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5章 杀人剑

作品:《我的时空旅舍

    “采老师你为什么要说出来啊!让他们猜一猜不好吗?”程秋雅装逼失败,眉毛恢复原状。

    这时,她余光却瞥见程云一脸惊讶——

    “她都开演唱会了?”

    程秋雅脸色霎时一黑,一把伸过去揪住了程云的衣领,听见旁边传来一声清脆的哈气声,她又连忙松开了手,但还是继续盯着程云:“你说什么!?”

    程云咳了两声:“我为你感到高兴!”

    唐清影也同样十分惊讶,不过她惊讶的点和程云不同:“二堂姐要开演唱会了吗?在哪开啊,我要去捧场!”

    程秋雅这才露出满意的笑容,但又假装低调的伸出手压了压:“嘘小声点……”

    程云不由翻了个白眼。

    程秋雅是谁配合她表演她就和谁玩,当下便将门票拍得啪啪响,对唐清影说:“我给你们带了门票,前排哦,价值上千呢!我的第一场演唱会,你们一定要来捧场啊!”

    “在哪啊?”

    “高新区那边,锦官大魔方。”

    “哦,那个五粮液演艺中心?”

    “诶这个名字不好听,锦官大魔方好听些。”程秋雅摆了摆手。

    “……”程云扯了扯嘴角,又问,“你有那么多歌来唱吗?”

    “嘿!你这说的什么话!”

    “我关心你!”

    “切!少来了,你连我后面和采老师又合作了两首歌都不知道!还关心本姐姐!”程秋雅忍不住轻呸了一声。

    “那也才六首歌啊。”

    “还有三首没发布的新歌,质量不用说,我们准备借演唱会给新歌先造造势,然后再出!”程秋雅说道,“唱完这九首歌就有四五十分钟了,加上互动环节和助唱嘉宾,一个半小时就过去了。还有主持人的插科打诨,到时候我还可以学着其他艺人抱一把吉他出来随便唱一两首最近很火的小民谣,两个小时就有了嘛,说不定还有多……”

    “好凑合的样子……”程云扯了扯嘴角。

    “什么意思!本姐姐现在火着呢!有的是人来买票,你到时候看演唱会气氛有多火爆你就知道了!”程秋雅轻哼了一声。

    “是嘛?”程云看了眼小法师。

    “咳咳……”程秋雅尴尬了。

    “看来你的事业现在也是有声有色嘛!”程云把在茶几上走来走去的小萝莉拎了起来,抱在怀里揉着,“在公司还顺利吧?”

    “顺利。”程秋雅坐在了他旁边,“干什么都很顺利。”

    “那就好。”程云又打了个呵欠。

    “托你的福……”

    “胡说!”程云接过她手里的演唱会门票,瞄了眼上面印着的一名身着礼裙、气质出尘的大美女,无论怎样他都难以将之和自己印象中的程秋雅联系起来,要知道小时候他们可是一起熏过天牛、往牛粪上插过擦炮的,“6月13号,好吧,到时候我会带着人去给你增加入座率的。”

    “死傲娇!”

    “留下来吃午饭吗?”

    “enmm……既然你诚心诚意的留本姐姐吃午饭,本姐姐也正好有空,那就留下来吧,只是我吃不得刺激性强的东西。”程秋雅说。

    “惯得你……”程云翻着白眼。

    小萝莉则躺在他的怀里,用两只小爪子竭力阻挡着他的魔爪,它好像觉得这样很好玩。

    刚吃过午饭,正好冯涵等人来了。

    走进宾馆时,程云和程秋雅还听见他们的谈话声——

    “你小子是不是谈恋爱啦,最近整天不见人,昨天就让你过来,你非拖到今天。”

    “是啊,上回我给他打电话他还不接。”

    “我在俱乐部啊,只是我在四楼练剑术。那天我是把手机放柜子里的,看到的时候都是晚上了,我很累了就没回……第二天就忘记了,对不起元武哥哥。”

    “你还真去练剑术了?”

    “是啊。”

    三人一抬头便看见了带着口罩的程秋雅,还有旁边的程云。

    祝嘉言愣了下:“秋……”

    他余光看见这时前台有人路过,便反应很快的把话咽了下去,说道:“你也在啊,哦你是给站长他们送门票来的吧?”

    程秋雅眨巴了两下眼睛:“你怎么也跟着他们叫他站长了?”

    祝嘉言反应依然很快:“你们没看前几天女侠的直播吗?现在全网的人都知道程老板叫站长了。”

    程秋雅听得一愣一愣的:“是吗……”

    “是啊!”

    “好吧好吧。”

    “程老板,又打扰了。”冯涵每次心里烦乱就喜欢来安居宾馆。

    “没有的事!”程云笑着道。

    小法师则默默的给他们办理入住手续。

    祝嘉言还问道:“站长,那老师在吗?”

    “在吧,应该在楼顶上锻炼,你找他有事?”程云指了指楼顶上。

    “我剑术上遇到个问题,我昨晚想了一晚上都没想通,想过来问问那老师。”祝嘉言点头说。

    旁边的冯涵和林元武都听得一愣一愣的。

    “这样啊,你还真是个认真的学生啊。”程云笑着道。

    “我只是对剑术比较感兴趣……”祝嘉言说。

    “房卡!”小法师将房卡和身份证递给他们。

    “谢谢了。”

    “程老板我们就上去了。”

    “好的。”

    三人肩并肩往楼上走去。

    冯涵有些疑惑的问:“你真的在练剑术?”

    林元武也道:“就是那个那曲的击剑?练得这么入迷?比练弓箭还认真啊!”

    “是啊。”

    “有那么好玩吗?”

    “有!”祝嘉言毫不犹豫,“不仅是好玩,而且很有魅力!”

    “对了我都没了解过,那个那曲本事怎么样?”

    “轻松击败朱教练。”祝嘉言说。

    “这么厉害,那你练出什么成果来了没?”林元武笑了笑。

    “我只学了一个多月,不过现在么……”祝嘉言瞥了眼林元武,很有自信,“要是给我们一人发一柄剑,元武哥哥肯定打不过我!”

    “这么牛逼?”林元武笑得更开心了。

    “三秒之内取你性命!”

    “噗……”

    “你们先回房吧,我去楼顶找那老师。”祝嘉言走到二楼就没往上走了。

    “我们也去看看,凑凑热闹。”

    “嗯!”冯涵也赞同。

    祝嘉言皱了皱眉,但也没多说。

    三人很快到了楼顶。

    因为下午太阳大,也没人来楼顶玩,摆放着的茶几藤椅都被挪到了一边,留出了一块空地。

    殷女侠和那曲都在这上面。

    只见殷女侠手持一柄雪亮长剑,那曲手中则是一柄银白刺剑,两柄剑的剑身在阳光下反射着刺眼的亮光。两人隔着臂长加剑的距离对峙着,殷女侠表情从容,那曲则凝重的寻找着攻击间隙。

    忽然他迅速欺身上前,刺出一剑。

    俗话说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对于身为格斗爱好者的林元武来说,就这一个简简单单的动作就让他震惊了。

    太快了!

    像是超过了人体极限!

    然而殷女侠只是扭身一避,便躲开了这柄剑,同时余光还瞄了他们一眼,对那曲说:“可以的,比昨天又要快了一丝丝,但我觉得这个出剑……这个……”

    “角度吗?”

    “啊对!我就想说这个!如果角度再往下一点点,剑尖抬一点,可能就没那么容易一击致命了,但是会让对手更难躲开。如果是旗鼓相当的对手作战,他对要害的防护肯定是最严密的,这时候你退而求其次,先给他留下一道伤口,然后他的反应力和速度肯定会受损,你再想杀他就简单得多了。”殷女侠一本正经的说。

    “嗯……有道理!”那曲点着头,这倒是换了一个角度。

    “有人找你。”殷女侠指了指他背后。

    “嗯。”

    那曲瞬间收剑,转身看向祝嘉言。

    在林元武震惊于那曲和殷女侠的速度、冯涵诧异谈话间动不动就是‘杀’、‘致命’之类的词时,祝嘉言的双眼却被那曲反手握住的那柄剑占满了。

    那柄剑让他既熟悉、又陌生!

    和俱乐部定制的训练剑一样长,差不多的造型和配重,剑身都是约莫一指多宽,但它和训练剑最大的差别来了——训练剑的剑身较厚,且剑刃圆润,这柄剑却轻薄且锋利!

    祝嘉言立马便意识到,这才应该是那老师的剑,一柄杀人之剑!

    那曲微微一笑:“你上来干嘛?”

    祝嘉言这才反应过来:“哦哦……我有个问题困扰了一晚上,偏偏今天您又休假,我正好来宾馆住住,便想着来请教请教您。”

    “什么问题?”那曲对于这个勤奋好学的学生是很喜欢的。

    ……

    这时候,前台。

    程云正捧着手机聊着微信。

    程秋雅靠在他肩膀上盯着他手机看。

    前几天发给冯玉嘉的一百块钱红包果然退了回来,这妮子正闹着要他重新发一遍。

    今天已经5号了,早上撕完了卷子,中午冯玉嘉便放假了。

    明天休息一天,后天就要开始高考了。

    当程云给冯玉嘉补了红包后,她把他们撕卷子的小视频发给了程云看,然后便和程云聊着高考的事情,还说考完要上来去参加程秋雅的演唱会。

    看了半天,程秋雅转过头说:“你给玉嘉发这么多红包,你妹妹吃醋吗?”

    “她那性格怎么会吃醋!”程云扯了扯嘴角。

    “???她不最爱吃醋了吗?”

    “你怎么看出来的?”

    “我又不瞎……”

    “她不知道我给玉嘉发这么多。”程云说。

    正在这时,门口不知何时立着一道抱着书的俏丽身影,然后是一道清冽声音:“发了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