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6章 不一样的击剑

作品:《我的时空旅舍

    祝嘉言带着那曲、程云、殷女侠和小萝莉在俱乐部中到处转悠着,介绍着俱乐部的情况。刘经理起初还跟在后面,但很快祝嘉言就礼貌的请他去忙他自己的事了。

    “这个俱乐部开了好几年了,采用的是会员模式,只要开了会员,就没有其他额外消费。”

    “前几年锦官的……富贵人家没那么会玩,所以这个俱乐部开得有些勉强,从这几年开始大家越来越注重健身、越来越喜欢各种运动了,所以我们趁机入了股……”

    “俱乐部为会员提供装备、医疗设施、浴室、更衣室和休息场所,也提供免费的健身餐、饮料包括运动恢复饮料……但作为教练也是可以享受这些东西的。”

    “什么是运动恢复饮料?”那曲问道。

    “就是蛋白质粉,我们不提供带激素或其他成分的增肌粉、减脂药。”祝嘉言老老实实的解释道,没有任何惊讶或感到奇怪等等的情绪流露,“就是你运动量过大,肌肉的恢复需要用到蛋白质。我们通常从食物中获取蛋白质,但这样很慢,而且如果当你运动量非常大需要非常多的蛋白质的话,食补会很困难。所以我们从食物中提取除了高纯度的蛋白质,通常是从牛奶中提取出来的,叫乳清蛋白,我们用的蛋白质品牌是……”

    “哦哦,多谢指导了。”那曲有点尴尬。

    “我这朋友是自己练的击剑,跟着师傅练的,以前没接触过这些。”程云解释了一句,连他自己都不信。

    “噢!原来是这样!”但祝嘉言信了。

    “那我再给你们介绍……”

    “这一层主要是游泳和人工冲浪,这一层是箭馆和攀岩,这两层是搏击格斗的……二楼是人工滑雪场,但是很小,玩起来没什么意思。一楼是综合健身房,平常那老师您如果下班了或者没有教学任务的时候想要锻炼,就可以去健身房,我们的健身房在锦官的众多健身房里面应该也算高档的了,各种设施都还不错。”

    “目前学击剑的人不多,加上我,好像只有五个,其余四个都是朱教练的学生,时不时的来学一次,学得也都不怎么样,只有一个去打过比赛……”

    三人一兽一路往下,一直走到一楼健身房。

    看着那排列整齐的健身器械,那曲没有之前那么惊讶了,但还是有些呆滞。

    这些……他一样都不会用,甚至见都没怎么见过。

    但是看见几个正在使用器械的年轻人,他也能直观的感觉到这些器械对锻炼体魄的帮助性。

    不光是他,殷女侠也差不多。

    以前程云说过给她办张健身卡,但是后来殷女侠沉迷于踢足球、打游戏、调教站长等多项娱乐,他也就没再提这件事。

    但殷女侠没有那曲那么拘束,听说这些都是免费对会员开放的,她立马问道:“我算不算会员?”

    “当然算!”

    “那这些是怎么玩的?”殷女侠指着一根杠铃,“这个我猜得到,用来举的吧?”

    “是的。”边上一个大肌霸温和的说道,“我是健身区的教练,想试试吗?”

    “有点。”殷女侠呆呆点头。

    “杠铃是核心重量训练器材,作用很多,对增加核心力量很有用。不过这个对你来说有点太重了,是我刚刚用完的,我给你拆……”

    “太重了?”

    殷女侠伸出一只脚将杠铃勾了起来,单手拎住,点头道:“还真有点重,举半天肯定很累。”

    教练张大嘴巴,瞪大眼睛,像是见了鬼似的。

    程云立马瞪了眼殷女侠。

    殷女侠吐了吐舌头,弯下腰将杠铃放回原地,低着头装作我刚才什么都没干的样子。

    祝嘉言紧抿着嘴,双手握拳,整个身体都在忍不住颤抖,直到感觉到程云的目光向他扫过来,他才连忙露出目瞪口呆的表情:“这太不可思议了!”

    那曲认识杠铃,他也弯下腰试着抓了一下杠铃,轻哼一声便将之抓了起来。

    感受到杠铃重量的一瞬间,他也有些震惊了!

    因为他的体型远比殷女侠庞大,但如果让他像刚刚殷女侠那样拿起杠铃,是绝不可能的!

    轻轻放下杠铃,他一声不吭的跟在程云身后往外走去。

    留下教练独自怀疑人生。

    祝嘉言还回头看了他一眼,眼中有异样神采。

    ……

    回到宾馆,祝嘉言向程云等人告别之后,便上楼回房了。

    殷女侠则找到俞点小姑娘,兴致冲冲的向她讲起之前在俱乐部见到的好玩的东西,还说下回带她一起过去玩。

    那曲则依旧拜托程云帮他找关于地球击剑运动的介绍资料、教学视频乃至比赛录像,为了三天之后自己正式上班积攒经验。

    一直到晚上,众人再次聚在天台吃晚饭。

    程烟随口问了句:“你没叫你那朋友过来一起吃饭么?”

    程云愣了下,随即答道:“没有,我怕他和你们不太熟。”

    “我们早就习惯了。”

    “人太多了,坐着太挤。”

    “好吧。”程烟淡淡的瞄了他一眼,“你那朋友今天应聘还算顺利么?”

    “顺利通过了,也没怎么应聘。”

    “就是走了个后门呗。”

    “也差不多吧。”

    “我还蛮想去学击剑的。”程烟说,“感觉应该还挺好玩。”

    “可以啊!”程云点头表示赞同,“可以让那曲教你,他真的很厉害!”

    “是吗?我怎么感觉他跟个半吊子一样……”

    “你怎么感觉出来的?”

    “明眼人都感觉得出来吧,回答问题都吞吞吐吐的,明显心虚。”程烟说着,不忘叮嘱一句,“这次别人帮了你忙,欠了人家人情,你得好好记住。”

    “他那是性格原因,其实他真的很厉害。”程云说道。

    “真的?”

    “嗯,你要是去那个俱乐部的话,就报他名下吧。”程云说道。

    “你可别坑我。”

    “我会坑你吗?我是你监护人!”

    “???”

    “好吧过期了。”

    “暂且信你一回。”程烟说着,夹了块凉拌黄瓜,咬得咵嗤咵嗤响。

    “放心吧,常言说得好,谁都可能会坑你,只有你父……监护人不会坑你。”程云想了想,“我也跟着你去蹭两节课好了,看看他教得怎么样!”

    “合着你心里也没底啊!”

    “我只说了他剑术好,没说他会教,这是两码事。”程云说。

    “姐夫也对击剑感兴趣了?”唐清影问道。

    “没,我就去蹭几节课,起一个监督的作用。”

    “哦。”唐清影还打算跟着他一起去呢,一起运动多能培养感情啊,不过既然是这样就算了,还是让程烟去学击剑,她留在宾馆陪姐夫更好。

    “监督什么?”程烟皱着眉。

    “肯定是监督你啊,怕你被别人骗走了,健身房、俱乐部什么的最容易被人搭讪了,所有人都荷尔蒙飙升。”唐清影一本正经的说道,“而且那个俱乐部那么高端,里面尽是些富二代,万一你遇上个小说里面写的那样的,被骗了怎么办?”

    “他会担心我?”程烟反问道。

    “当然,养这么多年的女儿,被人拱了谁都会心疼的!”唐清影说。

    “女儿?”

    “哎哟哎哟我错了,口误口误,放手……”

    三天的时间一晃而过。

    冯涵等人也在宾馆住了三天。

    5月2号,劳动节结束,早晨。

    那曲穿上了前天向站长大人借钱买的新衣服,是一套健身房里常见的运动装,压缩裤加紧身衣,勾勒出他强健的体魄,但是肌肉轮廓远没有林元武那么明显。

    经过三天日夜不停的恶补,加上自己本身对剑击术的理解,他对地球的击剑已经很熟悉了。

    程烟、程云和他一起出门,打了个车,前往虹光俱乐部。

    出示了会员卡,走进俱乐部,程烟也不免有些吃惊。她以前锻炼的健身房虽然也档次不低,可比起这个综合俱乐部而言,未免就太不够大气了。

    那曲笨手笨脚的先去打了卡,便开始正式在地球上班了。

    这也是他第一次教授别人剑术。

    击剑馆在四楼,占了四楼的一半区域,很宽广,但是学习击剑的人并不多,显得有些冷清。

    目前只有两个人在跟着另一名教练学习,其余的地方都是空着的。

    程云、程烟、祝嘉言还有一男一女,总共五人,在击剑馆另一边等那曲。

    那一男一女也十分年轻,穿着价值不菲的名牌运动装。女子是今天刚好来俱乐部学习击剑,前台出于平衡两个教练的学员人数的目的,向她介绍了什么名头也没有的那曲。男子则是与祝嘉言相识,今天跑来练箭,恰好遇上祝嘉言,想邀请祝嘉言一起射箭结果被拒绝了,好奇之下就跟着祝嘉言一起来凑凑热闹。

    那曲有些紧张,叫大家作了一番自我介绍后,才深吸了一口气说:“这是我第一次当教练,第一次教人剑术,我可能有些不对的地方,请大家谅解,也请大家尽管指出来。不过我会尽全力教导大家的。”

    他还看了看来蹭课的程云。

    祝嘉言善意的道:“没关系的,那老师,你放轻松就好。”

    那曲点了点头,又低头思考了片刻,抬起头说:“我的教导方式可能和其他教练不一样,在教大家剑术之前,我要先问问大家的想法,然后教大家不同的剑术。”

    名叫戚蔓蔓的年轻女子觉得他的说法有点奇怪,但还是说:“教练我想学佩剑,我觉得我灵敏度非常高。”

    那曲看了她一眼,当下便知道她是做了功课的,是真的准备来学击剑的。

    但是他却说:“其实我主要学的不是击剑运动,而是实战剑术,当然我也会教击剑。所以我会先问大家,你们想学实战剑术,还是想学击剑。等你们在此做了选择之后,我才会对你们进行测试,再结合你们自身的意愿,平衡过后,决定出你们适合学习实战剑术或击剑运动中的哪一种。”

    闻言,除了程云,所有人都愣了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