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7章 一家人的仪式

作品:《我的时空旅舍

    今天天气没有昨天那么好,天上飘着乌云,和阳光混杂在一起。光线从乌云间隙间照射下来,形成一道道光柱。

    吃过早饭。

    小法师将不锈钢盆搁在茶几上放出咣的一声响,淡淡说:“今天我洗碗吧。”

    程秋雅愣了愣,随即道:“还是我来吧!”

    唐清影皱起了眉,喊道:“谁都不要和我抢,我最勤快!”

    只有俞点小姑娘没有和他们争,默默的收拾起碗筷,抱着往楼上走。

    “哎呀!俞点姐好心机啊!”唐清影轻呼一声,也迅速的收拾起剩下的碗筷,在这个过程中她还要不断阻挠其他人的动作。

    “别动,我来!”

    “二堂姐不要碰,手收回去!”

    “……”

    终于,她赢得了这场大战的胜利。

    程烟瞄着表现欲很强的她,脸上带着几分不屑。

    正当唐清影抱着锅碗往上走的时候,她耳朵一动,忽然听见自家闺蜜的声音——

    “她们去洗碗了,我们剩下的人就出去买菜吧?”

    “好啊。”程云答道。

    “挖槽!”唐清影内心一震。

    只见她端着碗站在楼梯中央,转过身,不断眨巴着眼睛,看看小法师,又看看程秋雅,半晌后才用商量的语气说:“要不……采清小哥哥,二堂姐,还是你们来洗碗?”

    程秋雅:“???”

    小法师:“……”

    忽然,唐清影看向小法师的目光被一道身影所阻断了——

    程烟斜跨一步挡在了小法师面前,同时伸手挽住了程秋雅的手,一脸淡定的看着唐清影:“你放心的去吧,想吃什么,现在给我说,我会给你买的。”

    程秋雅一愣,用询问的目光看了看小法师,小法师则用眼神示意她‘不要吭声,安安静静当个观众就好了’。

    只见唐清影支支吾吾的说:“我……我要到现场看了才知道……”

    “那我们开视频吧。”

    “多……多费流量啊。”

    “我用的米粉卡,不限量的。”

    “我不限量……”

    “宾馆有ifi啊!”

    “我……我突然想起我大姨妈来了,不能沾水。”唐清影祭出了大杀器。

    “放屁!还有半个月呢!”

    “额……我……我那啥不调……”

    “你这么能扯,不去外交部真的可惜了!”

    “……”

    又经过十几回合的大战,连续化解了唐清影的胡扯、卖萌、装可怜等多种手段,众人成群结队的往菜市场走去。

    一路上,程秋雅看着程烟脸上一直挂着淡淡笑意,她印象中这个堂妹的性子是很冷的,不由有些奇怪。憋了半天,她终于忍不住问道:“你在开心什么?”

    程烟闻言立马将脸上笑意一收,哦了一声,佯装淡定道:“那妮子实在太欠了,只要看见她不爽,我就开心!”

    程秋雅扯了扯嘴角。

    她又看了看前边被小萝莉牵着走的程云,没有吭声。

    没多久,一行人便到了菜市场。

    因为最近名气涨得很快,程秋雅带上了口罩和鸭舌帽,但她没有料到,宾馆中有几人似乎比她名气还高的样子。一路上都有人对着一行人指指点点,或者拿着手机偷拍,开始程秋雅还以为自己被认出来了,甚至不熟练的紧张了片刻。直到发现他们偷拍的大多都是小萝莉、小法师和殷女侠后,她才松了口气。

    转而……是一阵心酸。

    喂,我程秋雅好歹也是个正规明星诶,竟然还比不过几个网红和主播,真是太气人了!

    但她没有吭声,只默默的跟在众人后面。将脸完全遮住的她只剩身材比较好,而这一点在其他人的光环下一点也不显眼。

    她已经很久没出来买过菜了。

    一个人独居好像吃什么都无所谓,也不需要什么仪式感,所以她通常都是点外卖。

    现在这种感觉让程秋雅觉得非常美好。

    一起出门买菜本就是一件充满了温馨的事情,好像是某种独属于家庭的仪式,再加上还有个时不时回头问问自己想吃什么,说给自己做的弟弟,程秋雅心里也是暖暖的。

    她双手插兜,慢悠悠的跟着众人,口罩上方的眼睛到处乱砍,不时看看前方。

    一会儿程云扯一扯手中的牵引绳,一脸认真的问着前面的小萝莉要吃什么,就像那只小东西真的听得懂一样。一会儿程云拉一拉在人群中走着走着就走偏了的殷女侠,一边无奈的指责她跟没脑子一样,一边问她要小鲫鱼还是秋刀鱼。一会儿程云又回头和程烟、小法师商量着是要喝黄瓜皮蛋汤还是番茄鸡蛋汤。

    程秋雅默默的品味着这种感觉。

    她觉得她现在能写一首歌,那肯定是一首淡淡的充满温情的歌,有着舒缓的调子,光是想着就很美好……同时她又知道她要是真把这首歌写出来了,肯定不知道是什么鸟玩意儿!

    唉……惆怅!

    一个多小时后,众人买完菜,拎着大包小包往回走。

    刚走出菜市场,忽然听见轰隆一声。

    天上闷雷炸响!

    雨点倏倏的落了下来。

    雷声还在此起彼伏。

    “站长大人,突然下雨了呢。”小法师忽然眯起了眼睛。

    “我看得见!”

    “怎么办啊……”小法师先是装作忧心的望了眼天空,然后作灵光一闪状,“有了,不如我们去对面的烘焙屋坐一会儿吧,里面有桌子,可以避雨!”

    程云白了他一眼:“早点回去做饭。”

    “现在还早诶……”

    “菜多,费时间。”程云很无奈,想了想,他又摸出一百块钱递给小法师,“你想吃蛋糕就去买,快点,我们打车回去。”

    “额……”

    小法师最终还是接过钱,问了一遍众人后,才走向烘焙屋。

    程秋雅则看得大为惊奇,她不明白为什么会是程云给钱给采老师,然后采老师才去买蛋糕。

    好奇怪……

    但她还是没有吭声,和众人一起提着菜站在一家水果店的屋檐下躲着雨等车。

    又过了十五分钟,众人回到宾馆。

    小萝莉一溜烟的跑上了楼,然后坐在房间门口等着程云来开门。

    走进房间,程秋雅自告奋勇:“我来给你帮忙!”

    “你能帮什么忙……”

    “给你打下手啊!”

    “你还是去一边坐着玩吧,等着我给你端上丰盛的一桌。”程云打着呵欠。

    “你这什么意思?”程秋雅不满的瞪了他一眼,“看不起姐姐?姐姐好歹也是会做饭的好吧,你忘了当初姐姐给你炒回锅肉的时候了?”

    “什么时候……”程云思考了下,才恍然道,“噢想起了!”

    接着他又说道:“你那叫辣椒炒肥肉,而且是不放盐的那种,不叫回锅肉。”

    程秋雅:“……”

    程云摆了摆手:“你还是去玩吧,或者站在旁边欣赏我的厨艺也行。”

    程秋雅又捋起了袖子,难得摆脱了独居生活,她不想闲着:“我给你切菜,我刀功好!”

    旁边的殷女侠:“???”

    回过神来,殷女侠很不客气的说:“喂,二堂姐,这是我的活儿!”

    程秋雅一愣,随即摆出商量的语气:“要不今天我来吧,你休息一天,也让我感受一下家里做饭的氛围……而且我的刀功是真的不错。”

    殷女侠脸上浮现出一抹黑线。

    这是……挑衅?

    殷女侠选择了用行动来回答——

    只见她一手抄起一根黄瓜,一手拿起菜刀,速度快得只剩残影,然后拿着菜刀沿着黄瓜一抹,只听一声轻微的沙沙声——

    一根长长的黄瓜皮贴在刀身上,被殷女侠掂起来,拎到程秋雅面前。

    整条黄瓜皮几乎一样宽,薄得几近透明!

    殷女侠淡定的盯着她。

    程秋雅明智的闭上了嘴。

    程云则一脸蛋疼的说:“这种黄瓜不用削皮,洗干净就行了。”

    “额……”殷女侠表情有些尴尬起来,随即果断认错,“对不起站长。”

    “你洗菜吧。”程云对程秋雅说。

    “好嘞!”程秋雅很开心。

    以前在农村的时候,作为姑娘家,而且是最大的姐姐,每当长辈们下厨的时候她就得去帮厨。倒是随着长大了,回家得少了,每逢年节回去时都被长辈们当成稀奇宝贝,舍不得让她们干活,她已经很久没体会过这种感觉了。而独居的时候一个人做饭一个人吃好像也没什么意思。

    从早上忙到中午,做了一桌很丰盛的菜,程秋雅有点累,但感觉很满足!

    听见众人对于饭菜的赞叹声,虽然她不是主厨,但还是有点小骄傲。

    这时,程云拿出了一个没有标签的玻璃瓶子,盖子盖得很紧,里面是透明的液体,说道:“我托人弄了一种气泡酒,和上回那种差不多,整点吧?”

    听见和上回那种差不多,程烟抿住了嘴,没再说不喝酒了。

    程秋雅愣愣的盯着酒瓶子,脑中本能的想起了前天的事,但瞬间又将之抛到脑后,她率先将杯子递过去,同时问道:“度数高吗?”

    “反正不低。”

    “那少整点。”

    “行。”

    程云给她倒了半杯,杯壁上很快沾满了气泡,同时还有很多小气泡不断从酒中冒出。

    程秋雅犹豫了下:“再来点。”

    程云又给她倒了点。

    殷女侠握着筷子,呆呆的打量着程秋雅的杯子,那气泡冒出的模样好似让她联想到了某种熟悉的画面。

    瞬间,她睁大了眼睛,连忙递出杯子:“我也要喝雪碧酒!”

    程云扯了扯嘴角——

    居然被看穿了。

    挨着挨着给每个人都倒了一杯,最后剩下的一点他全部倒进了自己杯中。

    见状,小萝莉愣住了。

    “呜!”它用疑惑的目光盯着程云。

    “小孩子喝什么酒!喝酸奶!”程云给它拿了一盒酸奶。

    “呜~~”

    小萝莉可怜巴巴的瞄了程烟一眼,又瞄了眼其他人。倒是有一只凡人回复了它,可那只愚蠢的凡人完全不知道高贵的它在说些什么。无奈之下,它也只得默默的看向自己面前的小酸奶——

    上回大家喝雪碧,它喝酸奶,大家喝酒它也喝酸奶,这回它可是在旁边看见了,这个酒就是用雪碧做出来的,但它还是喝酸奶!

    雪碧和酒肯定比酸奶好喝多了!

    它坚定不移的如是认为。

    果然,边上的殷女侠迫不及待了,她当先举起杯子喝了一大口,然后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气声:“啊~~”

    小萝莉耳朵一颤,立马抬起头盯着她。

    那只愚蠢的人类一脸享受的模样给它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

    程秋雅抿了一口,眉毛一挑,惊讶的说道:“还真是雪碧的味道啊?”

    小萝莉又扭头盯着程秋雅。

    接着,程烟皱眉向程云问道:“该不会是你用雪碧兑了伏特加吧?”

    小萝莉闻言再次转变目标,盯着程烟。

    “不可能,这个酒的味道里面雪碧和酒香融合得很完美,而且都没变淡。酒香甚至可以说是一级棒。”程秋雅摇着头,还皱着眉,摆出了品酒大师的风范,“伏特加兑雪碧一来没有这么好喝,二来要想保全雪碧的味道,比列至少得一比五,那样的话酒精浓度就已经被稀释得很低了,不可能这么烈。”

    除了程烟等人以外,小萝莉也在边上听得一愣一愣的。

    虽然听不懂,但大致意思它还是能体会的。

    唐清影思考片刻,也说道:“确实,这酒的味道不像是两种饮料兑在一起后的互相稀释融合,雪碧和酒的味道都很完整。”

    小萝莉再次扭过头,目光呆呆的。

    俞点小姑娘默默的抿了口,她没喝出那么多名堂,只是红着脸小声道:“甜甜的,挺好喝,也有一点点烈。”

    看吧,连这只凡人都说好喝了!

    本王所料果然没错!

    小萝莉端坐在茶几上,守着饭盆和酸奶,眼睛里有光芒在闪烁。

    程烟默默的喝着酒,没吭声。

    程秋雅则在边上提醒道:“不要觉得甜就使劲喝,很容易喝醉的。”

    程云嘿嘿一笑:“反正每人就这么多,喝完了就没有,不用担心喝醉。喝醉了也没关系,上楼睡觉就是了。”

    “也对,今天周末。”程秋雅展颜一笑。

    于是她当先喝了一大口。

    咕噜一声!

    酒刚入嘴时雪碧的味道占了一大半,那是十分完整、没有被其他液体稀释过的雪碧味,还带着轻微的刺激感。接着到喉咙处时,味道开始反转,酒香压过雪碧的味道,有些烈。喝下去之后,整个胸膛立马一片滚烫,并且这股暖流还在以极快的速度蔓延至四肢百骸乃至大脑。

    喝下去不过几秒,这酒对味觉感官的第一轮刺激就迅速消退,不再灼烫,也不留苦,只有酒的回甘与雪碧糖分的甜味,还有弥漫在口中好闻的酒香。

    程秋雅不由感叹一声:“这酒好,喝得舒服!”

    程云见状嘿嘿一笑。

    小萝莉则看得愣愣出神。

    它瞄了眼程云的酒杯,最终放弃了从大王杯中夺酒的想法,转而瞄向了左边的程烟。

    但当它‘悄悄潜伏’过去时,程烟却一眼发现了它,并眼睛一亮:“小萝莉你想挨着我坐吗?”

    小萝莉连忙一溜烟跑回原位,直起身子,一脸可怜相。

    接着它也没放弃,而是将目光瞄向了右边的殷女侠,再次伏低身子潜伏过去。

    它潜伏得很好,瞎子完全看不见。

    众所周知,殷女侠的感知十分敏锐,老早以前她就瞄见了这么一坨白花花的东西在小小的茶几上朝自己这方挪动。她不知道这只小东西想干什么,但她不动声色,直到小萝莉花了半分钟潜伏到她面前了,她才忽然指着小萝莉出声对程云大声喊:“站长你快看,小萝莉过来偷我的肉吃!”

    小萝莉顿时一愣,一脸懵逼的抬起头。

    这时,饭桌上所有人都在盯着它,每个人的目光好像都不一样。

    最终程云扯着它的尾巴将它拖了回去,又瞄了眼殷女侠不锈钢盆中的辣椒酿,无奈的对小萝莉说:“你要吃辣椒酿啊,给我说嘛,我给你夹。”

    说完,几个中间塞满了肉的辣椒就摆在了小萝莉的饭盆里面。

    小萝莉无力的抬起头,对着他轻轻的呜了一声,然后默默将头埋进饭盆中。

    程云咧嘴一笑:“谢什么谢。”

    小萝莉闻言,小小的身子不由一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