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6章 欠抽得很

作品:《我的时空旅舍

    “月蚀是我师父给我取的道号,因为他收我做弟子那天晚上刚好发生月食,而那个老头子觉得‘食’这个字不好,于是就叫月蚀。”长曜道人微微仰起头,脸上露出一抹缅怀,“想想都已经几百年了,这几百年来我大多时候都在世间游走,倒是很少有谁会叫我的道号。大多是叫我道士、乞丐、那个汉子之类的。”

    “这样说的话,会叫你道号的人多半与你挺熟咯?”程云眯起眼睛问道。

    “熟肯定熟,但不一定关系好。”长曜道人说,“现今能一口叫出我道号的,起码有三分之二是与我有过争斗的大妖!”

    “噢!那‘长曜’是你俗家的名字?”程云一手握住酒葫芦,一手握着玻璃瓶,小心翼翼的将酒葫芦中的酒倒进玻璃瓶中,这个过程中不断有淡淡酒香飘出。

    “什么俗家?那是我还没开始修行之前的名字,父母取的……你给我留点!”

    “你们那没有俗家这个概念么……”程云说着,像是没听见他后面那句话,一边专心致志的倒着酒一边又问,“所以我应该叫你月蚀道人还是长曜道人?”

    “长曜吧,月蚀道人……已经死了。后面加个道人感觉有点奇怪,不过也无所谓,你高兴就好,反正名字也只是个代号。”

    “好吧。”程云点点头,“我刚才听你说起你的师父,所以你还是有师承的?”

    “我师承自三羊剑宗,青水道人。”

    “三羊剑宗……那你后来为什么又离开宗门外出流浪呢?”

    “因为宗门覆灭了呗!”长曜道人说起这件事倒是挺轻松的。

    “覆灭了?”

    “嗯,剑宗的宿命。”长曜道人说,见程云面露不解之色,他又解释道,“大多数修行者都会修剑术,因为修习剑术很容易就可以变得很强大,在这妖魔乱世至少要具备一定武力才能自在的闯荡天下。而只有剑宗的人才会专门修习剑术,也只修剑术——专修剑术是一件很枯燥乏味的事情,因为其他有趣的好玩的法术你都很难接触到。”

    “而为什么剑宗会专修剑术呢?所谓剑宗,就是处在妖魔统治区域边缘的修行门派,或是镇压某处妖魔势力的门派,其存在的意义就是抵御妖魔、与妖魔争斗。既是争斗,自然就有胜有负,此乃常事。”

    “原来如此。”程云点点头,酒也倒得差不多了,他将酒葫芦递还给长曜道人,“可不要说我没给你剩啊!”

    “……”长曜道人接过酒葫芦就知道里面的酒所剩多少,不由一阵无奈,“就给我剩了两口!”

    “没关系,我再给你拿桶水进来!”程云提着酒瓶子,端起长曜道人剩下的碗筷,便拉开了门。

    “请尽快!”长曜道人说着仰头直接把这两口酒灌进了喉咙里。

    “不要对着嘴喝!!”

    “碗全都放这吧,我来洗!”程烟淡淡道。

    “我和你一起!”唐清影也说。

    “好吧,你们两个难得勤快一次。”程云把所有碗筷都放在洗碗槽里。

    “才不是嘞!”唐清影连忙反驳,她可不想在姐夫心里留下一个很懒的印象,“明明就是俞点姐太勤快了,我每次都抢不过她!要是俞点姐不在,我肯定天天洗碗!”

    程烟在边上悠悠的提醒道:“说话留一线,避免应验。”

    唐清影翻了个白眼,一边刷着盘子一边说:“切!你懂什么,能给姐夫洗碗是一件很幸福的事,而且姐夫做饭,我洗碗,想想就觉得好……”

    “闭嘴吧你!”程烟打断了她。

    “姐夫你看她多凶啊……”唐清影委委屈屈的道,声音十分有萌感。

    “闭嘴!我鸡皮疙瘩都快起来了!”程烟继续呵斥着她。

    见程云并不给自己当靠山,唐清影也只得闭上了嘴,避免挨打。

    忽然,程烟一愣,她盯着洗碗台上洗过一遍准备再次清洗的碗筷,一眼便觉得数量不对,又一一数了一遍,果然不对。

    “怎么多了一副碗筷?”

    “什么?”唐清影狐疑的看向她。

    “我们只有六个人,这里却有七个碗七双筷子,奇怪……”

    “还有一只成了精的猫啊。”唐清影说。

    本来小萝莉吃饱喝足后是抱着自己的小鲨鱼玩偶躺在沙发上一动也不想动的,闻言却瞬间抬起头,面露不善的看向小厨房的位置——就是它的五官和人类不太一样,如果一样的话,想必此时可以很明显的看出这只小东西正紧紧的皱着眉,一副随时可能冲过去。

    但看了看边上的程云,它愤愤了片刻,还是又倒了下去,继续抱着自己的小鲨鱼玩偶躺着发呆。

    “小萝莉用的是饭盆,而且它又不会用筷子。”程烟皱着眉说。

    坐在沙发上的程云过了这么久,终于翻了个白眼说:“你是不是福尔摩斯的瘾犯了,我炒菜做饭的时候要不要用双碗筷来放肉馅、打蛋或者调酱汁之类的?”

    程烟意识到了自己的愚蠢,没吭声了。

    片刻后,唐清影又说:“对了!我们系这个月底要开运动会诶,你们呢?”

    “下下周。”程烟道。

    “那也差不了几天嘛!你有没有报名?”

    “报了。”

    “报了什么?”

    “很多。”程烟说,“辅导员说我只要肯为她在运动会上挣点面子,我经常旷课的事情她可以稍微宽容点。”

    “这么逗的辅导员么……很多是哪些?”

    “长跑短跑中程跑和跨栏跑,立定跳、急行跳、三级跳和跳高。”程烟说道,“虽然每个人只有三个项目能加学分,但多拿几个奖状也还将就。”

    “……”

    “你呢?”程烟问道。

    “我……我什么都没报。”唐清影说,“运动会那几天相当于放三天假呢!”

    “什么都没报?”

    “是啊,毕竟已经不是小时候了。现在胸发育得太大了,不适合运动。不然稍微一跑起来就波涛汹涌,太累赘了,还会有被一群自认为‘我站在人群中偷看,你就发现不了’的丝一直盯着看的风险。”唐清影叹了口气,又用余光瞥了眼程烟,“真羡慕你啊!”

    “……”程烟咬着牙。

    “我说的是真的,我有时候真的很羡慕你这种身材,当然,只是有时候……”

    这时玩着手机的程云咳嗽了两声。

    “咳咳!我还在这呢!”

    程烟转头看了眼程云,顿时俏脸微微一红,然后她又瞪了眼唐清影。

    唐清影只是吐了吐舌头,面带笑意,让程烟严重怀疑她是故意的!

    这时程云说:“你什么时候比赛?是下下周的三四五么?”

    “你问这个干什么?”程烟警惕道。

    “我来看啊,顺便给你加油!”程云笑了笑,“你跑完长跑我还可以给你递葡萄糖!”

    “我也要去!”唐清影立马举手道,想起能和姐夫一起并排坐在运动场的绿茵场地上她就觉得兴奋。

    “我不用谁给我递葡萄糖,三千米而已,小意思。我平常随便跑跑都是七八公里。你还是好好待在家里当一条咸鱼吧。”程烟面无表情的说,她觉得要是程云真的在现场,肯定会影响到她——小学生上课最怕家长躲在外面偷看了,心理压力极大!

    唐清影眼珠子一转,说道:“我猜姐夫是担心其他女生跑完长跑都有男孩子主动去送葡萄糖,而你跑完却没人搭理你,你会很尴尬,所以才……哇姐夫好贴心啊!”

    程烟又咬了咬牙,瞪着她慢慢的说:“第一,我不会尴尬;第二,有的是人给我送葡萄糖;第三,系学生会那群天真的小朋友们会组织人给运动健儿送关怀的。所以不用你们操心。”

    “好吧,那我们光是去看就行了。”程云说,“给你带葡萄糖我还嫌懒得拿呢!”

    “不用了!你好好在家看店,别一天到晚东跑西跑的!”

    “为什么你老是不想让我去看?”程云有点懵逼,忽然想到了一个可能,“难道是你在学校偷偷谈了个男朋友,怕被本哥哥发现?”

    程烟还没来得及回答,唐清影便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噗!!”

    只见她抬起一只手,用手背掩在嘴前,同时紧抿着唇憋着笑,发出噗噗噗的声音,肩膀不停的抖动着,没被手挡住的眼角眉梢全是笑意。

    “你笑什么!?”程烟鼓着眼睛!

    “是啊,你笑什么?”程云也纳闷的问道。

    “不好意思……噗噗噗……实在没憋住!实在不好意思!”唐清影一边笑一边回答着程云,“姐夫你是在开玩笑吧,我们家烟烟能找到男朋友?我给你讲你要是把我笑死了,你就再也找不到这么活泼可爱、天真纯洁还有着天使面孔和杯的小姨子了!”

    “……”

    “……”

    片刻后,唐清影的痛呼声响了起来,程云则当做没听见似的,低头刷着美团上住客们对宾馆的评论。

    网上几乎是清一色的好评!

    就算偶尔有一两个非五星评价,也都是很心平气和、很客观的讲着一些不喜欢、不满意的地方,然后打个四星或者三星。

    几乎见不到一星差评。

    程云还算比较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