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8章 还说没有活干

作品:《我的时空旅舍

    一眨眼就到了晚上。

    小萝莉已经将它原先的睡垫搬到了小仓鼠的笼子边,今天一天,它除了下楼吃饭以外哪都没去,连楼顶都没上去,就一直趴在睡垫上守着它的小仓鼠,以免遭了凡人毒手。

    待程烟和唐清影洗完碗离开后,程云便看见它叼起小仓鼠的笼子往卧室里跑去。

    他不由问了句:“你把它叼到哪去啊?”

    小萝莉转过头看了他一眼,依旧咬着笼子的提手,高高扬着头,但笼子底部还是拖到了地上。

    想了想,它放下笼子:“呜呜呜……”

    那几只凡人老是要看还要摸本王的小仓鼠,本王怀疑她们会对它不轨,所以换个安全的地方。

    程云自是一脸懵逼。

    于是小萝莉又叼起笼子,继续跑进卧室。

    程云头疼,但也由它去了。

    与此同时,殷女侠的直播也开播了。

    她在电脑桌上放了一罐雪碧,趁着游戏还没打开的时候,先感谢了一下那个叫什么大石的粉丝给她送的画,还把画拿出来给直播间的粉丝们欣赏了一下,然后又说起今天的事情。

    “今天我遇到个人,很烦人……”

    “本来我打工的地方大家都知道,也经常有人来给我打招呼,找我讲话啊、拍照啊之类的,我都很高兴……”

    “但是今天这个人……”

    殷女侠讲了一下那个人的行为,看见弹幕上有很多人问她最后是怎么做的,也有人说那人是想包养她,殷女侠愣了下,才反应过来原来那个人是想包养她,于是就很生气。

    “还能怎么样?我一脚把他踢飞出去了!”

    “要是早知……要不是看在他是我粉丝的份上,我肯定要狠揍他一顿!”

    “所以以后这种人不要再来烦我了,我喜欢和粉丝们讲话,也可以和你们拍照,但是有人要做让我讨厌的事情的话,我下次可不会再像今天这样留手了,肯定会把你们腿打断的。”殷女侠气呼呼的,很认真的说道。

    直播间的观众们只觉得她率真可爱,最多有人品出了几分和‘女侠’这个名字相符的江湖气,但没人会想到她是说真的。

    已经和她连上了语音的supreme锐雯犹豫了下,关心道:“你打的那个人,他不会再来找你麻烦吧?”

    殷女侠嗤了一声:“就凭他?那个拿着电锯锯人的傻子都不敢来我们宾馆找麻烦!”

    supreme锐雯沉默了下,他当然不相信殷女侠的话,但他也没再多说,只是提醒道:“但是什么打断腿之类的话,以后最好还是不要在直播间里面说,或者说委婉点,不要给那些眼红想搞事的人找到机会了。”

    殷女侠依然很不屑,但想了想,她却没有吭声——她总不可能沿着网线去打人吧?会迷路的。

    年纪还很小的落花则道:“我倒是觉得大哥好帅,毕竟大哥是要包养站长的,虽然站长没同意大哥的包养,但是这时候跳出来一个陌生人一上来就要送大哥跑车,大哥肯定很恼火!这个人多半也不是大哥粉丝!”

    supreme锐雯:“……”

    看到殷女侠直播间弹幕上飘出一连串类似‘是啊,正经的粉丝都知道女侠的心愿是包养站长’之类的话,他心情很郁闷,却看向天花板装作毫不在意的感慨道:“啊!今天等位好慢啊!”

    落花一愣:“往常也很慢啊!”

    supreme锐雯:“……”

    忽然找到一局游戏了,落花又说:“你看吧,今天还比往常快。”

    supreme锐雯:“……”

    看见殷女侠的直播间的弹幕上大部分都是调侃自己的话,supreme锐雯连忙和殷女侠商量起今天的阵容来。他知道殷女侠没有其他主播那样一有空就看小屏幕的弹幕的习惯,也没有一心两用的本事。只要自己吸引着她的注意力,她在选英雄、思考或者和自己讲话的时候是不会有闲工夫去看弹幕的。

    他观察得十分仔细。

    直到殷女侠直播间的弹幕上消停了些,粉丝们开始建议他们玩各种稀奇古怪的阵容,有的极骚,有的奇弱,虽然他们明知道殷女侠看弹幕的时间少得可怜。

    supreme锐雯终于松了口气,也将小屏幕上殷女侠的直播间切换到了自己的直播间。

    只见殷女侠选了个射手,圣枪游侠。

    落花就很感动,差点没哭出来:“大哥你终于肯玩下路了!”

    殷女侠嘿嘿笑了两声。

    落花是有次匹配到殷女侠,和殷女侠一起玩了一把下路后他才抱上殷女侠这条大腿的。他打了这么多年的辅助,但当殷女侠的辅助是他从未体会过的一种感觉——轻轻松松就能起飞,还不用担心被拿出来背锅,舒服到想吟诗。

    一直到晚上十点过。

    除了射手,殷女侠还玩了一把中单,两把上单,这是最后一把了。

    遥远的另一座城市,魔都。

    训练室内飘荡着麻辣小龙虾的味道,电脑都打开着,桌前的椅子却不在了。所有人都围在一台电脑前,看着一个女主播将韩国一个知名战队的上单选手打得自闭。

    只见顶着‘feiyunvxia’名字的剑姬直接闪现冲进塔,刚冷却的大招放出,秒掉对家上单,走出塔刚好剩一丝血。

    边上还躺着永恒梦魇的尸体。

    又是个双杀。

    阿宁默默看向边上的少年,说:“小轩轩你怎么打得赢女侠啊!”

    小野也说:“这辈子都拜不了师了。”

    轩轩没吭声。

    他当然知道他打不过师父,但他也能感觉到师父对他的态度正在变好。最近他每次挑战师父,师父虽然虐爆他,但每次都会刻意的让着他并且指出他打法上的毛病和改正方法。十几分钟就能结束的战斗师父往往会和他打很久。

    这分明已经是某种‘师徒’间的状态了!

    他觉得兴许哪一次师父让他让得多一些,他就能赢了,到时候名声就正了。

    至于这些哥哥们,都是嫉妒他而已,他才懒得理他们呢!

    没多久,又是三个人走了进来。

    其中两个赫然便是上回到宾馆来找过殷女侠的罗经理和罗教练,还有一个则是个四十岁左右、黑眼圈很重的男人。这个男人就是ZHF俱乐部的老板了,是个从星际争霸的时代就开始搞俱乐部的土豪,ZHF在那个时代拿到过星际争霸的很多大奖。可惜这么多年过去他已经变成了个中年人了,ZHF的辉煌经历过星际和魔兽两个时代,终是没在英雄联盟上延续下去。

    张老板咳了两声,对有些懵逼的选手们说:“你们在看什么呢?”

    中单阿宁弱弱说:“看教程……”

    张老板的表情顿时就很精彩——他这可是个电竞俱乐部啊,这里都是些职业选手,就算不是世界级选手也是千挑万选的,已经站在了电竞界金字塔顶端的一群人,结果他们却告诉你他们在这里看教程……

    这时,音响里传出一声:“penta-kill!”

    选手们更尴尬了,训练室内原先是没有音响的,这是他们专门带来看直播的。

    张老板想了想,也没摆架子,而是将半边屁股搭上一张电脑桌,就这么靠在电脑桌上看他们:“你们对这个‘飞鱼女侠’有多少了解?实话实说就好了。”

    众人都看向了轩轩。

    轩轩年纪最小,很害羞,想了半天才冒出一句:“能打爆一切……”

    张老板问:“面对世界级上单呢?”

    轩轩眼角抽动了下,余光瞄了眼电脑屏幕:“她现在这把,对家就是韩国DLY的上单。”

    “战绩怎样?”

    “师父战绩目前17-0,对家0-9。”

    “……”

    张老板便沉默了。

    相比起英雄联盟这个游戏,他还是更了解星际和魔兽,但是他也知道,韩国的职业战队普遍有着牛逼的上单选手,而且最擅长打那种能carry的上单英雄,DLY就有着一个很牛逼的上单。

    顿了顿他问道:“要是把她挖过来,你们觉得怎么样?”

    想了想,作为队指挥的小野说:“她除了打野,什么位置都能打,而且都牛逼到炸!”

    张老板便知道了。

    这时,轩轩弱弱说:“可是师父好像不愿意离开那个地方。”

    张老板回头和罗经理罗教练交流了下,说道:“我们决定多给她一些假期,也可以酌情提高薪酬,看能不能打动她。大不了再给她报销回锦官的机票就是了嘛。”

    轩轩没有说话。

    张老板却看出他的犹豫,说:“你有什么想法,直接说就行了!”

    轩轩便说:“我估计师父还是不会同意,我猜她可能是有喜欢的人在那里,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你不非要她来基地,让她在网上跟我们一起训练,还不能逼着她必须和我们训练,打比赛的时候再让她上场。”轩轩说着抬起眼帘看了眼三人,“但是这样的话,队内交流,教练,还有分析师那边,都会很麻烦。”

    “这怎么能行?磨合也会出问题吧!”张老板对英雄联盟了解不多,但他本能的觉得这样不行。

    “额……”

    “罗教练你怎么觉得?”

    “我觉得磨合上的问题不是事,磨合再差,她也是个大魔王。”罗教练直接道。

    “罗经理你不会也这么觉得吧?”

    “我……”罗经理皱着眉,“不在一起训练已经是无法容忍的事了,如果还像轩轩说的那样,不能规定一天她和其他队员一起打多少个小时以及什么时候开始打的话,那不就完全是个路人嘛!”

    “路人?你怕是没看过她带着四个路人打爆职业队的时候。”罗教练反对。

    “但是职业赛上要灵活变换啊,主要拼的除了实力外还有各种套路,大家都不在一起还怎么训练出套路来?一个人再强,也总会被人找到制裁方法的,战术僵化会死得很快的!”

    “绝对的实力面前……”

    罗经理和罗教练的意见发生了分歧,但是罗教练底气不怎么足,兴许是官不够大的原因。

    张老板则很是为难。

    ……

    ……

    俞点小姑娘看着屏幕上的内容,活动了下手指,又看了看时间。

    这会儿已经十点半了,那个傻丫头也应该快结束直播回去练神功了,从门口路过的人也越来越少。宾馆早就住满了,她值夜班其实也就相当于坐在前台玩,没有事情做。

    想了想,她站了起来,将笔记本电脑合上,往楼上走去。

    上个厕所先。

    俞点小姑娘前脚刚走,后脚就有几个人进了宾馆,嚷嚷几下见没人,便往楼上走去。

    当俞点小姑娘下楼时,发现宾馆进了一群醉汉,躺了一地。像是醉得神志不清了,于是随便找了个能遮风的地方过夜。

    把她吓了一大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