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3章 本站长该亲谁

作品:《我的时空旅舍

    唐清影吃了几个煎饺,几个寿司,还吃了一个蛋糕,喝了点饮料,便架好她的画板,拿出画笔和水彩开始画画。

    唐清影同学画画的天赋非常高,尤其擅长水彩和速写。她画的水彩的韵味很强、意境很足,色彩掌控极佳。而她的速写并不逼真,却极为传神,传神比化形难太多了。

    程云则已经躺了下来,拿着一包薯片,偶尔无意识的掏出来一片,小萝莉就在他边上叼过薯片吃掉,嚼得咔嗤咔嗤的响。

    渐渐地,他放下了薯片,将两只胳膊当做枕头枕在脑后,说道:“我先眯一觉。”

    然后就闭上了眼睛。

    殷女侠也学着他躺下,却睡不着,她睁着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顶上的桃花,又越过桃花看那天空,看那白云——

    她是运气好,来到了这个世界,大抵她那个世界再没有人有她这般运气好了。所以她可以遇上站长大人,可以坐在这里吃着好吃的,赏着桃花,吹着风,悠悠闲闲的享受着春日阳光,回去之后把房间收拾完还可以打开电脑玩一局游戏赚点轻松钱。不懂的就问站长,打了架也有站长给她撑腰。

    简直无忧无虑!

    可她那个世界的人呢?

    是不是还有人在为了生计挣扎呢?是不是还有人为了一两银子赌上性命去杀人呢?是不是还有人在破庙里避风雪、在街边上蜷缩过夜呢?

    她的那些老友们,到死怕是也想象不到这个世界的太平日子啊!

    就因为他们的运气没她这般好!

    殷女侠忽然就满心感慨。

    小萝莉呆呆的看着躺下的程云,程烟专心的看着小萝莉。

    俞点小姑娘则找了一棵桃树靠着坐下,看着不远处的唐清影画画。

    不知过了多久,不知春风吹落桃花多少,程云是被唐清影给闹醒的。

    一睁开眼,他看见唐清影正跪坐在他旁边,她低着头看着他,一头长发垂下,似乎她感到很无聊,双手抓住他的胳膊摇动着想让他快点醒来,神情一时有点像她姐姐。

    程云嗯了一声,有点迷糊。

    唐清影见他睁开了眼睛,连忙说道:“姐夫快点醒了,你都睡了一个小时了,再睡下去春游就要变成梦游了。”

    程云闻言忍不住笑了,也醒了过来。

    边上的人都盯着他,但揉着眼睛的不止他一个,还有俞点小姑娘。

    “你想怎么玩?”程云问道。

    “放风筝、打牌,玩游戏!”唐清影道。

    “哪里有风筝,哪里有牌?”

    “下面有卖!”

    “那行吧。”

    “你们在这等着,我去买!”唐清影说着一溜烟便往下跑去。

    没一会儿她便回来了,手里还拿着一副扑克牌,说:“我们先玩牌,待会儿再去山那边放风筝,这里树太多了,放不开。”

    “玩什么?”程烟问道。

    “玩……”唐清影却有点为难了。

    她看了看其他四人和明显已成精了的小萝莉,有五个人呢,玩什么呢?

    “咱们还是玩游戏吧!”她说。

    “什么游戏?”程烟问道。

    “嗯……”唐清影思考着,忽然问道,“你们有没有听说一种游戏,叫做国王游戏?”

    “什么国王游戏?”

    “我也没玩过,我先百度一下。”唐清影摸出手机百度起来。

    很快,她盯着手机念道:“国王游戏是一种多人互动游戏,在游戏中国王的命令是绝对的,每个人必须无条件服从国王的命令,也包括国王自己。但是命令的尺度由大家共同决定。”

    程烟立马问:“国王怎么会命令自己呢?”

    “哎呀我还没说完呢嘛!急什么急!”

    “我们选出a、2、3、4、5,五张牌加一张鬼牌。在游戏过程中每个人抽一张牌,不能将牌告诉别人。其中抽到鬼牌的人为国王,需要亮明身份,他将有发号施令的权力。但这时桌面上还剩下一张牌,这张牌便是国王自己的号码数。”

    “如果没人抽到鬼牌,就重新抽。”

    “国王只能指定‘某某号’做什么事,但他并不知道‘某某号’是谁,也不知道是不是他自己。国王发出命令后,抽到这张牌的人必须照做,如果这张牌是国王自己,国王也必须照做。”唐清影说道。

    “明白了。”程烟说。

    “所以国王有可能自己给自己挖一个坑?”程云问道。

    “没错,不可预知性和强制性规则产生的绝对权力是国王游戏的魅力所在。”唐清影继续照着手机上念着。

    “明白了。你们呢?”程云看向殷女侠和俞点小姑娘。

    “明白!”俞点小姑娘点着头,她早就对这个游戏有所了解。

    殷女侠则悄悄瞄了眼众人,还有似乎已经结束思考的小萝莉,她也闭上眼睛点头道:“明白!”

    “玩吗?”唐清影问道。

    “没意见。”程烟淡淡道。

    “可以。”俞点小姑娘鼓起勇气点头。

    “玩就玩!”殷女侠十分霸气。

    “我也没有意见,不过这个尺度问题……”程云说道。

    “哎呀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有分寸的!”刚成年不久的唐夭夭同学道。

    还未成年的程烟没吭声。

    程云点点头:“好吧,不要太让人为难啊。”

    唐清影道:“放心吧!”

    她抽出五张数字牌加一张鬼牌,瞄了眼旁边眼巴巴看着她的小萝莉,没有再加一张牌的打算。

    将牌打乱顺序,铺在桌布上,说:“抽牌吧!”

    殷女侠眼睛转动着,瞄着众人,还有些迷糊的她选择了暂时观望。

    程烟第一个抽了牌,身体后倾拿在眼前看了眼,不动声色。

    接着唐清影和俞点小姑娘也抽了牌。

    小萝莉兴致冲冲的蹿了上去,又被唐清影给赶了回来,于是它站在桌布上对唐清影呲牙咧嘴,心里又气又委屈。

    程云和殷女侠也抽了牌。

    俞点小姑娘当先亮出一张鬼牌:“我……我是国王。”

    唐清影眼睛一亮:“俞点姐运气这么好吗?你现在可以下命令了,不过不能指名点姓,命令中涉及的任何人物都只能用号数代替。”

    俞点小姑娘点头:“嗯……”

    接着她陷入了犹豫。

    对于几乎不玩游戏的她来说,要下什么命令是很为难的——尺度大了她怕别人会不高兴,尺度小了又怕别人觉得无趣。最主要的是她脑子里实在没什么点子。

    这时,小萝莉跑到唐清影后面看了眼牌,又跑到俞点小姑娘面前。

    “呜!”那只人类的牌是这样画的。

    “呜呜!”惩罚她呀!

    俞点小姑娘疑惑的看了它一眼,说道:“不如……”

    唐清影忽的说:“俞点姐你该不会是让谁学狗叫之类的吧,那也太没趣了!”

    俞点小姑娘抿了抿嘴,继续说:“不如让三号给我们分享一下……ta今天穿的内衣裤是什么颜色吧……”

    闻言,众人都惊讶的看向她。

    俞点小姑娘脸刷的一下红了,低下了头低声说:“尺度不合适吗……”

    “没,还能接受,只是俞点姐你这样很容易把大家带上一条道路哦……”唐清影说着,一脸僵硬的亮出了牌,是三点,然后她又有些羞赧的看了眼程云。

    “是粉色的……”

    程云也很尴尬,尤其是看到唐清影那羞赧的表情,他就更尴尬了。同时他也知道如果在场没有这么多人的话,这妮子是绝对不会这么羞涩的,她更可能的是会对自己眨一眨眼睛,问道:姐夫你喜欢吗?

    第二把,唐清影抽到了鬼牌。

    “哈哈!风水轮流转!”唐清影笑道,然后想也没想的说,“一号和五号打架给大家看!”

    “我是五号。”程烟亮出了牌,表情很淡定。

    “……”

    众人面面相觑,都没吭声。

    唐清影笑容一下子就僵硬了。

    她放下鬼牌,颤抖着伸出手,把桌面上的那张属于她的底牌翻了过来。

    a。

    唐清影表情顿时变得精彩。

    深呼吸几口气,她强撑着说道:“有什么嘛!这种事不经常发生吗,这次只是观众多了一点点而已!”

    说着,她对程烟挑眉:“来吧!我给你讲我也是从小打架打到大的,我其实是非常厉……”

    “嘭!”

    程烟直起身,拍了拍手,淡淡道:“k!”

    唐清影爬了起来,咬牙道:“再来!下次我要你和殷丹姐抽到一起!”

    殷女侠这时似乎也终于弄懂这个游戏是怎么玩的了,她脸上不由露出兴奋之色。

    下一把,程烟是国王。

    “一号蒙上眼睛,背对大家,撅起屁股,其他所有人上去打一下!”她觉得做这个游戏自己是绝对不会吃亏的,因为在场大多都是女孩子,唯一的男的是她的哥哥,在游戏中她被打屁股一点也不尴尬。

    殷女侠表情顿时一呆。

    她站了起来,露出一张a。

    程烟一愣,随即低头道:“抱歉了,殷丹姐。”

    殷女侠有些害羞,作为一个古代人,她内心是有点保守的,但作为一个江湖人,她又不想赖账。于是她一边在心里对自己说‘江湖儿女不拘小节’一边转过了身,蒙住眼睛,崛起挺翘的屁股。

    “来吧!”

    一阵啪啪啪的声音响过,声音有大有小,殷女侠的表情开始有点羞愤了。

    她转过身看向众人。

    只听唐清影道:“殷丹姐弹性惊人啊!”

    程烟也点头附和着,点评道:“是啊!而且非常翘!”

    程云不敢发表意见。

    然而殷女侠却一一指着他们,羞愤的说:“程烟姑娘你居然还趁机摸了一把,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夭夭老师你打得最重,我记住了!还是站长大人温柔!”

    唐清影和程烟都一愣:“你怎么知道?”

    殷女侠高傲的冷哼一声。

    玩了一会儿,大概是大家都太熟了,亦或者是俞点小姑娘的开的头不太好,众人的尺度居然越玩越大。

    当然,大家还是很有分寸的。

    毕竟再怎么说,也有对兄妹在里面。

    直到程烟看了看表说:“时间不早了,最后一把吧,待会儿去放风筝!”

    这一把,唐清影叕抽到了国王。

    她眼珠子一转,说:“既然是最后一把,那我们就再玩大一点,玩完就回去。”

    程烟皱眉看着她:“你在打什么鬼主意?”

    俞点小姑娘莫名心里一紧。

    唐清影嘿嘿一笑,说道:“三号亲四号一下吧!不过立个前提,如果性别一样就舌吻,性别不一样就亲额头,怎么样?”

    闻言,众人都皱起了眉。

    程云更是脸色一变。

    看了眼众人,他露出了自己的牌。

    3号!

    程烟连忙打量着在场众人,看见唐清影表情有些诧异,接着是失望、呆滞和各种精彩的表情,她不由松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