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4章 自己掉的毛自己收拾

作品:《我的时空旅舍

    一阵手机铃声从楼梯口响了起来。

    唐清影一边背着书包往下走,一边低头摸出手机接听电话。

    前台所有生物都转头看了她一眼。

    小萝莉则一直怔怔的盯着她……手中的手机。

    唐清影声称自己一米七,程烟总是说她谎报了两厘米,但其实北方女孩本就要比南方女孩高挑一些,唐清影的身高应该是没多少水分的。锦官的气温要比北海冷得多,她当然不可能再穿小裙子,而是穿了牛仔裤运动鞋和一件薄薄的羽绒服,她头发没扎,身段优美,一股子干净青春的气息。

    让人不由感叹:这个年纪的女孩儿只要长得好看,就是怎么都好看!

    就连程秋雅和冯涵也不得不承认,这个宾馆中的人颜值是真的高!

    唐清影接通了电话,她也下到了前台。

    “喂……我还在宾馆呢。”

    “我马上就去学校了!”

    “哎呀你怕什么,你怕我待在宾馆,今晚上偷偷的睡你的床吗?”

    “不怕?不怕我睡你的床?还是怕的不是我睡你的床?”

    “错了错了……”

    “哎呀我知道错了……”

    “不给你说了,我要出门了!”

    唐清影迅速挂了电话,那急急忙忙的神态像是不把电话挂掉就会有什么恐怖的存在从手机中钻出来要她命似的!

    小萝莉的目光跟随着她的手机移动,最终到了她的衣兜处。

    接着它偏起头,陷入思考。

    它听到了手机中的声音,很像是另一只凡人的声音,而用这个小方块儿好像隔着很远都能和别人讲话。

    它又瞄了程云一眼。

    这时唐清影背着包走到程云面前,又看了眼其他人,说:“我要去学校了!”

    程云点头说:“走夜路注意安全。”

    程秋雅则起身说:“要不我送你过去吧,我反正马上也要走了。”

    “不用啦,谢谢秋雅姐!”唐清影摆了摆手,对程秋雅甜甜的一笑,又说,“这里到学校就十来分钟的路,我骑个小黄车,一会儿就到了。”

    “晚上要注意安全。”程秋雅又坐了下来。

    “没事的,这边过去都是大街,还有一条小吃街,又没有什么小巷子。”

    “好吧。”

    唐清影挂上耳机,对众人挥挥手,便出门离开了。

    程秋雅这才对程云说:“夭夭是你在益大招的兼职前台?”

    程云一愣:“你问这个干嘛?”

    程秋雅闻言眉头一挑:“嗯?姐姐关心一下你不行吗?”

    “算是吧……”程云囫囵道。

    “你们关系好像很好的样子。”程秋雅看着门外扫小黄车的唐清影,少女背着书包的背影格外迷人,有一种成熟女子不具备的东西,“她是程烟的同学?”

    “算是吧……”

    “嗯?好好给姐姐说话!”

    “……同校同学。”

    “是吗?她们好像也关系很好,感觉程烟有一个关系好的同学挺难得的。”程秋雅又摆出了姐姐架子。

    “是吧。”

    “对了我还没问过,她叫什么名字啊?总不会就叫唐夭夭吧?”

    “就……就叫唐夭夭啊。”程云正色道。

    “是吗?”程秋雅偏头看向他。

    小萝莉也偏过头看向程云。

    “她不是说夭夭是她的小名吗?”程秋雅又说。

    “咳咳……她的大名叫唐清影。”

    “唐什么?”

    “唐清影。”

    “唐清影?”程秋雅一愣,随即陷入了回忆状态,片刻后她道,“那不是你前女友的名字吗?”

    “……我前女友叫唐清焰。”程云看了看边上的几人,有些尴尬。

    “唔,差一个字。”

    “是啊,好巧。”程云讪讪道。

    “……”

    程秋雅打量着他的神色,片刻后收回目光,没再多问,只是冒出一句:“你们城里人啊……真会玩!”

    程云:“……”

    这时小法师站了起来,说:“我上楼休息了,你们慢慢玩。”

    程云点头道:“好。”

    程秋雅也连忙很有礼貌的道:“好,采老师你好好休息,明天早上几点我过来接你?”

    小法师迟疑了下:“晚点吧,十点。”

    “十点?”程秋雅一愣。

    “嗯,是有点晚了。因为之前我给你说的药我已经弄到了,明天早上会有人给我送过来,我拿到药你再来接我。”

    “弄到了?”程秋雅又一怔。

    “嗯。”

    “谢谢采老师了!”程秋雅连忙感谢道。

    “不客气。”

    说完小法师便往楼上走去。

    冯涵和林元武则没吭声,只是林元武一直抬头盯着小法师。

    等小法师走后,冯涵才问道:“什么药?”

    “据说是对嗓子有帮助的,比较稀奇的一种药。”程秋雅没有隐瞒,但也没有说得很清楚。

    “你这个采老师倒是对你挺上心的。”冯涵笑道。

    “采老师人很好的。”程秋雅说。

    这时,程云也站起身说:“别废话了,你也快回去了,我要关门了。”

    说完他看了看表:“唔,都九点过了,我要上去看我的员工打游戏了。”

    程秋雅顿时美目一凝,刚才面对小法师的小迷妹姿态荡然无存,不高兴的说:“你什么意思,姐姐才在你这坐了一小会儿,你就想赶姐姐走么?一点礼貌也不懂!”

    程云脸黑一黑,他懒得和这脑残堂姐说话,连忙摆手:“去去去……”

    程秋雅冷哼一声,倒也起身走了。

    临走前她还在茶几上抓了一个苹果,在衣服上裹了一圈便送进嘴里,苹果水分足,咬得咵嗤咵嗤的响。

    冯涵和林元武也回房了。

    殷女侠一直直播到晚上十一点,直播间人数突破了五十万,她才在众多观众依依不舍之下关了直播,回房练功。

    程云也回房了。

    3月5号,周一。

    惊蛰。

    今天是仲春的开始,据说在这天,天上春雷响动,滚滚绵长,此前蛰伏土中不眠不食以避冬的动物被惊醒。此后天气转暖,雨水增多,中华大地进入春耕时节。

    早上七点,程云在迷迷糊糊中醒来。

    忽然,他觉得自己颈边好像挨着一个东西,温暖又微湿,有细小又温热的气息打在他的脖颈上,一下一下的挺有节奏。

    脖颈处皮肤的敏感让他敏觉的察觉到了这种呼吸一般的节奏。

    窗帘关着,房间中一片黑暗。

    程云伸手摸了一把,一手软软的毛,触感也是软软的,有些温热。

    啪!

    他打开了灯。

    光线顿时充满了房间。

    靠在他颈边酣睡的东西被光线刺激,不由扭了扭身子,无意识的往他脖子弯里钻了钻,似乎想借由他的脖子挡住光线。

    程云干脆直起身,盯着这小东西。

    这小东西还伸出爪子在空中拨了拨,似乎想摸一下他跑哪去了。

    程云扯了扯嘴角,看见边上还有一只蓝色的小鲨鱼玩偶。

    这小东西……

    黑暗的房间骤然变得很亮,挡光的东西又不见了,睡得正香的小萝莉不由有些不适应。于是它抬起头将眼睛睁开一条缝,看了看程云,又一头倒了下去。它用一只小爪子扒在脸上遮住两只眼睛,只露出小巧可爱的鼻头和嘴巴,两只耳朵也耷拉着。

    程云扯了扯嘴角,看见枕边散落着不少白毛,不由叹了口气,戳了戳它的肚子说:“起床了!”

    小萝莉移动了下爪子,在眼前分出一条缝,爪子下的眼睛半眯着看着他。

    程云很无奈:“你自己有床,怎么跑到我床上来了?”

    小萝莉依旧保持着这个姿势盯着他,像是小孩子大清早被家长叫醒去上学、刚睡醒那段一动也不想动的时间。

    程云又伸手戳了戳它。

    小萝莉这才反应过来,身躯在程云枕头下方无意识的扭动着,发出轻轻细细的嗯咛声。

    程云很无语,转身径直穿起衣服来。

    当他穿好衣服,这小东西也醒了,它慵懒的站了起来,一只前爪按着它的小鲨鱼,呆呆的盯着程云。

    程云又问:“你怎么跑我这来了?”

    小萝莉立马一脸茫然。

    程云:“……”

    程云又指了指它刚才躺过的位置,说:“你看看你,现在脱毛越来越严重了,还跑到我这儿来睡,要弄我一床毛你才满意!”

    小萝莉低下头,呆呆的看着他手指的位置。

    刚睡醒的它脑子里一片空白,才好不容易把这只人类的话听了进去,于是它抬起头在程云枕头上扫视了一边,忽然小跑几步,低头找到一根黑色的头发,用爪子指着,又抬头看程云。

    程云:“……”

    没一会儿,程云开始洗漱。

    小萝莉则在房间中上蹿下跳的忙活着,将自己掉的毛一一找到,并收集到一个床头柜的抽屉里。

    八点半,程云做好早餐,挨着挨着去敲小法师、殷女侠和俞点小姑娘的门。

    大约九点半,从小法师的房间中传出一道他的声音——

    “成了!”

    “很棒!”

    斜对面的殷女侠敏锐的捕捉到了这道声音,并从外面车鸣中将它分辨了出来,于是她睁着一双好奇的眼睛,下床穿上拖鞋,出门往小法师的房间走去。

    于此同时,在楼顶的小萝莉耳朵动了动,也听到了这道声音。

    它盯着小鱼池中那几只多出来的小鱼儿和小螃蟹犹豫了下,还是站了起来,决定下去视察一下。