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8章 从今以后你就跟着本女侠姓吧

作品:《我的时空旅舍

    3月16号,周五。

    下午。

    春光明媚。

    唐清影的身影从十字路口转了出来,她依旧背着个背包,戴着耳机,迈着轻快的步伐,哼着歌儿,好像还在一边走一边随着音乐的节奏摇摆。

    程烟骑着个摩拜单车慢悠悠的跟在她后边,她将书包放在车篮里,面无表情的盯着活泼欢快的唐清影。

    到宾馆门口,程烟将自行车停在路边,随手锁上,同时把书包从车篮子里拿出来。

    忽然听见唐清影高喊了一声——

    “我回来啦!”

    程烟背对着宾馆,她嘴角抽动了下,然后转过身,看见雀跃的唐清影几乎是蹦了一下跨进宾馆门口,她不由又翻了一个白眼,这才提着自己的书包走了过去。

    唐清影并未得到回应,但她也不介意,而是对前台内躺在躺椅上发呆的小法师问“姐夫呢?”

    正在这时,楼道口传来一道声音“你们回来啦?”

    唐清影转过头,正巧见到程云抱着小萝莉从楼上走下来,她眼睛立马一亮,哇的一声便叫了出来“哇我们刚回来你就下来了,这肯定是心有灵犀!”

    程云脸一黑“我在楼上看见你们了,两个人都吊儿郎当的……”

    程烟紧抿着嘴走了过来,她将书包随意扔在沙发上,像是谁欠了她二十块钱似的,看向程云“吊儿郎当的只有她一个人好不好,我怎么吊儿郎当了?”

    “骑着个自行车晃晃悠悠,车龙头拐来拐去,还不叫吊儿郎当……”

    “……”

    程烟没有再搭理他,在书包侧兜里将耳机摸出来握在手上,便准备往外走去“我去健身房了!”

    她穿着一条运动打底裤,外面配了条运动短裤,踩着一双跑步鞋,上身也是轻薄的运动外套,显然下课后是在寝室里换好了衣服再回来的。

    程云连忙喊道“等等!”

    程烟停下了脚步,上半身扭转回来,偏着脑袋看向他。

    程云说“我有事给你讲。”

    程烟皱了皱眉,低头看了看衣服都换好了的自己,说“很急?”

    “……倒是不急。”

    “那是你想带我们出去吃好吃的?”

    “……也不是。”

    “那就等我回来再讲吧。”程烟说着又要往外走去。

    这时唐清影瞄了眼程云蛋疼的表情,眼轱辘一转,忽然伸手拉住了程云的袖子,以不大不小刚好够程烟隐隐听见的声音‘悄悄’说“没事,姐夫,你给我讲。”

    程烟霎时停下了脚步,默默转身,瞪了眼唐清影,走回来一屁股在沙发上坐下。

    “说吧!”

    “你不去健身了么?”唐清影假装楞道。

    “要你管!”

    “咦~~”唐清影露出嫌弃表情。

    程烟翻了个白眼,没理会她,又看向程云“快点说。”

    唐清影也默默坐在了程烟边上。

    程烟瞪了她一眼,往旁边挪了挪,以示自己和她划清界限。

    唐清影则丝毫不介意,也跟着挪了挪。

    程烟眯着眼睛,又气又拿她没办法。

    这时程云才开口说“其实是殷丹的事情。”

    “殷丹姐?她怎么了?”

    “殷丹姐出什么事了吗?”

    “不是!”程云说。

    “那是什么?”

    “是她有个三叔,也是那个……刚从医院出来,现在住在我们宾馆,二楼的一个房间。”程云说道,“我看他一个人也挺可怜的,这两天都让他和我们一起吃的饭……”

    “殷丹姐还有个三叔啊?所以她们家这个病还是……遗传病吗?”唐清影愣道。

    程烟则皱起了眉,背往后倒靠在沙发上,似乎不急着去健身房了。

    她默默思考着,不时瞄一眼程云,给程云造成了极大心理压力。

    片刻后程烟才开口问“为什么啊?他也没有地方去吗?”

    程云顿了顿,说“也不算没地方去吧。他在宾馆住是交了房费的。只是医院说他还有点不稳定,需要考察一段时间以判定他究竟是否具备独立生活的能力,加上他在锦官也没什么亲人,就只有殷丹……所以我就同意了他这段时间在宾馆做点事情。”

    程烟继续皱着眉,有些惊讶的道“精神病院还有这种说法吗?”

    程云点头“有的!”

    程烟看了看他,最终还是没有怀疑自己的亲哥哥,她点了点头,又问道“那你让他做什么啊?宾馆目前好像也不缺人吧?”

    “卖锅盔!”

    “噢之前李靖留了锅盔炉子……”

    “是的。”

    “他会做吗?”

    “会吧……”

    “卖锅盔,你还是给他包吃包住,然后抽成之类的?”

    “嗯。”

    “你心也是挺大的……”程烟淡淡看了眼程云,当着唐清影和小法师的面,她也不知该怎么说他是好。

    除了程云这种身负特殊责任的人,几乎不会有人愿意自己的生活中多出一个陌生人。哪怕是普通朋友,绝大多数人也不愿意让他长久掺和于自己的生活中。

    每个人都是这样。

    更何况那个人是个有着精神病的中年男人,而程烟是个女孩子。

    程云能这么认真,甚至小心翼翼的对她说这件事,这个态度倒是让她很愉悦,但如果问她愿不愿意,她内心肯定是不愿的。只是她可能会选择尊重程云的意见罢了。

    “那个……”

    程云有些窘迫的说“他和殷丹的病差不多,不是那种具有攻击性的精神病,只是脑回路不太正常,有点幻想症臆想症之类的,不然我也不会同意。”

    “这样啊……”程烟点着头,她还是淡淡的看着程云。

    唐清影则识趣的没有吭声,大概是知道这时候目前的自己还没有发表意见的权利。

    良久,程烟才叹了口气,说道“你啊,就是心太软了……”

    程云一脸蛋疼,但也松了口气。

    唐清影也意识到事情已经商量好了,于是冒出一句“又有免费的锅盔吃了,烟烟你不高兴吗?”

    程烟立马瞪了她一眼!

    ……

    晚饭时,长曜道人被殷女侠叫了下来,其他人则都已经落座了。

    殷女侠一脸的不情愿,与站长大人对视一眼,她才向程烟和唐清影介绍道“程烟姑娘,夭夭老师,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的三叔,叫殷长曜……这些天就打扰了。”

    长曜道人愕然的瞄了眼殷女侠,很快接受了自己多了一个姓的事实,平静道“打扰了。”

    小法师连忙道“不打扰不打扰!”

    程烟和唐清影也对他笑了笑,含蓄的说道“没关系的。”

    在站长大人的眼神驱策下,殷女侠扣了扣脑袋,又指着唐清影,为长曜道人介绍道“这是夭夭老师,是站长大人的前任……小姨子。”

    “??”长曜道人有些茫然,但还是很快点头道,“夭夭老师,幸会幸会。”

    “……三叔你叫我夭夭就行了,我的大名叫唐清影,小名夭夭。”

    “原来如此!”

    “……”

    接着殷女侠又指着程烟“这是程烟姑娘,是站长大人的亲妹妹。”

    长曜道人闻言立马仔细的打量了眼程烟,郑重的点头道“原来是程烟姑娘,久仰久仰!”

    程烟“……”

    她和唐清影相视一眼,心中对长曜道人和殷女侠的血缘关系已然深信不疑,然后程烟也点头回应道“三叔别站着了,过来坐吧。殷丹姐你也是。”

    长曜道人点了点头,过来坐在了程云旁边,殷女侠则坐到了长曜道人另一边。

    茶几并不算大,七人一兽显得有点挤。

    吃着吃着,唐清影忽然抬头看向殷女侠,说“殷丹姐你知不知道,现在网上有些水军在黑你?”

    殷女侠一愣“什……什么是水军?”

    长曜道人也完全没听懂,于是他一边低头吃饭,刻意压制着自己的速度,同时默默的听着。

    唐清影解释道“就是一些被人雇佣着,专门宣扬某些信息的人。”

    停顿了下,看着一脸茫然的殷女侠,唐清影又说“就是那些说你假打、开挂、骗钱……想整你的人。这些人中有的是跟风的,什么都不知道,只是不信女主播技术有这么好,理所当然的就开始黑。还有些则估计是其他主播请来的,专门黑你的。”

    殷女侠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

    于是她立马皱起了眉,握着筷子捏起拳头,沉声说道“谁这么不想活了?”

    “殷丹姐息怒!”唐清影连忙握住了她的拳头,只觉入手触感如钢铁铸成的一般,让她愣了下。

    回过神来后,她说道“水军都是在网上,你又不知道他们在哪,你总不可能顺着网线找过去把他们打一顿吧?”

    “还可以顺着网线找过去?”殷女侠眼睛惊讶得微微一怔,接着她又将眼睛眯了起来,眼放凶光。

    显然,唐清影给她提供了一个好主意!

    “冷静啊殷丹姐!”唐清影又喊道,但她一时又不知道该怎么对殷女侠解释,只得说,“那网线弯来扭去的,那么多条缠在一起,还都长得一模一样,又没写名字,你怎么找得出哪条是哪条啊!”

    “诶……”

    殷女侠一愣,接着她偏着头思考了下“也是!”

    “而且那么多人你打得过来吗……”

    “有道理!”

    “所以啊,打是不行的。”唐清影认真的说道,“那些水军也没必要理会,倒是你需要站出来做个说明,以免其他吃瓜群众被那些水军带了节奏。”

    “吃……吃什么?”殷女侠又一愣。

    “啊反正你照我说的做吧。”唐清影无奈的叹了口气。

    “哦。”

    “吃饭吃饭。”

    “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