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4章 从众心理害人啊

作品:《我的时空旅舍

    吃完早饭,程云便回了房。

    殷女侠和长曜道人在楼上洗碗,一个负责洗,一个负责清。

    两人都洗得格外认真,还尤其爱把盘子搓得吱吱的响,时不时的把碗盘举过头顶,仿佛这样才看得见到底洗干净没有。

    程云则坐在沙发上,抱着小萝莉修行。

    忽然,程烟走了进来,她瞄了眼专注洗碗的长曜道人,直接走到程云面前,说:“有个人来你谈事。”

    程云睁开眼睛:“谁?谈什么事?”

    “是个中年人,不认识的。”

    “嗯?”程云一愣,立马站起身,满带着疑惑的往外面走去。

    程烟站在原地不动,直到程云走过她身边时她才伸手扯了扯程云的衣角,从身后凑到他耳边小声说:“是来找殷三叔的,说是殷三叔前两天讲了鬼故事,把他儿女吓得晚上睡不着,连厕所都不敢去。”

    殷女侠耳朵一动。

    长曜道人则立马转头:“不可能!我从未讲过鬼故事,只讲过妖怪的故事!”

    程烟呆呆的张着嘴巴看向他,又看了眼自己和程云与他的距离。

    这……这你也能听得见??

    殷女侠连忙打圆场:“啊……你声音讲得太大了,我们姓殷的人耳朵就是好使!”

    程云则揉了揉自己的耳朵部位,程烟说话吐出的热气让他感觉很痒,随后他才又往楼下走去:“先下楼看看吧,这种事总不好让别人久等。”

    程烟皱着眉,还有点没想通,但还是跟了上去。

    殷女侠紧随其后:“我也去!”

    长曜道人刚准备跟上,程云便停了下来对他说:“你就别下去了,就在楼上吧。”

    长曜道人沉吟片刻,点头道:“也好,给站长大人添麻烦了。”

    他继续洗着碗。

    程云点了点头,继续往楼下走去。

    倒是程烟在门口停了一下,转头犹豫着,组织了下语言,说:“三叔你也不要担心,更不要介意,就是那个小女孩胆子有点小而已,小女孩儿大多都这样。”

    长曜道人愣了下,随即一笑,点着头说:“知道了。”

    程烟又犹豫了下,但还是没说什么,转身径直往楼下走去。

    果然有个中年男人坐在前台,看起来三十多岁的样子,他脚边还放着刚买的菜,是一把蒜苗和约莫有一斤多的五花肉。

    小萝莉端端正正的坐在前台桌面上上班,不时瞄一眼中年人。而俞点小姑娘则端着一杯热水放到他的面前,表情十分温柔。

    “喝点水吧。”

    中年人忍不住说了声:“谢谢啊。”

    俞点小姑娘抬起头微微一笑,说道:“没关系的,给你造成麻烦了。”

    中年人扯了扯嘴角:“也不是多大事……”

    前台内的唐清影见状忍不住对俞点小姑娘竖了个大拇指。

    这时程云走了下来。

    俞点小姑娘连忙说:“我们老板下来了。”

    中年人也看向程云。

    俞点小姑娘则回到了前台内。

    “你好,我是宾馆的老板,我姓程。”程云对中年人微微一笑,伸出手。

    中年人有些局促,和他握了握手。

    程云立马便知道他没什么恶意,至少不是凶神恶煞的过来找麻烦的。

    这个年纪的男人啊,其实很少有男女平等的,除了重男轻女的那一型,剩下的几乎都把女儿当成宝,或者当成心头肉,当成自己前世的小情人……是真见不得女儿受一丁点委屈。

    程云明知故问道:“您是过来……”

    中年人说道:“我叫何鹏,程老板你这门口是有个卖锅盔的老头子是吧?我刚过来问了一下,这个姑娘就说上去叫人,结果把你给叫下来了。”

    “是的,因为他是暂时住在我们这……请问你找他有什么事呢?”

    “也不是多大回事。”中年人的态度还算好,“我女儿在这附近读五年级,最近她老爱在路上逗留,五点半放学硬是要七点过才回家!我问了下才知道有个卖锅盔的老头子老是爱给她班上的同学讲故事,本来讲故事也没什么,但昨天晚上她就开始害怕,说有妖怪,害怕妖怪,睡不着……我今早上正好买菜路过这里,就来问问。”

    “是这样啊!”程云点头道,“哦,那个老头子姓殷,我们叫他殷三叔,他确实在宾馆门口卖锅盔,也喜欢小朋友,所以平常下午看见小朋友放学就爱给他们讲讲故事,没想到吓坏了小朋友。你放心,我待会儿给他说一声,叫他不要讲那些吓人的故事了。”

    “那就好那就好!”中年人见他们态度这么好,也不好意思说什么,便道,“我也是怕他吓着其他小朋友。我女儿胆子小,以后估计不会再来了,我也叫她别再来了,我就是过来问问。”

    “这样啊……”

    “听说那老头还爱喝酒?”

    “沾一点,沾一点,爱沾一点酒,不过就一点点,不碍事的。”

    “他不会……”

    “放心!绝对不会!我给你保证,他就在我们宾馆门口,我们随时有人看着他的!而且他很喜欢这些小孩儿,就是爱给他们讲讲故事,不可能伤害小朋友的!”

    “那我就放心了!打扰了!”

    “诶没事!慢走啊!”程云微笑着将他送走。

    直到中年人提着肉菜离开之后,程烟才在他背后慢悠悠的说道:“你真厉害啊,一个才从院里出来、每天喝两三斤白酒的人,硬是被你说成了个慈祥老爷爷。”

    程云扯了扯嘴角:“他是什么人这么些天你们还没了解么!”

    程烟抿了抿嘴,没反驳。

    五分钟后,楼上。

    长曜道人正将碗盆全部放到碗柜里,看见程云上来了,他率先说:“我已经听见了,唉,又要少一个顾客了。”

    程云有点无奈:“谁让你要讲吓人的故事。”

    “我倒是觉得一点也不吓人,就是一些和我们不同种族的东西罢了,只是外貌和我们不一样,饮食文化习惯和我们不一样,心肠也不一定坏。”长曜道人关上碗筷的门,甩了甩手上的水珠儿,此时站在灶台前的他倒是满身烟火气,“人就是这样,该怕的有时不怕,不该怕的有时怕得要死。”

    “其他小朋友也觉得吓人么?”

    “就那小女娃被吓着了,一个头顶老是扎着两个坨坨的小女娃。”长曜道人眼睛里带着笑意,“老夫记得她。”

    “噢。”程云点点头,“那你随意吧,想讲什么讲什么。”

    “老夫今后自会注意一点。”

    “嗯。”

    一眨眼到了下午。

    旁边小学的放学铃声响起后,一群小学生又成群结队的来到了宾馆门口,手里攥着钱排队买长曜道人的锅盔。

    有些不知情的路人还以为这家锅盔有多好吃呢,看见小孩子们脸上洋溢着的纯真笑容和发自内心的期待,连忙也跟着排队!

    很快,他们就将后悔。

    此生最大的悔!

    长曜道人灌了一口酒,慢悠悠的说道:“别急别急,一个个来!”

    他瞄了眼排队的小学生们,发现了那个老是只肯给二块五的小胖子,也发现了那个头上扎着丸子头的小女娃。

    长曜道人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

    没一会儿,一辆蓝色的跑车停在了宾馆门口。

    祝嘉言从车上走了下来,瞄了眼锅盔摊前排着的队,心道还好没迟到,接着他打开车前盖的储物箱,熟练的拿出一根小板凳,提着排到了队伍的最后边。

    有些路人见状,连忙也加入了排队当中。

    一时长曜道人的队伍倒是越排越长了。

    但长曜道人也不觉得吃惊,反倒是一脸习以为常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