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0章 赠礼

作品:《我的时空旅舍

    “我的力量都恢复了七成了,玉佩还未恢复么?”长曜道人忽然问。

    “我待会儿去看看。”程云印象中长曜道人从他的宇宙来到地球宇宙并未耗费玉佩太多能量,并且玉佩的充能速度很快,这个时空道具似乎比殷女侠的令箭、老法爷的卷轴性能还好。

    “多谢。”

    “不客气。”说完,程云又问了一句,“你很急着走吗?”

    “这是我的责任,我必须把它放在首要地位。”长曜道人说着微微一笑,他又低头瞄了眼那个葫芦,“我本来该死去的,正是因此,我才被那位送了出来。”

    “你有时空道具,就算那位不送你出来,你也可以藉此逃出来。”

    “我当时并不知道这是时空道具,我只是觉得它蕴藏大道,何况我当时……或许不会这样做。”

    “为什么?为什么不会这样做?”

    “我本身活了几百年,若我停止修行,大约还能活八十年。”这几百年来他活得并不畅快,他内心一直很矛盾,年老者通常能释怀很多事,偏偏他释怀不了,于是长寿成了对他的一种煎熬,但他并没有将这个想法对程云说出来,而是说,“这八十年其实只有短短一瞬,而这个世上从来不乏那种‘我能看到宇宙毁灭、死也值了’的人。”

    “这样啊……”程云眯起眼睛看向遥远的东方,“你好像有很多心结。”

    “是啊!”长曜道人却是坦然承认,说,“或许因为我是个内心软弱的人,很多东西我都斩不断,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么。浑浑噩噩活了几百年,其实和大部分只能活几十年的凡人没有分别。”

    “我以前想修仙,后来发现那个‘仙’不是我想象中的‘仙’,我想着那就罢了吧,就这样过一辈子也不错。可这人活数十年通常都要招惹些东西,更何况几百年。我不想照着那些修行者修一颗透明的心,但我也不想亏欠了谁。”长曜道人说道。

    “你并没有亏欠谁。”程云说。

    “或许吧。”长曜道人微微一笑。

    “我下去做饭了。”

    “好。”

    程云去了一趟节点空间。

    长曜道人的玉佩马上就要充能完毕了,或许就在这几天。

    ……

    女生床位房中。

    几个住客还在呼呼大睡,似乎日出的时候于她们而言是睡得正香的时候。

    俞点小姑娘已经醒了。

    她昨晚也做了一个梦,和大前天看的一部电影有关,她觉得还挺有趣的,准备好好捋捋思绪,把它记下来,说不定能用上。

    从床板底下摸出手机,她打开qq,找出设备中的‘我的电脑’,在被窝里开始打字。

    打完后检改了几遍,觉得满意了她才发到电脑上,并松了口气。

    “呵~~”

    打着呵欠瞄了眼对面下铺的殷女侠,殷女侠依旧盘腿坐在床上,裹着被子低着脑袋沉沉睡着。虽然这些时日来她早已习惯了殷女侠这副模样,但她真担心长久以来这个奇葩的睡姿会对殷女侠的颈椎、腰椎还有身体的其他关节造成影响——本身就长得不高,再弯腰驼背的怎么得了……

    殷女侠睡觉是不打呼的,但每当她用这个姿势睡觉,她的呼吸声就特别重。

    一下一下的,很有节奏感。

    俞点小姑娘不由笑了笑。

    挠了挠乱糟糟的头发,又揉了揉眼睛,她掀开被子,轻手轻脚的从床上爬下去。

    很快洗漱完毕,看着时间还早,她先下去把宾馆的门开了,设备打开,又走上楼。

    殷女侠还没醒。

    俞点小姑娘也没叫她,拿出一条侧边裤缝开线了的裤子,又拿出针线,走到外面阳台的吊椅上坐下,对着早晨充足的光线穿针引线。

    这是一条铁灰色的运动弹力裤,很多女孩子喜欢穿着去健身房,如果有一双笔直的大长腿,拍照会特别好看。上回她们和程烟、唐清影一起去逛街,程烟觉得殷女侠喜欢运动,身材又好,于是就给她推荐了这么一条比那种宽松的运动裤更显身材优势,比运动打底裤更好看的裤子。

    但殷女侠是个小猴儿,一天到晚上蹦下跳用不完的精力,还力气极大,裤子老是被她穿坏。

    每当这时候,俞点小姑娘就要给她缝好。

    把裤子在大腿上摊开,开缝处朝上,仔细打量着那道缝隙,还思索了片刻,俞点小姑娘才开始动起来。

    从小什么衣服裤子都要省着穿,小心爱护,万一破了、坏了,就只能自己缝,这让她练出了一手穿针引线的好手艺。

    片刻后,俞点小姑娘已将线穿满了裤缝两边,她捏着针轻轻一拉,原本开裂的裤缝就被线带着一点一点的合拢了,直到完全看不出开线的痕迹,也看不出缝过的痕迹。

    又揉了揉有些干涩的眼睛,抬头看了眼天边已逐渐暖和起来的太阳,俞点小姑娘走回房间。

    殷女侠已经醒了,但她还是盘腿坐在床上,弓着腰,低着脑袋,眼睛只睁开一条缝,似乎在盯着床单或她的脚丫子出神。

    俞点小姑娘贴心的给她将裤子挂起来,再一转头,她已经开始穿衣服了。

    这是一幅令人血脉喷张的限制级画面,就算俞点小姑娘是个女孩子,就算她和殷女侠同居了大半年,她还是觉得受到了极强的视觉冲击和心灵冲击。有种……找殷女侠赔钱的感觉。

    殷女侠很快穿好衣服,有些奇怪的看向她,问道:“怎么了?”

    俞点小姑娘连忙摇头:“没怎么没怎么……”

    殷女侠走过去摸了摸她的额头,这才嘟囔着:“跟个傻子一样……”

    俞点小姑娘表情有些精彩,但她还是对殷女侠的背影说:“快点洗漱,我先下去值班了,不然万一有人退房找不到人。你洗漱完就下来找我,我给你编头发。”

    殷女侠举起一只手摇了摇。

    ……

    程云下了一大锅面。

    他正纠结着要不要告诉长曜道人玉佩即将充能完毕的事。

    来到地球这么久了,尤其是每天都给那群小孩子一起讲故事,和他们玩闹,长曜道人好像已走过来了一些,又好像没有。

    之前程云并不了解长曜道人,他只觉得宇宙毁灭、星河崩碎的画面给长曜道人的打击很大。固然如此,但似乎也还有其他很多东西。比如几百年岁月,他兴许都活够了,并不畏惧死亡。比如他的性格让他很容易觉得自己亏欠他人,这或许和当初那只山妖有关,而这几百年来让他背负了很多心结。

    也许宇宙毁灭只是个引子,也许宇宙毁灭于他而言是种新生。

    一念之差罢了。

    可谁知道呢!

    程云不断摇着头,不知想到了什么,面上露出些自嘲,又说:“兴许我们根本没资格插手别人的人生,这些一厢情愿的想法反而是别人所不喜的。”

    他又看向小萝莉:“你说是吗?”

    小萝莉虽然听不懂他的话,但它打量着他的表情,却迅速抖了抖耳朵——

    才不是嘞!

    程云便笑了笑,又说:“罢了,还是让他自己决断吧。”

    这时,旁边冒出一道声音:“站长你在和谁讲话?”

    程云转头一看,只见殷女侠扒在门边,只露出一个小脑袋。她那泛黄的头发已经被编成了一根麻花辫,一双黑溜溜的眼睛正盯着他,随后她又打量起房间内。

    “没有人啊。”殷女侠嘀咕着,忽的眼睛一亮,“站长你也喜欢自己跟自己讲话吗?”

    “呜!!”小萝莉不满的盯着她。

    “偶尔自言自语,陶冶情操。”程云随口说。

    “陶冶情操?”殷女侠睁大眼睛,回味着这个词,嘴角逐渐扯开一抹笑容。

    程云见她这模样,也笑了笑。

    到下午的时候,程云告诉了长曜道人玉佩即将完成充能的事。长曜道人似乎怔了怔,然后便继续守着锅盔摊了,时不时的望一眼街道的另一头。

    五点左右,去益州大学踢完足球的殷女侠骑着小黄车晃悠悠的回来了,她还不断左右转头,到处乱看。

    见她锁好车往宾馆走来,长曜道人微笑着问道:“玩得可好?”

    “啊?”

    殷女侠愣了下,才点头:“还……还行!”

    玩得倒是挺开心的,就是一去一来的路上都没有什么收获。

    长曜道人又仔细的打量了眼穿着短裤、及膝足球袜、足球鞋和一件红色的有着数字号码的体恤的殷女侠,说:“前辈修行进展很快啊,才几日不见,体内能量又翻了一番了。”

    殷女侠双眼一睁,连忙左右看了眼,这才说:“嘘,不要讲这些!”

    长曜道人额头上浮现几条黑线,又说:“我有个东西给你。”

    “什么东西?”殷女侠瞄了眼长曜道人的锅盔摊,“算了算了,小俞姑娘给我说了很多次了,叫我不能随便要别人的东西,不然会被人拐去看小金鱼的。”

    “嗯?看小金鱼是何意思?”

    “我也不知道,总之小俞姑娘讲得那么郑重,肯定是很可怕的事情。”

    “我只是赠与你一样东西罢了……”

    “什么?”

    “这个。”长曜道人摊开手,手掌心是一截手指长的小剑,因上面的紫雷光芒而被映照成紫色。

    “嗯?”殷女侠一懵逼。

    就当长曜道人以为她被惊住了的时候,她又连忙道:“快收起来,不要被别人看到了,不然站长大人要把你拉去关禁闭的!”

    长曜道人一笑,那紫色雷光顿时消失,在他手心的是一把迷你的普通铁剑,像是挂在钥匙扣上的装饰品。

    殷女侠又呆了呆,然后警惕道:“你又要我跟着你修仙了……”

    长曜道人摇头:“你随意就好。”

    “这是那什么什么计吗?”

    “这绝非晚辈之计。”长曜道人微笑着,顿了顿又说道,“我要走了,去另一个宇宙,留下环宇宙的传承。事实上这把剑我已百年未曾用过它了,今后我也不会再斩妖,不会再除魔,不会再与人争斗,这把剑留在我身上也没有用处,还不如找个适合它的人。”

    “怎么一股……不对劲的感觉。”殷女侠皱着眉头盯着他,盯着那把能过安检的小剑,她眼光闪烁,很心动,但她没有去接。

    “放心,这绝非托遗。”长曜道人微笑着看着她,竟似看出了她内心所想。

    “我怎么信你……”殷女侠嘀咕道。

    “我只是想着自己要去一个新的宇宙了,留下传承亦是我以前从未做过之事,这把剑我也用不上,而且我觉得即使在那个世界恐怕也很难找得到比你更适合它的人,还不如把它交给你。”长曜道人说,“这些天也多亏了你们对我的照顾,算是感谢吧。”

    “唔……”

    殷女侠神色不定,打量着他的脸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