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6章 高考前夕

作品:《我的时空旅舍

    “程……程烟,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我全都听到了。”

    “……”程云看向程秋雅。

    程秋雅不动声色的避开了他的目光。

    程烟则走进来将书放下,依旧淡淡的问:“你给冯玉嘉发了多少?”

    程云看了看外边:“今天好热啊……”

    “嗯?”

    “这个……我只是想着小姑娘要高考了,给个红包以示勉励嘛,再说了,我不也给你发了红包吗?”程云解释道。

    “哦。”程烟点了点头。

    就在程云面露惊喜之色,以为她接受了自己的解释时,又听她说:“第一,我比冯玉嘉小。第二,我也高考过,没收到过勉励红包。第三,你确实给我发了红包,六块一毛钱,所以你到底给她发了多少?”

    “咳咳咳……”

    “继续试图蒙混过关?”程烟双手抱胸,居高临下的盯着他。

    “……”

    这时边上响起了程秋雅吹口哨的声音,口哨旋律轻快,似乎在诉说着她的愉悦心情。

    程云咬牙瞪了眼程秋雅,忽然他灵机一动,又把小萝莉抱了起来,举到程烟面前:“你看小萝莉可不可爱!”

    小萝莉一脸茫然的左顾右盼,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又成了挡箭牌。

    看着小萝莉人性化的表情,程烟呼吸一滞,但她很快就调整过来,从小萝莉身上将目光挪开,继续盯着程云。

    战术无效?

    程云愣了愣,他认为是火力不够的原因,于是他直接抓着小萝莉凑到了程烟身上,还悄悄对小萝莉说:“快卖个萌,救救本大王!”

    “嘶……”

    只听一声吸凉气的声音。

    小萝莉蓬松的细细软软的毛,身体的温度和柔软,让程烟脑中一片空白。

    片刻后,程云抓着一脸呆滞的小萝莉,程烟的手则在小萝莉的背上抚摸,两兄妹脸上都带着笑容……至于刚才发生了什么,谁还记得呢。

    程秋雅看得一愣一愣的。

    ……

    下午的时候,程秋雅回公司了。

    程烟从那种难以描述的状态中摆脱出来后,还是逼着程云又给她补了两个红包,是的两个。一个是六一儿童节她本就该得的大红包,另一个是她去年高考没得到的勉励。

    程云为她的算术能力深深折服。

    晚上。

    那曲老老实实的跟着小法师进了那间‘非法实验室’,同时汇报着自己的情况:“这几天我除了偶尔流点鼻血,每天早上刷牙时牙龈出血,还有有时睡醒会发现身上某处皮肤上带了点血渍外,基本没有其他不适,而我的力量正在不断恢复。就我自己的感觉而言现在的我距离我巅峰时期的身体素质已经很近了。”

    小法师神情很平静:“不用汇报这些,我会调取监控资料的。”

    在那曲印象中这位‘采老师’做实验的时候一直都是这么平静,也正是这份平静,让他感受到了一种来自更高阶层的震慑。

    小法师构建了另一个法术模型,连通他的个人计算机和那曲体内的监控法术,一瞬间就调取到了数据。

    他先是审视了一番数据,然后才点了分析。

    那曲完全看不懂,只觉得好厉害。

    片刻后,小法师说道:“现在药效尚未完全发挥,但也已经发挥了一大半了,这个速度还算是快的了,应该与你平常的锻炼强度也有关系。”

    那曲只知道木讷的点头。

    小法师想了想,又说:“如果说现在你的身体素质已经接近了你的巅峰时期的话,那么等药效发挥完,你即使不能恢复到巅峰,也不会有太大差别了。但是‘酒花药剂’仍然存在极大的优化空间,你的身体也具备更大的开发潜力,这几天我一直在研究如何使药剂的效果更好,已经初具一点成果了,等你把这支药剂的效用完全吸收后,我们可以再试一试,大概率能让你更上一层楼。”

    “好!”那曲点头,他已经尝到了甜头了。

    现在他对剑术的理解还要更甚巅峰时期,如果身体素质能够恢复,他有足够的信心面对那个世界的任何挑战。

    这会是他的最后一场决斗了。

    那曲如是想着。

    配合采老师检查了半天,回到房间时的他已经很困了——他平常都睡得很早。

    从窗户往下望去,外面依然车马喧嚣,有成群结队的年轻人欢笑着走过,即使宾馆也不断有人进进出出,偶尔他还能听到有人敲响隔壁房间的门送来夜宵……这座城市的夜间生活才刚刚开始。

    不过这些与他……是没有关系的。

    那曲拉上窗帘,走到洗手间,先打开水放着,然后脱掉衣服叠好放在架子上。

    他没有爆炸式的肌肉,但身形依然强健,上身的曲线和轮廓依然美观,只是他身上却零零散散的遍布着疤痕。

    疤痕大多很小,可都在要害附近,有一道甚至直抵心脏。

    那曲在巅峰时期是几乎没受过伤的,这些伤大多是巅峰期过后,来挑战的人多了,又没有正规竞技场的保护,打的杂七杂八的比赛也多了,加上疯狂训练,一来二去就落下了这身伤。

    叶庆人欠自己一个道歉吗?也许。

    自己需要叶庆人的道歉吗?那曲倒是并不一定这么认为。

    或许更需要叶庆人向那曲道歉的并不是那曲,而是叶庆人自己。

    摸了摸水温,已经很烫了,再调到合适的温度,那曲站在了莲蓬底下,温热的水流便顺着头发冲下来,拂过全身每道疤痕。

    ……

    跌下巅峰的那曲依然有着对全世界对剑术最高的理解,他本可以转职剑术教练,为叶庆培养出新一代的优秀剑术选手,但叶庆人不肯。

    人们说他会训练出怯战的懦夫来。

    国家甚至没有给他一个像样的安置,很多体面的工作也不肯要他。

    好像因为‘怯战’这两个字,所有人便都不再愿意与他沾上关系了,生怕自己和那曲接触了后就会给自己带来负面影响似的。殊不知怯战的从来就是他们自己。

    所幸妻子对这些全然不介意,还是和他过着和从前差不多的生活……或许要差一点。

    那曲找了个卖力气的活,挣的钱也够他吃饭,加上妻子的工作,养家是没问题的。反正他体力好,他也并不介意这份工作是否‘体面’。

    平心而论,这样的日子,他是能接受的。

    就算总是有人用异样眼光看他,他也并不因此感到憋屈。

    直到他年幼的儿子如往常一样跑到他身边,却带着和往常不同的质问神情:“爸爸你是懦夫吗?他们都说你是个懦夫。”

    那天他记得很清楚,妻子当场愣住了,而他也怔了良久。

    他能忍受大家对他的污蔑、诋毁、嘲讽,他可以不做其他所有人的英雄,他也从未想过要做所有人的英雄,但孩子终究是不一样的。

    对一个父亲而言,他理应是他儿子眼中顶天立地的英雄,这是那曲所珍视的,也是他一直以来所竭力维护着的,但他没有想到过这一天——他的儿子会因为世人的舆论而跑到他面前来质问他,眼神中带着满满的怀疑和失望。

    ……

    6月6号,高考的前一天。

    程云又醒得很早,醒来时他长呼了一口气,思考着昨夜的梦。

    很多人可能完全没有想过,自己一些随意的行为对于别人而言无异于恶魔,可能过了很久很久,也不会有人站出来为自己当初的言行说一句抱歉。

    他莫名觉得有些沉重,不想去多想,便摸出手机到处翻看。

    打开一个软件……又关掉。

    如是重复几遍,他打开了微信。

    冯玉嘉昨晚在朋友圈里发了一些勉励自己的话,还在家族群里和大家聊到很晚,看起来她一点也不紧张的样子。

    这个‘大家’里不包括程烟。

    程烟是个大魔王,她一出口,冯玉嘉就不敢吭声了,过很久冯玉嘉才会试探性的冒一次头。

    高考是一等一的大事,冯玉嘉的高考让一大家子人都十分重视,每个人都说着勉励她的话,许着诺言,什么考完给她买新手机、带她出去旅游、带她看演唱会之类的……但是不敢有人问她想考哪所学校,不敢有人给她设立目标,生怕给了她一丁点压力就会让她发挥失常从而与名校擦肩而过。

    虽然冯玉嘉的成绩完全考不上名校,但也说不准……程云高一高二那么调皮,后来还考上益大了呢!

    起床不久,正做着早餐的程云收到了冯玉嘉的消息。

    “三哥你当初高考的时候监考严吗?”

    程云便知道了,她终究还是紧张的。

    于是他将面条递给了殷女侠,让她学着自己的模样往里洒,同时回道:“要看哪方面了,不过我都高考好多年了,也没什么参考性,你不如去问程烟,她去年才考完,应该差不太多。”

    “……”

    “三哥你说说嘛!”

    程云思考了下,便就高考一事和她聊了起来。

    高考当然是严格的,国家对高考的重视程度毋庸置疑,从试卷的‘绝密’两个字就看得出来了。不过高考的很多地方也没很多人想象中的那么严格……人心终究都是肉长的,很多监考老师都老大不小了,面对着这么一群孩子、后辈,面对关乎这群孩子们一生的选择,都会在能够做到的范围内给予最大的宽容。

    程云试图让冯玉嘉放松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