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8章 这事忍不了!

作品:《我的时空旅舍

    【小梨涡】:“前来报道。”

    【白天不懂夜的黑】:“报道+。”

    【supree丶锐雯】:“报道+。”

    【翘个二郎腿】:“+个屁啊,你自己不直播的吗?想和我们抢女侠?还有啊,是报到!报到啊!不是报道!看女侠直播的全都是蠢蛋吗?!”

    【白天不懂夜的黑】:“都怪小梨涡。”

    【supree丶锐雯】:“+。”

    【小梨涡】:“好尴尬……”

    【小梨涡】赠送了飞机一架:“咳咳,那什么,别在意这些细节了,女侠这么美都不能吸引你们的注意力吗?”

    【翘个二郎腿】:“女侠居然露脸了!第一次看见女侠的真容,你们什么感受?supree丶锐雯”

    【supree丶锐雯】:“又我干嘛……我又不是第一次看见我大哥长什么样。”

    【翘个二郎腿】:“北海那次吗?那次不算,那次只有半张脸……侧脸和正面总归是不一样的。”

    【supree丶锐雯】:“……我怎么觉得你总想搞个大新闻啊!”

    【翘个二郎腿】:“快回答!”

    【supree丶锐雯】:“我大哥很好看啊!北海的侧脸谁敢说不好看,现在只不过脸上多了道伤疤,不过你们忘了我大哥的id叫什么了?这是我大哥混江湖留下的烙印!”

    【小梨涡】:“你们怕是忘了女侠的身材有多好,有见过有比女侠身材更好的人吗?”

    【不会舞】:“+,女侠身材好到爆炸!”

    【深海区有鱼】:“完虐幻剑那些跳色晴舞的女主播啊!”

    【supree丶锐雯】:“只是我大哥好像有点矮……”

    殷女侠盯着手机,顿时吸进一口气,将脸颊鼓了起来,怒气冲冲的说:“你们在讨论些什么啊!!谁敢说本女侠矮!”

    【翘个二郎腿】:“菜鸡锐雯说的。”

    【supree丶锐雯】赠送豪华游艇一艘:“大哥息怒!给一艘游艇,您开着玩。”

    殷女侠依旧怒道:“本女侠高着呢!”

    众人连声道是是是。

    【supree丶锐雯】:“大哥,你脸上那道疤是怎么弄上去的啊?”

    殷女侠盯着屏幕,小声将这行字念了一遍,然后思考了下,才叹了口气说:“年轻时候不懂事,和人决斗,不小心被人划了一剑。”

    说完,殷女侠又回想了下老法爷曾经的模样,模仿着老法爷,用一种说教的口吻道:“所以啊,你们这些年轻人可千万不要学我。好勇……好勇斗……斗……打架惹事是不好的,害了自己是自己活该,可要是害了别人那就是天大的罪孽了。说不定过一段时间,等你想通了,你就会一直后悔,一直后悔。”

    【小梨涡】:“,不会是女侠。”

    【白天不懂夜的黑】:“说得跟真的似的!”

    【不会舞】:“好勇斗狠。”

    【翘个二郎腿】:“真为女侠的词汇储量感到担忧啊!”

    殷女侠见状,认真的说:“不要担忧,你要是担忧的话你会担忧死的!”

    “我要选人了,你们别讲话了。”

    “你们想让我玩哪个人?”

    “对,你们让我玩哪个,我就玩哪个。”

    “这个……暗影之拳?”殷女侠对着镜头呲牙咧嘴,她从来没玩过这个英雄,但还是说,“好吧好吧,就玩这个。”

    三十分钟后,一局结束。

    输了。

    殷女侠紧抿着嘴,看起来很不开心。

    观众们有起哄的,也有安慰的,还有客观评价殷女侠技术的。

    忽然,一个叫小竹节虫的粉丝说道:“女侠你在哪直播啊,你背后是些什么东西啊?”

    殷女侠回头一看,楞道:“什么?”

    【小竹节虫】:“你背后好像是个架子,有点奇怪,第一次见到这种直播背景的主播。”

    【小梨涡】:“他可能是想说女侠你直播的地方像是个仓库。”

    殷女侠说:“有什么好奇怪的,这就是我们宾馆的储物间啊。这后面……我给你们看看。”

    说着她转过身,直接取下摄像头,对着后面架子上的东西一一介绍道:“看吧,这是我们宾馆的毛巾,全都是干干净净……那谁,萧过军的。还有一次性的香皂、牙刷牙膏,杯子水壶之类的。”

    众人闻言都大惊。

    【翘个二郎腿】:“女侠你真的在宾馆工作啊?”

    【白天不懂夜的黑】:“为什么会在储物间直播,换个房间不好吗?”

    殷女侠一一答道:“是啊,我早就说了嘛,我是宾馆的保洁。不信你们看。”

    说着,她从旁边拿起一把拖把:“喏,这就是我平时打扫卫生用的,还有抹布、扫帚和桶。我还有个小推车呢!但是在楼上。”

    “为什么要在这里直播……因为宾馆生意好嘛,天天爆满,其他房间站长要用来卖钱的,我就在这里直播啦。这里挺好,安静,又不费钱,我反正也只是晚上到这里来直播一会儿,就不那么讲究啦。”

    【沉默是今晚的罗家桥】:“女侠辞职吧,我们养你。”

    【小梨涡】赠送游艇一艘:“女侠辞职+,现在直播一个月的收入比你干保洁几年还高吧?”

    【白天不懂夜的黑】:“女侠好辛苦好励志的样子,不过有个bug诶,一个年轻人好端端的,为什么要去一个宾馆当保洁啊?保洁不都是上了年纪的阿姨吗?”

    【翘个二郎腿】:“莫名好想去宾馆偷女侠,有没有人组队的?”

    【supree丶锐雯】:“我大哥居然真的是个保洁,完了完了,李熙恩要是知道这件事,表情会很精彩吧!”

    【八月】:“心疼女侠!”

    【酷酷】:“我还有个小推车呢!说得好骄傲的样子……”

    殷女侠摆摆手:“本女侠自己能养活自己,不要你们操心。”

    这时,她又找到了一局游戏,就不再和直播间的人闲聊扯淡了。

    锦官三月的天气已经开始有向夏天靠近的趋势了,大家都说锦官没有春秋,只有冬夏两季和两季间的过渡阶段。但其实春天来得还是蛮明显的。

    今天是一整天的好天气,到了晚上,天边依然残留着点点亮光。

    夜里没再起雾,似乎意味着潮湿的冬天已经远去。小法师发现即使到了晚上,气温也比前两天高了很多,他坐在前台不动,也只需要穿一件薄薄的外套就可以御寒了。

    小法师躺在椅子上,双眼无神的盯着对面墙壁上的刺绣,其实是在看书。

    一颗水晶球摆放在他面前。

    他之前尝试过翻阅昆真球上的内容,以求找到小萝莉是如何自由穿越他的法术护盾的,但并未得到任何收获。似乎那位至高贤者也没遇到过这种情况。

    最终他只能放弃。

    他知道以他现在的知识水平,就算那位小萝莉殿下配合他进行研究,他也无法参透这么复杂的东西。

    更何况……那位殿下压根就不搭理他!

    小法师将自己的无知、好奇得不到解答的懊恼全部转化为了追求知识的动力,他拼命的看着书,一点也不想被外界打扰。

    可这时,一对情侣推门走了进来。

    “请问还有房间吗?”

    “没了!”小法师连忙直起身来,看向那对情侣,“今日满房!”

    却不料那对情侣丝毫不失望,反而无比兴奋的看着他,哇的一声便叫了出来。

    “哇!”

    “北海女神!”

    “真的是你诶!”

    “我们可以拍个照吗?”

    “……”小法师表情无比蛋疼,这种情况自他下午五点换班以来,已经遇上过好几次了——有已经在宾馆住下的,有过来装作问住宿的,还有那种完全没有住宿的想法,就是为了来看一看他的。

    见两人已经掏出了手机,他连忙道:“不行!不可以拍!”

    两人一愣,似乎有点不解:“为什么?”

    小法师表情更蛋疼了。

    这需要问为什么吗?

    但他现在在值班,代表的是站长大人这家旅店的脸面,说话不能这么直,于是他伸出三根手指,一一道:“第一,我并不想出名,那只是一个意外。即使现在莫名其妙出名了,我也不想被人打扰,希望你们可以尊重我的个人意愿,这是很基本的。”

    “第二,我不是什么北海最美女神,我是个男的,只是长得……比较好看。”

    “第三,不接受任何拍照、录视频,如果偷拍被发现……对不起!”

    小法师说完,将那对小情侣完全呆住了,站在原地没反应过来,他不由一阵头疼。

    他觉得应该找站长帮他一个忙——将他说的这些话打印下来,贴在门上,免得老是有人来打扰他学习。

    他觉得这个世界也是奇怪,有些人想出名而不得,有明星绞尽脑汁提高自己的名气,有些人却出名出得莫名其妙。

    比如一段很好笑的话,表达一下自己对派出所的喜爱之情,传到网上就火了。再比如理完发发现被坑了,明明是声色俱厉的投诉,却同样在网上沦为笑柄。

    小法师也是很无奈。

    他挥挥手,让这对小情侣离开,又继续看起他的书来。

    与此同时,益大女生宿舍。

    9栋,327。

    灯光将宿舍照得通明,几个女生各自坐在各自的位置上,做着各自的事情。

    有打基三的,有和男朋友聊天的,有逛淘宝的,有刷学校贴吧妄想在上面找一个高高帅帅的男朋友的,有看电影的,有刷小视频的,就是没有学习做作业的。

    程烟就是那个刷小视频的人。

    她平常虽然用小视频app,也借着小萝莉的颜值和灵性收获了巨多粉丝,但她几乎是不刷小视频的。她只发小萝莉的视频,最多刷刷下面的评论,至于上面那些跳舞、秀腿的妹子,她是很不屑的。

    但今天是个例外。

    有人在网上质疑他们宾馆炒作!

    本来按照程烟的性格,她是不会理睬这些事的,但她居然听说有人试图号召大家不要再去’往安居宾馆送钱‘,也不知道是什么人在带节奏、有何用心。但程烟是忍不了这点的。

    虽然她也知道以现在安居宾馆的火热程度,就算人气减少个几倍,也能天天爆满。

    但她就是忍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