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1章 享受时光

作品:《我的时空旅舍

    长曜道人端着一盘锅盔走上三楼,停在程云门前,辨认了下门牌号。

    “咚咚咚……”

    门很快就打开了。

    程云站在门后,看了看长曜道人,又低头瞄了眼他手中那盘热气腾腾的锅盔,惊讶道“都出成品啦?”

    随即他连忙让开路。

    “不就是个烤饼么,难得倒老夫我?”长曜道人端着锅盔走进屋,他在小客厅内打量了一圈,惊讶道“我那侄女儿没在你这屋里吗?”

    程云立马脸一黑“你惊讶个什么鬼,她好端端的,为什么会在我屋里!?”

    长曜道人点点头,长长的噢了一声,又问“那我那侄女儿呢?”

    “她应该在前台跟着夭夭鬼混吧。”

    “我去叫她!”长曜道人将锅盔摆在茶几上,转身便往外走去。

    走到楼下,果然见殷女侠坐在前台和唐清影窃窃私语,鬼鬼祟祟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长曜道人立马说“侄女儿,上来帮我尝尝我做的锅盔如何。”

    殷女侠眼睛顿时微微一眯,盯着长曜道人银牙紧咬,但看在站长和锅盔的面子上她还是忍了下来,对唐清影说了两句便从前台走出来,跟着一脸笑意的长曜道人往楼上走去。

    刚走到拐角,二人又遇上了程烟。

    长曜道人哎呀一声,喜道“太巧了,程烟姑娘!”

    程烟疑惑道“怎么了?”

    长曜道人笑着说“我刚做好了一炉锅盔,听站长说你对锅盔一道很久见地,不如去尝尝?看看我做的锅盔一个月下来能卖几个钱!”

    “好啊!”

    “那就多谢程烟姑娘了!”

    “不要叫我程烟姑娘,就叫我程烟就可以了。”程烟淡淡说。

    “那我这侄女儿……”

    “嘭!”殷女侠一拳打在他的腰上!

    “我说过她很多次了,她老是改不过来,记性也不好,我也没办法。”程烟说着不由自主的一笑,心想自己还真是多此一举呢,这两人得的不都是同一种病吗?

    “噢!行!”长曜道人干脆的点头,像是方才完全没受到殷女侠的袭击似的。

    “嗯好。”程烟不动声色,因为每次殷女侠也都答应得非常干脆,但后来还是没改。

    三人来到程云房间。

    殷女侠和程烟共同凑到茶几面前,和程云、小萝莉一同打量着盘中焦黑的锅盔——明显烤得有点过了,平常锅盔虽然有些也会有点焦色,但都以焦黄为主,不会这么黑的。

    转过头看向长曜道人,只见长曜道人还笑着道“怎么样?看起来还不错吧?”

    程烟没有吭声,程云也没有吭声。

    两兄妹面面相觑,将各自脸上的表情看得很清楚。

    殷女侠心直口快,说道“黑不溜秋的,糊了吧?”

    长曜道人摆了摆手说“糊一点不影响的嘛!”

    殷女侠“……”

    程云也是这才意识到,长曜道人那个世界的‘厨艺’是惨不忍睹的——菜里能有点油盐就很不错了,要是再多加几样合适的食材,就是人间美味了。

    而长曜道人还连那种菜都没做过……

    这时长曜道人又道“别光是看啊,尝尝,尝尝味道怎么样!”

    程烟有点不放心的问了句“三叔你做完尝过吗?”

    “尝过!当然尝过!”

    “味道怎么样?”

    “好吃着呢!”长曜道人一脸傲然,心想老夫就是做什么都厉害,不过他又补充了句,“有盐有味的!”

    “咳咳!”

    程烟被他下半句呛住了。

    三人互相对视,互相打着眼色,互相推攘着,暗地里交锋八百回合,最终殷女侠败在了程云阵下。只见她一脸‘本女侠怕过什么’的表情,干净利落的拿起了一个锅盔……

    递给了边上的小萝莉。

    小萝莉将头一扭,表示不接受蠢货的投食!

    殷女侠耸耸肩,也不在意,又收回了手。

    “咔嗤!”

    她咬了一口,看得出很脆!

    程云程烟两兄妹不动声色的看向她。

    长曜道人也紧盯着她“怎么样,好吃吧!?”

    殷女侠点了点头“嗯……”

    长曜道人又瞄了眼程云和程烟,有些不高兴的道“你们两个小娃娃在担心什么,老夫还能下毒不成?有盐有味的还有肉,肯定好吃嘛!”

    见状,程云和程烟各拿了一个锅盔,程云还掰了一半递给小萝莉。

    殷女侠默默的盯着他们,直到见到他们咬了一口开始嚼动,她才接着发表自己的评论“嗯比我以前吃的冷馊馒头好吃多了,只是比起大个子和站长大人做的……”

    “咳咳咳!”程烟猛烈咳嗽起来,俏脸一下子憋得通红。

    “怎么了怎么了?”程云连忙关心的看向她。

    “水……”程烟声音都变了。

    程云立马端起边上自己的水杯递给她。

    程烟瞄了眼杯子,也毫不在意,端起来就咕咚咕咚灌了好几口。然后她放下水杯。刚吃了锅盔还带着油的嘴唇在杯沿上留下一个反光的唇形油渍。

    “啊……”

    “怎么回事?被猪毛卡着了吗?”程云满脸关心的问道。

    “你才被猪毛卡着了呢!”程烟瞪了他一眼——在老家方言里面,‘被猪毛卡着了’是专门用来怼人的。

    “那是怎么回事?”

    “咸……”程烟瞄了眼长曜道人。

    “咸?咸好啊!”长曜道人讲道,他满脸红光,“盐可是被官方管制的战略物资,这人不吃盐要死的,吃了我这锅盔两三天都不用吃盐,多好啊!”

    看着他真诚的表情,程烟沉默了。

    程云则很惊讶“咸?不可能吧,我吃这个压根就没有盐!”

    长曜道人表情有点尴尬了,他扣了扣后脑勺,准备回去就把那张纸人撕了,叫它偷懒、办事不利!

    殷女侠则为他解释道“不要担心,咸着了也不要紧,吃下一口就没有味道了。没有味道也别怕,你再多咬一点就咬得到一坨盐了。”

    长曜道人连连点头“还是我侄女儿明白!”

    程烟和程云相视一眼,没有吭声。

    殷女侠是过惯了苦日子的人,当初最苦的时候连馊馒头都没得吃,捡都捡不到能入嘴的食物,在野外还能打打鸟抓条蛇或者和野狗抢食,在城里就真的只能缩在一个角落里饿着……她当然什么都吃得下。

    小萝莉就更不用说了,它现在还吧唧吧唧的吃得香呢!

    偶尔抬头看一眼四周的人类们,它还有些疑惑,不明白这些人类到底在嫌弃什么!

    但真的要把这个锅盔拿出去卖么?

    这时,长曜道人又问道“如何?给个准话,行的话我明天就开张了!这附近哪里热闹点?”

    程烟委婉的提示道“三叔,你这锅盔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长曜道人闻言一喜,拱手说“多谢程烟姑娘夸奖!”

    程烟“……”

    程云则说道“你只能在宾馆门口摆摊,不能到其它地方去,你也不能到处跑。”

    长曜道人爽快的点头“行!你说了算!”

    说完,他又端着空盘子走了出去。

    程云顿时愣住了,左右看了看程烟和殷女侠,陷入了自我怀疑。

    我……我有说过这个水平已经可以明天就摆摊了吗?

    这时边上还不断传来吧唧吧唧的声音,小萝莉低着头已经快将锅盔吃完了。它很听程云的话,对这种有油的可能弄脏身上的东西坚决不用爪子抱着啃,也不让它挨在身上了。这种吃法本来是很难的,因为啃着啃着你啃得东西就会到处跑,但小萝莉现在已经练出了一手绝技。

    程云和程烟默默的看着小萝莉将锅盔吃完,同时把自己的锅盔递了过去。

    “这里还有!”

    “呜?”

    小萝莉偏着脑袋看了看他们,似乎在问你们怎么不吃呀。

    但它最终还是接过了程云的锅盔,这个选择毫无犹豫,令程烟脸上满是不甘心。

    殷女侠也一口一口、面不改色的将焦黑的锅盔全部吃完了,这才说“说实话这锅盔还能入嘴,但比起站长大人的手艺来说,简直和馊了没什么分别……”

    程烟没发表意见,只是弱弱的看着殷女侠“殷丹姐……你还吃吗?”

    殷女侠摇头“不吃了,我去帮那个蹩脚……吃点草莓蛋糕,不然他一个人吃不完的。”

    说完她便过去拉开了冰箱,在满满一冰箱的小草莓蛋糕中拿出一个,又看向程云和程烟“你们吃吗?”

    程云摇头“大老爷们不爱吃这类甜点。”

    程烟面无表情的啃着锅盔,也摇头“不要。”

    殷女侠哦了一声,便顺手关上冰箱门。

    嘭!

    小萝莉“……”

    次日,长曜道人的锅盔摊如期开摊。

    只是和李将军大清早就起来忙活、天刚蒙蒙亮就开始营业不同,他很晚了才睡醒,在此之前他早已用一个新纸人做了一晚上的锅盔,他只需要坐在宾馆门口卖现成的锅盔就行了。

    什么油烟、保温,所有问题他都能解决。

    也与坐在小板凳上抓紧每分每秒看书的李将军不同,他从楼顶端了根藤椅下来,悠悠闲闲的躺着,翘着二郎腿一边喝着酒一边打着盹儿,眯着眼睛哼着曲儿,完全是在享受时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