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2章 年轻真好啊

作品:《我的时空旅舍

    旁边小学的铃声响了起来,经由晴朗的天空传到宾馆,声音显得很遥远。

    祝嘉言坐在楼顶的一张椅子上,被风吹着,他手里握着一扇牌,对面分别坐着冯涵二人和林元武。他转头远远的看了眼那边小学,抽出两张牌。

    “对六!”

    “对k!”彭曼璇也和冯涵商量着甩出两张牌。

    “……”

    “元武?”

    “元武哥哥?该你出牌了!”

    “哦哦,不要催,我正在想出哪张。”林元武用余光瞄着站在左侧花坛前认真浇花的小法师,他每次来宾馆最常看见小法师的地方就是楼顶,且大多时间他都在浇花——这个人好像极爱浇花,并对花草十分喜爱,每一种花他浇的水量、浇的方式都不一样,但都是同样的认真。

    他会为花朵摘除病变的、多余的叶子,会折断干枯的花枝,会为它驱虫、施肥,对有些娇气的花朵他还会用湿毛巾擦拭它的叶子。

    黄昏将至,城市是崭新的,天边则变成了火红,小法师站在天台边缘的身影无论怎么看都是个绝世美人。

    “……元武。”冯涵无奈的催促道。

    “对a。”林元武抽出两张牌,收回目光打量着三人——他的动作做得极隐晦,还用牌挡着,应该是没人能发现他刚刚因何而出神的。

    可他却看见祝嘉言默默的看了他一眼,接着余光也瞄了眼那边的小法师。

    林元武心头一沉——

    他果然发现了!

    他是什么时候发现的呢?自己最近一些日子做得太明显了么?

    彭曼璇说道:“那两张a果然在你手里,要不起。”

    祝嘉言默默拿出两张2,环顾一眼,众人表情各异的望着他,他又连续拿出了六张牌。

    “……”

    “……”

    “大王,还剩两张。”祝嘉言眨巴着眼睛看着他们。

    “唉……”

    “走吧走吧。”

    “对三。”祝嘉言放下最后两张牌,站起来伸了个懒腰。

    “再来!”彭曼璇说道。

    “不来了不来了。”祝嘉言摆着手,“你们三个玩吧,我要下去听三叔讲故事了。”

    “不玩了?”林元武楞道。

    “那故事有那么好听吗?改天我给你买本故事汇,上面一大堆这种神神呼呼的故事。”彭曼璇说着,伸手拉住了祝嘉言的手,“来咱们继续!”

    “不行!你们玩吧,我真的要下去了。”

    “???”彭曼璇狐疑的盯着他,满脸不解,但还是松开了手。

    “再见了。”祝嘉言摆着手往楼下走去。

    三人看着他的背影,又面面相觑,都觉得这个小弟弟多半被什么东西给迷住了。

    随后冯涵笑呵呵的在祝嘉言的位置上坐了下来,说:“那只有我们玩了。”

    彭曼璇很无语:“我不想跟你玩!”

    “为什么?”

    “牌技差别太大了。”

    “还有运气嘛……”

    “我不想玩了。”彭曼璇说着,又瞄了眼边上的林元武,“元武你觉得呢?”

    “输也没关系,又不赌钱,继续玩吧。不玩就只能回房,你们俩倒是有乐子,我可没有。”林元武一边说着一边忍不住的继续偷瞄小法师,只觉那认真浇花的侧影简直太迷人了。

    “诶?”彭曼璇忽然也转头看向小法师,“小采,斗地主吗?”

    林元武眼睛顿时一亮,也悄悄的看向小法师。

    “不用了。”小法师转过头来,表情温和的一笑,“花还没浇完呢,而且我也不喜欢打牌。”

    “好吧。”彭曼璇有些失望。

    林元武更失望。

    ……

    祝嘉言走到楼下,从前台端了根塑料小板凳,又买了两个锅盔,坐在门口一个一个的慢慢啃着,和长曜道人一同望向街道右边的尽头。

    一群小孩子撒欢似的跑了过来。

    长曜道人脸上顿时浮出一抹微笑,仰头长灌了一口酒。

    祝嘉言在边上眼巴巴的看着,犹豫半晌,到得那群小学生已经跑近了,他才问出一句:“三叔,你这酒是从哪里买的呀?”

    “怎么?”

    “真好喝……”祝嘉言心想,一个普通人喝到好喝的酒,问一句出处,没毛病吧?

    “哈哈!”长曜道人哈哈一笑,“难得有个和我一起喝酒的人,拿去喝!”

    “谢谢三叔!”

    祝嘉言连忙抓起自己的衣服把嘴擦干净,也不管什么贵不贵的,这才接过酒葫芦咕咚咕咚的灌了几口。直到唇齿间被辛辣的感觉填满,酒液从脸颊滑落,他才放下酒葫芦,连忙偏着脑袋将脸颊的酒液抹进嘴里。

    “啊~~”

    他长呼出一口酒气,又将酒葫芦递还给长曜道人!

    几个跑得快的小学生站在摊前,睁着一双乌溜溜的眼睛盯着他们。

    长曜道人还很不正经的对他们挑了挑眉,笑道:“你们这群小娃娃也要喝吗?”

    没人接话。

    长曜道人也不介意,继续笑着。

    卖锅盔的过程中依然吸引了不少无知的路人,但也有些上过当的对长曜道人直翻白眼。几分钟后,一群小学生站在摊前眼巴巴的盯着长曜道人,殷女侠也搬了根板凳,迅速的跑到小学生中坐下。

    长曜道人沉吟片刻,道:“今天我有很多故事要讲,但在讲故事前,我想先问你们个问题。”

    没人回答,算是默认了吧。

    长曜道人便继续道:“你们想当个什么样的人?”

    一群小学生面面相觑,怎么跟老师似的?

    祝嘉言闻言也陷入了思索,但他首先思考的是这位大佬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其次想的是自己该如何回答才能尽可能的去接近他预期的答案,至于‘我到底想当个什么样的人’则被他放到了最后。

    他瞄了眼隐藏在小学生中的另一位大佬,发现那位大佬也紧紧皱着眉头。

    长曜道人见状,又说:“或者说,你们想怎样过这一辈子?”

    殷女侠眉头皱得更紧了。

    怎样过这一辈子?

    以前的话,她梦想中的完美生活就是顿顿大白饭,不受那些当官的压迫,不用担心被其他江湖人干掉,要是大白饭管饱的话就是天堂了。可现在好像已经做到了,而且还远远的超过了这个标准,超过了她的想象。

    她好像应该知足了,可又好像还应该要更多。

    其余小学生也都你看我、我看你,没人回答,似乎是那些答案太荒谬了,不好意思说出来。

    而祝嘉言则终于思考到了‘我到底想做个什么样的人’、‘我想怎样过这一辈子’这个地步来,可他却发现自己好像也很少想过这个问题,以至于一下子竟想不出答案来。

    他出身不凡,从小接受良好的教育,接受优秀的长辈乃至同辈的熏陶,比起普通人,他更清晰的知道自己这一辈子可能会怎样度过、应该怎样度过。

    毕业后,他要么进自家产业下的小公司实习,要么去考公务员。

    如果走商路,他会在几年后离开小公司,拿着一笔对家里来说很少但对常人来说是笔巨款的钱开始创业,或许是失败,但至少得有一次漂漂亮亮的成功,然后他开始进入自家产业的上层,并逐步掌控它。

    如果走政途,就是哪里有机会就被调到哪里去,直到他证明自己的能力,收获资历,青云直上。

    哪怕他大学读的是理工技术类专业,哪怕他平常也很爱玩,他知道自己会这样走完这一生。

    也是个很显赫的一生,不是吗?

    如果没遇见这些大佬的话,是这样。

    可遇见了这些大佬……不管是否遇见他们,他好像都很少想过自己到底想要怎样的人生。

    或许……当个清清秀秀的it男?白天穿着人字拖、大裤衩和背心去上班,晚上回家看番追剧打游戏?周末假期就缩在家里当个死瘦宅,过吃了睡睡了吃的忙碌生活?

    或许……当个小说里的修仙者,潇潇洒洒,无人能敌?

    也或许……

    而这时,那群小学生已经叽叽喳喳的叫了起来:“我要当个科学家!”

    “我长大要当白衣天使!”

    “我要当宇航员,上天!”

    “我要开战斗机!”

    “我要统一宇宙,当宇宙之王!”

    “我要成仙,我要长生不老!”

    “我爸爸说,不管做什么,只要开心,只要是自己想要的生活,就是很好的。”那个脑袋上扎着两个小丸子的小女孩怯怯的说。

    “很好。”长曜道人笑道,又看向殷女侠和祝嘉言,“你们呢?”

    “我……”面对长曜道人的目光,祝嘉言犹豫着,好像他刚才所想那些‘靠近长曜道人预期答复’的回答一下子从脑中消失不见了。

    “我想当个肥宅,没人管的那种……”

    “肥宅?”长曜道人嘀咕着,看见前方那群小学生一片哄笑,他没好意思问肥宅是什么意思。

    “前辈,你呢?”

    “我?”殷女侠面露为难之色,片刻后她才抱怨道,“这什么鬼问题,我过我自己的日子关你什么事。我自然会过好我这一辈子,你就不要管了。”

    “也是!”

    长曜道人仰头一笑,好像大家都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样的生活。

    年轻真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