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2章 中二少年戏真多

作品:《我的时空旅舍

    程云也端了张椅子坐在门口,一边晒着早晨的太阳,一边看长曜道人第一天生意如何。

    上午街上的人还是不少的,但大多是上了年纪的老夫老妻。他们的生活是很悠闲的,买菜,遛狗,遇上个老相识可以站在路边摆一早上的龙门阵,兴致来了一转头就可以钻进茶馆。

    而年轻人不是在上学就是在上班。

    都说锦官是一座十分安逸的慢节奏城市,人们爱着麻将和茶馆,其实安逸大多是不属于年轻人的。

    程云除外,他有底气。

    长曜道人依旧打着盹儿,抿着酒,眯着眼睛盯着门口人来人往,还有猫啊狗啊跑过,无人停留。

    他也一点不慌。

    两个高挑的小美女挽着手从宾馆门口经过,一人穿着过膝的长靴和水晶丝袜,大腿浑圆纤细,另一人穿着薄款风衣和修身牛仔裤,头上戴着一个红色的贝雷帽。

    忽然,她们又退了回来。

    “这里又有一个卖锅盔的了!”穿长靴的妹子惊讶道。

    “是啊,但不是以前那个大号帅哥了。”

    “以前那个锅盔很好吃啊!”

    “主要是大号帅哥长得又高又大又帅,据说是省篮球队退下来的,在网上火过一段时间呢!”戴贝雷帽的女孩子眼睛中闪烁着小星星,“我要是找个那样的男朋友就好了,安全感爆棚啊!”

    “你主要是看人家长得帅吧?”

    “帅也不是很帅,主要是长得……啊不知道怎么描述!”

    “我倒是觉得他太高了……”

    “也是,一步到胃终究不太好。”戴贝雷帽的可爱女孩子小声说道。

    两个小美女便都弯着腰噗嗤嗤的笑了起来。

    没一会儿,穿长靴的妹子走到锅盔摊前,她看了看长曜道人,明显闻到了酒气,这让她有些不喜。还好刮干净胡子的长曜道人长得还不算凶神恶煞,反而有点中年帅大叔的味道。

    “喂,老板,锅盔怎么卖?”

    “三块一个。”长曜道人将眼睛睁开了些许,回手敲了敲后边的招牌。

    “哦,来……两个吧。”

    “好嘞!”

    长曜这才起身,扯过一次性纸袋子包起两个锅盔,递给了长靴妹子。

    程云在边上看得一笑,慢悠悠说“恭喜开张。”

    长曜道人耸了耸肩,又躺了下去。

    程云不住摇头,他这个态度,可真是一点也不讨喜啊……锅盔做得再好吃也会流失一些顾客的。

    他又继续看向前边。

    两个小美女拿着锅盔就咬了一口,接着她们微微皱了皱眉,不敢置信的又咬了一口,这才面面相觑,都不由露出了复杂的表情。

    看了眼悠悠然躺在躺椅上的长曜道人,她们默不作声的走了。

    没多久,又一个小姑娘疑惑的走到了长曜道人摊前。

    ……

    程云没有想到,长曜道人今天的生意还挺好,尤其是早晨和中午,来买他锅盔的人很多。只是大多数人吃了一口后表情都有点奇怪。

    一直到下午,边上的小学、中学放学了,很多上班族也下班了,长曜道人的生意迎来了又一个高峰。

    一群还没有殷女侠高的小学生背着鼓鼓的书包从道路另一头走了过来,小家伙们牵帮结伙的,男孩子们一边走一边大声的讨论着动画片里的角色谁更厉害,女孩子们也笑容洋溢的边走边聊。

    这个年纪的孩子们最没有烦恼,最天真活泼,曾经给了李将军很大的内心冲击,如今,他们脸上挂着的童真和笑容也让长曜道人怔了怔。

    忽然,最前方的一个男孩子停了下来,他转头愣愣的看向长曜道人的锅盔摊子。

    后边的小孩子们也跟着停了下来,各个睁着乌黑溜圆的眼睛看向长曜道人。

    长曜道人也打量着他们。

    从他们身上他看得到希望,看得到未来,看得到纯净不掺杂质的快乐……

    他那个世界早已湮灭,属于他那个世界的希望、未来自是不存在了。而这么纯净、发自内心的快乐,他似乎也已经阔别已久,连见都很久未见过了。

    他听见这群小孩子在窃窃私语。

    “这里又开始卖锅盔了……”

    “可是不是以前那个大哥哥在卖了,价钱好像还是一样的。”

    “是……那个大哥哥的爸爸吗?”

    “不像吧,他这么矮。”

    “要不要买一个?我回去就给我妈说我路上买锅盔了,给她剩一坨,她肯定不会骂我。”

    “我妈估计会骂我……”

    “不要怂嘛!”

    “好吧……”

    一会儿的功夫,一群小学生在长曜道人的锅盔摊前排起了队,每人手中都捏起一张票子。程云也不知道现在的小学生为什么都这么有钱,像他以前那会儿,得把饭钱拿出来吃麻辣烫,一两毛钱一串都只买得起一串。

    长曜道人一边拿着锅盔,一边盯着这群小孩子,面露思索之色。

    他儿时的那个社会远比程云小时候的新中国更落后,没有生产力,经济不繁荣,哪怕他出身不卑微,也不可能在这个年纪随时身上都揣着有零钱可以买零食吃。就是大多数成年人,在街上看见卖饼的、卖糖果的,大多时候也只能咽着口水忍着。

    这个社会……似乎很不一样。

    长曜道人若有所思。

    正在这时,第一个买到锅盔的小学生已经咬了一大口——

    “咵嗤!”

    小家伙的表情顿时凝固了,片刻后,他紧紧眯起了眼睛,皱着眉头,五官似乎都纠结成了一团,大概就像是成了一片超酸的柠檬一样!

    他打了个哆嗦,这才缓过神来。

    小家伙平静的凝视着他的小伙伴们,站在边上一声不吭。

    一分钟后,才有一个小姑娘惊呼出声——

    “好……”

    小姑娘瞄了眼身材还算高大,满身酒味的长曜道人,睁着一双大眼睛,将剩下的话咽了下去。

    片刻后,这群小学生一边啃着巨难吃的锅盔一边窃窃私语的走了,不时还回头打量一眼长曜道人。长曜道人将他们说的话一字不落的听了个遍,不由有些窘迫。

    见到这家卖锅盔的生意这么好,几个穿着蓝白校服的初中妹子也动了心。

    如此循环……

    到晚上,吃过晚饭,长曜道人收摊时,程云才满脸头疼的道“这样下去,李将军每天起早贪黑经营起来的名声几天就会被你毁掉的。”

    长曜道人一脸无奈“我也没办法啊……”

    接着二人开始盘算今天的收益。

    长曜道人端了根小板凳坐在门口,借着屋内的灯光数着一大堆零钱。

    “十、二十、三十……”

    “十五、二十、二十五、二十九……”

    “一百二十九。”长曜道人数完钱又看向程云,“站长你那个什么里面还有多少?”

    “支付宝和微信加起来一共三百二十四。”程云默算了一遍,“卖了一百五十多个饼,虽然比不上……但对于你来说已经算很不错了。”

    “四百五十三!”长曜道人喃喃道,这能买多少酒了啊!

    “你要付欠我的饭钱、房费,我借给你的本金和你今早上从我这拿的零钱。”程云提醒道。

    “总共要多少?”

    “反正你这里肯定不够!”

    “……拿去拿去!支付宝和微信里面的都给你!”长曜道人说着,又将手中的钞票揣进了自己兜里,“这些钱就留给我当明天的本金,其余的都给你。”

    “……”

    见到长曜道人往外走去,程云立马道“你去哪?”

    长曜道人指了指隔壁的小超市“我去买两瓶酒庆祝庆祝……”

    程云“……”

    片刻后,长曜道人提着两瓶500l装的红星二锅头,红光满面的走了回来,他似乎心情非常好,对程云点了点头便上楼去了,一边走还一边喃喃道——

    “真便宜啊……”

    一连几天,长曜道人的生意都非常好。

    这让他每天都乐滋滋的,红光满脸、优哉游哉,每晚收摊了还去隔壁整两瓶二锅头带回房。

    但也不出程云意料,当长曜道人将李将军积攒下来的名声消耗殆尽,他的生意很快就冷清下来。

    长曜道人也不感到惆怅,只是把晚上的两瓶二锅头减少成了一瓶。

    3月23号,又是一个周五。

    长曜道人依旧坐在门口卖着锅盔喝着酒,同时眯着眼睛盯着路边的行人看,兴致来了他还会吆喝两声。但这附近的人大多都知道他卖的锅盔是什么玩意儿了,都不会轻易上当,倒是偶尔经过这附近的人、或者来锦官游玩住在宾馆的住客听见他的吆喝会来买个尝尝。

    如此,长曜道人生意虽然变差了很多,但也不至于一个都卖不出去。

    总是有冤大头的嘛!

    下午。

    附近学校的放学铃声又响了起来。

    长曜道人看见那群欢快的小学生越靠越近,不由微微一笑,直起身招呼“嘿,小娃娃们,念了一天书了是不是饿着了啊,要不要买个锅盔吃!?”

    聊得欢快的小学生们闻言顿时愣了愣,你看我我看你的,有些不知所措。

    长曜道人便笑得越发开心。

    接着那群小学生都低下了头,一声不吭的加快脚步,迅速经过宾馆门口。

    这下换长曜道人尴尬了,他摸了摸鼻子,盯着那群小孩子的背影,不久又露出了一抹笑容。

    忽的,一辆车停在了宾馆门口。

    冯涵和彭曼璇这一对儿,还有林元武、祝嘉言四人从车上走了下来,走到宾馆门口时他们看了眼长曜道人,都有些奇怪,但也没多理会,径直走进宾馆前台。

    俞点小姑娘对他们微微笑了笑,低着头小声说了句“来了啊……”

    她已经对这群人很熟悉了。

    冯涵也笑着点头“又来打扰了。”

    俞点小姑娘脸霎时一红,小声说“哪里的话,我们是开宾馆的,本来就是做生意的,应该是我们欢迎你们的光临才是……”

    “哈哈,俞点妹子就是会说话。”冯涵笑道。

    俞点小姑娘脸顿时更红了,她没有接话,而是拿出两张房卡,在前台桌面上推给几人说“房间在二楼,身份给我登记一下就可以了。”

    “好的,谢了!”冯涵道。

    “对了门口那是……”林元武忽然问道。

    “那是殷丹姐的三叔,最近……来宾馆这里卖卖煎饼,算是糊口吧。”

    “女侠的三叔?”祝嘉言顿时一愣。

    “嗯……”俞点小姑娘点着头,犹豫片刻,她声音变得更低了,违背着良心说,“你们如果喜欢吃锅盔的话,可以买来尝尝。”

    “锅盔有什么好吃的!”冯涵想也没想的说道。

    祝嘉言却陷入了思考当中——

    女侠的三叔?还出现在这个……类似于出生地一样的宾馆?

    难道也是个‘玩家’?

    他回忆着刚才走进来时看见的长曜道人,只觉长曜道人虽然神情慵懒,也年近中年,但却外表出众,气质不凡,有种沧桑大叔的味道。尤其是他拿着的那个酒葫芦,还有披着的一头半长散发,这番装扮如果不是神经病或者刻意装x的话……完全就是小说人物或游戏角色啊!

    这时,听见俞点小姑娘说话的长曜道人也扭过头来,说道“要买锅盔吗?”

    祝嘉言立马一激灵,看向众人“哥哥姐姐,你们想吃锅盔吗?”

    冯涵一愣“你想吃锅盔?”

    祝嘉言点头“嗯,突然挺想的!”

    “我不吃,油大,万一长胖了怎么办……某些人虽然自己胖,但是要我瘦!”彭曼璇说道。

    “我也不想吃。”冯涵说。

    “我来一个吧。”林元武淡淡的道。

    “行!”祝嘉言立马跑了出去,带上一脸乖巧的笑容,对长曜道人说,“三叔好,给我来两个……啊不三个锅盔。”

    “好嘞!”

    三个锅盔很快递给他。

    “谢谢三叔!”祝嘉言微微鞠躬,这才跑回前台。

    看见三人满脸奇怪的表情,祝嘉言一愣,问道“你们干嘛这么看着我?”

    冯涵和林元武对视一眼,没吭声。

    彭曼璇则道“小嘉言你今天很奇怪啊,你以前虽然也很乖,但也没这么乖啊!还这么懂礼貌!”

    祝嘉言表情一滞,愣了下才说“那个……因为……因为女侠是我的偶像!”

    “为什么?”

    “女侠打游戏厉害啊,神挡杀神佛挡杀佛,我每天都看女侠直播的。”祝嘉言说着,连忙把锅盔递给林元武,转移话题道,“快吃吧,趁热。”

    “唔……”

    林元武接过锅盔,咬了一口,没觉得好吃也没觉得难吃,但第二口他就咬到了一大坨花椒。

    祝嘉言也好不到哪去。

    几口下去,两人表情都有点微妙。

    彭曼璇打量着他们的表情,问道“怎么样?好吃吗?”

    林元武没回答,而是将问题抛给了手拿两个锅盔的祝嘉言“小嘉言你觉得怎么样,好吃吗?”

    祝嘉言机械的嚼着锅盔,点头道“好吃!太好吃了!”

    俞点小姑娘怔了怔,随即红着脸小声说道“好吃的话可以多照顾照顾三叔生意……三叔也是个可怜人呢。”

    林元武顿时一噎,差点喷了出来。

    反观祝嘉言郑重的点了点头,像是接到了某个隐藏任务似的“嗯好的!”

    登记好,四人很快上了楼。

    林元武转手就把剩下的半个锅盔扔在了垃圾桶里——对他而言,这锅盔实在太难吃了!味道不均就不说了,口感很差也不说了,偶尔蹦一颗花椒出来是什么鬼?

    祝嘉言则很严肃的看向他,说“元武哥哥你这样是不对的,有点不尊重人。”

    林元武愣了下,左右四处看了看“哪里不尊重人了,都走这么远了,他又看不到。”

    那可说不准!

    祝嘉言没把这话说出来,而是又道“那也是浪费粮食。”

    林元武被他噎了一下,憋屈的说“没办法,实在是吃不下去了。”

    “无论如何,下次还是别这样了。”祝嘉言一脸严肃的说着,说完他又咬了一口锅盔机械的嚼着……可以明显看出他在嚼动过程中有一个停顿的动作,也不知是吃着盐了还是花椒了,但他很快便克服了,继续嚼动着将口中的锅盔硬吞了下去。

    林元武几人看得一愣一愣的。

    “下次……下次我多半不会再买了。”林元武尴尬的说。

    “别啊,我请你吃啊!”祝嘉言心肠多好啊!

    “还是算了吧……”林元武一脸难受的表情,他盯着祝嘉言看了半天,有些不敢置信的问道,“你是真觉得好吃?”

    “……差不多吧。”祝嘉言给了模棱两可的答案。

    “……变态!”

    两人拿着一张房卡刷开门走进去,冯涵则和彭曼璇进了另一间房。

    这次彭曼璇是特意过来‘探查’的,因为冯涵时不时的就得在外面过夜一回,过夜的地方还是一个小宾馆,而且给的理由还那么奇怪,彭曼璇实在是想不通,便决定亲自跟冯涵过来一次。一方面她是想确定冯涵到底是到宾馆来了还是鬼混去了,一方面也是想再体会一次,看看这宾馆是不是真的有那么玄。

    瞄见对面关了门,林元武不禁摇头“这女人啊……脑子就是不好使!”

    祝嘉言听见了他的嘀咕,表情一下子变得有些奇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