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2章 末日前的动乱

作品:《我的时空旅舍

    “你们三个人今天都住这吗?”程云有些愣,之前冯涵给他打电话的时候只让他帮忙留了一个房间。

    “嗯,不过我们三个住一个房间就行了。”冯涵对他点点头,“麻烦你了,程老板。”

    “麻烦大佬了!”祝嘉言也微微鞠躬道,“我是听说冯哥和元武哥迷上了大佬你开的宾馆的风格,所以一时兴起也跟着过来凑凑热闹,如果有打扰的地方还请见谅!”

    “没什么麻不麻烦的,举手之劳而已,只是我有点担心你们三个人住一个标间会有点挤。”

    “不用担心,我们以前出去玩的时候,三个人挤一个帐篷都挤过!”冯涵笑笑说。

    林元武也赞同的点头。

    祝嘉言则愣了愣,思考了下,说道:“如果大佬不方便让一个房间住三个人的话,我也可以下次再来!”

    程云摆手道:“没什么不方便的,我就是怕你们住得不舒服。”

    祝嘉言立马又微微弯腰道:“那就多谢大佬了!”

    “不客气。”

    程云扯了扯嘴角,他怎么总觉得这孩子有点怪怪的……从日本留学回来的么?

    给他们安排了房间后,他们便上了楼。

    小法师这时也说道:“站长,那个,我之前说要去和他聊聊来着。”

    程云摆着手说:“去吧去吧,真是有点搞不懂你,外面这么多大帅哥你不感兴趣,偏偏要跑去那个鬼地方和一个中年酒鬼谈天说地……”

    小法师满脸黑线:“站长……”

    程云立马闭上了嘴,往楼上走去。

    小法师连忙跟上。

    晚上六点半。

    四人一兽吃过晚饭,俞点小姑娘又勤快的抢着去洗碗了,而小法师开始值班,殷女侠缩在前台沙发上抱着一罐雪碧喝着,程云也抱着小萝莉一下一下的抚着它背上的毛。

    很快,程云问道:“今天你们都说了些什么?”

    殷女侠敏锐的抬起头,当发现站长大人不是在和自己说话后,又将头低了下去,继续咬着吸管一点一点的喝着。

    小法师想了想说:“杂七杂八的,他问我有没有兴许学他那个世界的修行体系。”

    “你怎么说?”

    小法师莫名其妙的看了他一眼,似乎在说他为什么会问出这种问题:“我可是个法师诶!我有我自己的修行之路,并且这条路在我有生之年走不到尽头,我为什么要换一条其他的路呢。”

    思考了下,他又补充说:“而且他那个文明虽然神秘,也有很多长处,但毕竟是相对较封建的一个文明——他们的修行体系和知识都掌握在一些叫宗门的组织内,并禁止外传,这是典型的封建思维,客观的说这种思维对一个文明的发展是很不利的。所以他们那个文明缺乏一个引领改革的先驱者和一千年的开发性发展,与已经改革开放一千多年的我们相比还是有些落后的。不过可以的话,我倒是想将他那个文明的修行体系记录下来,以后用来作为研究、比对对象并吸收他那个文明的优点,但我不太可能转攻这种体系。”

    程云听完思考了下,也点头表示认同。

    确实,一个封建的文明是很难比得过一个开放的文明的。不好说中年人那个世界的修行体系和昆真世界的修行体系哪个更具优势,但很显然的是,昆真世界率先进行了开放改革,目前走在了前头。

    少数人的智慧是比不上全世界的智慧的。

    封闭的思维也比不上小法师这种‘什么东西有优点我就学习什么’的开放性思维。

    这就是古代和现代的主要差别。

    当然也不是说封建的文明就一定比不上开放的文明,只是可能性会非常低——封建文明一万年才能走完的路,也许开放文明一百年就能走完。所以拿现在的昆真世界和中年人的世界相比是不公平的,更公平一些的应该是千年前的昆真世界和中年人的世界。

    姑且叫它环世界——中年人曾听到他那个世界的‘时空主宰’自称那个宇宙为环宇宙。

    不过‘世界’和‘宇宙’毕竟是不一样的:宇宙泛指所有时间和空间,世界这个词本应也泛指一切,但大多时候却取它更狭义的理解,比如人类生存的地球空间或地表,甚至更小到一种文化区域。

    环世界,程云用来指代中年人的星球。

    这时小法师又看了眼殷女侠,说:“他还托我问女侠,有没有兴趣学他那个世界的修行体系。”

    正咬着一根吸管喝着雪碧的殷女侠一脸懵逼,呆呆道:“关我什么事……”

    小法师耸了耸肩:“他很想将他那个世界的文明传承下去,这大概是他现在唯一的心愿,并且也是支撑他的主要意志了。”

    “那要是他心愿已经完成了呢?”程云问道。

    小法师沉默思索着,过了一会儿他才摇了摇头,说:“我也不好说。以我这两天和他的接触,我觉得他有可能会无牵无挂的做着自己想做的事,从此放下心结。也有可能他觉得自己已经了却了心愿,在这个世上已经没有再支撑他活下去的东西了,于是就追随他那个世界所有生灵一样的结局……”

    程云闻言不由深深皱起了眉。

    小法师顿了顿,又说:“这取决于他能否从宇宙毁灭的阴影中走出来。能走出来,他就能恢复成那个洒脱不羁的剑仙,不能走出来,他就是个宇宙毁灭、骄傲破碎,还活够了的老头子。”

    “头疼!”

    程云不由扯了扯嘴角:“这个还得看他自己,我们是很难帮得到他的,我也没那么多心思去开导他。我最多只能尽量不让他闲着,不让他沉浸在过去里,让他和这个世界多点接触,让他过得丰富一点。再多就不是我应该做的了。如果以后我把他送到另外的世界,他留下传承后依然选择自我毁灭,也不关我事,反正我又看不到。”

    小法师点点头说道:“这已经做得够多了,对了,你打算让他做什么?”

    “他能做什么?”程云反问道。

    “他……应该还算是个挺随性的人,以前也并没有高高在上的身份,大多时候都在满世界漂泊。我想既然他都答应要工作了,那么让他做什么他都不会太介意。”小法师说。

    “他当然不会介意,他现在除了想让我把他送到新世界去,他什么都不在意!”程云说着揉了揉额头两侧,表情有些蛋疼,“我怎么感觉我这越活越回去了,居然和你们在这里像是一群小孩子讨论如何拯救一只落水的小猫一样讨论着这些事。”

    闻言小萝莉顿时翻过身,高高抬起头看了他一眼,瞬间又把目光收了回去。

    小法师也笑了笑。

    片刻后,程云又问道:“你们觉得他能做什么,给个意见?”

    小法师提议道:“要不让他和女侠做一样的?”

    殷女侠立马一脸警惕的抬起头来,嘴里还咬着吸管,那吸管已经被她咬得不成样子了。

    “抢我饭碗?”

    “还有二楼嘛!”

    “可二楼是唐姨在做啊!”

    “额……”

    过了一会儿,殷女侠忽然眼睛一亮:“楼上不是摆着个锅盔炉子嘛,大个子留下来的,可以让他去卖锅盔嘛!关系好了我还可以蹭两个吃,嘿嘿……”

    小法师思索了下:“这倒是个主意。”

    程云则说:“还不知道他愿不愿意呢,虽然看起来不像是有傲气的,不过这种事也很难说得准。”

    小法师打了个呵欠。

    小萝莉则蜷缩在程云腿上,时而扭头看看这个,时而看看那个,奈何他们讲的话它都听不懂,它就感觉自己很不合群。

    坐了一会儿,殷女侠抬起手腕看了看她的儿童电子表,喊道:“呀!我要去直播了!”

    说完她便深吸一口气将雪碧喝完,吸得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后,她还摇了摇,直到确认里面已经空了后,她才扔掉易拉罐往楼上跑去。一根马尾辫在背后欢快的摇晃着。

    过了一会儿,程云也带着小萝莉上楼休息了,前台就只剩下小法师还在值班。

    所谓浮空仙域,便是漂浮在天空上的一座座岛屿,和小法师那个世界曾经‘神族’居住的‘天空之城’差不多。

    世界上共有十三座浮空仙域,据说上古时期还有更多,只是后来坠落了。这些漂浮岛屿常年隐匿在白云之上,但若是万里无云的天气,凡人站在地上也能看见它的轮廓。传说这是仙人居住的地方,也真的有人看见过‘仙人’从上面飞下来,降临凡尘。

    天空很暗,布满末日般的阴云,光线弱得如同日夜交接的那段时间。

    世界变得越来越寒冷,才刚盛夏,有绝大多数地方竟已飘雪。

    这天下间每天都有很多人冻死,每个国家都有平民起义,有人高喊着‘天神动怒’、‘末日将至’、‘君王不德触怒神灵’等口号掀起战争,平民不愿打仗,却也知道遇上这种天灾,只有抢夺官府、富商囤积的粮食才能应付这注定不会有收成的一年。

    整个世界陷入了动乱之中。

    修行者们也不好受。

    这天下的灵气一日比一日稀薄,一日比一日混乱,无论修仙人还是妖魔鬼怪,他们每天都饱受煎熬,承受着未知的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