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9章 大佬们的态度

作品:《我的时空旅舍

    回到房间,程云也没急着睡。

    他关了灯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出神。这时候已经凌晨一点多了,城市比白天安静很多,但依然听得见汽车行驶时橡胶轮胎与路面摩擦的沙沙声,也依然有光从窗户照进来在天花板上留下一道四边形印记。

    小萝莉趴在自己的被窝中,只露出一个脑袋,仰着头眼睛亮晶晶的盯着程云。

    过了一会儿,它调整了下姿势,小脸上露出疑惑的表情——

    这只大王怎么还不睡?

    程云在思考,在回想,也可以说成反高官曜道人那句话当真是点醒了他——折磨一个人是不好的,稍有不慎就可能把自己变成一个恶魔。本来程云以前是很能坚定这点的,但不知不觉它好像松懈了。

    所以当程秋雅说他‘不该那么冲动’时,他很干脆的附和了她。

    理性的评断的话,这种做法的确是不该,但也很合情合理。

    任谁的姐姐遇上这种事,他都会有将那个人折磨死的冲动吧?只是区别是大多数人没这个能力和胆量,而程云大可以这样做且不用太过于担心后果。

    是的,‘通常’和‘正确’很多时候的确是两码事。

    程云心知自己生命很长,并且他终有一天会变成类似‘神灵’一样的存在,到了那时候他才是真真正正的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没有人有能力阻止他。

    那时候的他是一个‘神灵’,还是一个‘魔王’呢?

    听起来好像还很远,但那一天终会到来,而他不能等到那时候才做决定——我是做个好人还是魔头?

    他记得以前初中时爱看小说,像是那些大火大热的武侠电视剧的原著他基本都看过。那还是一个有个p都会被班上漂亮女同学借来借去的时代,他也没有网络小说可看。

    说起武侠,绕不开两个人。

    金庸和古龙!

    这两个人的作品差别很大,现在想来,有一个差别很大的地方值得他注意——

    三观。

    一个人如果拥有强大的力量,且站在了道理的那一边,是否就能审判他人、随意决定他人的生命呢?

    金庸的书中是能的。

    武林高手行侠仗义、替天行道、锄强扶弱!例如曾自言一生杀过两百多名恶徒的洪七公。

    而读者大多都不认为这有什么问题,也并不觉得这个三观出了差错。

    好像也真的没什么毛病。

    直到看到古龙的书——

    楚留香抓到无花,无花的生死在他的指掌之间,楚留香却说:“我只能揭穿你的秘密,并不能制裁你,因为我既不是法律也不是神,我并没有制裁你的权力!”

    无花说:“自古以来江湖上只怕谁也没有这么想过。”

    楚留香答道:“等到许多年后,这样想的人自然会一天天多起来,以后人们自然会知道,世上没有一个人有权力夺去他人的生命……只有法律和规则才能制裁……”

    有了对比,但凡能分得清对错的人,想来都知道哪个三观才是正确的。

    可‘楚留香的三观’又太正了,对凡人们而言,兴许很多人会敬佩这样的他,兴许会对他嗤之以鼻,但绝不会有人站在他的立场时如他那样想。

    哪怕是到了现在这个时代也一样。

    兴许他说的‘许多年后’到现在也没到。

    就是程云这时候冷静的思考时,他也会觉得这种‘正得太过了’的三观有太多问题:那些代表着规则和法律的人能否绝对正义的执行它?规则和法律是否具有漏洞,是否真的能审判到犯错者?人们的教育和普世价值观是否能支撑所有人都这样去思考?……

    太多了。

    像是除了理想中的人物,没有谁能具备这样‘奇正’的三观。

    反倒是‘快意恩仇’更受欢迎一些!

    说来也挺有意思,金庸书中的三观虽偏了一点但偏得不多,正好迎合了梦想仗剑天涯的凡人们。而古龙书中的三观虽正却太正了,反倒让人看得酸牙。

    可无论你觉得尴尬也好,讨厌也罢,即使你明白自己永远不会那样做,你还是不得不承认,那就是正。

    ……

    不过话说回来,一个凡人完全可以适当的放纵一下自己,因为他们寿命有限、能力也有限,在道德上打开了一道缺口也倾泻不了太多洪水,对世界造成的损害很难大得到哪去。

    可程云清楚自己不一样。

    他如果掌控不了自己就会很危险,在他漫长生命中,一个小裂纹可能会演变成一个足以灭世的大缺口。

    这个缺口,真的很可能‘灭世’!

    就如长曜道人所说那般,当他戾气重得控制不住,当他习惯了掌握别人的生命,当他意识到无论他做什么这个世上都没人能阻止他,他很可能就会变成一个恶魔。

    就如古代那些肆意妄为的帝王……

    可帝王会被推翻,会被杀人,他呢?

    他是一个bug啊!

    程云很感激长曜道人恰到好处的这句话——

    他跟随程云一同前往酒店,他知道程秋雅是谁,他清楚的看到了程云的愤怒,但他什么也没做,只是在最后程云发了气之后才轻飘飘的说了这么一句。

    他也曾经年轻过啊。

    大概程云一万年也做不到如楚留香那般三观奇正,但他也会尽量控制自己,避免自己习惯肆意妄为。

    ……

    次日早晨,光线沿着窗照进来。

    程云睁开眼睛,又感觉脖子处痒痒的,还透风,他摸了摸,什么也没摸到。

    随意的瞄了眼旁边,小萝莉在自己的小床上装睡得好好的,用小被子盖着脑袋。他又看了看脖子处,一眼便看见了几根细细软软的白色毛发。

    “……”

    “砰砰砰!”

    客厅外面传来一阵拍门声,和殷女侠的拍门声是两个风格。

    程云无奈的掀开被子,去开了门。门外站着一脸憔悴的程秋雅。

    二堂姐现在酒醒了,脑子也清醒了,她更能清楚的意识到这是怎样的一件事——那后果让她十分害怕!

    然而程云还是懒洋洋的面对她:“洗漱了没?”

    “现在不是洗漱的时候,我跟你讲……”

    “哦,那你坐着等下,我先去洗漱。”说完程云便转身往后走去。

    “喂!”

    程秋雅站在门口瞪着他。

    片刻后,她迈步跟了上去。

    程云走到卫生间,她就跟到卫生间。

    而小萝莉已经在里面了。

    程秋雅发誓,她从来没见过一只猫刷牙,更别提它自己刷牙了!她更没有见过一个人一只猫如此有默契的处在同一个卫生间中,一个站在地上,一个蹲坐在洗手池边,面向同一面镜子,盯着镜子中的自己刷牙!

    她几乎看得呆了。

    刷完牙后,程云洗脸,那只猫就洗手。

    它要先洗完手,然后就蹲在边上盯着搓得满脸泡沫的程云,直到程云冲干净泡沫,扯出毛巾,它才凑上去在毛巾上将自己的小爪子擦干。

    程秋雅觉得自己多半还没睡醒。

    当她揉了揉眼睛后,程云已经擦干脸将毛巾搭在了架子上,这才转头看向她:“你真的不去洗漱?你要不要照照镜子看看你现在的样子,我给你描绘下,黑眼圈很重、皮肤也没有光泽,总之很糟……”

    程秋雅闻言立马说:“还不是担心你!你怎么一点也不怕啊!”

    程云耸了耸肩:“不洗漱就让让。洗漱的话我去给你拿一次性洗漱用品,你可以用程烟的洗面奶,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化妆品不知道是谁的,你也可以用。”

    程秋雅:“……”

    见到程云越过自己走向客厅,她有些气,但也只得连忙跟上去,说道:“我拜托冯涵找了律师,到时候我们统一一个说辞,再商量下,兴许会对我们有利些。”

    “你怎么又找冯涵帮忙啊?”程云在沙发上坐下来,皱起了眉。

    “不找他找谁?姐姐我也不认识几个牛人……他家里是做生意的,应该认识有很厉害的律师。”

    “给你说了你不要操心,没有事的,你偏偏就不信!看吧,现在又欠人人情了!”

    “我们关系很好的,而且我又不是让他出钱,我会自己出钱的!”

    “关系再好也不是自家人啊!”

    “还不是为了你!只要你好好的,少坐点牢……我欠个人情有什么大不了的!”

    “我可……真特么的感动……”程云很无语,合着我给你说了八百次了‘没有事的’,你都过滤了是吧?

    正在这时,程秋雅手机响了。

    接了个电话后,她对程云说:“他们到了。”

    “他们?”

    “嗯,律师还没来,他说的‘我们’,估计还有元武、嘉言他们。”

    “这么早,他们不上班不工作的吗?”

    “哎呀人家也是一片好心嘛!一大早过来帮,你还这个语气,我……”程秋雅伸手就想打程云,但手扬起来了她也没打下去,只是恐吓了程云一番。

    小法师正在前台值班,见到几人从车上匆匆下来走进宾馆,不由愣了愣。

    但他没有吭声,只是把水晶球放到了旁边。

    祝嘉言看到了他这个动作,接着悄悄的打量起那颗水晶球来。

    林元武则抢先走到前台,语气有些急,但不失柔和,问道:“程老板和秋雅姐在吗?”

    “老板在楼上吧,你找他什么事吗?二堂姐?是昨晚上过来的么?”

    “你不知道?”

    “知道什么?”

    “程老板和秋雅姐好像惹上了麻烦,听冯哥说麻烦很大。”林元武觉得这一趟果然没白来,他平常来三趟也不一定能和小法师说几句话。

    “什么麻烦?”

    “就是……”

    林元武趁着冯涵打电话的时候,迅速将自己知道的事情讲了一遍,然后看小法师的反应。

    小法师点了点头:“哦,这样啊。”

    林元武一愣。

    倒是边上的祝嘉言一副不出所料的样子——这才是大佬们应有的态度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