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8章 我有个问题要问你

作品:《我的时空旅舍

    唐清焰和唐清影姐妹俩的外表都非常出众,长相甜美,身材曼妙。但在性格方面,唐清焰要更温婉大方一些,唐清影则更俏皮机灵许多。

    或许和她们的父母有关。

    程云没有见过唐清焰和唐清影的母亲,但见过她们的父亲——

    那是一个很有魅力的男人。

    看得出他年轻时肯定也是个大帅哥,到中年了颜值依然挺高。而且谈吐温和,气质儒雅,都四十岁了还能取上第三个年轻漂亮的老婆,想必姐妹俩的母亲也是个大美人。

    姐妹俩的性格也和生长环境息息相关。

    唐清焰的母亲死时她还年幼,不太懂事,只知道妈妈没了,她成了个‘像根草’一样的孩子了。

    但爸爸很快给她找了一个年轻的后妈,也就是唐清影的生母。

    她是唐清影的母亲带大的。

    后来唐清影的母亲也去世了,唐爸很快又娶了现任妻子,那时候唐清焰已经挺大了,她懂事得早,这件事给她的冲击是有的,但她也能承受和理解。而唐清影却还处在即将进入青春期的年纪,这直接导致了她的青春期格外叛逆,让唐爸和后妈伤透了脑筋。

    ……

    陪着程云办好入住手续,唐清焰便坐在前台等他。

    程云也很快就下来了。

    他背着猫包,手腕上挂着一根牵引绳,小萝莉走在他的前边。刻意收拾了下的他比往常帅得多,无奈小萝莉总是能将四周所有人的目光全部吸走。

    唐清焰也从高脚凳上下来,食指甩着手上的车钥匙,站在原地等他,说:“你走哪都带着小萝莉吗?”

    小萝莉抬头瞄了她一眼——

    废话!

    程云则点头道:“没办法,这小东西太粘人了,别人给它喂饭它不吃。”

    “程烟喂它它也不吃吗?我看见程烟喂它吃过牛肉干啊。”

    “呜?”小萝莉狐疑的盯着她。

    “你从哪看见程烟……噢!”程云点点头,“平常程烟喂它它是要吃的,也只有程烟有这个殊荣,只是这小东西太粘人了,不忍心把它丢在家里。”

    “好吧。”唐清焰抿抿嘴,又说,“一个男生养一只这么漂亮的猫,总觉得怪怪的。”

    “哪里怪了?”

    “嗯~~gaygay的吧。”唐清焰说。

    “……”

    唐清焰上了车,又瞄了眼副驾驶上抱着小萝莉的程云,嘴角勾起一抹弧度,又问道:“它刚才从地上走过诶,你这么抱着它,不怕它把你身上弄上灰尘吗?”

    小萝莉又瞄了眼唐清焰,神态倨傲。

    程云也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裤子:“没关系。”

    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小东西的脚好像弄不脏一样,就算刚从地上走过也干干净净。

    车很快驶离酒店。

    大约半小时后。

    两人一兽在一家连锁烤鱼店落座。

    唐清焰美其名曰:带猫吃吃鱼。

    这家烤鱼起源于锦官,分店遍布全国,名气很高,据说央视都为它点过赞,但消费并不高。吃的是味道,而不是档次。唐清焰没想过程云来了就带他去那些高档餐厅,如果味道好还差不多,味道不好、光是看起来有面子的话就会显得有些可笑。

    烤鱼店装饰得不错,很有中式的现代气息,一个个卡座遍布其中,而不是平常餐厅那样摆得整整齐齐的桌椅。

    它也不像其他餐厅那样整洁明亮,里面反倒有些黑暗,过道上只有微弱的灯光,倒是卡座的头顶有着筒灯洒下一道光柱,将桌面照亮,也分了些光线在周围的座位上。

    空中飘荡着音乐,有点慵懒的小资味道。

    这种偏向于黑暗的环境也让久违的二人相处得自在了许多,不然其实目光对视时都会下意识的躲闪。

    唐清焰坐在靠墙的那一方,往后靠在沙发靠背上,她好似在灯光下,又好似在黑暗中,这好似又为她增添了一分美丽。

    程云和她小声的聊着天。

    没多久,唐清焰将下巴杵在桌面上,偏着头盯着桌上端端正正坐着的小萝莉,同时问道:“你那个结婚的同学,是在学生时候谈的恋爱么?”

    “嗯,大学谈的,他们都是我们班的。”

    “大学谈的啊……”

    “是啊,没想到这么快就结婚了。”

    “说起来我班上也有个同学,就是我隔壁寝室的,那个有点婴儿肥的那个,叫王佳丽,在商业街经常遇见,你还记得么?”

    “长得挺小只的那个?”

    “嗯,她也结婚了,前几个月结的婚,现在都快要生孩子了。”

    “又是奉子成婚吗?”

    “嗯?你那个同学也是吗?”

    “不知道,没问,估计不离十。”

    “那些早早的又突然就结婚的,多半都是怀孕了。”唐清焰依旧盯着小萝莉看,小萝莉也偏着脑袋与她对视,“诶你说,要是当初我们也……怀孕了,你会和我结婚么?”

    “咳咳!”

    “……”

    “我们怀孕了?”程云指了指她,又指了指自己,“我们?”

    “嗯?”唐清焰终于瞄了他一眼,佯作怒状,瞬间又把目光收了回去,继续与小萝莉对视。

    “好吧好吧。”程云有些尴尬,低下头眯着眼睛揉了揉鼻梁,片刻后才说,“我首先会找出是哪个混蛋给我把安全套扎破了,其次,如果有一天我有孩子了……如果有一天我也会有孩子,那么我更希望我是在一个完全成熟的状态下并已具有足够的耐心、做好一切准备的情况下迎接ta的到来。如果有一天我也会结婚,那么我更希望我和她对彼此都已经很了解了,已做好了携手走完后半生的决定,并且也已经在‘该以怎样的方式或怎样的态度携手共度余生’上达成了共识,而不是被什么所逼迫。”

    这时小萝莉已从唐清焰脸上移开目光,转头看着程云,眼中星光闪熠——虽然听不懂在讲什么,但能讲这么一大堆,它就是觉得好厉害的样子!

    唐清焰则黑着脸说:“答非所问。”

    程云低头一笑,避开话题,问道:“你家里面的人开始催你了么?”

    “差不多都开始催了吧。”

    “那你怎么想呢?”

    “我?任他们催吧,一般来说爸爸是不会怎么催你的,催你的大多是妈妈。”唐清焰耸了耸肩道,“而我只有个后妈,比我大不到一轮,她是不好意思催我催得太过的。平常说两句我直接就过滤了。”

    “厉害!”

    “你呢?”

    “我不急。”程云微微一笑。

    “嗯……”唐清焰知道两位教授身故,基本也没什么人可以催他了。

    这时烤鱼端了上来,还有饮料和一些小零食。

    程云从猫包里拿出小萝莉的饭盆,放在桌面上,小萝莉则自觉地伸出小爪子将饭盆拨到自己最方便的一个位置。随后程云开始给它夹菜,它也乖乖的坐着等着。

    唐清焰瞄着他的动作,忽然一笑:“你这生活是越过越佛系了啊!”

    程云耸耸肩:“差不多吧。”

    待小萝莉开始吃了,他又问道:“那你现在在做什么?上班?”

    “嗯,在一个公司上着班。”

    “之前你不是说要回来创业么?”

    “都失败两次了。”

    “嗯?这么快?怎么搞的?”

    “不想跟你讲!”唐清焰黑着脸。

    “好吧好吧,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考公务员么?还是一直上班?”

    “还没想好。”唐清焰端起一杯柠檬水喝了口,声音很平静,当年离开锦官时的雄心壮志似乎已然去了七七八八了,“我之前是想考公务员的,因为家里的关系嘛,如果走公职的话多多少少会有点便利。但像我爸那样看起来风风光光,好像也有点权利,却不是我想象中的那种生活。”

    “我印象中的你对未来规划得都挺清晰的,倒是少有说‘我不知道’的时候。”程云笑了笑说。

    “你对未来的规划也很清晰嘛……”唐清焰同样笑了笑,然后沉默了。

    她是很想打拼出一番成绩的!

    为了让自己看起来不像是个‘像根草’的可怜孩子,她习惯了要强,习惯了独立,习惯了优秀。

    但她想象中的打拼不是这样的,在几年前她还沉浸在爱情中的时候,她想象中的打拼应该是两个人一起,甚至以程云为主,而她当助手就好了。因为她觉得程云很厉害很有能力,他能做出一番成绩,而她并没有程云当初那种‘为什么我能赚到钱?因为总有一群傻子给我送钱’的脑子。

    可是程云并不愿意。

    他很容易满足,他也很容易就能做到让他满足的地步。

    ……

    每个人都想过得好,但这个‘好’在每个人的心里都是不一样的吧?

    吃完饭,唐清焰又送他回酒店。

    车在路上缓缓的开着,作为省会的石门十分繁华,道路两旁霓虹闪耀,路灯一盏接着一盏,却又不断的退入身后的黑暗中。

    如果是以前,两人或许会一起逛街、散步,但现在也就只能一起吃个饭、闲聊两句了。

    车很快停在酒店门口。

    唐清焰双手扶着方向盘,双眼目不斜视的盯着前方被车灯照亮的那块路面。

    程云则取下安全带,提起猫包,打开车门说:“我上去了。”

    唐清焰点了点头,只说了一个字:“好。”

    拍了拍小萝莉的脑袋,让它先跳下去,程云也随后跨了出去,然后转身关上车门。

    嘭的一声。

    刚转身要走,唐清焰却转过头,喊了他一声。

    “程云!”

    “嗯?”程云弯着腰从玻璃窗看向她。

    “呜?”小萝莉也疑惑的转过头。

    “……”唐清焰沉默片刻,才问道,“我有个问题想要问你。”

    “问吧……”

    说完,程云又意识到这样弯着腰对车内说话实在有点别扭,于是他又拉开门坐了进去。

    小萝莉一脸懵逼,也只得跟着跳进去。

    三月底的晚上还是有点凉的,但也不显冷,可对比之下车内的温暖就很明显了。

    唐清焰转头盯着程云,分手以后她已经好久好久没有这么直视他了——上回见面时程云躺在楼顶睡着了的不算。

    程云却扯了扯嘴角,说道:“你这样弄得我莫名有点紧张。”

    他大概猜得到唐清焰要问些什么。

    有些东西不用说明,但一举一动、每个神态都已经体现出来了。

    “我们分手后,你有没有后悔啊?”

    果然!

    和上回见面问的差不多!

    “干嘛突然问这个?”程云很无奈。

    “又来了……”唐清焰往后倒去,靠在座椅靠背上,有些头疼的揉了揉脑袋。

    “这个问题那么难吗?”

    “老实回答就好了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