件事的,站长会把你们照顾得好好地。而且……你们不是会说话嘛,有什么要求可以给站长提嘛,站长大人很好说话的。”

    “哦。”

    “哦。”

    大花都没想到反驳他这句‘站长大人很好说话的’,二花也没吭声。

    每天早晨、傍晚都见到这只人妖,每天90%到100%的话都是对他说的,就像等着太阳从东方的云层里出来一样等着他哼着歌走上来,要是有一天等不到他了……

    两朵花一时都有些茫然。

    这种感情也让它们觉得好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